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疫苗案主要嫌犯庞红卫:涉非法经营达3.1亿
2016年04月14日 16:29 新京报
山东疫苗案主要嫌犯庞红卫:涉非法经营达3.1亿
警方抓捕庞红卫现场
山东疫苗案主要嫌犯庞红卫:涉非法经营达3.1亿
庞红卫曾经供职的菏泽市牡丹人民医院。新京报记者谷岳飞摄

  庞红卫在5年间,串联起一个由100多名上线,200多名下线构成的地下疫苗交易网络。最终,这个原医院药剂师,把女儿也带入了“问题疫苗”的大案之中,更让疫苗背后的监管,成为社会聚焦焦点。

  4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件调查处理工作汇报。根据已查明情况,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山东等17个省(区、市)相关责任人予以问责,有关方面先行对357名公职人员等予以撤职、降级等处分。

  她提出开口的条件是:换她女儿的取保候审。

  但局面已非她能控制,正如经其手倒卖、已经“失控”的疫苗一样。

  济南警方的调查显示:过去的5年间,庞红卫违法经营的疫苗,已流向全国24省市,其购买疫苗的款项,达2.6亿元,而售卖的款项,则达3.1亿元。因疫苗非冷藏储运,这些疫苗多面临失效可能。

  这个曾因非法经营疫苗获刑的前药剂师,为何还敢在缓刑期间重操旧业,甚至越做越大?多位与之相熟的人士告诉剥洋葱,只有暴利和胆大,才能够解释庞红卫的“疯狂”。

  药剂师的生意

  因为“医生”的身份,庞红卫更容易赢得人们的信任,生意也越做越大。

  庞红卫的疫苗生意,从山东菏泽起步。

  3月25日下午,菏泽市太原路一家洗衣店门口,得知来者是记者,年轻的女老板一下就猜到了来意。

  她说,2009年前,庞红卫的确在此开了一家防疫诊所,专门销售和买卖人用疫苗。

  一位对菏泽卫生系统比较了解情况的知情人士告诉剥洋葱,庞红卫应该是2007年开始涉足非法买卖人用二类疫苗的“生意”。

  2005年,根据国家相关法规,人用二类疫苗放开管制,允许进入市场销售。庞红卫从中看到“商机”。

  彼时,庞红卫的身份是菏泽市牡丹区人民医院的药剂师。上述人士说,因为职业的关系,庞接触到疫苗有天然的便利。

  如果按照正常渠道,疫苗从生产厂家最终达到接种者手中,会经过省、市、区三级加价,零售价格一再被抬高,而庞红卫可以从厂家直接拿货,然后卖给基层防疫站或个人,中间的差价相当可观。

  家住太原路附近的张女士,当时就曾带着孩子来庞红卫的诊所接种过疫苗。

  如今回想,张女士连叹后怕,她说幸好小孩当年没有事情。在她的印象中,庞红卫个子不高,每次碰见人都很客气,“我们都知道她在北关医院上班,所以从来没有怀疑过。”

  当地人将牡丹区人民医院俗称为“北关医院”。

  借用“北关医院医生”的身份,庞红卫的疫苗生意越做越大。比起一般的生意人,庞红卫更容易赢得下线的信任。

  菏泽市疾控中心职工邓某,也是其下线之一,但没过多久,邓某和庞红卫等人就被警方控制。“事后才知道庞的防疫门诊没有销售、接种疫苗的资质。”邓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介绍。

  菏泽卫生系统的一名知情人对剥洋葱称,当时在菏泽买卖人用疫苗的事很常见,庞红卫只不过是其中做得比较大的一个。

  事后,警方查明,2007年4月8日至2008年4月15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庞红卫与菏泽市疾控中心职工邓某等5人,非法经营的人用疫苗涉案金额就多达560多万元,其中仅庞红卫一人就涉及489万元。

  2009年,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5人均获缓刑,其中,庞红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50万元。

  被判刑后,庞红卫将自己位于菏泽市太原路的这家防疫诊所关闭。

  “重操旧业”

  庞红卫离开老家菏泽后,转道聊城重操旧业,有前同事知道她靠贩卖疫苗发了财。

  几乎在庞红卫关闭诊所的同时,2009年,菏泽市牡丹区人民医院将庞红卫开除。

  回到这家医院的宿舍楼,庞红卫选择将自己在其中的一套房子出手。

  3月24日上午,剥洋葱找到这套房子,现任房主已经不清楚庞红卫的过往。

  但在这幢楼前,一位曾与庞红卫供事过的退休医生恰好经过,她说,她真是没想到她的前同事“胆子能大到这种地步”。

  这些天她也在关注山东疫苗案的进展。

  在她的眼中,庞红卫“胆子确实很大”,“喜欢干仗”。

  据其介绍,住在这套小房子内,庞红卫跟丈夫经常吵架,有时候为谁洗碗、谁拖地等家庭琐事都会闹起来,后来两人也最终离婚,庞红卫带着女儿一个人单独过。

  在这座彼此熟知的单位家属院中,很多人对庞红卫的印象都停留在她经营疫苗生意之前。

  一位医院职工和剥洋葱说,自从从医院的家属院搬离之后,庞红卫就没回来过,“她应该是不好意思再回来,毕竟她的事对医院影响不小。”

  从此开始,庞红卫和她的前同事们走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据济南警方调查,一年后,庞红卫便在聊城“重操旧业”,继续在厂家与基层防疫站、私人诊所之间,倒卖人用二类疫苗。

  “后来,听说她倒卖疫苗发财了”。庞红卫的一名前同事说,她知道庞红卫离开北关医院不久,便在菏泽经济开发区买了新房子。

  剥洋葱获得的两份判法律文书,均是庞红卫借钱给人后,因对方无力偿还而闹上法庭的判决书。

  其中一份显示,庞红卫在2012年就借给了韩某某120万元。

  其时,庞红卫的女儿还在上大学,一个人支撑家业的庞红卫能一口气给人借出120万,显见其财力。

  至去年4月山东警方将其再次逮捕时,据澎湃新闻报道,警方在庞红卫的银行账户内,发现有庞某卫以其女儿名义购买的800万理财基金和50余万资金;其他资产还包括两部总价60余万元的汽车和两套商品房屋,其中一套房屋仅支付了首付,尚未入住。

  圈中“庞姐”

  “庞的疫苗品种很全,不愁销路,普通疫苗企业也就经营一两种,跟她没法比。”

  庞红卫的疫苗黑市生意,越做越大。

  在她来到济南后,凭借省城便捷的物流网络,这位前药剂师成为全国疫苗销售圈中的知名人士,人称“庞姐”。

  在“山东疫苗案”案发后,多名为庞提供货源的上线介绍,最近几年来,“庞姐”活跃在全国药品交流会上,为人热情,遇到可能的主顾便交换名片,主动接洽。

  借由类似的机会和场合,庞红卫构建了多达100多位的“上线”人脉,因而货源充足。

  “庞的疫苗品种很全,不愁销路,普通疫苗企业也就经营一两种,跟她没法比。”庞红卫的上线之一王焕江说。

  据3月19日,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公告显示,向庞某等提供疫苗及生物制品的上线线索达107条,分布在国内十余个省市。

  从这些人手中,庞红卫能够轻易购得各种疫苗,然后加价下线的疫苗贩子或少量疾控部门基层站点。

  剥洋葱获得的一份判决书显示,曹县古营集卫生院的工作人员张某便是庞红卫的下线之一。

  2014年以来,张某擅自决定从非法渠道购置疫苗,先后多次从庞红卫处购入万信水痘、罗益AC(脑炎疫苗)、诺成犬苗等二类疫苗,用于门诊患者接种,涉案物品价值共计163320元,被告人张某甲从中获利2万元。

  相关信息显示,庞红卫更多的上线、下线均已被警方控制。

  据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所发布的公告,庞红卫在其老家菏泽共有至少14位下线,记者挨个联系发现,这些下线的联系方式均已告停机或无法接通。

  剥洋葱了解到,聚集全国疫苗销售人员的QQ群是庞红卫另外一个活跃的舞台,她在其中买进、卖出,十分活跃。

  据澎湃新闻报道:在庞被抓数日之后,还曾有下线人员发来手机短信,“庞姐,有近效口服吗?八月杆菌最低价?望即复,谢!”

  这位下线所谓的“近效”,是指疫苗接近药品失效期。按照我国相关法规,疫苗失效后必须报废。因为一旦疫苗临近失效期,批发公司就会低价处理。

  庞红卫掌握这批疫苗之后,又以远远低于市场的价格处理给下线。

  2014年年底,安徽某医药公司的业务员赵某便从庞红卫处,低价购进了800支近效期的疫苗,并将其慌称是常效期的疫苗,将它们销售给了安徽省宿州、淮北下属的乡镇卫生院接种站点,已经部分被使用,所幸没有发生接种事故和不良反应。

  “自我安慰”

  前同事评价,冰块在冷链储运中的作用有限,庞在箱中加冰块的行为更像是“自我安慰”。

  因为庞红卫,济南成为全国疫苗销售圈私下交易的一个知名的中转站之一。

  庞红卫租用该市天桥区一处废弃的厂房仓库作为基地,她在网上发布药品信息,然后吩咐人在仓库内发货。

  3月23日傍晚,剥洋葱找到了这家位于废弃毛巾厂内的仓库,周边破旧的厂房被很多人租用,作为物流仓库或者加工厂使用。

  仓库周遭全是垃圾、纸屑,小小的电动车经过,都能扬起一片灰尘。仓库内的布置也是极为简陋,没有经营疫苗所需的冷藏设备。

  据济南警方此前通报,庞红卫让女儿孙某看守这个仓库。

  孙某2014年从山东一所医科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后来加入到庞红卫的非法疫苗生意之中。

  每次需要发货时,孙某或者庞红卫雇佣的人员,会用一个泡沫箱将疫苗装箱,而在泡沫箱的中间,会放上几块冰块降温。

  根据我国疫苗流通的相关规定,疫苗必须冷链运输,所谓冷链是指为保证疫苗从生产企业到接种单位运转过程中的质量而装备的储存、运输冷藏设施、设备,以便疫苗始终置于特定的低温环境,防止污染和变质,以保证药品安全。

  身为药剂师,庞红卫应该清楚冷链对于疫苗的重要性,所以选择装箱时会放置冰块。

  但对于这一举动,庞在牡丹医院的一位前同事说,这更像是一个“自我安慰”举动,因为其依靠公共物流的运输过程中,冰块并不能起到冷链的作用。

  这位退休医生分析庞红卫何以一错再错,她认为庞肯定知道疫苗失效也不会产生多大危害,而其中又有很大的利润,所以“胆子天大”。

  庞红卫的一位上线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如此为自己辩护,他说,庞红卫所购置的都是正规厂家生产的疫苗,即使运输过程中失效,但对人体不会有害,最大的可能就是接种无效。

  与其在疫苗销售圈的高调相比,在济南这家陈旧的仓库内,庞红卫十分低调。

  剥洋葱在园内打听时,多数仓库租赁者都不知道庞红卫经营的是“疫苗生意”。

  一位物流“小哥”说,他知道庞红卫的生意很好,但一直以为对方经营的是保健品生意。

  警方调查显示,庞红卫在向外发货的过程中,一直以保健品作为掩护,而且使用的身份证都是所雇工人的证件。

  2.6亿与3.1亿

  庞红卫归案后的开口条件,便是要求警方为其女儿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尽管庞红卫百般小心,但终究还是罪行败露。

  2014年年底,济南警方在对重点涉药(涉嫌药品违法犯罪)群体整治时,盯上了庞红卫。

  2015年4月28日,济南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冲入庞红卫的仓库,现场查扣儿童用脑膜炎、水痘、脊髓灰质炎等疫苗和成人用流感、狂犬、甲肝等25种人用疫苗,合计100余箱、20000余支。

  现场执法视频显示,庞红卫的仓库没有任何恒温设备,现场疫苗杂乱堆放。

  一位办案警察说,“我们查仓库时专门带一个温度计,测试当时的温度是14℃,而疫苗的储存温度应该在2℃—8℃间恒温保存。”

  《济南时报》今年2月报道了这次查封行动。报道称:见民警冲进仓库,孙某为阻止检查,竟趴在民警胳膊上咬一口,随后装疯卖傻,“孙某说母亲以前因这事被判过刑,知道后果严重,想阻碍检查。”一位警察说。

  警方查明,庞某母女平时联系国内的100余名医药公司业务员或疫苗非法经营人员,购入防治流感、乙肝、狂犬等病毒的25种人用二类疫苗或生物制品,每支加价1到2元,销给国内的约200多名疫苗非法经营人员或少量疾控部门基层站点。

  办案民警介绍,庞某之所以在第一次判刑缓刑期间继续从事非法经营疫苗,主要是为赚巨额的利润。

  庞某控制的22个银行账户中,从2010年至案发,她涉嫌非法经营收款金额高达3.1亿余元。而其购买疫苗的款项,为2.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据澎湃新闻报道,庞红卫归案后一直不肯配合警方调查,而开口的条件便是要求为其女儿办理取保候审手续。

  这位后悔不已的母亲向警方供述称,原本不愿女儿加入到她的疫苗生意,女儿也清楚她经营的是违法生意,两人还因此争吵过,但后来女儿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最终还是加入到她越来越红火的“疫苗生意”之中。

  4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件调查处理工作汇报。

  根据已查明情况,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山东等17个省(区、市)相关责任人予以问责,有关方面先行对357名公职人员等予以撤职、降级等处分。

  在严肃问责失职渎职人员的同事,国务院责成有关部门针对查找出的漏洞和制度上的缺陷,建立和完善疫苗管理的长效机制,加强疫苗质量监管和接种使用管理,实施新修订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

  庞红卫的非法疫苗生意,触怒了众人。

  3月25日上午,剥洋葱见到了庞红卫的表哥,当问及疫苗案情时,这位年近退休的医院领导连连摆手说:“我跟她(庞红卫)没关系!”

  点击进入:“山东5.7亿非法疫苗”案专题

编辑:sfeditor4

相关新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