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7月05日22:14 一财网

  中国银监会前主席刘明康周二(7月5日)出席博鳌亚洲论坛金融合作会议时表示,在考虑推行托宾税时,应基于国情量身定制,并坚持三大原则,即触发点透明、信息披露充分及明确的退出机制。

  今年3月,中国外管局曾表示正研究托宾税,以应对短期跨境资本流出。过去一年,中国面临的资本外流压力明显增加,外管局和央行也推出多项措施以平抑资金流动。

  “资本流动本就是一项正常活动,是市场活动的一部分,但问题在于其流动速度和突发性可能给市场带来波动。”刘明康指出,金融危机后,各国央行推出的量化宽松政策在为市场提供了充足的流动性时,也扩大了资本流动的规模和加剧了市场的波动程度。

  刘明康认为,市场需要更有效的货币互换机制以降低风险,此外,也需要改善以央行为支持的市场流动性机制,并在需要时提供双边或者多边可以接受的合资格的抵押品,此外,不同国家监管机构之间的信息共享也尤其重要。

  谈及短期跨境资本剧烈波动的问题,刘明康坦言,国际惯例下,当一国认为剧烈的资本流动威胁到国家安全或者经济、社会稳定时,可以考虑采取资本流动管制措施或者托宾税,但必须坚持几项原则,首先是透明的触发点,要清楚告诉市场哪些条件满足时会触发托宾税的实施;其次,在整个过程中要确保信息披露充分,让市场明白自己所处位置及未来方向;最后,要有明确的退出机制。

  刘明康指出,对于中国而言,随着人民币加入SDR,中国政府和央行应加大向外推介人民币和中国自身的力度,与市场建立更好的沟通机制,同时,中国也应该继续鼓励国企加快改革进度,拿出实际成效,并鼓励本土及海外机构发行外币和离岸人民币债券。

  “资金流出的负面影响,是人们不了解资金流出背后的故事。”刘明康强调,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发展将对人民币构成支撑,在面对资金流出和货币贬值的压力时,资本管制措施始终是短期、暂时的措施。

相关阅读

中国为什么没有奢侈品品牌?

“中国至今还没有一个国际一线奢侈品牌,高端产品还只够得上国际中端的水准。中国造得出一把刀,却造不出一个维氏军刀品牌,就是这个道理。”

中远集团被希腊愤青给坑了

面对政治风险,更加需要冷静应对。各国政体不同,政治风险的表现也不同。例如希腊问题,就是民意驾驭政府所导致的政治风险。走出去企业需要了解政治风险的具体问题,政治决策的流程和要点,才能有针对性的采取措施化解。

分析中国经济让我见证奇迹

在世界历史上,中国是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今天身在中国的你,正在以一种与身在其他任何国家都不一样的方式参与历史。在这样的历史中,或许对个人来说重要的是商业机遇,处于经济发展趋势的最前沿。

A股造假只有空前没有绝后

A股充满着金钱的诱惑,造假只有空前,没有绝后,投行的馊主意,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