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欣:川普历史性减税一年后

2019年04月22日11:40    作者:魏欣  

  文/专栏作家 魏欣

  川普政府的减税法案短暂刺激了经济,但是远没有达到他原本扩大就业、吸引制造业回归、重新充实中产阶级等结构性目标,看来仅靠减税就能发展经济的想法还是过于简单。

  当4月15号的传统报税季刚过,美国社会开始检视川普2017年底《减税与促进就业法案》实施以来的经济和社会效果,也同时对这位极具争议总统的作为进行评价。如果回顾该法案在立法环节的历史背景,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经历了最长的一个复苏期之后,很多经济学家认为美国将在周期作用下逐步进入调整和衰退。奥巴马政府8年执政,将美国债务总额翻倍,达到创纪录的21万亿美元;偏高的企业所得税致使美国制造业岗位在过去数十年中结构性流失,民众收入增长长期停滞;冗长的税法致使报税过程及其繁复,纳税人怨声载道。

  当时很多经济学家认为,本次历史性降低企业所得税的法案可以与里根总统时代的减税政策媲美。减税更大可能是扩大税基,最终达到财政盈余的效果。一周年之后再来看,结果是否达到了预期的预想呢?

  从GDP增长率的角度来看,减税政策瞬间刺激了美国经济在周期末尾的扩张,但是刺激效果也正在迅速衰弱,衰退期看来不可避免。川普总统曾经承诺,如果减税法案得到通过,未来10年的美国平均增长率可以达到3%。这个目标在第一年可以说是基本达到,因为2018年经济扩张了2.9%。但是如果分季度来看的话,GDP增长率在去年第二季度触顶了4.2%,然后一路下跌到第四季度的2.2%。按照近期白宫公布的一项经济报告的说法,如果要在未来9年内保持3%的增长率,可能还需要一次大幅度的减税和一项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根据美国杜克大学近期公布的一项民调,67%的公司首席财务长认为经济衰退会在2020年开始。

  从政府财政的角度来看,减税政策并没有做到收支平衡,国债总额在未来大概率进一步上升。由于在川普总统上台前,美国的国债占GDP的比率就已经超过了100%,为了打消议员和选民对于减税政策对财政负担的疑虑,白宫曾经承诺减税政策将会为自己买单。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减税政策的整个实施过程将会把国债总额再提高1.5万亿美元。从目前的实施效果来看,虽然经济增长仍然比较强劲,但联邦税收却同步下降。在过去的这个报税季,媒体又曝光了包括Amazon在内的一些列大型上市公司利用新税法漏洞,完全没有缴纳任何企业所得税。这不但激起了选民的愤怒,更重要的是没有达到政府扩大税基的设想。联邦预算委员会预测,今年的预算赤字将会达到9000亿美元,而减税政策要为其中的2300亿美元负责。

  从固定资产投资的角度来看,资本支出有所反弹,但是力度迅速减弱。按照当初的设想,企业所得税的减少会增加其盈利,所以企业会增加在研发投入;征税对象从属人制向属地制的切换,也会增加企业在美国本地购买设备,投资建设和扩大产能的积极性,最终达到把制造业工作机会带回美国的设想。从实施效果来看,资本支出增速确实在2018年第一季度快速反弹至了11.5%,然后在二和第三季度迅速衰弱。虽然在第四季度财年结束之前又反弹至了6.2%,但仍然低于之前的预期。在新闻媒体上,我们也听到了富士康缩减了之前把产能迁往美国的计划,通用汽车甚至决定关闭部分美国工厂。也有经济学家认为,大企业管理层需要时间来消化新税法对公司成本造成的影响,所以调整战略规划可能会有较长的滞后效应。

  从资金和企业的角度来看,长期滞留海外的美国企业利润开始回流,但进度不理想,企业家前往美国投资的意愿并不强。美国跨国公司利用国际贸易和海外避税优势将大约3万亿美元的盈利留存海外,也一直是媒体关注的重点。减税法案也特别给予了一次性的归国优惠税率,刺激企业从海外汇回资金投资美国。在2018年第一季度,媒体就报道过苹果公司开始汇回其存留的2500亿美金的一部分,用于将部分产能迁回美国。

  但是从目前的实施进度来看,整体海外资金只有大约6650亿美元已经确认回流,尚不到总额的三分之一。虽然很多企业仍然在研究新税法,但是这个比例部分说明了,即使在优惠税率下,企业仍然认为美国的投资环境不够理想。在2018年初川普总统参加的瑞士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大部分跨国公司企业家都对减税政策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但是到目前为止,从标普500指数上市公司公布的财报来看,大多数企业把减税获得的利润用于了股份回购,而没有用于扩大再生产。股份回购也成为过去这一年美国股价上涨的主要动力。

  从民众收入和税务负担的角度来看,大部分工薪阶层的收入增幅扩大,但没有想象的那么多;绝大部分中产阶级的税务负担如期降低。川普政府曾经保证,平均每个美国人可以每年增加4000美元收入。在新税法通过后的第一季度,很多公司由于企业减税带来的盈利增加,当即向员工发放了一次性奖金。之后由于劳动力市场的紧张,很多雇主不得不增加工资,甚至向很多结构性失业群体提供在家工作的机会,以吸引到更多人加入劳动力大军。

  根据劳工部的统计数据,前几年经济扩张但是工资停滞的状况有所好转,美国年化薪资增长率达到了3%。而且越是低薪职位的增长率越高。美国税务政策研究中心曾经预测,减税政策的实施会让82%的中产阶级家庭每年减轻1050美元的联邦所得税。按照近期美国报税机构H&R Block截至3月底的数据,平均每个美国家庭减轻了1020美元的税务负担。

  从房地产的角度来看,减税法案是造成过去一年美国房价走软的直接因素。由于法案在税务抵扣规则上的修改,纳税人不再能够把州税和房地产税从联邦所得税的征收环节中全额扣除,而是受制于10,000美元的上限。也就是说,如果要交的州税和房地产税之和超过这个额度,就面临着以上部分要双重征税(即用税后收入去交另外一个税种)。这个因素导致了很多拥有独立屋的家庭在法案生效后面临房产持有成本的增加,也因此减缓了很多家庭的购房计划。一些人转而变成了租客,原本计划购买中高端住房的家庭也只好降低自己的购买需求。纽约联储的分析报告指出,新税法对房价的影响程度甚至超过了同等幅度房贷利率增加的影响。

  从报税环节的角度来看,虽然新法案简化了一些部分,但是并没有达到降低税表复杂度的目的。川普总统在选民集会上说,在新税法下,用一张明信片就可以报税。而且唯一反对新税法的人就是那些靠复杂税表吃饭的会计师。事实上,纳税人仍然要填写繁复的1040表格。标准抵扣项(可以理解为起征点)提高了一倍,但是抵扣项被减少。很多人从定制化的抵扣方式转向了标准抵扣,也就意味着简化了操作。但是美国经过多年积累起来的税法要想大幅度简化还必须经过大量立法环节。这在目前民意高度分裂的社会环境下是很难做到的。近期,国会要立法禁止政府提供免费的报税软件,干扰税务软件市场的正常运转。这也间接说明广大纳税人还是需要专业工具的帮助才能完成报税过程。

  总体来看,川普政府的减税法案短暂刺激了经济,但是远没有达到他原本扩大就业、吸引制造业回归、重新充实中产阶级等结构性目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民意高度分裂对立,导致他在立法成功后在移民、教育、医疗等诸多方面无法推行补充性政策有关。国际贸易秩序的重组也还在构建过程中。单独以一年的税法执行效果衡量其对美国经济的作用和川普总统的作为并不够全面。但是有一点值得我们所有人思考的是,认为仅靠减税就能发展经济的想法过于简单和浪漫。

  (本文作者介绍:专栏作家,曾在美国供职于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

责任编辑:张文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意见领袖官方微信
文章关键词: 特朗普 减税 美国经济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ofo三个月还上海凤凰3500万元 还有1000多万人等押金 刘强东案公寓视频曝光 其律师确认内容属实(附视频) 刘强东案视频疯传 美国警方:未公开任何视频 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旗帜鲜明抵制刘强东和京东 疑似明州案公寓视频曝光(二):女方邀刘强东进入酒店 称作品被侵权 86版《西游记》总作曲起诉索赔60余万 "脆皮安全帽视频"当事人:视频走红后找不到活干了 李国庆谈刘强东案:如果就是偶尔外遇不需要道歉吧 苹果错把学生当贼抓 被起诉并索赔10亿美元 马云再次回应996:我们必须做得更多 员工才能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