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去通道进行时:从银信合作降温说起

信托去通道进行时:从银信合作降温说起
2018年03月07日 11:51 新浪财经

【金融曝光台315特别活动正式启动】近年来,银行卡被盗刷、买理财遇飞单的案例屡见不鲜,金融消费者维权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 【在线投诉】

  来源:“新浪金融”公众号  作者:徐巧

  2018年银信合作逐渐降温。严监管态势下,信托业去通道与降杠杆攻坚战初见成效。

  据银监会信托部主任邓智毅介绍,截至2018年1月末,事务管理类信托资产为15.45万亿元,较年初减少1959亿元,环比下降1.25%。其中,银信通道业务实收信托8.39万亿元,较年初减少1137亿元,环比下降1.34%。

  所谓事务管理类信托,即通道业务。

  “我们从银行端和信托端共同发力,从资金全链条的角度进行监管。”邓智毅表示,2017年末,银监会出台《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55 号文),从两个月的效果实践来看,政策功效比较明显。

  从内容来看,55号文实则是配合去年11月底“一行三会一局”联合出台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资管新规)。2017年三季度,信托业总资产突破24万亿元,仅次于大资管行业中的30万亿银行理财。其中,事务管理类信托13.58万亿元,占比高达55.66%。这意味着,信托业的规模有将近六成是由通道业务贡献。而在资管新规框架下,“去通道”成为监管主题。

  打开通道业务的潘多拉盒子:银信合作

  银信合作兴起于2008年底的“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

  “四万亿”出台,直接推动了房地产与一系列基建项目的开发,背后与之对应的则是地方政府、房地产企业和工商企业的强烈融资需求。另一方面,银监会及时推出配套政策。2008年12月,银监会印发《银行与信托公司业务合作指引》,这意味着银行理财资金通过信托发放贷款这一银信合作模式得到了监管部门的许可。在此背景下,银信合作应运而生。

  一方面,商业银行借助信托通道,规避75%存贷比红线,增加投资渠道,将表内资产转移至表外,迅速做大总资产规模;另一方面,信托公司作为纯粹的通道,坐吃牌照红利,几乎不需要任何投入就能净赚通道费用。这种“两全其美”的双赢模式,早期在监管层的默许下迅速发展。

  短短两三年间,信托总资产飙涨。2007年底,信托业总规模尚不足1万亿,2010年底急剧膨胀至3万亿元,这也引起了监管层的警惕。自2010年起,银监会密集发文,意在规范银信合作。2010年8月,《关于规范银信理财合作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出台。按照规定,融资类业务余额占银信理财合作业务余额的比例不得高于30%;银行按照150%的拨备覆盖率要求计提拨备,同时大型银行应按照11.5%、中小银行按照10%的资本充足率要求计提资本。

  “过去的银信合作基本都在融资类业务的口径下,在银信融资类合作业务额度(30%)被银监管控后,信托公司为了将额度腾挪给高收益率的主动管理,同时减少风险资本占用,开始将大量作为通道的融资类产品转化为事务管理类产品(资本占用少)。”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李奇霖在一份研报中分析指出。

  换句话说,在2010年银信合作被限制后,银信通道业务从融资类转化为事务管理类。

  事务管理类信托高歌猛进:占信托业半壁江山

  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12年以前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不足1万亿,但在2012年四季度突破万亿大关。此后,事务管理类信托资产和占比均逐年攀升。截至2017年三季度,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达13.58万亿元,占信托业总资产的55.66%。

  “信托这一轮复苏并且到顶,主要原因就是事务类业务日益增多,通道成为信托收入的主要来源。”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分析指出。该人士认为,中国目前仍然以间接融资为主,银行业务仍然占了国内金融业务的大半壁江山。银行通道业务需求的迅猛发展,自然使信托业得到了派生性的膨胀。

  急剧膨胀的信托业,在高歌猛进中也埋下不少隐患。

  2014年初,中诚信托30亿元矿产项目出现兑付危机,引发市场与监管层的强烈关注。据媒体报道,在该项目中,信托所做的都是通道业务,即资产和负债项目均由银行(工行和建行)发起,经信托渠道过手,转移到银行表外。

  事件发生后,银行与信托公司相互推诿、产生分歧,这也暴露出通道业的诸多风险与问题。2014年4月,银监会出台《关于信由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明确通道类业务为事务管理型信托。该文对信托公司的通道业务迚行明确觃范,要求金融机构之间的交叉产品和合作业务,必须以合同形式明确项目的风险责仸承担主体,提供通道的一方为项目事务风险的管理主体,厘清权利义务。

  “但事实上,商业银行与信托公司在合作开展通道业务时,一般都存在一份私下的抽屉协议,明确规定了风险和损失的责仸方。因此,银监会此项规定并未对银信合作的通道业务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平安证券宏观研究组在《从银信业务的前世今生看监管新规落地》中分析指出。

  事务管理型信托仍在持续增长,到2017年已占信托业总资产一半以上。

  强监管下去通道降杠杆:信托转型成大势所趋

  去年伊始,银行监管风暴就席卷而来。

  2017年3月末,银监会启动“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下称“三三四十”),剑指影子银行、同业理财、表外业务等问题。12 月22 日,银监会下发《关于觃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55 号文),强调实质重于形式,明确提出穿透式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55号文对信托公司提出了新的要求,包括不得接受委托方银行直接或间接提供的担保,不得与委托方银行签订抽屉协议,不得为委托方银行规避监管规定或第三方机构违法违规提供通道服务。

  “在遏制信托通道业务方面,引导信托业回归本源的政策功效越来越明显。”今年3月2日,银监会信托部主任邓智毅介绍道。他表示,去年底银监会颁布55号文,从两个月的效果实践来看,政策功效比较明显。这一结论背后,是最新的信托业数据支撑。

  截至2018年1月末,事务管理类信托资产为15.45万亿元,较年初减少1959亿元,环比下降1.25%。其中,银信通道业务实收信托8.39万亿元,较年初减少1137亿元,环比下降1.34%。

  “最近通道监管太严,所以事务管理类信托出现缩减。”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李奇霖表示,一方面,一些券商集合产品不能再投信托;另一方面,比如银信合作受限、银行同业资金募集难度增加等其他方面的监管收紧,也让信托资金来源受到很大影响。

  作为行业龙头,中信信托在2017年末率先作出承诺要主动降通道。在向银监会信托部、北京银监局发布的《自律承诺函》中,中信信托承诺,在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前提下,2018年银信通道业务规模只减不增。同时将积极与存量银信通道业务合作方沟通,争取提前终止部分业务。

  资管新规渐行渐近,去通道与降杠杆已成为监管主题。昔日坐吃牌照福利、依靠通道业务做大规模的信托业,又将何去何从?

  关于信托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李奇霖认为主要有三方面。“第一,提高主动管理能力。尤其在’非标转标’的大浪潮下,信托公司提高债券投资的能力显得愈发重要;第二,投行化。目前信托公司已获得债券承销资质,如果转为投行形式,可以更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第三,加大对高端客户的营销力度。这块业务可以与私人银行或银行个金部合作,这样可减少对同业资金的依赖,增强资金来源的多元化。”

责任编辑:徐巧 SF184

通道业务 信托 银信合作
相关专题: 把脉大资管专题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