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金融危机后夹缝中生存的年轻人

2013年09月15日 14:23  作者:刘佳  (0)+1

  文/新浪财经驻比利时特约撰稿人 刘佳

  欧盟统计局9月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欧元区17国及欧盟27国GDP增长率分别达到0.3%及0.4%。摆脱了无增长及负增长阴影的欧洲经济似已走出最低谷,但重灾国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已然成为后经济危机时代欧洲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欧洲年轻的“危机一代”更是艰难地在夹缝中寻求生机。[相关文章]一朝被破产十年怕裁员

  跻身精英层的波兰幸运儿

  当经济危机横扫欧洲,不少青年毕业生面临毕业即失业的窘况时,26岁的波兰青年帕维尔(Pawel Bienkowski)却找到了一份令人羡慕的好工作:欧洲议会议员助手。

  约两年前,帕维尔获得了华沙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学位。头顶顶尖学府光环,无奈大环境恶劣。帕维尔坦言:“比起受创严重的西欧及南欧几国,预备加入欧元区的波兰银行业受危机冲击相对较小。但欧洲整体需求的锐减依旧令这个制造大国蒙受阴影。”

说着一口流利英语、汉语、法语及初级西班牙语的幸运儿帕维尔(左一)正野心勃勃地策划着自己的第一次“跳槽”。  说着一口流利英语、汉语、法语及初级西班牙语的幸运儿帕维尔(左一)正野心勃勃地策划着自己的第一次“跳槽”。

  毕业生结构不均衡加之危机卷走的就业机会,几个月华沙求职未果后,帕维尔决心去欧洲政策中心碰碰运气。

  父母都是波兰地方教师,在布鲁塞尔没有任何人脉,“要靠自己努力”的帕维尔完成了智库及议会无薪实习后开始毛遂自荐。在一封又一封求职信石沉大海后,他收到了一位议员的面试通知。

  这个没有“关系”的年轻人靠自荐收获了一份为期3年月收入2800欧元(约人民币2.2万)的合同。这个工资水平在布鲁塞尔很是普通,但帕维尔工资的性价比高在完全不计税(比利时个人所得税率约为50%)。

  近几年波兰新晋毕业生获得的往往是3-6月的短期合同,最长也不过1年1签。平均每月450欧的薪水更是入不敷出。即便去了薪水最高的四大咨询公司,起步工资也不到700欧,工作强度却高得惊人。“华沙的物价和布鲁塞尔没差多少,收入水平却差得远。”

  租不起房的波兰年轻人兴起了“拼婚”。为节省开支早早结婚,但强烈的不安全感、不稳定性却让这群早婚青年根本无意早育。帕维尔坦承:和那些被“钱”压得喘不过气的小伙伴们相比,自己每年还能潇洒飞去太平洋岛国度假实在太奢侈。

  欧盟28国25岁以下青年失业率现平均为23.4%,波兰青年失业率较年初略有好转却仍达26.1%。跻身精英层的帕维尔实属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北上追梦的法国音乐女孩

  在法国,高税负担让大批艺术工作者被迫打起了黑工,而经济萧条更是让黑工的机会也日益减少。生于音乐世家、音乐学院毕业的24岁南法女孩洛丽塔(Lolita Fournier)为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北上漂泊,最终在布鲁塞尔暂落脚跟。

  乐观的洛丽塔称自己的处境还算幸运,在失业问题最严重的南欧,很多音乐人甚至无法维持生计。  乐观的洛丽塔称自己的处境还算幸运,在失业问题最严重的南欧,很多音乐人甚至无法维持生计。

  “在布鲁塞尔餐厅打工,每小时能挣上10欧元(税后),在法国只有8欧元。” 为了支持自己的音乐创造,洛丽塔一边兼职餐厅服务员,一边在街头演唱卖艺。对洛丽塔而言,街头卖唱不仅能创造每小时平均25欧元的额外收入,更是她展现音乐才华的露天舞台。

  法国青年失业率现徘徊在26%上下。为了生存,很多年轻人打起了短工、零工。但同洛丽塔一样,很多法国青年依旧对未来充满憧憬,等待着机会的降临。毕竟比起南欧邻国意大利、西班牙,法国青年的情况还不是最糟。

  求学他乡的西班牙理工科兄妹

  西班牙青年失业率高达56.1%,仅次于全联盟最高的希腊的61.5%,青年一代成了西班牙建筑业海市蜃楼、房地产泡沫的直接牺牲品。而30岁的啃老族,或是硕士毕业去餐厅端盘子之类的故事在西班牙都已不算是新鲜事。

  23岁及19岁的费尔南德兹兄妹(Diego & Isabel Fernandez)与25岁的好友伊斯特(Ester Raset)分别来自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现就读于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工程系、生物系及化学系。尚未毕业,三人就已对未来忧心忡忡。

  虽然热爱家乡,但冷酷的现实让三人对回乡工作几乎不报希望。“物价没有跌,收入却在跌。现在毕业生连工作机会都没有了。”在比利时入学的他们比起西班牙本地的学生又要幸运得多,因为比起比利时低廉的学费,西班牙学生完成学业的成本要高得太多。

  “学费因地区及专业而异,文科普遍要比理科便宜。”伊斯特称:在加泰罗尼亚地区,一名理工科学生在不复读的基础上,完成本科学习学费平均需要8000欧元,一年硕士的学费大概为3000欧元。如果再算上租房及生活费,一个硕士学位的总成本可达3万欧元左右。

  “这么高成本的投资,到头来却可能什么工作都找不到。”而事实上,血本无归的案例的确越来越多。

  已熟练使用法语、英语的费尔南德兹兄妹(图左)正计划学习德语,为毕业后去经济更稳定的德国(德国失业率现为5.3%)找工作做准备。  已熟练使用法语、英语的费尔南德兹兄妹(图左)正计划学习德语,为毕业后去经济更稳定的德国(德国失业率现为5.3%)找工作做准备。

  经济危机加剧了一批西班牙中产的消失,也让这群年轻人联想起了祖辈们经历过的西班牙内战。“我们现在没有战争,但情况却和内战时一样糟糕。”

  同欧洲大多青年一样,三人对明年举行的欧盟大选完全不在乎。“谁当都一样,关键是少说多做,让经济好转,有工作可以做。”

  这就是改变了欧洲一代人的经济危机,比起他们的父母,这代人需要的仅仅是一个确保自己能有吃有穿有地方可以住的工作机会。

  (本文作者介绍:Katholieke Universiteit Leuven 欧洲研究硕士,兼任前欧洲议会议员助手)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文章关键词: 西班牙失业率欧债危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现在不降低利率还待何时? 中国这么多“胡雪岩”,却没有“乔布斯” 没有存款的美国人都把钱花在哪了? 国企改革有望取得重大突破 HR不会告诉你薪资谈判的六个秘密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一箭三雕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中国大妈”应继续买入黄金 香港外籍金融业人士沉迷毒品 美国股市仍可创下历史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