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五周年:失落的中产

2013年09月15日 11:06  作者:郝倩  (0)+1

  文/新浪财经欧洲站站长 郝倩

  欧洲债务危机之后,楼市下跌,失业与房贷并存,所谓“中产”,一夜之间沦为“尴尬的穷人”的不在少数。他们被前英国央行行长金恩总结为“被长期挤压的中产阶级”。结婚,买房,存钱,每年享受一到两次海外长假,全部化为泡影。

去年,1/5的葡萄牙人每月生活费不足478美元(葡萄牙的法定最低月收入为644美元)。当中产阶级梦想成为“中高产”时,社会现实把他们拉到了“中低产”的行列。  从去年开始,葡萄牙的教会组织开始在街道上“施粥”,很多“新晋”贫困户排队,领取可能是这一天唯一的一顿热汤饭。

  欧洲债务危机之后,楼市下跌,失业与房贷并存,所谓“中产”,一夜之间沦为“尴尬的穷人”的不在少数。他们被前英国央行[微博]行长金恩总结为“被长期挤压的中产阶级”。

  说一个葡萄牙的故事。

  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一家失业中心,一位中年人对记者说,他每天都会来排队,只希望可以找到一份工作,任何工作。他家里还有个12岁的女儿,而他们俩都很饿。这位匿名的中年人13个月前还曾有一份稳定且体面的工作,以及名牌大学的学历。

  1983年以来,葡萄牙的平均失业率为7.22%。和意大利人,希腊人一样,葡萄牙人在危机之前的半个世纪也过惯了衣食无忧的舒坦日子。可到今年三月,这一数字达到了破纪录的17.70%。也就是说,在总人口不过1000万出头的葡萄牙,眼下的失业者有88.6万。

  去年,1/5的葡萄牙人每月生活费不足478美元(葡萄牙的法定最低月收入为644美元)。当中产阶级梦想成为“中高产”时,社会现实把他们拉到了“中低产”的行列。

  从去年开始,葡萄牙的教会组织开始在街道上“施粥”,很多“新晋”贫困户排队,领取可能是这一天唯一的一顿热汤饭。在里斯本,上一次慈善组织大规模施舍热汤饭还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

  欧盟统计局发现,现在大约有4000万人遭遇“严重的物质匮乏”,同样,还有4000万欧洲人甚至不能保证每两天吃一顿饱饭。是一顿有肉有菜的晚餐还是亟需的处方药;是缴纳房贷还是冬季取暖费,二者只能选其一。

  在西欧,失业推翻的多米诺骨牌引发了一连串问题,“饥饿”是其中之一。

  也许“一夜暴穷”不具典型?毕竟,大多数的欧洲人并没有丢掉工作。但即使是在失业率一直维持在低位的德国,中产不仅没有想象中的风光,反倒有些凄凉。

  2008年债务危机之后,工厂订单的减少令6万家德国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开始实行所谓的“Kurzarbeit”,也就是“缩短工时项目”。这个极具德国特色项目的主旨是每个人做点牺牲,以保全所有人的饭碗。在2009年此项目最风行的时候,100万名德国工人都被减少了工时,收入也相应下跌。

  原本由“Kurzarbeit”拉响的警报在2009年之后就逐渐解除,但真是这样么?去年夏天,汽车制造商欧宝公司(Opel)宣布将减少工人工作时间,以应对需求减少;之后是通用汽车;然后是卡车制造商商曼公司,今年则是德国光伏企业SolarWorld。还有一些没有挤上报纸版面的中小企业。

  全民所作出的“牺牲”最后当然还是由中产阶级里买单。去年底德国经济研究中心(DIW)调查了2万名的德国人后发现,德国的高收入群体依然过着歌舞升平的快活日子;但中等收入群体从1997年占全民总数的65%,降至58%。十五年间中产消逝最快的就是债务危机之后这几年。

  此外,还有400万德国人正在从“中产”滑向“低产”,可低收入群体向上爬升却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为什么中产的处境如此尴尬?除了失业的,半失业以及被降薪的,即使那些依然拿着高薪的中产们,也是眼看着自己的财富缩水,债台高筑。

  英国《卫报》曾经讲述了一名叫迈克的公司高管的故事。迈克是典型的英国中产:年薪7万英镑。他有四个孩子,这些年来信用卡欠款3.9万英镑,个人贷款2万英镑,此外还要负担15万英镑的住房贷款。

  金融危机之前,他的信用卡是零利率,一时手头紧还有紧急小额贷款可以动用。可是现在,别说零利率这种好事,就是要再申请利率奇高的小额贷款也不可能。银行对于借钱给任何人都很谨慎,尤其是新客户,或是那些有房,却支付不足40%房款的客户。

  此外,贷款公司也拒绝再延长他的住房贷款期限,按照他们的经验,延长期限只会让欠债的债务越堆越高,这不符合他们公司目前的求稳政策。

  迈克鲜有存款,很久没有加薪,加上连年维持在5%高位的通货膨胀,以及上调的增值税,迈克的真实收入这五年来不仅没有提升,反而缩水了10%。

  对此,迈克的解释是,他连续十年支付高达40%的税款,外加抚养四个孩子,供房子和所有开支。可能家里的确在购买娱乐设施时有些大手大脚,可他们也并非过度奢侈,这许多年来,迈克一家连海外旅行和名牌都无力支付。

  迈克并不是孤案。在收入超过6.6万英镑的英国人中,有两成表示没有能力负担海外旅行;四成表示根本没有存款。而若是要把孩子送到私校读书,则意味着一个普通的中产家庭必须在生活中完全剔除休闲旅游这一项。目前,一间普通的私校每年学费超过1万英镑,而高级别的私校每年学费则是3万英镑以上。

  英国统计局(ONS)发现,英国普通中产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在2007到2008财年为3.1万英镑,但2010到2011财年则降为2.9万英镑。英国中产的收入总体而言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达到一个增长高潮,并在2003年开始放缓。而到金融危机之后,他们的收入则开始急速下滑。在英国,“迈克一族”的薪水要回到2010年之前的平均水平,至少还要等到2020年。

  前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行长金恩将“迈克”们形容为“被长期挤压的中产阶级”。当然,“被挤压的中产”不只存在于英国。

  2007年,美联储的数据显示,美国家庭财产中位值为12.64万美元,2010减少到7.73万,基本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水平持平。

  根据Pew研究中心的数据,在1971年,有61%的美国家庭可以被称为“中产”,但到去年,这个比例降至51%。最近的一次市场调研显示,85%的美国中产认为,他们现在根本没法维持10年前的中产标准,62%的美国中产则在去年必须要以减少家庭开支来度日。在1989年,美国家庭的债务占家庭收入比例平均为58%,今年则为154%。

  在一个坏时代,首先受打击的不是靠“廉租房”度日的穷人,也不是拥有至少百万英镑家产的富人,而是类似“迈克”的那些中产夹心层。

  结婚,买房,存钱,每年享受一到两次海外长假。这是欧洲中产阶级典型的生活方式,平静而闲适。债务泡沫打破了原本宽松的信用体系,摧垮了繁荣的楼市,健康的就业市场。更重要的是,危机正在缓慢渗入生活的各个角落。

  (本文作者介绍:新浪财经欧洲站站长。工作十余年,从社会新闻到财经新闻,从上海到伦敦,从第一财经日报到新浪财经。)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文章关键词: 金融危机葡萄牙中产阶级金融危机五周年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现在不降低利率还待何时? 中国这么多“胡雪岩”,却没有“乔布斯” 没有存款的美国人都把钱花在哪了? 国企改革有望取得重大突破 HR不会告诉你薪资谈判的六个秘密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一箭三雕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中国大妈”应继续买入黄金 香港外籍金融业人士沉迷毒品 美国股市仍可创下历史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