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纵横新浪首页 > 财经纵横 > 经济时评 > 正文
 

谢国忠:2005年还是韩国年 成功跨入发达国家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5年12月25日 12:03 《财经时报》

  2005年是“韩国年”,其股市和货币表现在亚洲首屈一指。韩国依靠“小国家大企业”的制胜战略正成功地从“发展中国家”过渡到“发达国家”

  尽管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中国和印度的强劲增长上,2005年最终还是“韩国年”。韩国的股市和货币在亚洲表现首屈一指,它正成功地从“发展中国家”过渡到“发达国家”——在西方国家之外,目前只有日本完成了这个过渡。

  从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起,韩国已经在其政治体制、金融体系和工业领域进行了结构调整。现今的韩国政治体制是一个民主、稳定的体制,经济上也已摆脱典型的发展中国家金融体系,不再盲目地为固定投资提供资金,而是把目光转向风险投资和赢利能力。韩国公司不再把资产积累放在首位,而是注重竞争力和长期赢利能力。

  我认为,韩国最大的风险是可能出现较大的资产泡沫。韩国今天的情形和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很相似。

竞争力日益增加、人口日益老龄化,这些因素使得韩国的通货膨胀保持在很低的水平。

  老龄化使储蓄率保持高位,使金融资产需求旺盛。如果中央银行在制定货币政策时只看通货膨胀目标,那么它可能会带来较大的资产泡沫。我认为,在制定货币政策时应该设定中性利率(我估计韩国中性利率为5%),而不需顾虑通货膨胀因素。韩国银行(BoK)目前表现出的规范货币政策的决心是值得称道的。

  韩国农民抗议WTO

  很少有人预期在上周香港召开的WTO部长会议会出现和谐场景。此前的历次WTO会议,都为主办城市带来了混乱局面。香港也有很多人担心最坏的情形会出现。当消息出来说,韩国农民们正在前往香港的路上,香港马上启动了应对最坏情形的准备。

  约1000名韩国农民突然间来到香港,并完全控制了事情的进展。会展中心内的会谈进展甚微,但韩国农民此间接连几天引人注目的表现,比会议本身吸引了更多媒体报道。他们系着彩色头巾,摇着横幅,唱着歌,一起喊着口号。

  上周六,也就是会议结束前的最后一天,韩国农民拿着临时武器,冲破了警戒线,试图进入会展中心。警察用催泪弹和辣椒喷雾阻止他们,而韩国农民则毫不退却。他们离会场只有几米之遥,同阻止他们的警察之间展开了白刃战。

  第二天,抗议者向香港人道歉,并声言按照韩国的标准,这样的抗议是很温和的。笔者看来,他们不过是利用道歉这个机会,在最大范围内进一步传播他们的立场。到最后,他们甚至转而博得了香港人的同情。

  制胜战略

  5年前,我很担心韩国的未来。当时,中国正要加入WTO;日本正进行结构调整,把重心转向高科技;而韩国则夹在这两国之间。我曾提到中国挑战,而很多韩国人却回答说,中国的繁荣对韩国有利。

  我当时很是不解——韩国是廉价制造产品出口国,现在中国如此大规模生产更为廉价的产品,怎么会对韩国有利?

  事实证明韩国人是对的,韩国的确繁荣起来了。我认为最近韩国农民在湾仔的抗议行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让韩国取得经济成功的某些素质:极好的组织力量,具有内聚力的文化。

  韩国公司正是利用其良好的组织力量,冲击了中国市场。三星电子、LG、现代汽车等韩国公司,以专注的设计能力和品牌塑造力席卷中国市场。它们的成功超出了所有最乐观的预期。

  韩国公司正在中国市场获取高额利润,而中国同类公司却普遍利润率低下,依靠银行放贷勉强生存。韩国公司已经成功地把它们自己作为技术领先者推向了市场。韩国成功的真正秘诀在于,该国的公司有着成功营销的能力。好的市场营销意味着公司能够赚取足够的利润,从而支持研发,而研发又会反过来支持良好的营销。

  充足的利润和强大的研发能力,形成良性循环,推动韩国公司发展;而很多中国公司则在低利润和微弱的研发能力相交织的恶性循环中举步维艰。

  韩国的组织化力量,正是中国的软肋。中国文化的核心特点是政府有最高的主导权。面对挑战、面对竞争者,中国的官僚机构往往用经济规模扩张手段来应对。结果,在中国最成功的企业中,很多都是家族企业,家庭成员占据企业所有重要岗位。

  这样的家族式组织,很难发展出复杂的结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尽管海外华人群体拥有巨额财富,但中国至今未能建立起全球金融分支机构和消费者品牌。

  在中国政府主导型的历史文化之下,我认为,只有经过深度的政治改革和长期的学习过程,中国才可能出现大型的、有着复杂结构和良好竞争力的公司。现在西方企业家已经把中国当做建立全球分支机构的平台,汇丰银行和美国国际集团是两个明显的例子。韩国的企业正在效仿这个模式,显示出强大的组织化力量。

  这里我想特别强调韩国国民银行(Kookmin Bank)和韩亚银行(Hana Bank)两个例证。这两家银行主要由外国投资者拥有,不必向政府或某个控股家族汇报。它们颇具竞争力和赢利能力。但在大陆、香港和台湾地区,还不存在这样的银行。

  带来副产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韩国的成功带来了一个副产品,那就是农民的困境。韩国的农业领域未能跟上公司领域的赢利步伐。农民的交易量日益下降。市场在不断推动韩国压缩农业、扩大高附加值的制造业生产。

  韩国的中小企业也是受害者。这些企业往往依靠价格竞争,而来自中国的竞争使它们受到严重冲击。中小企业的债务还可能为该国金融系统带来麻烦。

  一头是大企业的繁荣,一头是中小企业以及农业的不景气,日益拉大的鸿沟使韩国内部关系越来越紧张。然而,如果韩国真的要在未来经历一些阶段性困难,我们预计它会找到办法,挺过这段困难时期,就像它曾经做到过的那样。韩国已经发展出“小国家,大企业”的制胜战略,它和中国的“大国家,小企业”模式正好互补。正是这种恰好与中国相对的战略取向,让韩国的生活水准得以维持在中国10倍的水平。

  资产泡沫

  韩国今天的情形和日本上世纪80年代的情况很相似:公司领域的竞争力日益上升,使得货币坚挺、通胀率保持低位;人口老龄化使储蓄率维持高位,金融资产需求旺盛。这种情况下,如果其中央银行不加以密切关注,可能就会出现较大的资产泡沫。

  韩国经济方面的领导人,尤其是央行领导,看来充分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关键是要保证,不要仅仅因为通胀率低而把利率控制在低位。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银行(BoJ),正是在这一点上犯了错误。它当时眼看着资产价格飙升,而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我估计,韩国的中性利率为5%。中央银行需要尽快把政策利率调高到这个水平。这可能引致货币升值,并为经济发展带来阻力。但我认为,对于目前的韩国而言,潜在的资产泡沫是比增长放缓更大的威胁。

  韩国正在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过渡。这种过渡状态很容易形成资产泡沫,因为经济中的波动性下降,金融资产需求随之增加了。如果放任这个泡沫发展,那么就有可能重蹈日本80年代的覆辙。

  庆幸的是,在亚洲国家中,韩国是央行独立性的典范。在过去三个月中,韩国银行不顾政客的压力,两次提高利率。韩国银行的行动比欧洲央行(ECB)和日本银行(BoJ)都要坚决。如果韩国能够在不经历严重资产泡沫的情况下,完成向发达经济体的过渡,那么我相信,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归功于韩国银行(BoK)敏锐的警惕性和独立行动的勇气。

  徐寒梅 译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新浪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新浪财经新评谈栏目。


《财经时报》,中国人首选的经济周报!
全年定价:98元
电话订阅:010—87762866转8011、8017
网址订阅:www.chinabusinesspost.net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谈股论金】【收藏此页】【股票时时看】【 】【多种方式看新闻】【打印】【关闭


新浪网财经纵横网友意见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174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

北京市通信公司提供网络带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