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征个地为何要8年?

2013年08月05日 09:16  作者:吴顺煌  (0)+1

  文/新浪财经印度特约观察员 吴顺煌[微博]

  在印度努力吸引FDI之际,世界钢铁巨头韩国浦项制铁和安赛乐-米塔尔却纷纷表示撤消印度工厂的投资计划。为啥?印度征地难啊!印度的大部分征地都受到民众的反抗,并且动不动就从地方法院一路上诉到最高法院。即使最终征地成功,至少也得花几年时间。

印度的大部分征地都受到民众的反抗,并且动不动就从地方法院一路上诉到最高法院。即使最终征地成功,至少也得花几年时间。  印度的大部分征地都受到民众的反抗,并且动不动就从地方法院一路上诉到最高法院。即使最终征地成功,至少也得花几年时间。

  在印度努力吸引FDI之际,世界钢铁巨头韩国浦项制铁(POSCO)和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却纷纷表示撤消印度工厂的投资计划。为啥?印度征地难啊,弄了几年地还没征完呢!

  印度征地难早已世界闻名,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在工业化道路上,无法重蹈别国的前路,肆无忌惮地圈地。但是,从所实行的征地法来看,印度要走出一条新路来,也是前路漫漫。

  印度征个地用要8年

  七月中旬,当印度财政部长到处访问,重述印度是个对外资友好的国家,努力吸引FDI(外国直接投资)时,世界上第三大钢铁公司POSCO突然宣布,撤销其在南印度卡纳塔克邦(Karnataka)一个钢厂项目。此项目计划投资53亿美元,年产600万吨粗钢,并于2010年启动。但当地政府在征地时出现民众反抗浪潮,征地于隔年就陷入停滞。POSCO最近受到资金压力,于是决定撤出项目,并拿回提前付给当地政府的6000万美元征地准备款。

  无独有偶,第二天,世界最大的钢铁公司安赛乐-米塔尔宣布撤销其在奥里沙邦(Odisha)一个年产1200万吨的钢铁厂项目。此项目计划2006年开建,但受到当地民众的反对,目前为止还征不到一块地。在目前全球市场不景气的情形下,退出对安赛乐-米塔尔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在这个铁矿石和煤炭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两大钢铁巨头的其他投资项目还在缓慢地前进。安赛乐-米塔尔在印度还有两个被一再推迟的项目,而POSCO在奥里沙邦的另一个1200万吨项目经过8年努力之后,才基本完成了第一阶级的征地。

  孟买一家中间公司的管理主管乔克塞(Choksey)说,印度政府一直在谈论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但受到繁缛手续的影响,政府甚至无法保证那些已经付诸行动的投资能够完成。乔克塞称,对于资源型的外国投资,需要8-10年的时间去获取各种各样的许可证。

  自2005年POSCO启动在奥里沙的项目以来,这个被称为印度最大的FDI项目,已经用了8年的时间,经过缩小用地,才勉强征完第一期工程的用地。接下来还要申请采矿权等其他手续,然后再用5年的时间建厂,显然已经远远超过乔克塞所说的8-10年。

  不过相比于印度本土汽车制造商塔塔汽车来说,POSCO的奥里沙项目好像还算顺利。2008年,受到民众抗议和政治不稳定的影响,塔塔汽车决定停止其在西孟加拉邦新汽车厂的建设。

西孟加邦抵抗塔塔建汽车厂的人群。西孟加邦抵抗塔塔建汽车厂的人群。

  这是一个2005年启动的,计划专门生产世界上最便宜的汽车的工厂,但由于政府征地一直受到民众抗议和反对党的火力扫射,塔塔汽车最终不得不半途而废,把工厂转移到印度其他邦。8年后的今天,被纳入塔塔汽车的土地还没确定最终归属,等待着印度最高法院的判决。

  无论是企业建厂,还是政府建高速公路、铁路或发电厂,征地在印度一直是一个大难题。德里大学经济学家辛格(Ram Singh)的研究显示,印度大部分征地都受到民众的反抗,并且动不动就从地方法院一路上诉到最高法院。可见,印度征地对各方来讲都是不小的消耗,即使最终征地成功,至少也得花几年时间。

  征地问题严重影响到印度的基建和工业化速度。据统计,印度目前有一半的基建项目被延迟。而印度政府计划的每天修20公里调整公路的目标,最终只实现了每天8公里,这些都与征地不无关系。

  更严重的问题来自于反政府武装的毛派(Maoist)运动,由于印度资源丰富的地区多处于森林地带,很多征地波及到部落民族的生活,受到不公正待遇后,不少地方的部落最后只得揭竿而起,加入反政府武装的毛派运动。

  殖民时期的征地法

  读者不禁要问,印度不是个民主国家吗?难道印度没有相应的征地和赔偿法律?恰恰相反,印度是一个非常“讲”法制的国家,其征地法一直追溯到殖民时期英国人在整个南亚次大陆所使用的法律,称为“Land Acquisition Act 1894”(征地法1894)。此法规定,政府由于公共目的,可以合法征地,并按照市场价向地主进行赔偿外加其他相关补贴。

  英国人用此法律在印度建起完善的铁路网和其他公共设施,印度建国后一直沿用此地法直今,只是中间针对法案修改了一些条款。不过,看似有法可依的征地,讲起来和做起来却相差甚远。

  据统计,自印度独立以来,印度总共有近1亿人受到政府征地影响,受征地影响的人当中,只有17%到20%的人得到适当的安置。在受征地影响的人当中,有40%的人口来自印度的部落民族,称为阿迪瓦西(Adivasis),还有大约40%来自最低种姓的“不可接触者”(Dalit)和一些无地农民。实际上,部落民族以森林为生,并没有明确的地产拥有权,甚至政府把这些部落赖以生存的土地称为公共用地,并不需要赔偿。

  而低种姓和无地农民多数寄生于地主的土地上为生,征地的赔偿款最后也只能落入地主腰包,结果给这些无产者带来沉重的打击,印度毛派反政府武装在森林地区的扩散跟这些人被征地后落入贫困有着莫大的关系。

  对于有产者来说,征地赔偿也得不到满足。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是土地的“市场价”。在印度,为了规避政府征税,土地交易登记的交易金额远远小于实际成交的金额,大量通过黑钱进行交易,所以按照政府文件所显示的“市场价”进行赔偿,地主们当然十万个不愿意。

  由于按法律征地绝对不公,印度的征地成为一场征方与被征方之间斗智头勇的长期对抗游戏。对于拥有小块小块农地的农民来说,有的地方政府会通过中间人软硬兼施、坑蒙拐骗先集中收购地皮,然后再转手出让给政府。

由于按法律征地绝对不公,印度的征地成为一场征方与被征方之间斗智头勇的长期对抗游戏。由于按法律征地绝对不公,印度的征地成为一场征方与被征方之间斗智头勇的长期对抗游戏。

  奥里沙有一位农民称,有一次他得了重病,征地的中间人跑去把他送到医院,然后拿了几份文件叫他按指纹,由于不识字,误以为住院手续,他就按了。结果一出院后中间人宣布他已经把地卖了,所有合同都已经按了指纹。不过这算是温柔的,更多的是各种暴力威胁,这种故事在中国天天也在发生,就无需多讲了。

  不过民主的印度有一点好就是司法独立,有钱的大地主有能力把征地的企业或政府不停地往法院告,直至最高法院。经济学家辛格的研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面对大多数征地赔偿,有能力的地主都会诉诸法院,而且不停地一级级上诉,最后的结果是——在97%案件中,最后上诉的法院级别越高,宣判的赔偿金就越高。有些案例的赔偿金额可以比政府赔偿高上百倍,平均最高法院比一般法院判决的赔偿金也要高出2倍。

  可想而知,有钱出得了律师的地主当然不愿意轻易被征地了,不告到最高法院不罢休。印度法院的审判速度那个是出名地慢,这样一级一级告,加上各种的反抗运动,反对党和各种NGO(非政府组织)的支持和介入,不耗个把年头才怪。地主不急,政府可能也用那么着急,但投资者难免就如坐针毡了。

  新征地法重磅出击

  曾经有一个中国代表团访问印度,从新德里去泰姬陵的路上,车开上印度的国家高速公路了,有一位中国代表还以为那是上高速前的一段小路呢,可见印度多么缺路。缺电是印度工业化另一大硬伤,2011年印度发生了影响6亿人口的大停电,更是把印度基础设施落后的严峻性展现无遗。

  但是,印度有着平坦无际的平原,也有着让人垂涎三尺且未开采的煤矿和铁矿,没路没电厂,怎么说也不甚合理,只能怪困难重重的征地了。所以印度政府一直在讨论出台新的征地法,并在2011年在下议院提出了一个名为“Land Acquisition and Rehabilitation and Resettlement Bill 2011”(征地和重新安置法案2011)的新征地法案。

  新法案规定,在赔偿价格上,农村用地需要达到市场价的4倍,城市用地则为市场价的2倍。虽然什么是“市场价”是个大疑问,但据专业人士估算,实际赔偿金额至少要比原来的法案高出40-60%。

  另一个关注点是重新安居(Rehabilitation)和重新安置(Resettlement),这是对旧法的完善改进。新法案把受征地影响80%的落部民族、不可接触者和无产农民给纳入补贴行列,并为他们失去公共用地或失去地主后的生路和赔偿开路,不可不谓是一个极大改进。

面对征地难,印度政府一直在讨论出台新的征地法。面对征地难,印度政府一直在讨论出台新的征地法。

  政府的法案还有很多值得商榷之处,但看起来几乎是一个全心为人民着想的新法案,在面临新的大选来临之际,当然也让人想起其出台的动机。所以新法案不仅遭到反对党的阻拦,也遭到企业界的批评,称如果新法案实行,征地起来价格可能会变成天方夜谭。而且对那些还没安置被征地农民的征地,法案可能还有重溯的效力,这到时会给已经完成征地的项目增加一笔新的负担。

  不过,即使如此,德里大学的经济学家辛格认为新法案的实施依然无法缓解抗议事件和减少上诉行为,新法案依然无法给土地进行公平定价,也无法减少繁琐的征地手续,从而减少中间环节的不公行为。

  印度学者斯瓦格托(Swagato)认为,印度征地不顺畅的本质出现在没有土地市场。无论出多高的价格,印度大部分地主都不想卖地,征地市场上不存在着实际的卖方,当然也就不存在着以货币定价的市场,所以按地价赔偿永远说不清楚。瓦格托认为,征地要让征地利益关系的所有涉及人都进行公正、公开和民主的讨价还价,包括各种非金钱方式的补贴,最后才有可能顺利完成。不过,在印度,这样的设想听起来美好,但实行还有待时日。

  历史上每个国家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几乎都绕不过不公平的征地运动,无论是18世纪的欧美,还是20世纪后半期的中国。但是,印度既然是21世纪里一个最大的民主国家,她的工业化进程就不能像前人一样,靠无耻的圈地来完成了。

  虽然过去发生的事情表明,印度征地的不公平程度甚至还要比工业化过的国家还要严重,但印度民众对征地却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反抗,印度法院也从来不吝啬于在政府的征地赔偿金上加个几倍。但这种印度拖延风格的征地怪象,却严重影响着印度的工业化进程,新的征地法可否获得通过并得到实施,对新的投资又会造成什么影响,能否为印度基建提速,我们只能试目以待。

  (本文作者介绍:印度德里大学留学生,2007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文章关键词: 印度征地投资政府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现在不降低利率还待何时? 中国这么多“胡雪岩”,却没有“乔布斯” 没有存款的美国人都把钱花在哪了? 国企改革有望取得重大突破 HR不会告诉你薪资谈判的六个秘密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一箭三雕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中国大妈”应继续买入黄金 香港外籍金融业人士沉迷毒品 美国股市仍可创下历史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