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法院频道首页 | 新浪首页

目前在医患之间参照执行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已经严重滞后。由国家卫计委起草的《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送审稿)》历时一个月的征求意见期于11月30日截止。新版条例将在明年出台。



《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粗略解读
原《条例》实施十多年以来出现的各类问题,将制定一部新的规范提上了议事日程,同时也具备了制定的基础。首先是近十年医疗纠纷处理的国际经验提供了借鉴。二是部分省对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立法工作进行了积极的尝试。三是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和医疗风险分担机制初步形成了良好的工作基础。新《条例》确立了以人民调解为主体,院内调解和司法调解相结合,辅以医疗责任保险分担风险的机制,强调医疗纠纷预防的重要作用,同时与《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和《人民调解法》有效衔接,医疗纠纷处理与行业分开,行政处理与民事赔偿分立。

新《条例》将维护正常医疗秩序、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工作成果纳入法制化轨道。一是借鉴司法实践经验,患方当事人提出赔偿请求的,医患双方当事人原则上应当通过人民调解、诉讼等渠道解决,将医疗纠纷处理由医院内引向医院外。二是对医疗纠纷人民调解进行规范。强调医疗纠纷人民调解的专业性,在医疗纠纷人民调解中,设定了启动专家咨询和医疗损害鉴定的要求,为人民调解明晰责任,提供专业意见,保护医患双方合法权益。三是对建立完善医疗风险分担机制进行了原则性规定。医疗机构应当参加医疗责任保险;要求医疗责任保险承保机构应当协同医疗机构、医疗纠纷人民调解组织,及时参与医疗纠纷的处理,并加强机制创新,改善服务,按照合同及时理赔。四是强化依法维权。强调了医疗机构内禁止实施扰乱医疗秩序的行为,明确了相关处置措施,遏制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

阅读全文>>
《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征求意见稿解读二
《医疗纠纷防范与处理条例》表现突出的几大特点在于,一是扩大了处理范围,由"医疗事故"转变为"医疗纠纷";二是强化了人民调解制度,并且引入保险理赔机制;三是同时强调维护医务人员的合法权益,明确各部门在处理医疗纠纷中的职责;四是力求民事赔偿一元化。但是,通读全文,笔者依然对该《条例》的完美度未敢轻易点赞。
新《条例》扩大了处理范围,不再仅于"医疗事故"概念,但也许正是基于此,起草者在《条例》里出现了几个概念模糊不清的现象。"医疗纠纷"、"医疗过失行为"、"可能引起医疗纠纷的过失行为"、"医疗事故"、"重大医疗纠纷"等几种说法交替出现,尤其体现在第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等条款中。以上概念的界限在哪里,让人耳目混乱,不好把握。既然已经扩大了《条例》的处理外延为医疗纠纷,那么医疗事故的概念是否还有保留的必要?笔者理解为,保留医疗事故概念,一是为了卫生计生行政部门依然有处理重大医疗过失行为的职权,不能轻易交付了手中的权杖。在此弱弱说一句,虽然他们在处理纠纷方面一再谦让,基本隐身而退,交给了人民调解委员会和法院。二是毕竟《刑法》中还有医疗事故罪的概念,总得保留给定罪量刑提供依据吧?
阅读全文>>
厘清"医疗损害"等概念及其相互关系
本《条例》通篇出现"医疗损害"一词的地方多达十五处,所涉术语包括:医疗损害(第二十九条)、医疗损害责任(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三十七条)、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第四十三条)、医疗损害鉴定(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七十四条)、医疗损害鉴定机构(第三十八条、第四十条)、医疗损害鉴定专家库(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以及医疗损害鉴定管理办法(第四十一条)等,却唯独在本《条例》第一章《总则》部分对于"何为医疗损害?"只字未提,进而也就未能阐明医疗损害与医疗事故、乃至医疗纠纷之间的关系。

建议,供立法者参考:

1.建议立法者在本《条例》中至少应对"医疗损害"一词的定义加以明确,以便于公众能够理解其与医疗纠纷、医疗事故等术语之间的联系和区别;同时也为后续"医疗损害赔偿责任"、"医疗损害鉴定"等术语的出现做必要的铺垫;

2.建议立法者不妨考虑将"医疗损害鉴定"改为"医疗损害责任鉴定",以使其更为名副其实;

3.出于措辞表述统一的考虑,建议立法者将"医疗损害责任"与"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统一为"医疗损害赔偿责任"。

阅读全文>>
《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品读
亮点在于,既保留了《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一些好的做法,又较《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有了很大的进步和改善。把医疗纠纷、医疗事故的管控工作前移,对医院投诉工作管理提出了规范化要求,重点强调医疗纠纷预防的作用,强调人民调解在医疗纠纷处理中的作用,强调医疗责任保险在医疗风险分担中的作用等方面。

《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送审稿)》同样也存在一些问题。

其一,对于医疗纠纷与医疗事故的定义,二者并未针对不同的应用目的进行明确的区分。

其二,将原《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医疗事故的四级分级改为了三级,目的不明确。

其三,其中三级医疗事故损害定义为造成患者一过性损害的,是对医疗事故认定的一个较大问题。

其四,《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送审稿)》对于长期困扰医疗纠纷处理的鉴定二元化问题依然并未解决,该矛盾仍将继续影响医疗纠纷的处理方式和进程。

其五,《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送审稿)》对于长期困扰医疗纠纷处理的鉴定二元化问题依然并未解决,该矛盾仍将继续影响医疗纠纷的处理方式和进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