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 / Introduction

2020丨全球经济领袖并肩远望、笃定前行

贸易摩擦不断,新冠肺炎蔓延全球,美联储开启新一轮全球降息潮。2020年,全球经济将何去何从?新兴市场走势如何?中国经济如何面对机遇与挑战?新浪财经联手世界顶尖智库报业辛迪加为您带来全球经济领袖聚焦2020!

诺奖得主菲尔普斯:扶贫路不好走但必须要走 /Edmund S. Phelps

【扶贫路不好走但必须要走】

虽然知道脱贫之路很重要,但同样重要的是知道哪些路能走,哪些路不能走。

展开

IMF原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

【美联储在数字货币领域落后太多】

无论如何,大流行后的世界将在支付技术方面迅速发展。美联储承担不起追赶的代价。

展开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席勒/Robert J. Shiller

【洞悉疫情下的股票市场】

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股票市场的表现,尤其是美国股市的表现,似乎有违逻辑。在需求低迷拖累投资和就业的情况下,还有什么能让股价维持下去呢?

展开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

【哪种经济刺激计划才能奏效?】

世界各国政府正在对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做出有力应对,相应出台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总金额已经相当于全球GDP的10%。然而这些刺激措施或许未能像期望的那样刺激消费和投资。问题在于很大一部分资金都被直接导入到了银行的资本缓冲之中,导致预防性储备增加。

展开

英国前首相布朗、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Gordon Brown and Lawrence H. Summers

【如何应对全球债务危机?】

如果疾病在这些落后的地方得不到遏制,最终将会卷土重来,形成第二、第三和第四波,一直困扰着世界每一个角落。

展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

【全球经济的高速反弹还有希望吗?】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渐渐看似只不过是当前经济大灾难的一场预演而已。而眼下正在爆发的短期全球产出崩溃似乎完全可以比肩甚至超过以往150年间发生的任何一场衰退。

展开

2010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 A. Pissarides,

【透视社交隔离和群体免疫】

将经济和流行病学两方面的见解相结合所得出的一条主要信息是,即使人们对传染病的自然反应也可能会降低感染率,但在群体免疫因强制性社交隔离而得以推迟的时候人们的境况会更好。

展开

花旗集团前首席经济学家:威廉·布伊特/Willem H. Buiter

【现代货币理论就是在悬崖边跳舞】

事实上,我们大概预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封锁结束后的第二年,可能就是现代货币理论彻底破产之时。而英国将面临的是通胀的爆发。

展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

【美国是时候考虑负利率了】

深度负利率的紧急实施并无法解决当前的所有问题,但是采取这么一项政策将成为一个起点。正如日渐揭示的那样,均衡实际利率可能在未来几年内被设定在一个低于以往的水平,那么各大央行和政府就该对这个想法进行长期、细致且紧急的思考了。

展开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

【疫情下如何看待疫苗专利带来的垄断?】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相信如今的知识产权制度是必要的,然而GISRS和其他“开放科学”应用的成功证明并不是这样。随着COVID-19死亡人数的上升,我们应该质疑一个每年默默谴责数百万人遭受痛苦和死亡的系统的智慧和道德。

展开

开放社会基金会创始人兼主席: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欧盟无需担忧永久债券的发售与付息】

发行1.5万亿欧元永久债券的首要目的必然是对抗疫情,一旦形势得到控制,或许还能剩下一点钱来应对气候变化;如果用光了的话则可以考虑单独发行债券。

展开

开放社会基金会创始人兼主席: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建议欧盟发行一万亿欧元永久债券】

由疫情引发的破坏只会是暂时的,但前提是欧洲领导人必须采取特殊措施来防止其对欧盟造成长期性损害。因此欧盟复苏基金的建立就是当务之急,而用永久债券来为其融资则是最简便快速也是成本最低的方法。

展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

【政府债务可不是免费午餐】

由于政府借债利率正处于数十年来的低点,以至于许多知名经济学家都认为几乎所有发达经济体都可以向日本的负债水平靠拢而不致产生任何长期后果。那些主张更高债务者或许是对的,但他们往往会略过或无视所有那些可能出错的地方。

展开

德国竞争管理局德国竞争监管机构主席:安德烈亚斯·蒙特/Andreas Mundt

【数字化时代, 企业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

如果一家占主导地位的公司充当数字守门人,并滥用权力,竞争监管机构应该进行干预以确保可竞争性,保护消费者。但是在数字化快速发展的今天,竞争监管机构该如何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展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西蒙•约翰逊/Simon Johnson

【美国的“亿万富翁”难题】

更多的创新可能发生在更少的规则阻碍创业创造力的地方。其中一些创意可能会导致对公共福利实际上有害的过程和产品。不幸的是,当立法或监管的必要性变得明显时,创新者们已经拥有了数十亿美元——他们可以用这些钱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展开

哥伦比亚前财政部长:毛里西奥·卡德纳斯/Mauricio Cardenas

【拉丁美洲的长征】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GDP增长速度不足以减缓贫穷和失业人数的增加,如情况不得到改善,这将导致更大的社会动荡。缓慢的经济增长,对社会包容的需求,以及新兴中产阶级更好的生活条件是拉丁美洲目前面临的主要挑战。

展开

亚洲开发银行原首席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魏尚进/Shang-Jin Wei

【如何重振WTO】

2019年12月11日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18周年纪念日,同时也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开始,自此以后WTO不再拥有一个正常运转的上诉机构来裁定成员国之间的贸易争端。那么世贸组织为何会走向内部崩溃,又还有机会在一切为时已晚之前被复活过来吗?

展开

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艾利安/Mohamed A. El-Erian

【经济学与冠状病毒之间的赛跑】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的可预见后果就是极高的大规模金融清算风险,如果对此缺乏明智的紧急政策干预,市场的运作就将遭受威胁。在当前危机中金融体系反向影响实体经济并造成经济萧条的风险极大,根本无法忽略。

展开

2006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德·菲尔普斯/Edmund S. Phelps

【仅靠印钱是无法挽救经济的】

仅靠实施封锁或印刷一大笔钱是无法阻止这场疫情或是挽救经济的,我们需要的是政府干预,然而当前许多政策提案似乎都被误导了,有些甚至令人感到可悲。虽然还有一些人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努力,却其作用却有点过于零碎了。

展开

麦肯锡公司高级合伙人,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联席主席:斯文·斯密特/Sven Smit

【个人体验为何与经济数据不匹配?】

随着2020年的到来,欧洲和美国的就业率都创下了历史新高且仍在不断攀升。然而这一点在众多发达国家的公众情绪中却并未体现出来。面对如此大量的正面经济报道,为何大众的情绪竟如此黯淡?

展开

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

【经济学是不是走错了方向?】

回顾过去,自由市场,或者至少是政府允许富人寻租的自由市场,产生的不是平等,而是四处劫掠的精英。这并不令人奇怪。

展开

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

【如何解决欧洲经济刺激难题?】

尽管欧洲央行(ECB)采取了一系列货币刺激措施,但通胀率仍滞于目标水平之下。在利率为零或接近零的情况下,传统的货币政策甚至量化宽松政策的效力显然有限。

展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

【那种回到1970年代的感觉】

疫情下,全球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已经急剧上升,远远超过了投资者和国际机构原本认可的传统预测范围。 政策制定者需要认识到,除了降息和财政刺激措施外,还需要解决对全球供应链的巨大冲击。

展开

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艾利安/Mohamed A. El-Erian

【全球经济的好运或已耗尽】

美国正进入一个紧张和分裂的选举年。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正处于艰难的政治转型期。欧盟正在处理英国脱欧和其他地区分歧。主要的担忧是,在未来五年内,全球经济和市场状况可能需要恶化到接近危机水平,然后国家、区域和多边政治体系才能作出适当反应。市场参与者很少看到这种担忧。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