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独生子女对话人口学家:年轻人要不要孩子?

【手记】独生子女对话人口学家:年轻人要不要孩子?
2018年03月05日 16:28 新浪财经

  新浪财经 王茜

  约梁建章教授做专访,我是有私心的。作为一个四岁女孩的妈妈,梁教授与黄文政博士撰写的文章《为什么在中国养育小孩是极其痛苦的事》,戳到我的痛点。

  我与先生都是计划生育政策下的独生子女,我们正在处在“421”这样一个脆弱的家庭结构中。作为身处异乡的“双职工”,我们无法享受父母随时帮忙照看孩子的“特权”,疲惫感无须多言。

  每每心存疑虑的同龄人或是更年轻的朋友问我,该不该要孩子时,我的回答总是很勉强,“要看你自己准备好了没。”这是一个非常搪塞的说法,而我的真实语境其实是,“你们想好被‘千锤百炼’了吗?”

  “中国养育小孩的痛苦指数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这也是中国大城市的生育率处于世界上最低水平的重要原因。” 梁教授和黄博士的文章里这样说。

  这种痛苦来自于高昂的房价、日益突出的看护困难、火箭般直升的教育成本、僧多粥少的医疗资源、大部分职业女性的机会成本,以及必须承认的大多数家长自身的高预期。

  在这些前提下,1.3的超低生育率非常容易理解。对于我们而言,这是现实的负担;而对于梁建章这样的人口学专家而言,是国家乃至民族之危机。

梁建章与记者合影梁建章与记者合影

  作为有真实经历的家长,梁教授提出的建议大多都符合我的所见所闻所感:给予每个家庭的第二个孩子6岁之前,每年十万的抵税额和一万的现金补贴;把0-3岁的幼儿教育列入义务教育,政府和民间合力设立更多的托儿所;取消各地非户籍人口的入学限制……

  甚至也包括保障非婚生育小孩的平等权利,以及允许冻卵、代孕这样的辅助生育手段。因为在我的女性朋友中,确实有因为职业或是健康问题,在生育大门前徘徊不止的人,也有讨论过一个人养育孩子可能性的独身者。

  不过,对于梁教授希望将高考提前到16岁以便让女博士尽早毕业的想法,我暂时保留意见——像我这样天资愚笨的人,当年还是需要很多时间做高考模拟题的。

  我相信,如果以上大多数建议能实现,对于处于育龄难题中的80后也好,90后也好,甚至未来00后也好,是大有益处的。但问题是,能不能实现?如何实现?

  所以我反复咨询梁建章:中央政府有没有财力这么做?地方政府有没有积极性?户籍问题有可能突破吗?我知道,这超出了他的回答范围。

  但他还是给出自己的看法,“中国是完全有能力去做这个投资的,可能比投资到其他的一些领域更有回报。人力资本的投入肯定是最有回报的。”

  也许未来,当朋友们再问我该不该要孩子时,我可以由衷的鼓励他们。希望这一天很快到来。

责任编辑:李彦丽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