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法院频道首页 | 新浪首页

2015年10月19日,一参团的内地男旅客在港被袭击,20日死亡。香港警方押解涉嫌伤人的一名疑犯返回红磡民乐街进行案情重组,公布两男子因涉嫌殴打一内地男游客并致其死亡,暂控误杀罪。



香港旅游打死人:事件的核心在事件之外
这起事件的核心问题就在于,事件本身并不是核心。挑动情绪不是这件事,也可能是另外一件事。不论你在还是不在,情绪总是在的。如何拨开云雾见月明?内地人越来越多走出去,香港是最便利的地区。他们面临着如何从“内地人面前的内地人”转变成“香港人面前的内地人”这样的课题。这种相对性的身份认同焦虑是因为全球化带来的地区流动频繁而带来的。香港人同样也有类似问题,他们所习惯的身份是“西方人面前的香港人”和“香港人面前的香港人”,现在要开始适应“内地人面前的香港人”这一角色了。这类焦虑的实质与个人成长带来的身份焦虑颇为类似,我们每进入一个新的人生阶段,都多多少少会有些忐忑不安,就像“新爸爸焦虑症”一样,抱着新生儿的父亲有时会不知所措。

有人将“香港人,忍够了”的广告,巧妙地PS成了“深圳,欢迎您”的广告,其第一句话是“因为大家都是离开家的人,所以我们欢迎您”。其实,倒推半个多世纪,香港不正是现在的深圳吗?那时的香港人大多是“离开家的人”。都说“成了父亲后,才真正理解了自己的父亲”,成长的烦恼只能靠成长来解决,而不能做一个永远不想长大的孩子。只有当内地人和香港人相互适应了对方面对面的存在之后,其间的误解和矛盾才可能彻底解决。

阅读全文>>
大陆消费者香港殒命折射消费合同监管重要性
我想谈一谈消费合同的工商监管。1999年的合同法将合同的效力认定机关给了法院和仲裁机构,也就是说,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部门有权力对合同的有效、无效、合同是否依约履行进行判断。但《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和其他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在各自的职权范围内,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对利用合同危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违法行为,负责监督处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也就是说,目前中国的工商部门也有部分合同的审查判断监督权。
当然警察出面维护治安并不是干预民事纠纷,更不是包揽百事,而是维护消费者的生命安全。认为双方合同没有必要干预,这其实是不懂消费者是天然的弱者理论。理由很简单,经营者与消费者之间不仅存在着利益形态的差异,而且,其互相之间还存在着尖锐的利益冲突。简单说,经营者有可能对消费者动粗,消费者对经营者来说是当然是天然的弱者,无论你是家财万贯还是百万富翁。消费者问题的普通存在和日益恶化也正是现代消费者保护法产生的基本动因。我们看到,青岛有这类问题,香港也有这种消费纠纷,其实,全世界包括英美等发达国家也存在。如果我们的政府不干预消费,而是主张双方自愿,岂不是放任强势者为非作歹?
阅读全文>>
内地游客在港被袭的背后:提高公平诚信刻不容缓
游客在旅行社安排的购物行程中被打身亡,且不论行凶者的法律责任,组织活动的旅行社也难辞其咎。事件发生在香港,受害人的家属完全可以寻求香港的法律救济。悲剧发生后,有很多挑拨香港和内地关系的声音,这是为什么呢?这件事情肯定会对香港带来很负面的影响,但别忘了香港也和通州一样,都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啊!如果靠指责、贬低甚至收拾香港而让内地人提升了心理优越感,那其实不是内地变强了,而是整个中国都出问题了!
真正需要收拾的,是旅行社强制购物的安排和商家强买强卖的行为。这种行为本身不因发生在香港才格外瞩目,而发生在内地就可以忍受。如果只是因为发生在香港这个购物天堂而令人哗然的话,是否意味着,我们在潜意识里还承认:和香港相比,内地的诚信、公平、秩序还无法达到同样的水准?我们需要提升的,是整个社会的公平和诚信。人有南北,但公平没有南北,诚信没有南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