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裁员大辞职:马斯克二十天推倒重建推特

大裁员大辞职:马斯克二十天推倒重建推特
2022年11月22日 08:15 新浪科技
马斯克自嘲自己埋葬了推特马斯克自嘲自己埋葬了推特

  上周四晚上,推特经历了一场集体辞职。在这一天,数以千计的员工决定离开他们工作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公司。不少人在推特上公开道别,挥别自己在这里的数载时光,感谢与自己同舟共济的同事。

  一时间,推特上弥漫着悲伤感怀的氛围,满屏的热搜尽是#GoodByeTwitter#、#RIPTwitter#、#Damn Twitter#这样的标签。一位离职的中国员工岳嶢在推特上写道,“一朝推特人,永远推特心”。(Once a tweep, always a tweep。)

  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平台推特,在全球首富马斯克入主之后,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清洗。短短三个星期时间,推特就承受了一场从上到下的大裁员和大辞职;原先7500多人的巨头公司现在究竟还剩下多少员工?有预计称只剩下不到2700人。

  而就在本周一,马斯克又一次挥起裁员屠刀;而这次砍掉的则是负责营收的广告销售与客户关系部门。上周五,推特负责客户关系和广告销售的副总裁惠勒(Robin Wheeler)已经先行辞职。她在推特上表示,自己无法保护部门员工,因而决定离开。

  众所周知,马斯克急切地想改造推特,让这家社交媒体扭亏为盈。然而,无沟通裁员,强行上马问题项目,开除批评自己的员工,一刀切结束远程办公,强迫签署奋斗者协议,他简单粗暴的管理风格,让推特从高层到中层到基层的员工们普遍心灰意冷,酿成了千人集体辞职的事件。

  或许,这也是马斯克所希望看到的结果。仅仅20天时间,推特就从一家7500多人的巨头公司急剧瘦身成为一家不到2700人的小公司,变成一家年轻人在公司熬夜工作的创业公司。

  抱水槽入主粗暴大清洗

  这一切开始于10月26日。那天马斯克抱着一个沉重的水槽,笑容满面地走进推特旧金山总部。推特从此进入了马斯克时代。Let that sink in原本是一个网络段子,意思是让自己意图彻底贯彻下去,现在马斯克可以完全按自己的意图对推特进行彻底改造了。

  尽管脸上笑容灿烂,但马斯克的心里并不舒服,因为这笔收购着实让他亏惨了。今年4月底,马斯克强势施压推特董事会达成440亿美元的收购协议。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美国股市随后开始大幅下挫,推特和特斯拉股价都下跌了超过30%。推特市值甚至一度跌破200亿美元。

  这意味着马斯克继续完成收购需要承受双倍损失,因为这相当于他溢价一倍以上收购推特,花440亿美元现金收购一个只值200亿美元的公司。而且,他还需要出售特斯拉股票套现来筹资,缴纳巨额的资本利得税。

  正因为如此,马斯克在6月份以推特隐瞒虚假账户规模为由,单方面宣布放弃收购推特。但他当初签署收购协议时,或许过于兴奋,主动放弃了尽职调查,没有给自己留出退路。随着推特在特拉华州提起诉讼,马斯克在必定败诉的情况下,无奈按照原价440亿美元完成了交易。

  在马斯克收购推特的440亿美元中,有130亿美元来自银行短期贷款。他必须让推特尽快扭亏为盈,以推特的利润来偿还每年超过10亿美元的还贷压力。虽然去年推特营收51亿美元,却亏损高达2.21亿美元,今年第二季度更是再度亏损2.7亿美元。削减人力成本是马斯克迫不及待进行大裁员的直接原因。

  入主推特的第一天,马斯克就解散了推特董事会,裁掉了推特CEO阿格拉瓦尔(ParagAgrawal)、CFO塞格尔(Ned Segal)、政策总管加德(Vijaya Gadde)以及法律顾问艾吉特(SeanEdgett)等多位核心高管。这几人的离去早在外界预期之中。在完成收购推特之前,马斯克就曾经多次公开嘲讽他们。

  然而,这些核心高管拥有“金色降落伞”条款的保护。即便被无情炒鱿鱼,他们也可以根据合同的规定,带着总计上亿美元的遣散费满意离开。而普通推特员工却不得不面临残酷的失业现实。在入主推特一周之后,马斯克终于开始实施他的大裁员计划。但他的裁员实施方式,却让推特员工们倍感失望。

  11月4日傍晚,推特突然发送全体员工邮件,通知第二天公司关闭,内部聊天工具暂停运行。所有员工在周五上午收到邮件,得知自己是继续留任还是遭受裁员。在11月5日的这次大裁员中,推特7500多名员工中有3700多人失去了工作,一些部门甚至被完全撤销。事前没有协调,事后也没有沟通,有的只是一封冷冰冰的裁员通知邮件。

  在大裁员的当天,几位推特员工对新浪科技表示,让他们不满的并不是裁员本身,因为这是大家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是马斯克毫无沟通的态度,让他们感到非常失望。而且马斯克给出的遣散标准,也几乎是硅谷的最低水平。(注:两个月工资是法定裁员补偿。第三个月工资需要签署放弃权利协议才能得到。这意味着他们不能加入集体诉讼。)

假帐号冒充制药巨头,蓝V反成传谣工具假帐号冒充制药巨头,蓝V反成传谣工具

  无视警告强行上马收费

  在大裁员之后的第二天,推特蓝V收费功能提前三天上线;这是马斯克最看重的创收项目,从他入主推特到正式上线仅仅用了八天时间。在上线之前,马斯克几乎天天都在推特上,向自己的粉丝推销这项每月8美元的收费项目。

  显然,马斯克急于希望开辟新的营收渠道,摆脱对广告主的依赖。目前推特超过九成的营收来自于广告主。但在他入主推特之后,辉瑞、欧莱雅、美联航、安联保险等大广告主纷纷停止了推特广告投放;而马斯克在汽车行业的竞争对手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奥迪美国以及大众汽车也不愿给他的平台砸钱。这让推特未来的广告营收蒙上了一层阴影。

  然而,由于设计的漏洞和认证的缺失,大量普通用户在交钱获得蓝V之后,更改自己的账户资料,伪装成名人、大企业甚至是政治人物发布虚假信息。蓝V反而成为了推特帮助他们扩散谣言的工具。在引发诸多混乱之后,推特不得不在11月11日宣布暂停蓝V收费项目。

  蓝V散布谣言事件让大广告主们更加回避推特。因为用户假冒礼来公司发布胰岛素免费的信息,制药巨头礼来公司对推特平台大为不满,决定停止在推特的一切广告投放。单是礼来撤单就让推特损失了几百万美元的广告营收。

  推特的麻烦还不仅于此,他们曾经因为用户数据与隐私问题被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调查。根据双方在2011年达成的和解方案,推特在正式上线新功能之前必须进行隐私问题的多重评估。但急于创收的马斯克却无视数位高管的劝阻,加快产品研发上线节奏,没有进行完整合规评估就直接上线。此次蓝V认证账号散布谣言事件,可能会再度引发FTC的调查,甚至可能对推特开出天价罚金。(2018年Facebook曾经因为隐私违规问题被FTC处罚了50亿美元。)

  马斯克强行上线蓝V收费项目,不仅给推特带来了监管危机,也引发了一批核心技术高管的集体辞职。11月11日是推特向FTC递交隐私问题年度合规报告的最后期限。但就在前一天,首席信息安全官Lea Kissner、首席隐私官DamianKieran、首席合规官Mariaane Forgarty却选择了辞职。一道辞职的还有信任与安全部门负责人Yoel Roth以及人力资源负责人Kathleen Pacini。仅仅一天时间内,推特负责用户隐私的几位直接负责人全部离开。

  在离职之后,推特安全部门负责人罗斯(Yoel Roth)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文章,称马斯克强行上线蓝V认证项目是注定失败的(ill-fated)。罗斯还质疑,马斯克所谓的绝对言论自由是无法实现的,会受到广告主、监管部门和移动平台的多重限制。与此同时,“在批评推特此前平台政策反复无常的同时,马斯克对推特规则的冲动易变与只言片语的宣布,同样缺乏合理性。马斯克自称’推特酋长’(Chief twit),明确表明他自己才是最终的拍板角色。”

  不容批评直接开除员工

  马斯克入主推特的第三个星期,推特员工对他的怨气越来越重。11月14日,马斯克突然宣布砍掉推特的免费伙食福利,并与推特直接负责订餐的行政主管就餐饮预算在推特上公开互怼。

  马斯克先在推特感慨,因为没有人来公司上班,推特过去12个月每人每顿午餐的成本超过了400美元。直接负责订餐的行政主管指责马斯克在撒谎,每天免费午餐与早餐成本只有每天每人20-25美元。马斯克回击说,旧金山总部每年要花1300万美元订餐,而员工平均上班率还不到10%,准备早餐的人比吃早饭的员工还多。

  马斯克对远程办公的憎恶众所周知。没有买推特之前,他就公开嘲讽远程办公的员工是在家看电视的懒狗;在收购推特股份之后,马斯克更是嘲讽可以把推特旧金山总部改成无家可归者收容中心,反正都没人去上班。入主推特之后,马斯克随即宣布取消远程办公,所有人都必须在办公室每周工作40个小时,除非得到特别批准。

  另一方面,马斯克开始颠覆推特原先的企业文化,拒绝员工以下犯上提出质疑。尽管马斯克经常在推特上质疑平台的技术与架构,无所顾忌地表达自己的不满,但当推特员工同样公开回应他的质疑,指出马斯克的理解有误时,等待他们的只有解雇通知。

  11月14日开始,推特连续开除了数位对马斯克提出异议的工程师。在推特工作八年的Android平台应用工程师Eric Frohnhorfer质疑马斯克对推特的技术理解,并委婉建议马斯克在内部Slack或者邮件来询问这一问题。但第二天他就被马斯克解雇。与此类似,推特时间线技术架构负责人BenLeib同样转发了马斯克的推文,指出马斯克根本不了解这一技术部分,已经工作十年的他也很快遭到了解雇。

  公开质疑马斯克会遭到解雇,内部吐槽同样会被炒鱿鱼。在随后的几天时间,几十名推特员工在内部协作平台Slack上批评公司高管,对马斯克的管理风格提出不满,他们几乎在当天夜里就收到了解雇通知,理由是违反了公司政策。

  多年以来,硅谷互联网公司一直致力于打造平等开放包容的内部文化,允许员工在内部批评和质疑公司高层与相关决策,谷歌、Meta和推特是最典型的几家公司。谷歌员工可以抗议反对公司与美国军方签署的云服务协议,迫使谷歌高层最终放弃这一价值数亿美元的合同;Meta员工可以在内部直接质询扎克伯格为何允许川普的争议帖子,更可以斥责公司高管参加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的听证会。

  但马斯克显然不认同这样平等对话的企业文化。无论是在特斯拉还是SpaceX,他的管理风格强调的是高效执行,而不是对话质疑,更容不得对自己的批评。或许他希望通过粗暴解雇质疑自己的推特员工,向其他员工表明原先的企业文化已经结束,未来推特内部不接受对自己的批评。

  与此相似,SpaceX近期也有8名员工提起劳工法诉讼,他们因为在内部传播一封批评马斯克的邮件,而遭到公司解雇。这份邮件呼吁SpaceX管理层采取适当补救措施,包括谴责马斯克在推特的有害行为。马斯克是SpaceX的创始人、CEO以及最大股东。

  讽刺的是,马斯克却不能在西欧和北欧地区随意解雇,按照欧洲劳工法规定,企业必须证明员工存在明显过错与违反合同才能解雇,如果裁员则必须进行冗长的申请过程。上周推特西欧部门通知数十位员工离职,停止了他们登陆公司内网的权限,但从法律角度上,这些西欧员工与推特的雇佣关系并没有解除。

马斯克要求员工签署奋斗者协议马斯克要求员工签署奋斗者协议

  奋斗协议点燃不满情绪

  11月15日,马斯克找来此前假冒被裁推特员工接受媒体采访的两个恶搞者拍照,戏称自己已经向他们道歉,裁员他们是自己最大的错误之一。这一恶搞举动让本就因为裁员士气低落的推特员工更加感受到了羞辱,就在几天之前他们刚刚目睹了半数员工被无情解雇。

  不过,促使推特员工集体辞职的导火索则是11月16日周三马斯克的一封邮件。他在这封邮件中向推特员工阐述自己要打造“推特2.0”,要求员工变得“极端硬核(extremely hardcore)”,这意味着“长工作时间和高工作强度”。

  马斯克非常强硬地要求所有员工在美西时间周四下午两点之前作出选择,要么点击确认接受这一安排,要么就领三个月工资遣散费走人。上周三那一天,马斯克正在东海岸的特拉华州参加关于自己特斯拉天价薪酬的诉讼庭审。

  需要说明的是,马斯克要求签署的这份“奋斗者协议”并没有对推特员工的工作内容作出具体的额外要求。取消远程办公,每周必须在公司工作40个小时,这是马斯克之前就已经宣布,而且得到落实的。

  一位推特员工对新浪科技表示,“其实他也没有作出具体说明,到底要多长的工作时间以及多大的工作强度,或许他也没法详细说,因为说错了会被起诉。但是,在过去两个星期内部矛盾的不断积累之下,很多员工的不满情绪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这封邮件只是点燃了大家的情绪。”这位员工没有选择离职,他点击了同意。

  或许,更多的员工是心灰意冷离开,因为他们看不到平台的希望。推特高级产品经理克劳斯(Peter Clowes)表示,自己之所以选择离职,并不是因为讨厌马斯克,只是不知道留下来的意义,他所在的部门此前已经被裁员了85%,整个部门都处在压抑的氛围中,同事们已经不想继续工作。前一周大裁员剩下的75名员工中,现在更只有3人选择继续留任。而如果选择留下,意味着会始终处于疲于奔命的待命状态。

  这封邮件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美西时间上周四下午两点,是马斯克要求员工签署“奋斗者协议”的最后期限。但在此前一轮裁员中幸存下来的诸多骨干员工,却在这一轮主动选择了离开,拒绝签署马斯克给出的协议。据美国媒体估计,上周四选择辞职的推特员工至少超过了1200人。

  这一次离开的,包括了推特的核心技术骨干。处理运算架构的核心服务小组,原来100多人只剩下4人;处理媒体信息呈现的服务小组,更是一个人都没有了;就连预防突发事件宕机的20人推特指挥中心也出现了人员流失。外界担忧,如果遭遇高峰流量事件,例如世界杯这样的重大活动,推特网站是否还能维持正常运行。

  因为马斯克砍掉了推特的公关部门,已经没有PR人员来回应媒体质询。马斯克成为了推特对外表态的唯一声音,当然这是他的公司,本来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有媒体预计,至少有1200多人在上周四选择了拿遣散费走人,也不愿意继续为马斯克效力。

  略具讽刺的是,直到周五中午,距离马斯克的最后期限已经过去了近一天时间,很多拒绝签署奋斗者协议的推特员工依然没有收到通知离职的邮件,甚至还能登陆工作邮箱。他们联系人力资源部门时却发现,HR团队同样大批离职,以至于没有人来处理解雇的事务。

马斯克召集工程师连夜审核代码马斯克召集工程师连夜审核代码

  召集年轻员工熬夜

  马斯克最初并没有把员工集体辞职当回事。上周四上午,马斯克会见了一些被认为最为核心的员工,劝说他们能够留下来。当天晚上,他还在推特上自信满满的表示,“最好的员工都还在,所以我没有过分担心。”半小时后,他又发了一张戏谑自己亲手埋藏推特的恶搞图片。

  但随着越拉越多的员工选择辞职,马斯克开始逐渐坐不住了。周四晚间,推特突然给没有辞职的员工发送通知,告诉他们旧金山总部办公室周五会关闭,门禁卡也会失效。有媒体猜测,推特可能担心员工在离职之前搞破坏。

  推特现在到底还剩下多少员工?或许只有马斯克自己知道。周四晚上,有媒体预计推特只剩下了900名员工。而在那些留任的员工中,有不少是持有H1b工作签证的年轻人。

  他们不敢随意辞职,因为一旦失去工作,他们必须在60天内找到新雇主,否则就会失去身份离开美国。在目前硅谷就业市场陷入寒冬之际,各家公司要么大裁员要么冻结招聘,失业员工要在60天内找到新雇主面临着诸多困难。

  然而,仅仅过了一个晚上,马斯克就连发数封内部邮件,似乎意识到了员工离职问题的严重性。周五早上,他突然要求会写代码的员工下午两点到总部10楼报到。半个小时之后,他再发邮件,称自己想了解一下推特的技术堆栈。没多久,他又发送第三封邮件,心急火燎地请外地员工飞到旧金山总部来面见。

  周六凌晨1点半,马斯克在推特上贴出了自己和一群年轻员工一道审核代码的工作照片。马斯克感慨这是自己在推特总部见过最多人的一天。

  然而,更让外界震惊的是,就在上周六,马斯克直接恢复了前总统特朗普的推特账号。他在自己账号搞了一个网民不记名投票,结果支持恢复特朗普账号的投票比例是52%。马斯克随后宣布这是人民的呼声,决定让特朗普的推特账号在封禁了一年半之后重新上线。

  虽然刚刚入主推特的时候,马斯克信誓旦旦承诺要组建一个具有多元视角的内容审核委员会,把重要的内容与账号决策权交给委员会。但三个星期过去了,看起来他早忘记了此前的承诺,独自决定恢复特朗普账号。毕竟,他才是推特的唯一当家人。

  马斯克今天在推特all hands会议上表示,裁员差不多完成了,之后要开始招聘工程师了,公司总部不会搬到德州。现在推特还剩下2700人,但数字可能还会略有下降。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