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财政悬崖崩溃 美国例外主义遭受抨击

2013年01月05日 04:56  作者:埃德加-佩雷兹  (0)+1

  文/新浪财经北美特约撰稿人埃德加-佩雷兹

  美国国会众议院批准法案,取消了针对99%以上的美国家庭的税收提高举措,为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和民主党提供了一场暂时的胜利;与此同时,共和党承诺将在未来几个月时间里与奥巴马和民主党在支出削减的问题上展开斗争,以此作为调高美国联邦政府借债上限的交换。

  众议院以257票赞成、167票反对的投票结果在午夜到来以前通过了这项法案,结束了充满戏剧性的一天,这一天中共和党最初不愿面对这项由参议院通过的两党法案。到最后,236名共和党众议员中有151人投票反对。奥巴马表示,他将把这项法案签署为立法。

  围绕在“财政悬崖”周围的最后几天的紧张状态再一次表明两党争斗已经让美国预算政策变得无法预测,并且倾向于在最后期限即将到来时遭遇危机。奥巴马行使了在11月6日重新参选总统时获得的“杠杆”,实现了他所寻求的大多数税收提高目标,并且没有牺牲他向共 和党提供的支出削减措施,寄望于达成规模更大的赤字削减“大妥协”。

  共和党马上就转向了下一场“战斗”,想要利用联邦政府调高16.4万亿美元借债上限的需求来强迫奥巴马接受削减医疗保健(Medicare)等应得权益计划的支出。国会必须最早在2月中旬就采取行动以避免违约,而这场争斗可能会让2011年8月份的“插曲”重演,当时美国 主权信用评级遭到下调。

  美国能继续向一个仍旧尊重它的过去和现在的世界教授其“美国例外主义”的“课程”吗?如何向世界解释美国人民的当前代表能推动这个国家如此接近“财政悬崖”,而且可能会拖累世界其他国家?毫无疑问,大多数美国人一直都在抱着怀疑和费解的心情来关注这场 “表演”。在不是很久以前,美国人还相信政治家们不会让事情变得如何艰难,而是将会达成一项慎重而及时的协议。事情原本没必要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就是从技术上错过了最后期限。

  问题的答案能在我们司法体系的内部通过宪法及其二十七个修正案找到。在这个特别的例子中,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第四章赋予了美国总统以调高或无视国家借债上限的单方面权力;如果这种权力受到挑战,那么正如《新共和国》(The New Republic)法律事务编辑 杰弗里-罗森(Jeffrey Rosen)所说的那样,美国最高法庭很可能将作出有利于这种扩充后的执行权力的判决,或是以缺乏理据为由完全驳回此案。此外,芝加哥大学的法律教授埃里克-珀斯纳(Eric Posner)和哈佛大学的法律教授阿德里安-沃缪勒(Adrian Vermeule)也指 出,美国总统拥有作为宪法秩序最终守护者的地位,需要负责保证法律被忠实执行,这就为其提供了调高借债上限的权力。

  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大萧条时期过后,时任美国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开始推进其计划来克服经济危机,那时他曾模糊暗示过:“我们希望执行和司法权力之间的正常平衡能做到完全平等和完全合适,能够满足我们面前这种史无前例的任务的要 求;但事实可能是,对于不可拖延之行动的史无前例的需求可能要求我们暂时背离公共程序的正常平衡。”在他发出这一警告以后,国会赋予了罗斯福以他所寻求的权力。

  昨天晚上,奥巴马称其不会“与现任国会就他们是否应为其已经构架起来的账单进行支付的问题展开另一场争论”。奥巴马本人曾是一名宪法教授,我们现在的希望就是他不会具备那样的洞察力和勇气来执行一个议程,也就是他当选后就可利用我们宪法架构内所提供的 全部工具。如果他成功了,那真是上帝保佑;但如果他失败了,那么美国人民将在2016年将他所在的党派踢出白宫。没有任何借口来不作为;没有必要再上演更多闹剧;没有时间再故作姿态;到最后,没有理由让美国不继续展示亚历西斯-托克维里(Alexis de Tocquevill)在几个世纪以前就已经认识到的、世界预期未来几个世纪中还将来到的“例外主义”。

  (“财政悬崖”一词由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最初使用,用以形容2013年1月1日这一“时间节点”。在这一日期,小布什政府的税收优惠减免政策以及奥巴马政府的2%薪资税减免和失业补偿措施延长等政策将同时到期,这将导致政府财政开支突然减少,从 而令支出曲线上看上去状如悬崖,故得名“财政悬崖”。)

  (“美国例外主义”(American Exceptionalism),又译“美国卓异主义”、“美国优越主义”,为亚历西斯-托克维里于1831年所杜撰之词句。在历史上,此辞意指美利坚合众国因具独一无二之国家起源、文教背景、历史进展、以及突出的政策与宗教体制,故世上其他发 达国家皆无可比拟。其概念是,美利坚合众国与美国人在世界上地位独特;因其为人类提供机会与希望,由注重于人身与经济自由的宪政理想所治理,衍生出独一无二的公私利益平衡。)(文武/编译)

  (本文作者介绍:)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现在不降低利率还待何时? 中国这么多“胡雪岩”,却没有“乔布斯” 没有存款的美国人都把钱花在哪了? 国企改革有望取得重大突破 HR不会告诉你薪资谈判的六个秘密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一箭三雕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中国大妈”应继续买入黄金 香港外籍金融业人士沉迷毒品 美国股市仍可创下历史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