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问题百出为啥谈判这么横

2015年07月21日 10:24  作者:扬缨  (0)+1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 专栏作家 扬缨

  希腊脱离欧元区标志着欧元作为一个政治经济理念的彻底失败,估计时间一到,欧元区政客们会使出浑身解数来挽救。这也是为什么虽然希腊欠了一屁股债,其政客在谈判桌上居然还可以这么横。虽然会出现很多峰回路转,但希腊问题对市场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弱。

16

  七月初的全球市场原本应该是风平浪静,非常慵懒。七月一日的加拿大日,七月四日的美国独立纪念,以及七月十四日的法国国庆,各个市场轮番休市,华尔街上的交易员们都利用这个时段在海滩上晒太阳…而就在这时,市场多云转阴,局部出现惊涛骇浪。大家把指头指向了两个地方:希腊问题、中国股灾。

  说起希腊的事儿,其实市场怪不了别人。大家都知道,自从2009年以来,希腊的情况从来就没有好转,人浮于世、生产力低、偷税漏税…这些都已经是老生长谈。单靠着欧央行[微博]及IMF[微博]的支持而不进行社会改革,只能是苟延残喘,翻不了身,是名付其实的“慢翻车”。不过只要希腊问题不上新闻头条,市场就自欺欺人地去忽略希腊问题。

  大家心里都明白希腊GDP占欧元区GDP比重是微不足道,希腊即使翻车,天也塌不下来。而且近来人们对希腊脱离欧元区的这个说法也越来越习惯了,甚至认为比起6年前,欧洲对于希腊的脱离这种情景已经有了更好的承受能力。

  不过希腊脱离欧元区标志着欧元作为一个政治经济理念的彻底失败,是欧元区的政客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估计时间一到,这些政客们会使出浑身解数来挽救。这也是为什么虽然希腊欠了一屁股债,其政客在谈判桌上居然还可以这么横。虽然希腊的何去何从依然会出现很多的峰回路转,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希腊问题对市场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弱。

  再来看中国股灾。中国股市在短短的三周时间缩水20%多,如果不是政府尽全力“抗震救灾”地托住,结果当然会不可想象。虽然目前还是处在动荡的整合阶段,但是预计大幅度的调整已经完成了。回头看这场股灾,不得不指出如果处理方法得当,这场人为的灾难其杀伤力是完全可以降低到最低的。

  依笔者的看法,股灾成因如下:

  1)市场杠杆增长过大。这是这次A股市场泡沫的最大特点。据估计六月中旬劵商融资融劵总量高达2.3万亿人民币,股市下跌后的水平在1.4万亿,下降约40%。目前去杠杆的过程还在继续进行中,但最危险地带可能已经过去。市场杠杆对于涨势情况下会过度加大回报率,使得投资者被好业绩冲昏头脑,人性的贪婪被无限放大,非理性地增加仓位。

  这就如一剂毒药,而一旦市场有下跌的苗头,杠杆又使回报率降低过快,市场价值迅速缩水,投资者必须强行平仓一些流动性比较好的资产来满足保证金的要求,形成市场恐慌,这样的恶性循环会将局部恶化的市场情绪传染到其它原本不应该受影响的资产市场。杠杆是一把双刃剑,监管部门应该对市场总的杠杆水平随时监控,对金融机构推广保证金账户的对象要监管,对于企业以本企业的股票为抵押来融资融劵的行为无疑是自杀,必须完全杜绝。

  2)垃圾股破坏了股市的秩序和投资者的信心。涨水的时候,势必有人会混水摸鱼。A股市场中的垃圾股是害群之马。证监会[微博]的最神圣职责是为上市公司的资格把好关,制定市场规则,保证交易公平,至于市场价格则应该交给市场自己来定。

  笔者作为这场A股保卫战的旁观者(本人自今年初至六月底没有A股仓位),深感有一点国内投资者必须要明白---做空和看多是两个对称的行为,也就是说有买主就一定必须有卖家,才做到市场平衡。如何使市场价格反映股票的内在价值?当价格高于价值的时候,理性的投资者应该选择获利回吐,甚至于做空,这样市场的价格就可以回归合理;反之亦然。在理性分析之下的做空应该是市场合理机制的重要组成,不能随便扣上“恶意”的政治帽子。

  另外一点,A股是国内个人投资者的天下,据统计,80%的交易量是出自散户,而不是机构投资者,更不用说境外投资者了。正因为A股的成交量是散户为主,所以其行为有趋势性强,波动率大的特点。这个特点非常不受投资者的欢迎,特别是非常关注夏普比例(SharpeRatio)的境外投资者。所谓“境外势力做空A股”的说法没有根据,即使有,也比不上国内散户的力量,无法形成气候。

  虽然目前A股经历了大调整,但是这个调整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很可能影响不大。从中国家庭财富的分配来看,股票只占了13%,相比之下,房地产占了32%。A股飙升的迅速,使得大多数的盈利还来不及进入消费,因此A股的“过山车”对于中国GDP影响不大。

  回头看美国情况:从耶伦主席最近的讲话,推测美联储九月加息的可能性超过50%,估计是象征性的25个百分点,此后将会按兵不动,静观市场及经济的变化。本月底的联储会议将迷底揭晓。七月初的惊涛骇浪过去了,到九月联储会议以前,全球市场可能会处在暴风雨前的平静。

  (本文作者介绍:现任ING美国投资管理公司衍生类产品资深交易员,拥有10多年华尔街各种衍生类产品交易经验,持有金融分析师资格(CFA)和高级北美精算师资格(FSA)认证。)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意见领袖官方微信

文章关键词: 希腊欧元欧洲经济危机债务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老艾侃股:4500点之前国家队一分钱都不应撤 股市下跌后居民资产受损有限 与王林合影的人不应该被嘲笑 中国拿什么挽救纷乱的世界 股市本就是个非理性的怪诞物 瑞典人为何选择来中国创业?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A股市场的不振是不正常的 陪同胡耀邦考察江西和福建 A股为何“牛失前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