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7日15:39 秦朔朋友圈

  作者:何建

  突然,中国人不一样,不一样了

  大家有没有一种感觉,似乎突然之间,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感觉不一样了。

  “战狼2”的56亿票房,在刷新记录的同时,也激发着中国人满满的自豪和内心的感动。那句“这TM是以前”听起来格外畅快。

  上个月,中美首脑在故宫博物院喝茶,特朗普的6岁外孙女阿拉贝拉秀了各种中文技能,《三字经》背的很溜。

  11月下旬,曾经的“坏”孩子陈冠希在纽约大学的一场演讲燃爆朋友圈。不羁少年早已成为创业老炮,作为CLOT潮牌创始人,他对“中国制造”感受深刻。

  当年,陈冠希第一次和NIKE谈联名开发跑鞋,被NIKE拒绝。工厂说,他们从来不为中国公司做鞋子。

  他很不服,他要向世界证明“中国制造的质量并不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差”。

  他花了三年的时间提高产品质量和设计水平,以此向NIKE证明中国人的工作标准和创造力绝不比其他人差。10年过去,他的品牌与NIKE推出了六款联名鞋,至今依旧在和NIKE合作。

  他在演讲中勉励年轻人,要对得起中国制造,就需要遵循很高的工作标准。

  而对于中国未来,陈冠希的一番话,让看过视频的人心情都会澎湃。

  其实,他不止一次表达过类似观点,在《触手可及》纪录片里,他就说过,“中国就是未来”。

  是的,中国就是未来,我们真的不一样了!

  但我们的自豪感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个红黄蓝事件就打碎了无数人坚实的自豪感,有愤怒,有失望,有无奈,有指责。

  我们到底怎么了?一边希望着,一边失望着。

  如果从更大的维度去思考,这两件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实际上不过是一条藤上长出的两个瓜,而这个藤就是我们下面要分析的国运。

  当我们对中国未来30年有一个基础的判断,我们也许可以更加冷静和理性地看待这两件事情,也能更好地思考我们的职场以及人生。

  二、如果国家是一个人,TA会是什么样的人?

  说起国运,你脑袋里一定会冒出很多想法, 比如中国经济规模、速度、政治军事格局、庞大的消费市场、移动互联网跨越式发展、国产品牌崛起等等。

  今天,我们从一个新角度去分析,需要一点点大家的想象力和基础判断。

  假如现在的你,突然获得一种神力,可以点石成金,捏土造人,那么挑战来了:请你根据一个国家的国民特点、思维模式、工作习惯等,分别捏一个日本人,美国人,中国人。

  你会捏出什么样的日本人,美国人,中国人呢?

  为了捏好这个人,我们需要一个分析工具——QGCR。我们对于这个工具做了相当程度的简化,说明如下:

勤奋(Q代替):强调努力/勤奋,热爱工作;

规则(G代替):强调制度/规则,关注品质;

创新(C代替):强调创新/冒险,注重创造;

人情(R代替):强调同理心,关注人际和谐。

  我们先来看看日本人(以下分析偏定性,仅供参考):

  Q (勤奋)有吗?

  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提到六项精进,其中一条是“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我们印象中日本人非常勤奋,加班也多。

  但稻盛和夫提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日本人已经慢慢失去努力勤奋的品质。

  有一本书叫《京味九侃》,讲的是作者在日本工作生活的见闻故事,里面讲到“日本式勤奋”,日本公司虽然加班普遍,但很多人做的事情类似于把东西在两台车之间搬来搬去,感觉一直在干活,实际上不创造什么价值,就是给你干活的印象而已。也有些能早早干完自己工作的人,只要周围人还在忙,就会自动放慢,喝喝咖啡抽支烟,跟着耗起来。日本战后第一代人那种勤奋加班恐怕是迫不得已,现在社会已经趋于稳定,不时还有“不景气”,很多时候公司的活儿并不是那样多,但很多公司仍然人人加班到半夜。其原因,一是日本人对“好员工”的评价和工作时间长短挂钩,效率如何倒不重要,以至于加班成了表现自己优秀的一种手段;第二是日本文化注重集体,连出门吃个中午饭都常常部门集体行动,若是别人还有活儿干我就走了岂不是背叛集体?

  简而化之,在勤奋这一项上,日本应该是:小勤奋 (小写的q)

  G(规则)有吗?

  去过日本的朋友基本都会感叹日本的整洁与精致,而整洁和精致背后本质上是对于制度、规则、品质的要求与尊重。

  笔者之前在咨询公司工作,合作的日本客户极其较真,把需要做的事情列得事无巨细,并且要求极其严苛,没有对规则品质的极度关注不可能如此。

  日本著名秋山木工创办人秋山利辉写了一本书《匠人精神》,里面的“匠人须知30条”让人印象极其深刻,比如其中第13条:进入作业场所前,必须成为随时准备好工具的人。看起来平淡无奇,实在把用心做事发挥到了极致。

  从日本的饮食、产品、社会公共环境治理不难看出,日本在G层面应该是:大规则(大写的G)

  C(创新)有吗?

  论创新,似乎日本也不差。自汤川秀树1949年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日本已获得20多项诺奖。

  《Economist》发表的2015国家创新质量(Innovation Quality)报告,日本位列世界第三。

  另外,2016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世界各国技术创新能力对比排行。其中,日本比2015年上升3位,排名第16位,中国上升4位,排名第25位。

  似乎没有理由认为日本是一个创新不给力的国家。但笔者比较偏向于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的观点,日本这20年是技术上的成功与市场上的失败

  另外,日本的创新大部分是大企业,基础研究很给力,但是应用和商业化偏弱。更重要的是,年轻人的创业动力非常小。

  依据日本人力资源服务公司在全球33个国家和地区的一项民意调查,有66.9%的日本人没有创业意愿,名次垫底。日本创业者仅为350万左右,不足总人口的3%。而美国创业者占比多达7%,中国达到9%。

  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更偏向于把日本创新方面算作:小创新(小写的c)

  R(人情)有吗?

  这一点应该毋庸置疑,日本社会非常讲究R,这个R并不是说人情世故的人情,而是指不喜欢直接的冲突,更喜欢保持人际上的和谐和彬彬有礼,哪怕只是表面上的。

  做一个总结,日本人应该是:qGcR(小勤奋,大规则,小创新,大人情)

  再来看一下美国人。先说结论,美国人应该是: qGCr(小勤奋,大规则,大创新,小人情)。为什么?

  相信大家对于美国属于大规则、大创新应该没有异议,美国的信用和制度体系非常完善,硅谷所代表的创新能力就更不用说了。

  为什么是小勤奋呢?这一点也许有偏颇,但与中国人的勤奋比起来,美国人应该只能算是“小q”。

  那为什么是小人情呢?与日本人相比,美国人远不够强调人际和谐,而是更强调制度规则,非常直率。

  最后来看看中国人,中国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Q (勤奋)有吗?

  放眼全球,中国人是最勤奋的一批人。

  下面这张图是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2015年中国的劳动参与率达到70%,世界第一,一骑绝尘。

  难怪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科斯在《变革中国》中感叹:“中国人的勤奋,令世界惊叹和汗颜,甚至有一点恐惧。

  之前有一位留学中国的老外见识了中国人的勤奋,说:“你们中国人难道不需要休息吗?”……妥妥的大勤奋(大写的 Q)

  G(规则)有吗?

  整体来看,中国人对于规则制度品质的尊重远远不够,与日本,美国相比相去甚远。看看我们的交通情况就行了。

  陈冠希演讲中提到“中国制造”过去之所以被鄙视,正是国人对品质及其背后规则的关注不够。

  而红黄蓝事件也说明:我们缺乏一种有效的监管机制。这个机制可能是技术层面,比如360度无死角监控实拍,父母可以用手机随时查看;也可能是政府监管层面,比如设立相应的立法规则等。

  从大数上来说,我们正是缺乏这个G,最多就是:小规则(小写的g)

  C(创新)有吗?

  也许你看了日本国家创新质量排名,你会觉得中国人的创新能力不行,真的吗?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2015年发布《中国创新的全球效应》报告指出,依靠强大的消费市场,中国企业在客户中心型创新领域的优势最大,家电、互联网软件及消费电子的创新效率超过全球同行。也就是说,越接近用户,中国的创新越突出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国庞大的用户市场,加上政策引导,确实大大激发了很多人的创新创业想法。小米、支付宝、滴滴、ofo都有很多放在全世界都领先的创新性。

  所以,在创新这个维度,作为个体的国人接近:大创新(大C)

  R(人情)有吗?

  我们都说中国人关注关系和人情,但这种人情和关系本质上只是想从中获利而已,缺乏一种人性关怀和普世价值。

  成熟的R(人情)来自于悲悯、爱和同理心,不是来自于所谓的礼尚往来。在这方面,我们认为,从整体来讲,国人最多只能是小人情(小r)

  所以捏出来的这个中国人应该是 QgCr(大勤奋,小规则,大创新,小人情)。进一步来讲,目前中国人强调勤奋,强调创新,开始有点强调规则,正处于一个“创业型”社会阶段的后期。

  “美国人”是qGCr(小勤奋,大规则,大创新,小人情),由于缺乏大勤奋,但大规则大创新很强,属于“衰落的大侠”阶段(未衰落的大侠是:大勤奋,大规则,大创新)。而“日本人”是qGcI(小勤奋,大规则,小创新,大人情),由于勤奋不够,创新也不够,但规则和人情很强,所以处于一个“官僚老化型”社会

  当今中国处于创业型社会,变化发展极快,很多出国到美国或者日本的人多年回国后都会说,原来国家已经变化到这个程度了?!

  所以,从商业和职场机会上,创业型社会机会远多于“衰落的大侠”,以及“官僚老化型”社会。

  三、未来30年,中国的国运

  未来30年,在不发生黑天鹅事件比如战争或社会动乱的情况下,中国社会将经历两个阶段。见下图:

  阶段一:从创业型社会走向大侠型社会

  改革开放以来,强调“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在一穷二白的阶段,可以大大激发大家的Q (勤奋) 和C(创新)。

  就像创业公司,如果刚开始就强调G(规则),那谁还敢去冒险去探索去试错了呢?

  但是经过这么多年发展,如果还在强调“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就有点不合时宜了。(当然,不同行业发展阶段不同。)

  所以,无论是陈冠希谈到的“中国制造”的问题还是红黄蓝事件,本质上都是因为目前中国还处于创业型社会,是由于规则制度的缺乏必然会出现的现象。

  一味强调Q (勤奋) 和C(创新),到某个阶段必然会遇到缺乏G(规则)的问题,好消息是,我们终于从关注数量到关注质量,终于从打擦边球到建立更全面游戏规则的阶段。

  从之前的三聚氰胺,到如今的红黄蓝,每一次公共事件本质上都是发现坑、然后填坑的过程,都会促使社会用规则制度来真正填补创业型社会留下来的坑。

  再比如互联网金融行业,最近的现金贷一如当年的P2P,经过野蛮生长,遭遇一纸监管,快速促使整个行业从QC(创业型)走向QGC(大侠型),这也意味着,行业门槛提高了,只有大侠型的玩家才能真正留下来。

  当有一天,中国既保持创业型社会特质,同时又极其讲究制度、规则、品质,我们理想的大侠型社会就将到来。

  这一天会什么时候到来?也许10年,15年,但绝不会太远。

  阶段二:从大侠型社会走向贵族型社会

  到了第二个阶段,我们的社会就会从之前关注事情Q(勤奋),品质G(规则),未来C(创新)转移到关注人本身,关注R(人情)。

  当然,用“贵族型社会”这个说法未必妥当,但究竟叫贵族型还是高贵型并不是那么重要,核心是在这个阶段,基于对人的尊重和悲悯,国人会自然长出一种关爱、奉献和责任。

  在这个阶段,不会有也不敢有暴力拆迁,不会有也不敢有粗暴清退。也许这个阶段有点理想化,但一定会到来。

  我们经常说“培养一个贵族,至少要三代换血”,其实,未来中国并不需要这么久,30年足够。笔者的女儿3岁,再过30年,我63岁,她结婚的时候,我想,社会应该已经走向贵族型社会了。

  国运,即我运;我运,即国运。国运将深深影响我们每一个人的职业发展甚至整个人生。

  笔者经常和身边的朋友安利说,如果我们错过了这30年,也许我们就错过了中国千载难逢的国运。

  在大侠型社会,注重品质的产品和服务将越来越受欢迎。尊重制度规则的企业将更有生命力;那些QGC(大勤奋,大规则,大创新)大侠型的人才将得到极大的重视,未来的创业者或者职场高管将来源于工程师、科学家、艺术家等等。

  在大侠型社会,对于一个人的能力要求更加全面(G:大规则)和极致(QC:大勤奋,大创新),能不能成为某一领域的极致专家将显得异常重要。

  另一方面,在转型到大侠型社会的过程中,一些行业或者地区还有很多规则制度品质等商业洼地,还可以充分发挥Q和C(大勤奋,大创新),比如八字算命整个行业很不规范,但是硬是有些人在里面建立了新的秩序;再比如,现在的三四五线城市很多新秩序远未建立,都存在很多的商业洼地。

  而这些,都是拜我们的国运所赐。

  而说到贵族型社会,完全有可能加速,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在引领,国家也越来越强调文化回归,再加上这么多公共事件接二连三的出现,每一次国人对于人的思考与悲悯都会大大提高。

  而无论我们是一位职场人,还是一位创业者,如果我们可以将R(人情)融入到产品、商业合作中,让它们更“走心”,我们每个人就都是第二阶段国运的参与者和推动者。

  无论如何,这30年的国运不可阻挡,我们是顺势而为,还是远远旁观,真的取决于我们自己。

  周总理“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如今中国已然崛起,并且在未来30年将进入新的高度,我们这个时候读书,也许是“因中国崛起而读书”。

  这篇文章写给大家,更是写给30年后的自己。

  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宠儿,所以:国运,即我运;我运,即国运。

  作者为80后创业者,曾任互联网金融公司CEO,现从事新角色管理者变革咨询与培训,其微信公众号为“变革学社”。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马龙 SF061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