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迪拜也曾穷困潦倒

2014年12月05日 09:27  作者:王茜  (0)+1

  文/新浪财经华南站记者 王茜

  危机感鞭策迪拜在不到60年的时间里,完成渔业到石油经济,再到贸易旅游经济的转型,并从金融危机中复苏,向文化知识城市远景前进。也许,迪拜能为在经济转型中挣扎的中国城市提供一个参考答案。

迪拜的危机感从何而来?迪拜的危机感从何而来?

  即便已经听说过迪拜的奢华,当亲眼看到帆船酒店1800平米由金箔包裹的装潢时,我还是无法不被震撼。

  但谁能想象,这样富有的迪拜,曾经穷到连10万英镑的工程款都掏不出来?

  时间退回1958年,迪拜还只是以打渔和珍珠出口为主业的村落。老酋长谢赫拉希德决定将城内的运河迪拜河加宽,方便大型船只进出,拉动贸易。

  这项工程预算是10万英镑,然而当时迪拜经济拮据,掏不出这笔钱。谢赫拉希德向英国和科威特借钱均遭拒。不得已,最后几个本地商人拼拼凑凑,才使工程得以启动。

  《周易》里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迪拜于1966年发现石油,1969年输出第一桶原油,1975年石油经济占GDP54%,通过“黑金”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

  依靠油元经济以及债市融资,迪拜陆续完成了一系列令人咋舌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

  全球最大人工港杰贝阿里港、中东最大自由区杰贝阿里自贸区、迪拜世界贸易中心、中东最大航空港迪拜机场、世界第一高楼哈利法塔、迪拜金融中心、超大型人工度假岛朱美拉棕榈岛等。

  我以为迪拜至今仍躺在石油的安乐窝里,在迪拜一家商贸公司工作的朋友却纠正道,“在阿联酋七个酋长国内,迪拜是属于石油很少的,已经接近采尽。因为石油少,迪拜很早之前就开始转型。”

  翻阅数据才知,迪拜所处的阿联酋的石油储量在中东国家中排名第五,低于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和科威特;而从阿联酋国内来看,迪拜的石油储量在七个酋长国中也排在倒数,仅占阿联酋的5%。

  经过40余年的开采,迪拜石油储量持续快速消耗,目前迪拜日产原油不足10万桶,不到阿联酋第一大酋长国阿布扎比日产量的1/20。

  迪拜人自知石油禀赋不足,危机感让他们急迫地寻求可以接替石油的发展渠道。

  反观中东最富有的石油国家卡塔尔,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高达9万多美元,却没有像迪拜一样大兴土木。即使相比于阿联酋其他六个酋长国,迪拜也是最热衷于基建。

  进入21世纪,迪拜并未因石油减产而导致经济衰败,正是归功于在油元经济高峰期完成的基础设施推动了多元化经济发展。从2000年开始,非石油经济已经占到迪拜GDP总量的90%。

  当然,迪拜的高速基建模式也并非牢不可破。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过于依赖融资建设的迪拜爆发债务问题,房价大跌,包括哈利法塔在内的千亿美元工程一度停工。有分析甚至猜测,迪拜将破产。

  危机感再次包围迪拜。

  在阿布扎比提供100亿美元救援解燃眉之急后,近几年,依靠贸易、旅游和航空等产业增长,迪拜逐步复苏。

  但对于这个人口200多万,GDP不到900亿美元的经济体来说,债务危机是绝不能再触碰的底线,迪拜也由此放慢了大项目建设速度。

  居安思危,迪拜人提出完善自贸区和发展法律、制度、文化等软实力的计划,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和旅游者。迪拜成功申办2020世博会,提出“沟通思想,创造未来”。

  迪拜国际金融中心首席战略及商业发展首席官Chirag Shah对我们表示,“迪拜现在正在实施2015战略,即从贸易旅游城市转型为知识文化中心,2021年城市主要经济增长要来自于创新。”

  迪拜更将眼光放到了遥远的中国。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金融危机后,相比欧美,中国保持了稳定快速的增长。迪拜人意识到,来自中国的巨额贸易和大量旅游消费,是迪拜复苏不可忽略的因素:

  中国是迪拜杰贝阿里自贸区目前最大的贸易伙伴,贸易总额达125亿美元;赴迪拜的中国游客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马年春节帆船酒店82%住客是中国人;阿联酋航空中国航线平均客座率达84%,峰值期超95%。

  迪拜国际合作和发展部部长Shaikha Lubna Al Qasimi在博鳌金融合作会议上谈到中国,“亚洲国家,包括中国,重游新丝绸之路,并再投资,正在引领亚洲进入繁荣增长的新纪元。”

  自去年以来,迪拜快速展开了大规模的中国攻势:

  举行大型自贸区路演与中国各地方政府加强联系,邀请中国企业入住;引入四大行进驻迪拜国际金融中心;通过体育营销(赞助中国兵乓球队)和吸纳中文人才吸引更多的中国旅客;与中国政府谈判,争取开设更多直飞航线等等。

  迪拜现任酋长谢赫默罕默德也对中国积极示好,出席博鳌金融合作会议,会见马云[微博],接见中国游客和实习生等。

  谢赫默罕默德曾在他的书中提到,上世纪70年代,曾有商人请他阻止他的父亲谢赫拉希德修建杰贝阿里港,因为建设成本带来巨大的财政负担。但老酋长告诉他,这是在未雨绸缪,因为未来的资源可能无法完成该项目。

  杰贝阿里港建成后,成为全球十大最繁忙的货运港之一,凭借杰贝阿里港的运营经验,迪拜得以在全球经营60多个港口。

  “如果没有指引我们方向的愿景,没有突破极限的抱负,我们就永远无法为未来数代打造辉煌的明天。”谢赫默罕默德在书中说。

  危机感鞭策迪拜在不到60年的时间里,完成渔业到石油经济,再到贸易旅游经济的转型,并从金融危机中复苏,向文化知识城市远景前进。

  也许,迪拜能为在经济转型中挣扎的中国城市提供一个参考答案。

  (本文作者介绍:供职新浪财经,专注华南地区上市企业报道,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财经新闻方向。)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文章关键词: 迪拜经济转型金融危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茅台出厂价已降百元还会跌吗 中国人为什么言而无信? 经济无人看好股市为何无人看空? 谁是牛市万亿成交推手 国际油价大跌令中美受益 2015年中国将继续货币宽松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一位摩羯座投资总监的牛市告白 我国电力已经进入过剩时代? 来看看壕二代的毕业院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