某支行行长自述:我为什么帮助企业美化报表获贷?

某支行行长自述:我为什么帮助企业美化报表获贷?
2018年01月24日 05:35 21世纪经济报道

【金融曝光台315特别活动正式启动】近年来,银行卡被盗刷、买理财遇飞单的案例屡见不鲜,金融消费者维权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 【在线投诉】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看到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因违规放贷而被罚4.62亿元、多位当地分支行高层被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的新闻,一家股份制银行华东地区一级支行行长许杨(化名)有种说不清、道不尽的唏嘘。

  “坦白说,他们的做法的确不对,但我能理解他们的处境——现在一旦出现坏账,分行支行从行长到客户经理不但超额业绩奖励荡然无存,还影响他们的晋升机会,这导致一些支行行长与分行上下串通、采取一些违规行为,企图瞒天过海。”许杨直言。

  在他看来,一方面是经济进入转型期导致企业不良贷款逐渐攀升,令银行员工工作压力骤增,每拓展一项业务都要担心会不会触发新的坏账风险;另一方面,业绩考核压力与日俱增的同时,银行员工收入却在下滑,这导致业务管理难度加大。

  “有时一个月要为此失眠几天,尤其在业务骨干递交辞呈、辖区企业告知不能按期还款、上年度业绩未达标、增加业绩考核指标时。”许杨直言。

  不少支行行长都面临相似的处境,其中个别分支行行长顶不住“压力”,通过协助贷款企业美化财务报表争取新贷款“借新还旧”、或“指导”企业寻找空壳公司采取承债式收购等方式腾挪不良贷款,以此掩盖自身坏账状况、粉饰业绩,换取超额业绩奖励与晋升机会。

  “这种做法迟早会出事,因为这会带来分支行一系列业务操作失控,但从另一角度分析,若超额业绩奖励与晋升机会,能与坏账处罚等考核脱钩,这类风险事件的发生几率或许会降低。”许杨坦言。

  “高开低走”的支行行长

  许杨告诉记者,从2011年因超额完成存贷款业务指标被提拔为支行行长后,自己在这个工作岗位已近6年,过去6年的职业历程可谓是“高开低走”。

  “事实上,刚担任支行行长时恰逢4万亿刺激政策出台,我的工作变得格外简单。”他回忆说。当时分行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寻找合适的企业发放贷款。一时间,他接触过众多大宗商品贸易商,通过引入大宗商品抵押贷款模式迅速做大贷款规模,然后再通过“以贷养存”的方式,轻松完成存款指标。

  即便分行提出拓展财富管理的要求,他都能轻松让贷款企业认购相应理财产品,协助分行完成理财产品销售工作。

  “那时是我担任支行行长最轻松的日子,根本不差钱,也不愁企业会出现坏账,到时只要变个名义申请贷款借新还旧就行。”他直言。

  即便随后银根收缩,他依然觉得支行行长的日子过得还算“惬意”。因为很多支行行长通过做大委托贷款业务规模,将企业闲置资金对接给那些需要借款的企业,一方面能完成分行布置的存贷款业绩指标,另一方面又能降低贷款风险。更重要的是,部分支行行长通过撮合借贷双方资金对接,还能收到不少好处。

  不过,随着金融严监管与坏账上升压力来临,形势发生了变化。比如,支行原有的一些业务审批权被上收,导致一些企业客户贷款业务因风控收紧而无法获批,令他所在的支行“以贷养存”完成业绩指标的算盘渐行渐难。

  从那时起,他发现不少支行业务骨干开始萌生跳槽的想法。但更严峻的冲击,是坏账处罚的考核制度,令支行行长与团队一年的成绩都“化为泡影”。

  2016年,许杨所在的支行完成存款、理财产品销售、贷款等各项指标,但由于当年出现了两笔信贷坏账,导致支行行长与相应客户经理年终奖被扣除50%。

  “那时与同行聚餐,他们还说我运气不错。有一位支行行长工作勤奋业绩出众,本来已经内定前往总行中小企业事业部担任高层,但由于他所在的支行在年底审计过程被发现存在一笔坏账,尽管这笔坏账不是他经手的,却被降职为支行副行长。”他回忆说。这也是个别银行分支行想尽办法掩盖坏账问题的主要根源之一。

  坏账压力

  许杨坦言,如今这也是不少分支行遭遇的最大挑战之一。随着宏观经济增速节奏变化,不少中小企业经营情况下行,希望银行能适度放宽还款期限,但这会使分支行的坏账压力与日俱增。

  许杨也坦承,他也曾协助个别企业美化财务报表争取“借新还旧”的机会。

  尽管他意识到这种做法未必合规,但基于保持团队工作积极性、确保自己与员工收入与晋升机会增加等因素的考量,他只能“铤而走险”。

  同时,他会向分行解释中小企业业务发展困境,希望能给予还款宽限期,同时暂时不对支行的坏账结果进行处罚。“但要说服上级部门同意我的建议,绝非易事。”他直言。

  许杨所在的银行采取贷审集体审批制。放贷时他只需协助企业美化财务报表,在集体审批过程中蒙混过关拿到新贷款偿还旧贷款即可,但2016年起银行内部加强风控,单独设立中小企业事业部并创建一套电子合同流程化审批流程。

  变更后,小企业贷款审批改成嵌入式双签制(由授信部派驻审批专员到小企业部专门审批),并以“两表两票两单”(即电表水表发票税票对账单报关单)为信贷要素制作表格式企业信息资料调查报告,供风险合规部决定是否发放贷款,导致以往的灰色操作再也“行不通”。

  “在中小企业事业部专员定期现场查看中小企业经营状况时,我会直接告知企业当前的经营状况,希望他们能网开一面,避免提前回收贷款导致企业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但最终支行与中小企业事业部员工都因坏账上升而遭遇奖金扣除、晋升机会剥夺等处罚。”他直言。

  事实上,随着最近两年互联网金融的迅猛发展,他收到多家互金平台抛来的橄榄枝。“有两家互金平台直接给我开出百万年薪,邀请我担任他们的区域负责人。”许杨直言,或许这个薪酬在三年前不具备任何吸引力,但随着银行考核压力骤增导致不少支行行长年收入下滑时,他难免也为之心动。

  许杨最终还是婉拒了互金平台的邀请,原因是他认为当前银行工作尽管又苦又累,却相对“稳定”,不像互金平台存在一定风险。

  然而,他却阻止不了支行多位业务骨干纷纷跳槽投身互金平台。其间他也做过挽留,但收效甚微。究其原因,不少业务骨干觉得自己很“亏”——辛辛苦苦工作一年完成存贷款等业绩指标,却因为一两笔不良贷款被扣掉至少50%超额业绩奖金,甚至连晋升机会也被“取消”。

  (编辑:杨志锦,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yangzj@21jingji.com)

责任编辑:杨群

报表 存贷款 支行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