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青春不寂寞 重庆奉节县法院第三法庭青年法官群像
2016年06月13日 10:46 新浪司法
“燃烧”的青春不寂寞 重庆奉节县法院第三法庭青年法官群像
图为法官坐溜索去办案。罗书臻 陈小康 摄

  一组溜索办案的照片,竟意外地让法庭的几个年轻人成了“网红”。

  虽然已多次接受过媒体的采访,重庆市奉节县人民法院第三人民法庭庭长程政清仍然显得十分腼腆,有时候声音甚至低得听不见:“山区交通不便,坐溜索对这里的老百姓来说很平常,我们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办案需要坐就坐了。”

  1981年出生的程政清,已经是庭里的“老人”了,其他四名干警均是“85后”,其中还有一名“90后”。

  “巫山与天近,烟景长青荧。”法庭辖区有5个乡镇,位于渝鄂边界巫山山脉和七曜山山脉连接带,海拔从200多米到2100多米,山大坡陡、谷深路遥、气候多变,海拔高的地方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下雪。

  这寂寞的大山深处,正是这群年轻人“燃烧”青春的所在。

  一条溜索见证十年“为民”情

  6月7日上午,记者前往溜索现场,一路上,因为前几日的大雨,有几处山体滑坡,几乎阻断了道路。

  在兴隆镇回龙村六社,雨后的九盘河水湍急汹涌,只见一条钢索横跨河两岸,河边一棵大树,已经被钢索嵌出了一条深深的印痕。

  河对岸是一个土火纸作坊,溜索过河,作坊主人李世林在笑吟吟地迎接记者一行。土火纸是当地的一种传统工艺制品,主要用于祭祀,已经被列入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土火纸的第四代传人,李世林一辈子都在经营这个作坊。10年前,他自费修建了这条溜索。因为一些货款纠纷,他和法庭打上了交道,法官们也正是在这里第一次坐上了溜索。

  “他们很好。”憨厚的李世林不善言辞,关于法官,他只是一个劲地说着一个“好”字。据邻居介绍,几起纠纷,法官们都处理得很圆满,而且还经常帮李世林对合同进行把关,以防再起纠纷的时候可以更好地维护自己的权益。

  回龙村村民李高强也住在河对岸,这两年,他养的冷水鱼销路很好,但一些客户经常拖欠货款,让他很是烦恼。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想起了法庭的李明航法官,一个电话,李明航就和书记员王威一道,溜索过九盘河,来帮李高强“出谋划策”。

  不过要搁以前,“出谋划策”可没这么容易,因为李明航是陕西人,刚到法庭的时候,最头疼的就是听不懂当地老百姓的方言,更别说把法律术语用当地话表达出来了。所以有一阵子,李明航一直在刻苦地学习奉节话。“现在别人说啥子已经麻(难)不到我了。”李明航得意地笑着说。

  坐溜索晃晃悠悠,看似很危险,其实安全性很高,法官们心里并不害怕,最怕的是开车走乡村公路,在法庭的辖区,很多乡村公路没有护栏,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山上还经常起大雾,冬天遇到下雪,道路结冰就更加危险。

  “冬天积雪的时候,车在冰雪路面上行驶跟滑冰一样,坐在车上拉着拉手不敢放。”回忆起刚到法庭在冬天坐车下乡办案时的情景,程政清记忆犹新,现在他和同事们都成了对付冰雪路面的老手:“不打急弯、不踩急刹、不急加油,就甩不出去。”

  有一年冬天,李明航和王威到长安乡去巡回审理一起离婚纠纷,庭审结束已是晚上7点多钟,气温下降到零下5摄氏度,道路开始结冰,而且大雾弥漫,能见度不足10米。李明航和王威只好各自把脑袋伸出车窗给司机“导航”,尽管冻得够呛,但只能用大声喊话来指挥。尽管如此,仍然出现警车几次差点侧翻到山沟里的险情,一段不足10公里的公路,竟行驶了1个多小时,李明航和王威手心都捏了一把汗。回到法庭已是晚上11点,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

  “跑一趟山路,报一次平安”,这是法庭干警与家人不成文的约定。

  “泥泞”巡回路 “清白”公平心

  6月7日下午,记者跟随法官来到龙门村的一户村民家里,在这里巡回审理一起民间借贷纠纷。

  车子经过一段泥泞的山路,在一个大斜坡边停了下来。路边的烟叶长势喜人,远处高山上云雾缭绕,宛如仙境,还不时传来鸟儿清脆的叫声,但程政清等人却无心欣赏此时的美景,忙着将巡回审判的专用背包搬下车,撩起裤管往下走。

  斜坡有一公里多路,当事人解诗万家就在下面的山谷里。路不长,但特别陡峭,加上雨后土路泥泞不堪,到解诗万家门口的时候,法官们的鞋子和裤腿已经沾满了泥巴。

  在解诗万家的院子里,法官们摆上简单的桌椅,挂上“巡回审判”的横幅,法警严辉找来一把镰刀,在院墙上钉了一个钉子,把国徽挂好扶正。

  随着一声清脆的法槌声,案件开庭了。原来,解诗万系被告,2014年他向亲戚解诗轩借款2万元,准备用来购买房屋,结果在这过程中解诗万的老婆生病住院,后又去世,解诗万将借来的钱花光了,无法按时偿还。眼看两年诉讼时效就要到期了,于是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偿还。

  考虑到被告已经七十多岁,家庭十分贫困,而且家中还有一个智障的女儿需要抚养,法官当场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并给原告做工作,让他等被告有钱了再还。庭审中,原告自愿撤诉,并商定被告改日给原告另出欠条,重新约定还款日期。

  “最近在忙些什么呢?”庭审结束后,程政清和解诗万摆起了“龙门阵”,轻声宽慰老人。

  法庭的辖区大多位于山区,交通不便,为了方便当事人诉讼,巡回审判成了法庭的工作常态。“法官多跑腿,群众才能少跑路。”奉节法院院长陈远平是这样总结的。

  看到纠纷解决了,法官们都很宽慰,也就忘了办案过程中所受的种种“委屈”。说到“委屈”,法官们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字报事件”。

  2013年8月,在兴隆镇的大街小巷出现了印有“冤案”“奉节法院第三法庭作出错误判决”等字样的大字报,部分内容直接进行人身攻击,甚至不堪入目。这件事使法庭的年轻人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所有人的情绪都跌入了谷底,曾经热闹的法庭变得一片寂静。

  原来,2007年,向某与倪某签订房屋买卖协议,约定向某将其位于兴隆镇石乳村的房屋卖给倪某,但随着兴隆镇旅游新城的建设,土地及房屋不断升值,向某反悔了。2011年,向某向法庭起诉请求确认其与倪某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法庭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后,原告向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看要回房屋无望,向某便跑到倪某家里赖着不走,企图逼走倪某,并到处张贴前文所说的大字报。

  奉节法院得知情况后,及时派出了调查组,进行实地走访,逐一核实举报的线索和情况。经查实,一切都是无中生有和恶意诽谤。院党组在听取汇报后,陈远平第一时间拨通了程政清的电话:“你们受委屈了,情况已查明,大胆开展工作,院党组是你们坚强的后盾。”

  被还以清白的那一刻,大家心头一块沉重的石头落了地。那一夜,大家少有地聚在一起喝了一次酒,喝到兴起时热泪盈眶,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因为理解。

  兴隆镇党委书记赵崇刚是“大字报事件”的见证者。“法庭是各种矛盾纠纷集中的地方,法官们确实不容易。”据他介绍,因为法庭工作到位,兴隆镇近些年的信访量下降了近60%。

  守清贫抵诱惑 大山深处不寂寞

  奉节法院第三法庭是个四合院结构,院子最里头是厨房,厨房背后有一块小山坡,法庭的干警们在那开辟了一块菜园,一大片小白菜长势喜人,玉米也有半人多高了。

  “这是我和程庭长种的。”王威指着玉米说。有空的时候,大家就到菜园里翻翻地、种种菜,既放松了身心,还可以为食堂提供食材。

  宿舍里没有电视,连洗澡都要共用一个热水器。“来到法庭,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现在,王威对法庭清贫寂寞的生活已经习惯了,这位被大家戏称为是“富二代”的书记员是法庭干警里面年纪最小的,也是最活泼的一个。他一会儿给这个起外号,一会儿和那个开玩笑,人到哪里,笑声就跟着到了哪里。

  “一开始被分到了这里,我也有点待不住。”王威的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但这个团队的氛围太好了,大家在一起吃住,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就像回到了大学。”提到大学,王威说自己的同学有的出了国,有的住在大城市,就他来到了最基层。“尽管别人无法理解,但我觉得每天都很快乐,也很满足。”

  在西南政法大学读书期间,王威就参与了重庆市红十字会造血干细胞样本采集及捐赠活动,登记成为了中华骨髓库捐赠候选人,来到法庭后,他还帮大家都注册成为了志愿者。

  大家都说,程政清有三个“家”,法庭是他最主要的一个“家”,还有一个位于奉节县城的家,住着他的妻子,另一个是位于万州区的老家,住着他的父母和孩子。

  “和孩子见面的机会很少,我们都没时间带,就放到了父母那儿。其实最愧对的还是父母,为了减轻经济压力,父亲还在外面打零工,母亲身体一直不好,还要帮着带小孩。”说起家人,程政清除了内疚就是沉默。

  法官舒涛也有着类似的无奈,妻子怀孕的时候,他写了一份调动工作岗位的申请,但一直锁在抽屉里,迟迟未交出。一个偶然的机会,大家发现了这个秘密,但他却只是傻傻地一笑,回答说等等再交。谁也不知道会等多久,因为大家都明白,彼此都不愿离开。

  小镇不大,但在办案过程中,也会受到不少“诱惑”。一次,舒涛突然接到一条陌生的短信:“舒法官你好,我刚给你充了500元话费,我的事情你多操点心,路途遥远我来回不方便,拜托你了。”

  舒涛马上查询话费,发现果然多了500元钱。通过查询短信里提到的名字,发现对方是不久前一起离婚案件的当事人,虽然案件当时已经宣判,但这名当事人不服,又另行提起了诉讼。

  舒涛立即向单位汇报了情况。单位查明情况后,让舒涛在当事人前来参加诉讼时,把钱退还给对方。得到单位的指示后,舒涛立即给对方回了短信:“这样做是不对的,你来开庭时我会把钱还给你,你的案子我们会秉公办理。”

  程政清也有着类似的遭遇。有一次,一位当事人悄悄在他桌上留了2000元钱,事后才打电话告诉他。“其实也不用多说,我说如果你不拿回去,我就交纪检部门处理,其实当事人很好‘唬’的,一听纪检部门,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程政清说。

  兴隆镇法律服务所主任曾专也很清楚程政清在类似事情上的态度。他说:“一次,程庭长给我打电话说往我账户上汇了2000元钱,我还一时摸不着头脑,后来才知道是我的一个当事人偷偷给程庭长送的,他得知是我的当事人后,就委托我退回了这笔钱。”

  在程政清的办公室,至今还放着一双不知道是哪位当事人留下的绣花鞋垫。“发现的那天我一查,一共处理了10来个案件,所以是谁送的还真一时不好查,只好先留着了。”程政清淡淡一笑。

  采访结束,法官们也下班了。李明航脱下法官服,换上了一件印有NBA球星科比形象的T恤衫。

  “不用说,你肯定是科比的粉丝。”

  面对记者的结论,李明航笑了,大家都笑了。

  原来,在大山深处的青春,并不寂寞。

  (来源:人民法院报)

编辑:sfeditor5

相关新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