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股票恢复上市凭何暴涨

2014年08月11日 11:18  作者:熊锦秋  (0)+1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熊锦秋

  每一次股价暴涨的背后,都可能隐藏着无形的操纵之手,可惜的是,目前监管部门对市场操纵的危害还认识不足,对此还没有引起高度重视,其实,市场操纵相比内幕交易危害更大,内幕交易要获利,多依仗股价操纵带来的巨大差价,交易监管部门加强这方面的监管查处力度。

上市公司股票恢复上市凭何暴涨上市公司股票恢复上市凭何暴涨

  8月6日,锌业股份暂停上市一年多之后复牌,涨幅高达148.97%,由于期间转增,事实涨幅比这更高;8月7日跌停、8日也触及跌停。有人怀疑,复牌首日暴涨似乎有操纵嫌疑。

  锌业股份2010 年、2011年、2012年连续三年亏损,2013年5月8日起暂停上市,由此进行以债务调整为主的破产重整。公司普通债权总额为 45.94亿元,按《重整计划(草案)》,对每家债权人15 万元以下(含15万元)的债权部分、按照 100%的比例清偿,对每家债权人超过 15 万元的债权部分、按照 5%的比例清偿;另外在公司有财产担保债权中,有 13.56亿元债权由于无法就担保财产优先受偿,也需作为普通债权获得清偿。经过破产重整,锌业股份债务减少数十亿元。2013年9月30日锌业股份每股净资产为-2.91元,属于资不抵债;破产重整完成后,2013年12月31日每股净资产变为1.31元。

  令人感叹的是,锌业股份偿还债务的资金,部分是“无中生有”形成;锌业股份以重整前总股本为基数,按每10股转增2.7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这29973.6万股转增股票不向股东分配,而用于清偿债务;另外,全体股东按照 10%的比例让渡其目前持有的锌业股份股票,共计让渡约11101.33万股。上述两项合计41037.44 万股,由管理人处置变现,用于支付破产费用和清偿各类债务等。这些股票分别转让给张宇、龙树山、丁伟、孟祥龙、高忠霖、陈国平、雷鹏国、邢荣兴等8名投资者,每人受让均超5000万股,转让价格在2.51元—2.54元之间。

  锌业股份重整成功后,8月6日恢复上市,该日最低7.5元、最高9.9元、收盘9.66元。值得关注的是,该日锌业股份出现6笔大宗交易,合计成交股数达到11359.36万股,其中最低一笔成交价仅为3.5元,最高的也不过5元。经过数据比对,有人猜测大宗交易的卖出方,为在破产重整时管理人处置股票的受让方,即使按这些表面数据计算,短短几月受让方获利也属暴利;而且大宗交易成交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有人怀疑是有关方面为了避税、做低价格。其中利用了深交所[微博]“无价格涨跌幅限制证券的大宗交易成交价格,由买卖双方在前收盘价的上下30%或当日已成交的最高、最低价之间自行协商确定”这个规则漏洞,锌业股份复牌前一日的收盘价为3.88,其上下30%即2.72—5.04元,大宗交易价格选择以此为计价基准,而没有选择时价作为计价基准。

  锌业股份经过破产重整,债务大幅度减轻,由负净资产变为正净资产,债务利息支出等同样减少,这一定程度有利于公司经营正常化、也有利于提升内在价值;但是,破产重整后股价是否值得一飞冲天,这值得怀疑。一个债台高筑没有生存技能的人、即使豁免他的债务,他仍然将是个穷人;公司基本还是那个公司,内在经营体制机制、生产技术、外部环境等等基本都没有什么改变,估值凭何大幅度提升?况且,在去年停牌前公司已经资不抵债,这个时候其内在价值应该为零,但当时股票价格高达3.88元,其实已经提前反映了公司破产重整或资产重组之后的预期价格;破产重整完成属于利好兑现,见光死也本是可能的。因此,市场人士怀疑8月6日存在股价操纵是有理由的。

  每一次股价暴涨的背后,都可能隐藏着无形的操纵之手,可惜的是,目前监管部门对市场操纵的危害还认识不足,对此还没有引起高度重视,其实,市场操纵相比内幕交易危害更大,内幕交易要获利,多依仗股价操纵带来的巨大差价,交易监管部门加强这方面的监管查处力度。

  债台高筑的上市公司暂停上市,重整后恢复上市,有关利益主体把其作为一只新股进行投机暴炒,其中甚至涉嫌操纵,对此应该及时跟进调查处理。另外,这也提醒有关方面进一步反思退市制度的漏洞。上市公司实行破产重整,公司债权人等需要为此付出惨重代价,但经过若干年,上市公司享受完这些好处之后,或许又嗷嗷待哺、等待市场对其再次“大补”。因此,退市标准的设计,应该以其持续运营能力作为重要指标,不能拘泥于一些弹性数字,毕竟有关各方是想从上市公司那里获取收益或者利息,而不是频繁输血,长期没有回报能力的上市公司理应及时退市。

  (本文作者介绍:资深市场评论人士。)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文章关键词: 熊锦秋暴涨上市公司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给公务员涨点工资如何? 如果毛泽东是企业家 现在不降低利率还待何时? 楼市需要告别全民普遍的自利情结 中国富人大举投资移民美国为了啥 墨西哥取消高铁订单背后博弈 没有存款的美国人都把钱花在哪了? 提振房地产中国还有啥政策? 中国奶粉我们为啥还是没信心?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