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FDIC前主席Sheila Bair:金融监管仍有必要

2017年11月07日14:23    作者:魏欣  (0)+1

  文/新浪财经北美专栏作家 魏欣

  Sheila Bair女士认为当前的金融监管是必要的。沃尔克规则不应该被撤销。

专访FDIC前主席Sheila Bair:金融监管仍有必要专访FDIC前主席Sheila Bair:金融监管仍有必要

  Sheila Bair女士曾于2006年至2011年任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第19届主席。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她曾与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美国政府财政部部长盖特纳一起应对了自美国大萧条以来的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并协同处理了贝尔斯登、雷曼兄弟公司、美林证券和华盛顿互助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的破产并购事件。2011年卸任后,Sheila Bair女士转任华盛顿大学校长至今。她长期推崇要让所有人都能够读得起大学。

  在第23届全美华人金融协会期间,她发表了题为《去监管是社会公众需要的吗?》的主旨演讲。新浪财经随后对她进行了专访。以下是专访实录:

  新浪财经:在您的演讲中,您提到了学生贷款是当前市场上的过量信贷,也是当前信贷市场上的风险因素。如果毕业生不能找到工作,那么他们怎样才能偿还学生贷款?我们怎样才能解决这样的过量信贷问题呢?

  Sheila Bair女士:对于联邦学生贷款,确实有一种方法是根据你的收入情况来确定你的分期还款数额。这和一般标准的分期摊销贷款有很大不同。它的操作方式会比较复杂,而且如果你的还贷有过逾期行为,转换成这种新的还款方式不是特别容易。这是美国政府在法律上可以修正的一个方面。

  其实我认为,将来可以考虑把高等教育的借款方式从目前的债务型借款,完全转换成为股权型借款。学生在筹措学费时,同联邦政府签订未来的收入分成合同,而不是还贷合同。学生同意在毕业以后的工作中,在一定的年限内,用工资收入的比例部分来偿还学费贷款。而且如果学生的收入非常高,还款额度会有一个合理的上限。按照这种方式,如果你在经济危机期间毕业,你没有收入就可以不用还学生贷款。如果你的收入减少,你的还款额也减少。

  我确实认为,政府政策制定者确实应该在当前的操作方式之外能够考虑其他可能。但要解决这个问题确实很不容易。我们不能抛弃目前的信用评分系统,也不能抛弃破产保护法。

  在报纸上,你可以读到很多低收入的毕业生欠了大概8万到9万美元的学生贷款。他们经常是那些从高等学校或者职业学校毕业的。我更担心的是那些从社区大学的学生。他们积累了1万到1万5千美元的贷款,有很多甚至没能完成学位。他们背上了贷款,却没能获得学位,所以也很难找更好的工作。如果你看看那些违约的学生贷款,都是那些1万到1万5千元贷款的低收入学生。对于他们来说,如果能有这样一个收入分成计划,那将对他们有很大帮助。

  新浪财经:银行业在任何国家都是高度管制的行业。我们看到了富国银行的员工在没有获得用户同意的情况下开设了数千个账号。这样的事件在中国也发生过。我们是否要通过一部法律来防止这样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Sheila Bair女士:我们已经有这样的法律了,可能还不是刑事法律。富国银行显然违反了对于客户的保护原则。这样的行为已经被禁止了,甚至从来就不应该发生过。我对中国发生的事情并不熟悉,但是我确实认为,富国银行应该为这样的事情付出代价。他们的股票价格大幅下跌,他们的内部管理被严格审查,管理层也被更换。市场已经惩罚了他们,我认为这是必要的。

  我也认为,如果不是那些受到伤害的客户举报,靠富国银行的内部管理,居然通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发现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这次事件在媒体上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讨论才最终被查实。监管者应该考虑到,不应该仅凭营业部员工开立账户的个数来对他们进行奖惩。必须从风险控制的角度来综合考虑,才能防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新浪财经:我从一些华尔街投行听到,那些结构复杂的金融产品被监管者要求了很高的资本充足率(Capital Requirement)。这直接导致了他们的很多业务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利可图。甚至他们决定停止交易某些类型的产品。这是否反过来说明银行业是监管过度了呢?

  Sheila Bair女士:不。我认为在历史上有很多那样造成危机的先例可循。金融衍生产品,特别是信贷金融衍生产品产生了很大的问题。信贷金融产品和一般的金融衍生品,例如互换和外汇衍生品又有很大的不同,对它们有更高的资本充足率要求是适当的。

  比如信用违约互换,就好象是一个保险单。它有一个名义本金价值,但是你有可能损失所有投资本金。所以保证金要求确实需要提高。抱歉我并不认为现在的监管过度了。我认为是合适的。

  新浪财经:在金融科技崛起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很多科技公司开始进入金融行业。有一些公司保存有客户的资金,就好象一个存款账户。有一些公司可以帮助公司交易金融产品。您是否认为这些科技公司应该或者已经被足够的监管了。

  Sheila Bair女士:目前市场上已经对金融科技开始有一定的监管了,但是我并不认为监管与金融创新已经同步了。我认为如果科技公司提供了银行的功能,他们就应该被认为是银行。所以把金融科技公司纳入金融行业监管是必要的。在这个领域的监管确实还应该做得更好。

  网络安全也是与这个话题相关的领域。同样,我们在网络安全领域并没有做到与创新同步。考虑到在这方面我们的监管还很不充分,很多对于账户的访问并不像对于银行对于账户的控制那么严格,监管者在这方面确实应该加强。

  新浪财经:您是否认为沃尔克规则(Volcker Rule)应该被撤销?

  Sheila Bair女士:不,我并不这么认为。但是我认为在这个领域可以进行一些简化,而不是取消它。沃尔克规则的监管有效性被它的复杂性降低了。它有太多的检查清单,造成它的监管过程太复杂了。我认为将来修改成一个原则性的规则,由强力政府部门来监管,比一个过于细节的管理方式更加有效率。

  新浪财经:您是否观察到在美国经济中有哪些系统性的风险有可能导致美国陷入金融危机的?

  Sheila Bair女士:我确实认为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造成资产价格的泡沫化,特别是金融资产,像股票和债券。是否未来,这些金融资产价格会有所调整仍然有待观察。但是我觉得美联储主席耶伦做得非常好,带领我们走出危机。现在市场上有很多热点,我希望这些金融资产未来会以一种渐进,而不是断崖的方式得到调整。

  新浪财经:您是否观察到在市场上有大量房地产贷款违约的风险?

  Sheila Bair女士:在一些商业地产贷款领域,你会发现有了欺诈的现象。但是在居民住宅贷款领域我认为并没有重大风险。除了个别地区,在大部分地区房贷规模比危机前还低。我觉得现在更应该关注的应该是商业地产领域,而不是居民住宅领域。

  新浪财经:我相信在华盛顿大学,您看到来留学的中国学生比10年、20年前多了很多。您认为我们中国同学可以从美国学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他们可以把什么带回中国?

  Sheila Bair女士:我们美国有一个非常独特的教育系统。它教会你思考,如何创新,如何在生活中运用知识。技术知识是永远都在更新变化的。如果你今天学了最先进的技术,可能五年后你也许就落后了。所以学会如何适应变化是很多美国大学教给中国学生的。

  我过去经常开玩笑,中国学生学习太努力了。他们其实可以像美国同学一样放松一下。中国和美国的未来都需要我们共同合作,互相理解。我希望将来有更多的美国学生也可以去中国学习。我认为这是我们两国协同合作中应该做到的。

  (本文作者介绍:专栏作家,曾在美国供职于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

责任编辑:贾韵航 SF174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意见领袖官方微信
文章关键词: 金融 监管 经济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绩效主义让中国企业陷入困境 华人温哥华拆房为何引发抗议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预售制是房地产去库存拦路虎 中投为啥从加拿大撤走千亿投资? 统一金融监管体系不会一蹴而就 新三板动真格了:国资投券商被祭旗 刘士余磨刀霍霍向豺狼 2016年换美元小心踏错节奏 A股市场的不振是不正常的 陪同胡耀邦考察江西和福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