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释法明理倾情调解 拖欠9年的赔偿款当庭兑现
2015年12月15日 16:07 新浪司法

  “拖欠多年的交通事故赔偿款,今天终于全部拿到手了,这是夺命的钱啊!真是太感谢办案法官了!”事故受害人亲属从法官手里接过钱后哽咽地说。“多亏法官做了大量的调解工作,我背负的良心债终于还清了,了却了我多年来一直挂欠的一桩心事。”事故肇事者也十分感激地对办案法官说。近日,广西融安县人民法院依法调解审结了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事故肇事者当庭付清了拖欠9年之久的交通事故赔偿款,使案件得到圆满解决,解除了事故受害人亲属的后顾之忧,取得了很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案件追溯到2006年,当年7 月17日19时56分,一青年男子刘某酒后驾驶一辆二轮摩托车沿融安县国道209线由南往北行驶,行至2851公里+450米路段时,与前方在公路上同向行走的行人伍某发生碰撞,伍某当场受伤倒地。时隔3分钟,另一青年男子李某驾驶一辆正三轮摩托车正好随后路过,由于避让不及,李某的摩托车碰撞和碾压受伤倒在车道东侧地上的伍某,并碰撞刘某侧翻在路面上的摩托车,导致伍某被摩托车二次碰撞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及两辆摩托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刘某、李某二人各负事故同等责任,伍某无事故责任。

  事故发生后,刘某先行支付5585.85元,李某支付 4000元给伍某的亲属作为安葬费。9月5日,在交警部门的主持调解下,事故双方当事人达成赔偿协议:1、刘某、李某各承担伍某损害赔偿总额 94330.85元的50%即47165.425元。2、扣除刘某预付款5585.85元,刘某实际应赔偿41579.575元,定于2006年9月15 日前一次性付清。3、扣除李某预付款4000元,李某实际应赔偿43165.425元,定于2006年9月30日前支付15000元,余款 28165.425元待李某支付15000元后,再与伍某的亲属另行协商赔偿期限。

  事后,刘某按照赔偿协议全部付清了款项,而李某于2006年10月1日只支付450元,没有兑现赔偿协议约定的付款义务。此后,伍某的亲属多次上门追讨均未果。一晃7年过去了,在伍某亲属的一再追讨下,李某迫不得已才于2013年10月19日又支付4000元赔偿款。之后,李某以各种借口推脱不再支付余下的赔偿款。

  无奈之下,伍某的妻子、女儿、父母四人求助法院,要求法院判决李某支付拖欠多年的交通事故赔偿款。2015年7月,融安县法院受理了此案。办案法官按照法律程序送达相关诉讼材料之后,向双方当事人所在地的基层组织和村民进行调查走访。

  法官经过调查了解和走访,掌握了案件的相关情况:伍某是融安县城附近的村民,他与妻子只生育一个女儿。伍某出车祸时,女儿尚年幼,还不足4岁。家有父母双亲,如今已是七旬的老人,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伍某的妻子不到30岁就丧夫,由于没有固定工作,平时既要抚养女儿,又要照顾两个老人,多年来这个家庭一直靠伍某的妻子支撑着。随着时间的流逝,女儿一天天的长大,两个老人慢慢地老去,年轻的自己青春已经不在,看到这个失去顶梁柱的家庭,伍某的妻子心里感到悲凉,觉得过着这样的日子深感压力巨大,生活没有出息和奔头,只好回到娘家另谋生活,留下年幼的女儿跟随两个年迈的老人过日子。伍某的家人过着悲凉、痛苦的日子,他们的家庭生活确实十分艰难。

  而李某的家庭经济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李某是融安县浮石镇一村民,今年41岁,已进入不惑之年,他与妻子生育有两个女儿,大女今年11岁,小女今年10岁,家有一个70多岁的老母亲。李某身体不好,患病在身多年,家里分得的责任田地少,没有其他的经济收入,平时主要靠两夫妻在外打些零散工挣钱维持家庭的基本生活。这个家庭经济拮据,捉襟见肘,生活也非常不容易。法官了解到,李某当初没有兑现赔偿协议约定的付款义务是情有可原的。

  法官掌握详细的案情后,制定了周密的开庭审理计划,力争调解解决这起“特殊”的案件。经过一段时间有条不紊的庭前准备工作之后,庭审如期在法院的审判庭里进行。

  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各自陈述了意见,法官从社会、法律、家庭、父母、子女、责任、诚信等角度出发,与双方当事人进行一次面对面的交心谈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促使双方当事人换位思考,整个调解工作都围绕着法、情、理来进行。

  在法官几个小时的悉心调解下,李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答应履行付款义务,并请求伍某的亲属考虑他的家庭生活困难实际情况,给予适当减免一部分赔偿款,如果同意的话,也愿意一次性兑现付款,解决自己多年的心病。看到李某的诚意和态度,伍某的亲属明确表示给予谅解。在法官组织下,伍某的亲属和李某最终达成了和解协议:李某一次性付清赔偿款3.5万元,伍某的亲属愿意放弃其他诉讼请求。签完协议后,李某当场兑现赔偿款,于是出现了文章开头感人的一幕。

  (来源:融安县人民法院)

编辑:sfeditor3

相关新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