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贷款利率下降是季节性现象

2018年03月14日10:36    作者:鄂永健  (0)+1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鄂永健

  去年12月企业贷款利率下降主要是因为多数银行在年底收缩信贷,而国开行等政策性银行保持正常投放,从而导致了低利率政策性贷款在年底占比上升,进而拉低了整体贷款利率。

  央行近日发布的2017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2017年12月,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74%,比9 月下降0.02 个百分点。其中,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80%,比9 月下降0.06 个百分点;票据融资加权平均利率为5.23%,比9 月上升0.25 个百分点。12 月个人住房贷款利率加权平均利率为5.26%,比9 月上升0.25 个百分点。

  票据融资利率市场化程度高,其走势与货币市场利率基本一致,个人住房贷款利率则延续了2017年以来上升趋势,这两者的运行变化基本符合市场预期。但企业一般贷款利率却一改2017年前三季度的上升势头,突然掉头向下,颇令市场感到困惑。有观点据此认为,今年贷款利率上升幅度有限,升幅很可能低于此前预期。笔者认为,企业一般贷款利率在去年12月下降主要是受短期季节性因素所致,今年贷款利率上行趋势不改。

  图1:2017年12月企业一般贷款利率掉头向下

数据来源:WIND 数据来源:WIND

  一、历史经验显示企业一般贷款利率在12月多出现下降

  仔细观察图1发现,自2009年开始公布季度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以来,除2009、2010和2011三个年份外,在其余的六个年份里,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一般贷款利率均出现了12月较9月下降的现象。而且,在这六个年份中的五个年份,该贷款利率在上年12月下降后,在下一年的3月重新上升。这表明企业一般贷款利率在每年的12月很可能有季节性特征。但考虑到2012-2017年期间,企业一般贷款利率总体上是向下的,而没有经历明显的长时间上行周期,是否存在季节性仍需进一步确认。

  进一步观察发现,贷款利率浮动情况变化的季节性更强。图2清楚地表明,在2009-2017年期间,基准利率下浮贷款占比在每年的12月都会上升,在下一年的3月又会下降。即便是在一般贷款利率显著上行的2010-2012年期间,基准利率下浮贷款占比仍然呈现上年12月上升、下年3月下降的特征,显示出了非常明显季节性特征。

  图2:基准利率下浮贷款占比有很强的季节性

数据来源:WIND数据来源:WIND

  二、低利率政策性贷款占比提高是企业一般贷款利率在12月下降的主因

  一个猜想是,之所以出现企业一般贷款利率在每年12月下降,有可能是因为大型银行信贷投放在12月占比较高,而大型银行贷款的利率相对较低。临近年底,为满足MPA、流动性覆盖率、存款偏离度(前些年还有存贷比)等监管指标考核,除了个别货币政策较为宽松的年份外,多数银行在每年12月的信贷投放规模都会有所收缩。相比较而言,中小型银行面临的监管考核压力更大,大型银行因存款基础好而相对压力小一些。这会导致12月的新增贷款结构中,大型银行新增贷款占比上升。而大型银行的企业类客户中,大型企业较多,这些优质大型企业普遍议价能力强,对其发放的贷款多为利率下浮贷款,因而贷款利率相对较低。

  为验证这一猜想,笔者分别计算了四家大型银行和全国性大型银行(四大行加国开行、交行和邮储银行)每个季度末月的新增贷款占全部金融机构新增贷款的比例(见图3)。从四家大型银行新增贷款占比来看,在2010-2017年的八年中,只有两年的12月是上升的,其余均为持平或下降,该比例在2017年12月的降幅还比较明显,这说明上述猜想并不成立。不过,从全国性大型银行新增贷款占比来看,八年中有四个年份的12月出现了上升,该比例在2017年12月的升幅比较明显,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季节性。

  图3:四大行和全国性大型银行新增贷款占比的季节性不十分明显

数据来源:WIND数据来源:WIND

  进一步猜想,全国性大型银行比四大行多出了国开行、交行和邮储三家银行。而在这三家银行中,国开行总资产约占三家银行总资产的一半,因此很可能主要是由于国开行的信贷投放行为导致这两类银行的信贷投放出现明显差别。国开行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发行金融债券而非存款,国开行在年底面临的监管考核压力远低于商业银行,一般不会在年底收缩信贷投放。国开行发放的贷款多是政策支持性贷款,其利率一般都不高。有理由认为,贷款一般利率在每年12月下降主要是因为大部分商业银行在年底收缩信贷投放,而国开行仍保持正常的信贷投放节奏,从而导致了低利率贷款在年底占比有所上升,进而拉低了整体贷款的利率。

  为验证这一猜想,图4用全国性大型银行新增贷款占比减去四家大型银行新增贷款占比,即为国开行、交行和邮储三家银行合计的新增贷款占比。与全国性大型银行新增贷款占比相比,该比例有着更为明显的季节性特征,特别是在货币政策偏紧的2016和2017年,该比例在12月较9月分别大幅提高了约5和8个百分点。需要指出的是,国开行发放的贷款都是企业类贷款,而上述统计的是包括个人和企业在内的全部贷款。因数据可得性所限,这里无法计算出国开行的企业类贷款在全部企业类贷款中的占比。有理由相信,如果仅统计企业类贷款的话,其季节性会更为显著。

  图4:国开行、交行和邮储合计新增贷款占比的季节性较为明显

数据来源:WIND  数据来源:WIND

  三、今年贷款利率上行趋势不改

  综上分析,2017年12月企业一般贷款利率下降主要是由商业银行受年底监管考核影响收缩信贷投放,而按正常节奏投放的低利率政策性贷款占比相对提高所致。12月企业贷款利率回落既不是因为金融机构信贷供给增加,也不能说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显著减少,而主要是短期季节性现象,不会改变中长期趋势。

  笔者在去年底就曾撰文指出,在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流动性维持中性适度、金融强监管继续的背景下,受表外融资转表内、非标融资转标的影响,加之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稳定,今年实体经济对银行表内信贷的需求十分强劲,预计贷款利率仍会延续去年以来的上行趋势。从今年以来的实际情况看,1月新增信贷创历史新高达2.9万亿,前两月累计新增信贷3.74万亿,同比多增5407亿元,前两月票据融资累计减少428亿元,同时社融中的非信贷融资增加不多,媒体也出现了有银行停止发放购房贷款的报道,这些现象都是表外融资转表内、信贷需求旺盛的表现,预计企业贷款利率在去年12月短暂下降后将重回升势,今年整体贷款利率仍将延续上行趋势。

  (本文作者介绍: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金融学博士,高级经济师。)

责任编辑:杨畅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意见领袖官方微信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网红教授薛兆丰将从北大离职 曾在网上卖课赚2000万 人社部对延迟退休最新回应来了:要延过60岁 作家六六转文斥京东售假无赖:客服一口咬定是发错货 媒体评女子“怒怼”高铁吃泡面:心中只有自己 贾跃亭的FF 91雪地里撒野了 你还信他么? 专家呼吁取消夜盘交易:操盘太辛苦影响出生率 李稻葵谈房地产市场:房价一年涨20%到30%难再现 作家六六转文斥京东售假无赖:客服一口咬定发错货 网红教授向北大提交辞呈 网上讲课收入已达5000万 特朗普“开除”国务卿 美元暴跌 金价飙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