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丁:发达国家希望改变单向承受全球化冲击被动局面

陆丁:发达国家希望改变单向承受全球化冲击被动局面
2019年06月07日 14:52 新浪财经

【2019银行综合评选正式启动】由新浪财经主办的“2019(第七届)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拟定于7月下旬在京举行。作为年度盛会的重头戏,本年度银行评选正式拉开帷幕。Pick中国好银行,你为谁打Call?网络投票

  新浪财经讯 6月7日消息,东北财经大学、中国留美经济学会主办的东北财经大学“第五届星海论坛暨中国留美经济学会2019会长论坛”今日在大连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经济政策与金融稳定的新挑战,上海科技大学创业与管理学院教授、副院长陆丁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

  陆丁表示,现在美国到21世纪以后经历了全球化的冲击以后,发达国家就希望改变这种单向的开放国内市场,单向承受全球化冲击一种被动局面。要改变这个东西就推动多哈这些谈判,但是这个谈判很难成功,因为现在有单向的普惠既得利益,而且有共识的原则,就推不动,在奥巴马任内绕开世贸组织,启动多边、双边的谈判,改变经贸原则。

  陆丁指出,特朗普任内实现这么一个转变,这个转变就是他迫使贸易伙伴接受公平对等的原则,单方面取消普惠制最惠国待遇,而且用双边的谈判抛开多边谈判。具体来讲先是对加拿大、墨西哥开刀,接下来跟日本、欧盟谈判,接下来跟中国谈判,最近又对印度取消了普惠制。所以,我觉得这还是一个比较大的转变,这个转变的目标,短期它要实现对等公平的双边贸易关系,长期来讲,它跟欧盟要实行“三零原则”

  以下为演讲全文:

  谢谢方老师的介绍。

  各位老师、同学:大家好!

  首先谢谢东道主东财的领导和老师们这两天对我们热情的款待和主办这次会议,让我们大家都有了很好的学习交流机会。我今天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一个文献的回顾。

  现在很热的课题,就是今天上午张欣老师、田国强老师都谈了贸易战的事情,我们知道觉得美国政府,特朗普政府一些很愚蠢的倒行逆施的行为,我们觉得贸易战是没有赢家的。其实刚才孙涤老师讲的也很有意思,其实有时候人的行为不一定那么理性。但是也有很多下意识的,也是遵循了某一种信念。凯因斯他当年就说过这个话,他说经济学家以及政治哲学家的思想无论对错,它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往往是出乎人的意料,事实上统治世界的就是这些思想而已。

  我们常常觉得特朗普是不按常理出牌的,觉得他是一个商人,实干家,执政的时候又像是个狂人。凯因斯这段话也是很适用的,实干家自以为不受任何学理之影响,但是却往往是被某一个经济学家的思想所驾驭的,狂人执政。

  我就想找找看哪些思想会影响到特朗普,我的要点一个是我们对贸易战经济后果的估算,现在有智库、研究机构做了哪些估算。另外我们看看美国对华贸易吃亏论是怎么来的,看看现在经济学对国际贸易理论有什么反思,最后看看美国政策大转变。

  我们知道特朗普本人今年在5月份对中国加税了,他就说这里面大部分是由中方支付的,而不是由美国人支付的。但是,他的经济顾问却不那么认为,觉得美国人进口会支付比较多的税务。先看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有一个研究,根据去年到今年这几个月之间进口价格,主要是由美国的今后商所承担的。英国的一个政策研究中心也有类似的发现,根据这几个月,就是去年9月以后,不到半年的估算,应该是美国的进口商承担了主要征税部分,今后价格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欧洲一个研究,他们就有一个不同的解释,觉得25%的关税里面有20.5%的关税是由中国出口商承担的,美国只占4.5%,这是怎么来的呢?其实是从这样一个进出口不同的价格弹性算出来的,价格弹性我们显然知道,东财的老师和同学应该很熟悉这个概念,最后税务的负担是由供给和需求价格弹性决定的。这个估算早期另外两篇论文,是2008年的论文,根据各个行业部门的数据算出来的,根据这些数据用在预测里面。当时都是发在比较好的期刊上面。

  关于宏观经济效应,IMF也有一个评论,也是最近引用比较多的,会对全球的GDP有1/3个百分点的影响,一半是来自于信心的效应。在中国方面目前发表比较公开的估算就是中国农业大学一个估算,中国GDP会下降2/3个百分点,美国几乎没有影响。属于中国反制美国会增加一点影响,但是加在一起美国的下降还是远远低于中国,中国的伤害会比较大,所以1.27%。

  这次我们国家发表的贸易摩擦的白皮书,里面引用两篇美国智库的报道,一篇是贸易伙伴,还有美国商会。这里面都是讲到美国会有多大的损失,后来我去查了这里面,也说到中国GDP会损失1.2%,也是高于美国的水平。所以,这些都是讲会对美国,就是他自损八百,伤敌一千,他自己会有些损失,唯一说美国不会有损失的是美国一个民间组织,他们的一些经济学家的估计,好像增加税以后,反而使美国制造业会回归一部分,会带来一些正面的影响。主要是考虑关税会引起贸易的转移到一些国家,这些国家生产成本比较低。所以,会增加美国的福利。

  经济效应的估算是各个模型,都是很有争议,有些这么假设,有些那么假设,所以效果不一样。特朗普政府在一意孤行增加关税,举起关税的大棒,他背后可能是依据了其中的一些他认为有利的证据在里面才作出这个决定,所以也不能说他没有一点经济的算计在里面。至于最后会怎么收场这取决于美国政策决策者,作为真正对于美国利益的理解是怎么决定优先取舍,也取决于他们相信哪一种经济理论的测算结果。就拿白皮书所引用美国商会的报告里面写说到,如果出于美国国家安全,还有跟中国的平等竞争的目标作为他们决策的考虑因素,这个里面需要考虑负面的经济效应,这些经济效应跟其他目标比起来哪个优先的取舍,最终会决定他们的决定。而且贸易保护的方法不一定是最有效的方法,应该考虑其他的方法。所以从商会的报告来讲,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多做研究,公开讨论而不是一意孤行冒然打贸易战。

  第二,讲一下吃亏论的来由。中国在世纪之交参加世界贸易组织,短短十年里面,2000年世纪之交,2010年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第六大到第一大,贸易出口量也是世界第一,这段时间美国就业人口下降非常快。从1965年-2000年持续维持1800万制造业就业人口,后面7年里面一下子减少18%,而且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经济复苏一直乏力,而且国内收入差别也越来越大。差不多一半以上的贸易赤字,制造业就业在往下走,中国进口占国内市场比重越来越大。

  有几位学者在这方面的研究特别多,比如说90年代到2007年之间美国制造业里面,横轴是就业的比例,纵轴就是中国产品进口的比重,看起来基本上所有制造业产业,中国的进口是增加的,市场份额是增加的。从现在美国政府的经济顾问纳瓦罗,他本人没有发表过经贸方面的论文,期刊论文没有,但是他写了很多的书,这些书在2000年到2011年就出版了,这里面对中国一系列的指控在里面都已经有了,所以现在两国经济贸易重要课题在当时已经提出来。纳瓦罗他在学术界没有很大影响,他主要是写书,没有Paper发表,Paper是主流经济学界,主要在2013年以后有三位MIT,他们三位等于是三剑客,他们最出名是AER2013年的Paper,对美国各地数据的分析,这段时间制造业比较集中的地方出现很多岗位的消失,制造业就业巨减,而且造成制造业之外实际工资的下降,在双重打击下平均家庭收入急剧下降,而且触发一系列社会问题和社保问题。这两人后面还做了一系列的研究,比如说他们用总体均衡的模式,跟另外一个发展经济学的大师一起做的,就说本世纪头十年美国就业有大下降,他们算出来有200万-240万之间。下面这条线是制造业的下降,可以看到因为制造业的大量下降,使得整体就业基本上没有增加。他们还有一系列其他的研究,这个研究也给其他学者印证,产生了相洽的结果,比如说这是分行业的数据,不是分地区的数据来分析的,也得出相似的结论。

  所以总的来讲这三剑客所带动一系列实证研究,认为中国对美国的冲击相当严重,制造业冲垮以后产业链上下游都产生冲击,有些供应商也垮了,他说由于美国国内劳动力的流动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在制造业产业冲击集中的地方就会有更多的失业问题。总的来讲经济学界认为因为这个冲击以后,觉得全球化的冲击所导致的收入成本的分配,结构调整这个成本要比原来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原来的国际经济学调整是很快的,而现在发现不是这么回事。这个反思的素材到现在又增加了一些,全球价值链,另外发现很多产业,尤其是ICT行业,规模经济非常重要,还有就是在那些特别集中的行业这个现象特别明显。而且现在又提出一个问题,原来WTO体系都是市场经济的国家,现在又发现像中国这样,在国际贸易体系里面如何处理。主流经济学派特点注意实证研究,对中国的研究是出于对该事件研究和理解经济环球化,国际经济贸易作为实证的意义,尤其中国占世界人口1/5,占劳动人口比重更高,90年代时候达到1/4,突然这么大劳动力流到国际市场经济体系来是一个很大的冲击,所以他们重视这个研究,出于把这个自然实验来看的,这么重大的自然实验就产生一系列新的理论新的观点。但是,主流学派基本上恪守自由贸易理论长期净利益是双赢的理念,这个还是坚持的。而且他们在政策建议上是非常谨慎的。所以,他们的研究虽然也影响很大,但是并没有主张政府应该这么做或者那么做,他们很少提这种建议,尤其是反对实行贸易保护主义的,也反对开倒车。对于产业政策是非常谨慎保留的态度,在公共政策的建议,主要是基于怎么应对,怎样增加劳动力,重新训练,增加收入上面给失业工人的补偿等等这些。

  非主流的观点就是纳瓦罗这些边缘非主流的经济学家,现在他们主导美国经济政策的话语权,他们怀疑国际贸易是双赢的基本概念,他们觉得由于这些证据的出现他们认为可能不是双赢的,可能是有赢有输的,而且他们会觉得,特别喜欢反思历史,强调当初美国发展起来的时候,就不是一个自由贸易的国家,当初美国南北战争的时候,早期美国很高的关税保护自己的产业。所以,他们觉得历史上来看保护也是有必要的,反思历史。而且他们主张对等的贸易,世界贸易组织很多安排,其实不是完全自由的,而且是非对等的安排,他们特别恨,觉得美国应该去掉那些,而且他们不否认甚至应该有点产业政策。这个说法就很像我们林逸夫老师的理论,有点新结构主义的味道。

  我们现在所谓的多边的国际贸易体系,从GATT到WTO,主要战后70多年来形成的,其实一开始是反应后殖民时代的宗主国和原来殖民地独立以后的经济关系,宗主国和殖民地之间多少有些老关系,所以宗主国对自己以前殖民地会网开一面,会多开一点市场给他们。后来又有冷战的需要,对于那些愿意加入资本主义市场的众多发展中国家采取扶持的贸易政策,这种贸易政策就是用单边最惠国的待遇或者单项普惠制的待遇,就是发达国家向这些穷国开放市场。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当时中国,还有苏联还是冷战时代,所以美国就把最惠国待遇给了中国,最后我们加入世贸组织以后就形成一个制度的安排。所以,美国当时打着自由贸易的政策,而且在多边贸易体系里面是共识的原则,也就是说要全票通过,有什么改革必须要大家一起同意的,还有仲裁争端机制,还有允许受损方采取依法的惩罚或者报复性的关税惩罚的机制。所以,这就是原有的多边机制。这样的机制,现在美国到21世纪以后经历了全球化的冲击以后,发达国家就希望改变这种单向的开放国内市场,单向承受全球化冲击一种被动局面。要改变这个东西就推动多哈这些谈判,但是这个谈判很难成功,因为现在有单向的普惠既得利益,而且有共识的原则,就推不动,在奥巴马任内绕开世贸组织,启动多边、双边的谈判,改变经贸原则,特朗普任内实现这么一个转变,这个转变就是他迫使贸易伙伴接受公平对等的原则,单方面取消普惠制最惠国待遇,而且用双边的谈判抛开多边谈判。具体来讲先是对加拿大、墨西哥开刀,接下来跟日本、欧盟谈判,接下来跟中国谈判,最近又对印度取消了普惠制。所以,我觉得这还是一个比较大的转变,这个转变的目标,短期它要实现对等公平的双边贸易关系,长期来讲,它跟欧盟要实行“三零原则”,上午田老师也谈到,以上就是我跟大家的分享,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张译文

相关专题: 第五届星海论坛专题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