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8月30日01:02 北京商报

  孔女士被一块不起眼的止血纱布困扰了很久。一项473元的“医用即溶止血材料(德纳泰)”隐藏在孔女士微创手术后的缴费清单中,占术后缴纳费用的近80%。医药耗材市场属于高利润行业,经历多轮辗转,患者手中接到的这一高昂价格单据背后既有无奈,也令人扼腕。

  纱布费用高过手术费

  本月初,孔女士在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进行了一项微创手术,术后缴纳费用总计604元。令孔女士不解的是 ,清单中的医用即溶止血材料(德纳泰)价格为473元。孔女士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称,她所做的这项微创手术价格在100元左右,但一块纱布比手术费还贵令她怀疑纱布价格虚高,收费并不合理。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资料了解到,孔女士清单中的医用即溶止血材料(德纳泰)属于医用耗材,是国家三类医疗器械,该产品可用于各种手术创面的弥漫性渗血和小静脉出血,对凝血机制障碍者止血效果显著。

  通过百度搜索可以看到,德纳泰医用即溶止血纱布生产企业为云南德华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华生物”),这款纱布也是该公司的明星产品,不仅在国内有覆盖还销往国外。

  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医疗器械目录查询中,北京商报记者看到,德华生物研发的德纳泰注册证编号为[国食药监械(准)字2003第3640079号],产品标准为YZB/国1725-2009《医用即溶止血纱布》,发明专利号为ZL021436622。

  资质较为完备,但纱布的真实价格却成了谜。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方面了解相关情况,医院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产品价格和渠道。

  根据德华生物官网显示,德纳泰是以天然医用棉纤维为基材,通过创新的技术工艺和自行研究设计的专用设备制成,是目前国内外惟一的中性止血材料。适用于手术、创伤及烧伤等各类创面的止血,广泛用于普外科、心胸外科、泌尿外科、骨外科、烧伤科、妇产科、神经外科、腔镜外科、整形外科等。

  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一位德华生物德纳泰销售人员了解到,由德华生物研发的德纳泰在北京医院的覆盖率超过92%。“我们给医院的建议售价在河北是550元/片左右,石家庄一些医院都会卖到600元/片,北京有医保报销限额定价在500元以内。但如果从我这里拿货,价格肯定要便宜很多。”上述销售人员表示,价格可以做低到100元左右,但具体详细价格需要面谈。

  层层加价惹的祸

  一块纱布经历几番周转来到患者身边时,“身价”被抬得如此之高,伴着几分迫不得已的无奈。一位资深行业人士透露,这种即溶止血纱布出厂价格比较低,一般的出厂价还有可能低到只有几块钱,但通过各个环节,层层加价最终到患者手里将变成几百元。

  “从厂家到患者中间需要经过批发公司、销售代理、医院院长、副院长、科室主任、护士长甚至护士等多个环节,需要花费大量打理费。厂家的利润实际较少,但可薄利多销。产品低价出售给批发公司后,由批发公司加价给代理人员,代理人员需要花些心思打通医院,这个过程加的价格有时甚至能达到70%-80%。”上述人士解释道。

  北京市朝阳区卫生局相关人员表示,公立医院比较大型的医疗器械,在采购之前需要向卫生局备案,由卫生局统一采购。不过,这种医用即溶止血纱布属于医用耗材产品不需要向卫生局报备,医院可自行采购,但需根据相关标准定价。

  上述资深行业人士透露,科室主任的权力相对较大,能够控制科室所用的几家同款产品数量,很多代理会注重科室主任的打点。“如果没有打理好,主任可以边缘这类产品,多用其他品牌。这样不仅不会赚钱,进入医院也没有意义。”

  三年前,曾有河南某医药代表因未与河南省洛阳正骨医院达成合作共识,揭发德纳泰进入医院的内幕。根据媒体当时报道,在2008年时,这位销售代表受北京弘神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委托,前往洛阳开拓市场,主要推广云南德华生物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德纳泰”医用即溶止血纱布。经过两年多的“攻关”,产品终于在洛阳市政府组织的医疗器械招标会上中标。当时该款产品从北京弘神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拿货价是每盒(12片)130元,中标价是每盒580元。后来这项产品在河南省组织的医疗器械招标会上中标价每盒降为440元,他从北京公司的拿货价也随即降为每盒85元。

  不过,一种药品或药械要想真正进入医院仅仅被政府列入中标目录还不行,还要在医院内部组织的医疗产品招标会上中标才能真正进入医院销售。媒体报道中称,该销售代表多次找洛阳正骨医院业务院长沟通,同时也不断去找医院的招标办及相关主要科室沟通、“攻关”,其间没少花费。两年时间内,通过医院给患者使用德纳泰最少赚了80万元。

  为了进一步了解德纳泰即溶止血纱布在望京医院的定价、使用以及进货渠道等,北京商报记者致电望京医院,但通过该医院医务处、物资科、院办表述皆不了解该情况,随后该医院院办相关人士提供给记者物价办电话,但多次拨打无人接听。

  医用耗材市场通病

  在医用耗材市场,这种现象并不鲜见。公开资料显示,患有心脏和心血管疾病,支架是重要的治疗器材之一。不过,一枚出厂价不到3000元的支架,到了患者身上就要卖到1万元钱左右,部分进口支架价格甚至会超过2万元。骨科手术使用的医用螺丝钉,曾被曝出出厂价与最终用到患者身上的价格翻了20多倍。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表示,医用耗材类产品生产企业在销售前需要到物价局进行价格备案,这种备案价格往往会较高,物价局一般在企业报备的价格上稍做调整。医院在定价时,只要不超过备案价格就属于正常销售。

  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曾表示,在一般手术中,高值耗材花费占比惊人。以髋关节和膝关节的置换为例,医生的手术费以及其他辅助费仅占医疗费用的20%-30%。另外,70%-80%的医疗费用是由耗材决定。

  孔女士反映的医用即溶止血材料(德纳泰)情况类似。

  在清华大学医疗管理研究中心、对外经贸大学中国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曹健看来,企业去物价局报备价格时,物价局并没有严格的根据成本等情况,对价格做全面监管。这直接导致后期企业在成本与售价之间产生较大价差,这也让加倍销售变得合法化。

  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云南德华生物药业有限公司询问德纳泰即溶止血纱布的出厂价格、研发成本以及销售等情况,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虽然德纳泰为该公司主要生产产品,但目前公司并无该产品相关负责人对接,无法回复相关问题。

  行业整顿提速

  其实,对于医用耗材价格问题,相关部门已进行过调研并拿出了政策建议。根据相关资料显示,建议主要包括加强准入管理;整顿流通秩序;推行集中采购;加强价格监管;规范临床使用;完善支付政策。不过,目前难以一一落实。

  国家卫计委副主任马晓伟此前提出,将“医用耗材专项整治”作为今年整治的重点,这在历年的整治重点中从未有过。但由于《2016年纠正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专项治理工作实施意见》还未出来,具体整治措施目前不能确定。

  目前,高值耗材招标全国并未完全启动,很多城市对低值耗材也没有招标。由于耗材使用量大、品种多、规格型号复杂、专业性强,不仅管理难度大,而且部分高值耗材价格高、临床促销及回扣现象也存在。

  北京商报记者 刘宇 郭秀娟/文 胡潇/漫画

相关阅读

G20峰会有哪些值得期待的看点?

峰会将重申避免竞争性贬值。峰会将支持扩大SDR的使用范围,这将助推人民币国际化。峰会将推动绿色金融发展,是一个新亮点。峰会将承诺促进结构性改革,推动基础设施投资。峰会将讨论全球经济面临的新的不确定性。

大数据是未来互联网金融的核心

人工智能和区块链这两个技术,在未来会使数字货币在金融市场当中的使用权重大大增强。同时可以彻底改造人和金融机构之间的关系。所以在大数据意义上,未来的金融机构的核心能力不是存量的改造,而完全是增量的变化。

负利率可能无法达到使用初衷

从各国应用负利率的实际情况来看,目前效果并不令人满意,反而,出现了有悖于负利率实施初衷的五大矛盾,值得保持警惕。

一线城市楼市投资价值已经不大

如果剔除学区等非经济因素,一线城市房地产的投资价值并不大,其关键原因在于一线城市价格过高,透支了住房价格的未来上涨空间。从长期投资价值来说,大多数一线城市住房的租售比都在1/1000以上,住房通过出租获取的年化投资收益率仅为1%左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