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法院频道首页 | 新浪首页

近日,“中国电子商务之都”杭州4家法院的电子商务网上法庭正式挂牌,意味着浙江在探索创新司法运行机制上又迈出坚实一步。今后,原告被告只需一台电脑,就能实现网上恩怨网上了。



“网上法庭”是现实的正义
这种新的“真实观”正是网上法庭具有可行性和合理性的观念基础。法庭的裁判一是依据法律,二是依据事实。只要事实上的真实性得以维护,正义的实现便不必固守特定的场所。传统上不论中外都有田间地头审理案件的经验,现在将法庭搬上网,并不会动摇法庭主持正义的形象。

网上法庭的出现并不是说虚拟世界侵入了现实的正义,而是恰好体现了现实的正义。“现实”在这里做两种理解。一是司法顺应社会和技术的发展,体现了新趋势;二是借助高效的技术手段,在确保司法核心要素运行无误的前提下,应对越来越多的纠纷,提高司法效率。如何更有效率地实现正义,这是这个迅速变迁的时代最需要回应的正义问题之一。

阅读全文>>
网上开庭是“互联网+审判”
这一改革在网络上被业界引为笑话,何也?因为有违法庭审查的亲历原则,你怎么能确信对方是人而不是一只狗(非骂人,是互联网用语)。那为何在网上开庭人民就支持,用微信开庭则反对声音一片?我们看到,所谓的网上开庭,不过是将庭审开到了网上,一头连接法庭,一头连接原告被告,这与现实生活的庭审没有大的差异。在现代网络的联通下,形成了一个网络组成的虚拟+现实法庭。说其虚拟,原告被告没有亲临法庭,只是在视频面前发表观点;说其现实,双方当事人需要事先出示身份证,“验明正身”,更重要的是对庭审全程进行录像,这与现实常见的法庭庭审真的无大不同。
现在最高法院死刑复核的提审、最高法院的信访接访、以及部分法院的刑事开庭(被告人在看守所,法院法官将法庭调查现场放在法院,通过内部网络联通)事实上已经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快捷审判方式。在目前交通繁忙,城市日益拥堵的中国,采用网络庭审何尝不是环保行动?网络改变生活,同时也在改变传统的庭审方式。让我们主动适应这一历史上的必然变革吧!
阅读全文>>
互联网+法院,司法威严受损吗?
网上法庭是人民法院在“互联网+”的时代参与社会管理与创新的试金石。大胆突破、勇于创新、便民能动的同时,网上法庭的司法便民性与传统法庭展示的司法公正与威严形成鲜明对比。各种拍手叫好背后,反驳讥讽之声不绝于耳。如何真正实现便民、实用、不流于形式,又不失法律公正和威严,是人民法院网上法庭发展中面临的关键挑战。

只要争议的事实得以查明,正义的实现不必固守特定的场所,但是也要兼顾法庭的威严,不宜网上事情网上了的,绝对不能放任当事人在网上纠缠。首先,法院积极落实司法便民措施,让人民群众方便、快捷、有效地维护合法权益,是坚持司法便民的体现。其次,互联网用于司法程序是主流趋势,网上法院彰显司法透明,是“看得见”的司法公正。再此,网上法庭超越时间、空间分隔的限制,建成一个精简、高效、廉洁的法院运作模式,向公众提供更加有效的法院服务,增强了公众的法律意识。最后,网上法院建设过程中,程序都很人性化,唯独网上开庭过程不易于保证法庭公正和威严。

阅读全文>>
“互联网+”应该为法院带来什么改变

浙江法院系统的信息化建设走在最前沿,其中最值得推崇的有三项:一是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与阿里巴巴集团签约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浙江法院将通过淘宝平台的数据锁定当事人常用电话和地址,把法律文书寄往淘宝收货地址,提高送达率;二是浙江法院电子商务网上法庭正式上线,杭州中院、西湖区法院、滨江区法院、余杭区法院四家法院成为先驱者,实现“足不出户打官司,网上恩怨网上了”;三是在浙江高院与阿里巴巴的合作战略布局中,浙江法院将和蚂蚁金服平台的芝麻信用对接,利用在蚂蚁金服平台上沉淀的大量用户消费数据,逐步实现法院关于涉诉人员资产信息的在线查询、冻结等事项。

上述三项举措如能切实运行起来,将解决法官办案过程中最直面的三大难题:

一是送达难。如果能通过淘宝平台的数据锁定当事人常用电话和地址,把法律文书寄往淘宝收货地址,且这种送达方式能得到法律认可的话,则将对提高送达率、缓解送达难起到不可估量的大作用。

二是开庭难。牵扯到外地当事人(或律师)的案件开庭特别难,这是很多一线法官的感受。

三是执行难。执行中最难的就是“财产难找,被执行人难寻”,如果能找到财产,找到人,则绝大多数案件是有执结可能性的。

像浙江法院系统这些能解决法院实际困难的“互联网+”新举措,应该越多越好。

阅读全文>>
“互联网+诉讼”的实践和推广

 “互联网+诉讼”可以分为两类,其一是提升诉讼服务类,上述提及的大部分方式均属于该类别,例如“在线诉讼服务”、“网上预约立案”、“网上立案”、“线上法院”等,便利诉讼,体现“网上法庭”的部分功能;其二是“网上法庭”,综合实现和完成网上立案、审理、调解和判决等程序,无论是哪一类,其益处显而易见,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方面:

1. “互联网+诉讼”

2. 提高法院的结案率,减轻审判压力。

3. 对于构建开放和透明的司法机制,应具有效果。

4. 有助于普法和提高公民守法意识。

5. 有助于消费者维权。

6. 有助于法律服务业务的拓展。

网上法庭的设立,目前依然受限于技术条件、案件证据原件核实、当事人对于网络技术对证据材料保密性的保障存在质疑、证人出庭问题、举证难度和举证责任安排等,杭州法院电子商务网上法庭的设立和运作,不排除由于阿里巴巴集团的总部在杭州,为应对日益增多的案件而寻找的结案方式,但是,网上法庭的优势和便利性仍然不容置疑,应予以大力推广,在更多的地方予以实施,除了电子商务网上法庭外,还应尝试综合网上法庭的设立,最大限度、有效和便利地解决争议,创建和谐社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