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法院2015年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件(3)
2016年04月22日 12:28 新浪司法

  【典型意义】本案涉及到实践中比较突出的被诉侵权商品制造者认定问题。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产品侵权案件的受害人能否以产品的商标所有人为被告提起民事诉讼的批复》的适用条件是产品上的商标等标识系制造者“自己”标注,而非“其他第三人”冒用制造者的名义标注,在被告否认产品上的商标等标识系其标注的情况下,不能仅凭上述标识的指向来认定生产者或者制造者。其次,认定被诉侵权商品制造者应综合考虑被诉侵权商品上标注的企业名称、电话、传真、邮箱、网址、地址、注册商标、专利号、商品QS码、厂商条码等与制造者有关的信息,以及被告的生产经营范围及实际经营的行业,被告故意标注他人企业身份信息、逃避责任追究的记录,被告申请与原告注册商标近似商标的记录,被告宣传、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记录及被告其他侵权行为的记录,以被告名义对被诉侵权商品进行宣传展示的情况等其他证明被告可能是制造者的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在权利人举证不充分时,应积极行使释明权,引导权利人补强证据。

  案例八 乔辉诉株洲市锦波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湖南九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株中法知民初字第19号】

  【案情简介】乔辉系“包装盒(船形粽子)”外观设计专利权人,该外观设计尚在有效期限内。设计要点在于产品的外形、颜色和图案,外形为船形,颜色为绿色,图案为飞龙与祥云,其中最能表现设计要点的图片是打开状态图。锦波公司和九龙公司于2014年5月4日签订《粽子订购合同》一份,约定九龙公司向锦波公司订购“华天御品龙粽”(198元配置)600盒,合同总金额为43284元。2014年6月30日两公司对账单显示,礼盒发货180份,空盒发货90个,未拿空盒330个。2014年5月31日,乔辉委托代理人以198元的价格在九龙公司购买品名为“华天御品龙粽”的被诉侵权产品一份。该包装盒醒目位置标注有“九龙华天酒店”文字及该酒店LOGO,产品信息标签上标注有“制造商:株洲市锦波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监制商:湖南九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字样。九龙公司以其系销售商并有合法来源为由主张不承担赔偿责任。

  【审理结果】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诉侵权设计用于粽子的包装盒,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相同;被诉侵权设计造型为船,图案为飞龙与祥云,其打开状态为升起风帆的帆船,这些特征与涉案外观设计特征一致。二者唯一的区别点在于被诉侵权设计为黄色,而涉案外观设计为绿色。但根据涉案外观设计与被诉侵权设计的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二者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故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外观设计构成近似,被诉侵权设计落入了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锦波公司和九龙公司在履行《粽子订购合同》过程中,制造、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将被诉侵权产品用于包装粽子后投放市场的行为依法构成未经许可,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行为,故两公司均实施了涉案外观设计,构成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

  【典型意义】监制通常是指企业委托他人生产商品,并对生产工艺、流程、质量等进行监督管理,实践中在商品上标注制造者和监制商信息的情况十分常见。本案中被诉侵权产品包装物上标注有“监制商:湖南九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字样,虽然九龙公司实际上仅有购进被诉侵权商品并转售的行为,但按照监制的含义理解,普通消费者根据产品上所标注的信息,会认为被诉侵权产品系九龙公司生产,或者获得九龙公司授权许可生产,故将九龙公司认定为产品制造者,判决被告九龙公司承担制造者的侵权责任。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从普通消费者的视角来确定“监制商”的法律身份,并据此确定其民事责任,从而对其仅是销售商并有合法来源的抗辩不予支持。

  案例九 李桂湘、朱专科犯侵犯商业秘密罪案【湘潭市人民法院(2014)潭中刑终字第326号】

  【案情简介】湘潭市恒欣实业有限公司制定了保密制度,与职工签订了保密协议,明确了商业秘密的范围,发放了保密费。2006年7月开始湘潭恒欣公司组织技术人员研究焊接驱动轮制造方案,2007年12月研发完成并投产。李桂湘、朱专科原系湘潭恒欣公司员工,李桂湘从事技术员工作,熟悉公司矿山用架空乘人装置的各项技术,朱专科从事销售工作。2009年3月,朱专科跳槽到扬州市百思特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任经理。2010年7月,李桂湘跳槽到该公司任技术员。2010年8月左右,朱专科提出由李桂湘设计焊接驱动轮的猴车,李桂湘同意并单独做了一个设计图发给朱专科,且2011年2月又重新回到湘潭恒欣公司任技术部长,主要设计了猴车用的焊接驱动轮。后市场上出现大量使用恒欣公司技术的矿山架空乘人索道产品,给湘潭恒欣公司造成较大损失。

  【审理结果】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湘潭恒欣公司焊接驱动轮技术信息是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且湘潭恒欣公司对该案的技术信息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湘潭恒欣公司所主张的技术信息构成商业秘密。李桂湘违反商业秘密权利人湘潭恒欣公司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其所掌握的由湘潭恒欣公司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朱专科明知李桂湘与湘潭恒欣公司签订了保密协议,有保守商业秘密的义务,而要求其披露商业秘密,并获取该商业秘密,给湘潭恒欣公司造成特别严重后果,两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据此判处李桂湘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朱专科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期四年,罚金五万元。

  【典型意义】商业秘密凝聚了企业的大量研发投入,能为企业带来竞争优势,是企业赖以发展的重要技术信息或商业信息。企业应加强商业秘密的自我保护,制定保密规定,与员工签订保密协议,明确员工的保密义务,规范商业秘密的使用和管理。企业员工应依法保守商业秘密,但实践中员工故意披露商业秘密的情况层出不穷。本案再次警醒员工尊重知识产权,保守商业秘密。

  案例十 秦兴才犯假冒注册商标罪,邓爱平、刘建军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案【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2015)雨刑初字第00711号】

  【案情简介】2014年9月至2015年2月,秦兴才未经许可擅自加工、制作上海黄金搭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注册商标的“脑白金”、“黄金搭档”,以及江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已注册商标的“初元”牌复合肽营养饮品等保健品。随后以低于市场正常价格销售给邓爱平、刘建军,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492320元,实得货款为39.5万元。邓爱平、刘建军租赁仓库储存假冒保健品,邓爱平负责购货、联系卖家,刘建军负责接货、送货,共同销售上海黄金搭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注册商标的“黄金”酒和从秦兴才处购得的假冒注册商标的“脑白金”、“黄金搭档”、“初元”等保健品,销售金额达53万余元。

  【审理结果】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认为,秦兴才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应予处罚。邓爱平、刘建军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均应予处罚。据此判处秦兴才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判处邓爱平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判处刘建军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典型意义】近年来,涉及食品、药品、日化用品等领域的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和假冒伪劣商品层出不穷,人民法院充分运用民事赔偿和刑事制裁手段,旗帜鲜明地予以打击。本案中,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处以有期徒刑,限制其人身自由,同时处以罚金,剥夺其再犯罪的能力和条件,有力制裁其犯罪行为,起到了较好的教育、惩戒作用。

  点击进入:426知识产权宣传周专题

[上一页] [1] [2] [3]

编辑:sfeditor8

相关新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