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货币没有大幅宽松空间

2013年05月06日 14:48  作者:周文渊  (0)+1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周文渊[微博] [微博]

  对国内的投资者而言,仍然不要对股市抱有希望,因为经济和货币宽松都不会有好转,这意味着业绩和估值都很难系统抬升,结构性机会会有,只能关注创新行业的机会。震荡波动可能是二季度债券市场的常态,把握小波段的难度越来越大。

  美日欧货币宽松

  当日本发动“黑田轰炸机”之后,欧洲也坐不住了,5月2日欧洲央行[微博]宣布降息25BP至0.5%以挽救持续疲弱的经济。

  数据显示,4月欧元区17国Markit制造业指数由3月的46.8降至46.7,连续第21个月萎缩;需求仍萎靡不振,欧元区4月零售业PMI为44.2,连续18个月低于50;3月份失业率12.1%,创下了欧元区建立以来的历史新高。与此同时,欧元区4月通胀率仅为1.2%,为2010年2月以来的最低点,这也为降息提供了充分空间。

  前一交易日,联储公布的会议纪要显示,将继续执行每月购买850亿美元债券的计划,同时表示非常关注经济数据的反复,显示联储并不急于从宽松货币政策中退出。

  在经济政策的坐标之中,年初以来美国处于财政紧缩、货币宽松退出预期较强的位置,欧洲则是财政紧缩和货币宽松,日本是财政和货币双宽;整体来看,因为物价处于历史低位,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有较好的腾挪空间。

  新兴市场国家战通胀

  相反新兴市场国家则没有那么幸运,印度、巴西目前均遭受通胀之苦,印度最新物价同比指数为10%左右,巴西则更高。中国物价虽然为2.1%左右,但明年的通胀值得担忧。

  因此新兴市场国家在政策坐标之中处于较为不利位置,要么是国内债务扩张持续性不高,债务风险加剧;要么是国内通胀高企,货币刺激受到约束,新兴市场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取向在2013年整体来看,说的好听点是稳,难听一点是囧,腾挪空间非常小。

  尽管印度国内物价高企(印度3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下降至5.96%,创三年多来新低,但消费者价格指数仍保持在较高的10.39%),5月3日,印度储备银行(印度央行)周五宣布回购利率下调了25个基点,至7.25%。

  此外,泰国央行也试图通过降息来缓解货币升值压力。

  从年初的日本央行到近期的欧洲央行,再到印度、泰国、韩国等央行的表态和举措来看,全球经济体有望迎来自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三轮货币宽松周期,至少金融市场表现出十足乐观走势。上周末大宗商品出现报复性上涨,铜期货日涨6.5%,主要国家股指大幅回升,市场热情高涨。

  全球性第三轮货币宽松的可能性大吗?

  首先看,美国是否有动力延续宽松政策。从美国的经济数据来看,5月3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美国4月份季调后非农就业人数增加16.5万人、失业率降至7.5%,均好于市场预期,失业率创下自2008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联储的货币政策从盯住PCE转移至失业率之后,该数据在持续下降,联储并未有更充足的理由实施新一轮宽松。

  其次,强势美元政策目前符合美国和其主要经济伙伴的利益,一是有利于全球整体物价水平在低位,保留政策空间;二是利于进口;三是,强化美元的国际地位,利于美元的外部融资。

  中国的货币政策是否有空间?

  今年以来,国内货币政策主要受到了三个方面价格因素制约。

  一是房地产价格。房地产价格今年1-4月份的同比涨幅超过了20%,货币再放松,实在不利于地产市场的稳定;

  二是物价。今年物价水平持续在3%以下,最近可能再度走低到2%以下,对央行来说空间是有的,但中期来看,明年的物价会是一个比较令人担忧的问题,再次加码宽松只会导致明年更被动;

  三是PPI的通缩。理论上讲,生产资料通缩理应采取降息来刺激需求,但近1年时间的PPI通缩充分反映了能过剩的严重性,供给和需求的错配已经不是通过刺激需求的政策就可以解决(去年四季度以来的货币刺激效果并不明显),相反深圳需要政策的稳定以倒逼落后产能的淘汰。

  今年的货币政策从整体来看,应该是稳字当头,从策略上来看,应该是对冲型策略;当外部流动性较松时,通过公开市场正回购回笼资金;当外部情况恶化时,则通过逆回购释放资金;利率和准备金率政策上来看,并不具备再次宽松的基础。

  美国是发达经济体的龙头,中国则是新兴市场的引领者,从金融大格局来看,美国、中国都不具备继续宽松的基础,相反两者都有货币收缩的压力。因此,近期的货币宽松并不可以理解为新一轮宽松,而恰恰相反,盲目的宽松可能会导致问题进一步累计,导致狂欢之后的硬着陆。

  不要对股市抱有希望 债市或震荡波动

  对国内的投资者而言,仍然不要对股市抱有希望,因为经济和货币宽松都不会有好转,这意味着业绩和估值都很难系统抬升,结构性机会会有,只能关注创新行业的机会。

  债券市场已经经历了较长时间的牛市,现在的估值吸引力高于2012年两次降息之后的水平,还存在一定操作空间,但市场缺乏利率下降的促发因素。

  震荡波动可能是二季度的常态,把握小波段的难度越来越大。但对交易性机构来讲,似乎别无他法。配置性机构则出现较好的机会,匹配资金和资产的余地更大,可缓步建仓。

  (本文作者介绍:国泰君安证券固定收益业务资管管理人、固定收益部研究主管。)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意见领袖官方微信

文章关键词: 周文渊专栏作家货币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73%的新三板挂牌企业一年利润买不起深圳一套房 绩效主义让中国企业陷入困境 揭秘“恐慌性”购房八大推手 华人温哥华拆房为何引发抗议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预售制是房地产去库存拦路虎 中投为啥从加拿大撤走千亿投资? 统一金融监管体系不会一蹴而就 政府和地产商都不愿意房价涨 2016年换美元小心踏错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