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 专栏 > 俏江南陷“被收购”疑云  > 正文

俏江南张兰:理想主义者的背影

http://www.sina.com.cn  2014年01月13日 12:17  新浪财经微博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沈萌

  失去俏江南的控股权,不是张兰愿意看到的,但市场就是如此冷酷,不因个人的意志而转移,张兰不是在资本面前失去自己含辛茹苦壮大的企业的第一个企业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理想主义者,从来都可以获得大家的同情,但也从来都会只留下一个悲壮的背影。

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企业家,张兰不能说有错,但毕竟“建立在理想上的生意”与“建立在生意上的理想”有着天差地别。  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企业家,张兰不能说有错,但毕竟“建立在理想上的生意”与“建立在生意上的理想”有着天差地别。

  1月10日,商务部的一纸“无条件批准”公告将去年秋天俏江南与国际知名私募基金CVC间的资本绯闻重新拉回了公众视线。

  2013年10月,包括路透社在内的财经媒体公布了一条关于俏江南的新闻,表示CVC将以3亿美元的对价收购俏江南69%股份。一石激起千层浪,消息一出就让本已时常作为饭后谈资的俏江南又一次成了坊间流传的名字。【详见《俏江南张兰独家回应被收购:我也没有办法》】

  作为一家试图将传统中餐带入精品、艺术品层次,试图让中餐也可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俏江南,与CVC的交易并非是其资本动向的首次。早在2008年,俏江南就引入因“私奔”而闻名的鼎晖作为战略投资者,又分别在2011、2013年尝试登陆A股和港股市场,只不过两次上市努力均折戟沉沙。此次CVC收购,或许将是俏江南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归宿。

  俏江南的创始人张兰,可以算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中餐有理想、对中餐精品化和国际化都有理想,但有时候理想与现实间的差距往往会显得现实是如此残酷,她曾经炮轰过鼎晖、也极力否认过CVC的收购,可最后也不得不无奈地接受事实。当初,与鼎晖高调的蜜月期,让张兰的俏江南一下子在全球性金融危机时有过近20亿人民币的估值,但私募基金并不是白衣骑士,历经5年多的投资无法退出、甚至看不到退出的曙光,也怪不得鼎晖在一些事情上的一意孤行。

  3亿美元对应俏江南69%股份,与当年鼎晖入股时相比,增值了大概30%,不过要是剔除5年多来汇率、通胀及其他因素外,这笔交易是好是坏,恐怕也只有鼎晖自己可以打得清算盘。

  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企业家,张兰不能说有错,但毕竟“建立在理想上的生意”与“建立在生意上的理想”有着天差地别。

  作为一个以追求高额回报为目标的基金,鼎晖似乎也不能说有错,毕竟自己掏出真金白银并不是为了实现别人的理想,即便如此也需要首先满足自己的理想、投资回报的理想,因为鼎晖也需要对自己管理的投资者的钱负责。

  如果必须找一个替罪羊的话,那就怪这个扭曲的时代好了。中餐并非不可以标准化,因为就像并非每一个食客都是挑剔的老饕,除非食材确实不地道新鲜、或者厨师的手艺不是一般的生涩,否则,很多人很难在舌尖上分辨出宫保鸡丁到底怎样才算是无可挑剔。

  中餐落伍的其实是思维,因为人人都说中餐与西餐不同、靠得是厨师的个人经验和功力,其实西餐中的精品同样也需要靠厨师个人的精湛,否则米其林也就没必要费劲每年编写指南给厨师和餐厅评星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麦当劳的汉堡和杭州的小笼包,有什么制作流程的区别?但汉堡制作的标准化,可以推而广之,但小笼包却依旧停留在这个小铺子蒸10分钟、那个小铺子蒸12分钟的一盘散沙。

  为什么无论老少都喜欢走进窗明几亮的麦当劳?因为那里环境优美舒适,桌面地板常有人不断擦拭,可小笼包呢?很多铺面里桌椅老旧、灯光昏暗,恨不得门上一层土、地上一层油,试想这样的环境,难道不是阻碍中餐提升层次的障碍么?同样是卖煎饼,“黄太吉”越卖越火,而街边的煎饼车却越来越少。中餐不是不能“高大上”,而是要看做中餐的人脑筋是不是已经高大上了。

  对俏江南来说,除了难以得到同业的思想共鸣外,运气也不断在和自己开着天大的玩笑。鼎晖入股后,金融危机了;想登陆A股时,IPO停批了;不得不转战港股,10号文却硬生生地摆在那里。餐饮业,要想发展,占领市场先机,必然需要扩大门店规模,只有这样才能利用采购优势降低单位成本,同时形成快速流动的庞大现金流、以钱生钱,而跳跃式发展的前提就是资本的注入。即使如张兰这般的巧妇,也难为无钱无米之炊。

  失去俏江南的控股权,不是张兰愿意看到的,但市场就是如此冷酷,不因个人的意志而转移,张兰不是在资本面前失去自己含辛茹苦壮大的企业的第一个企业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理想主义者,从来都可以获得大家的同情,但也从来都会只留下一个悲壮的背影。

  日出江花红盛火,春来江水俏如兰,能不忆江南……

最近访问股

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

热门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