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纵横新浪首页 > 财经纵横 > 评论 > 我国开征石油暴利税 > 正文
 

石油暴利税不能只征不管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6年04月01日 10:11 中国经营报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博士傅勇

  自3月26日起,汽油和柴油出厂价格每吨分别提高300元和200元。同时有关部门对石油开采企业销售国产原油征收特别收益金,并建立对部分弱势群体和公益性行业给予适当补贴的相应配套机制。

  对油价的再次提升,熟悉国内成品油行情的人不会感到意外。上一次的提价已经是8个多月之前的事情了,在去年的前7个月内,发改委就先后5次调高成品油价格(另有一次降价),汽油、柴油、航空煤油出厂价格累计每吨分别上调650元、550元、1030元。新鲜的事情是,在调高油价的同时,将首次配以特别收益金和补贴措施,以平衡调价后供求各方的利益。尤其是被称为“暴利税”的特别收益金的开征,在中国的改革史上可谓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值得喝彩。

  除了遏制石油部门利润过度膨胀之外,开征暴利税的初衷显然是为了更好地建立配套措施。也就是说,通过在油价高企时期向石油企业征收额外的税收,用以缓解消费者承受的涨价之苦。因而,在暴利税的使用和对消费者的补贴之间建立有效的联系,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在笔者看来,正是在对这两者关系的处理上,当下的政策还存在一些“美中不足”,甚至可以说是“软肋”。

  虽然《通知》同时确立了暴利税和配套措施,但问题是两者却几乎是不相干的。一方面,承担补贴责任的是中央财政和地方政府。《通知》明确指出:对部分弱势群体和公益性行业(尤其是种粮农民)的补贴资金由中央财政承担,“具体方案由

财政部另行下达”;各地要“综合考虑市场供求情况及社会承受能力,研究并适当调整公路客运、农村道路客运价格和
出租车
运价,疏导
成品油
价格调整的影响。”另一方面,对特别收益金的开征则被一笔带过,不仅相关细节无从知晓,其中对该项税收的去向更是只字未提。如此割裂暴利税与补贴政策的应有联系,并最后要求中央财政和社会为提价“埋单”,显然是很不妥当的。

  对暴利税缺乏“专款专用”式的规范管理,必然会酿成一些始料不及的负面效应。首先,如果将暴利税和其他税收混为一谈,消费者极有可能得不到应有的补偿。我们知道,石油消费者利益群体虽然庞大,但往往不能很好地维护其利益,因而暴利税很难逃脱被挪用的命运。其次,没有了对暴利税的有效管理,相关补偿标准的确定就显得十分随意,最终确立的标准与最优补贴规模往往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最后,现行方案将导致补贴负担在政府层级之间的不合理分摊。显然,中央财政会有积极性将补贴负担“下达”给地方政府,同时又难以对地方政府的最终落实进行有效监督。更令人担忧的是,由于各地方财力上的差异,由地方政府承担部分补贴必然使得贫穷地区的实际负担大于富裕地区,贫穷地区的消费者也只能获得较少的补偿,而这种收入再分配调节效应显然与当前收入调节的大趋势南辕北辙。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新浪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新浪财经新评谈栏目。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谈股论金】【收藏此页】【股票时时看】【 】【多种方式看新闻】【打印】【关闭


新浪网财经纵横网友意见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174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