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纵横新浪首页 > 财经纵横 > 顶级品味 > 正文
 

醇香味浓勃艮第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6年03月25日 14:25 《财经时报》

  法国的酒庄都是有历史的,因历史而滋生的酒庄的记忆,成了法国葡萄酒文化的一部分

  □ 李尘晖

  勃艮第种植葡萄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纪。当时,居住在地中海和希腊的高卢人,开始将葡萄种子从瑞士传到勃艮第。而勃艮第葡萄酒真正意义上的发展,是在公元
11世纪。

  与此同时,在法国乃至欧洲葡萄酒发展史上起过重要影响的西笃会,在勃艮笫成立。

  西笃会奠定了勃艮第葡萄酒的宗教意义,并开始了宗教与葡萄酒联姻的启蒙。而这种启蒙,直到今天,依旧是法国葡萄酒的经典。

  在法国人心中,只有勃艮第的葡萄酒,才是他们的精神之源泉。

  那片绵延数公里、被著名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誉为“金色之丘”的葡萄园,那个有过一段曾经让查理曼大帝士兵俯首称臣的历史,后来这段历史又被莎士比亚写进戏剧里的名叫博讷的小镇,已成为勃艮第葡萄酒的圣殿,更是法国人的心灵驿站。

  坐着蒸汽机车前往勃艮第

  2005年秋天的一个午后,在巴黎古老的里昂车站,我登上了开往勃艮第的高速列车,只运行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便到达了同样古老并具有魅力的勃艮第首府第戎。

  14世纪时,第戎是勃艮第公爵的夏宫。至今依旧保留着公爵宫、巴赫塔和腓力王塔这些世界闻名的建筑。第戎是去博讷的必经之路,而连接它们的,便是著名的“金色之丘”。

  高速列车到达第戎后,不用出站。过一个道口,便能转到一列去博讷的火车上。这列火车每天一班,但没有固定的发车时间。一般是在高速列车从巴黎抵达第戎10分钟后发车。

  这是一列老式蒸汽机牵引的火车。早在维希政权时期,就已经在这条线上行驶了。是目前全法国年代最久远也是仅有的一列还在运营的蒸汽机车。

  勃艮第的酒庄都是有历史的,当这种历史随着岁月的积淀和酒庄的昌盛,不断地丰富、不断地凸显出它曾有过的灿烂和辉煌时,酒庄便充满了记忆。这种记忆,弥漫在清新的空气里,回荡在深邃的酒窖里,铭刻在聚满阳光的石子地里,散落在年复一年支撑硕果的葡萄枝头。

  于是,因历史而滋生的酒庄的记忆,便成了法国葡萄酒文化的一部分。普罗旺斯、波尔多、郎格多克……这些著名的葡萄酒产区,便与路易十四、亨利四世和拿破仑,便与教堂、修道院,便与毕加索、达利,甚至还与中国的大清文化交融在一起。

  拿破仑奠定了葡萄酒文化

  Chateau Batailley的历史,要追寻到1800年5月。那年,拿破仑率30000人马,迎着暴风雪,翻越阿尔卑斯山,在

意大利北部的马伦哥与奥地利军队激战。拿破仑将盛满葡萄酒的橡木桶与火炮一起推上阵地,最后法军大获全胜,马伦哥重新回归法国。

  拿破仑喝葡萄酒打胜仗的消息传遍法国。葡萄酒的种植和庄园的兴建,便成为那个年代法国南方人的嗜好。这一嗜好奠定了法国葡萄酒文化的根基,并继续其传播。几百年后,我们前往的Chateau Batailley,便是那个年代的产物。

  Chateau Batailley现今的主人卡斯代亚得知我们到访,特意在庄园门口插上一面五星红旗。卡斯代亚告诉我们,这个占地1700多亩的酒庄,是其曾祖父留下的,尽管经历过拿破仑帝国和二次大战,但葡萄的种植和酒的酿造却始终没有间断。卡斯代亚带着我们参观一个长达200多年的酒窖。打开铁门,一股陈年的香醇弥漫出来。借着手电光的照明,我们惊讶地发现,这里存放的不仅有本世纪的酒,还有上个世纪再上个世纪的酒。我看到一瓶1881年的葡萄酒,酒瓶上积满灰尘,摸上去的手感有些异样,仿佛酒瓶里流动的不是酒液而是岁月。我忍不住问卡斯代亚先生,能否让我拿着这瓶酒照相,他不但答应了并主动与我合影。我请卡斯代亚讲讲这瓶酒的故事,他说,他也不是十分清楚,反正是祖辈传下来的,原来也并非仅此一瓶。

  酒庄里的中国古董

  葡萄园对修道院而言,也是一项重要的经济资产。最令我难忘的是欧斯先生的Chateau Auzias.我们去的那天下着蒙蒙细雨,深秋的风把红叶吹落满地。我们跟着欧斯先生,踏着沙沙作响的落叶,穿过耸立着的巴洛克式的廊柱,走进他的酒庄。

  酒庄的底层是个类似

客厅的空间,令人惊讶的是,墙上挂的全是中国清朝风格的饰品:既有景泰蓝的花瓶,也有琉璃的台灯,还有许多金盘银碗和中国字画。法国的葡萄酒庄园怎么成了中国大清时期的文化展示?欧斯先生看出我们的疑惑,说这个庄园是其祖上在1815年建造的,当时拥有2000亩土地,种植的葡萄是这一地区最好的品种。

  波旁王朝复辟那年,该庄园是郎格多克地区惟一向皇室供酒的酒庄。欧斯说,到了他爷爷那辈,由于战乱、特别是

二战时期,维希政权强行征酒进贡给德国人,酒庄遭受很大破坏。战争结束,酒庄也面目全非,大片的葡萄被病虫侵蚀,庄园也因年久失修和战乱而破败不堪。老欧斯生下儿子后,便把庄园卖掉。他用卖庄园的钱到巴黎供儿子读书。有趣的是,欧斯20岁那年来到中国,赶上了中国红卫兵大串联。他跟着这股革命“洪流”从上海走到北京,一路上他像寻觅宝藏一样,收集到许多古董。这些古董多半是晚清的产物,做工精致,色彩绚丽,令欧斯爱不释手。

  多年后,深爱中国文化的欧斯先生,所收藏的中国古董积少成多竟达数百件。这时,他找到当年从其父亲手中买走庄园的那户人家,用高出当时两倍的价钱,又将酒庄买回。

  欧斯把自己的酒庄变成了中国文化展示馆,到处都摆放着他几十年来的收藏。酒庄买回后,他翻耕土地,用机械化工艺栽种葡萄。Chateau Auzias成为郎格多克地区最先向中国出口葡萄酒的酒庄。

  历史与现代交融

  如今,虽然博讷区的周围都是现代化的汽车公路,但是城市内的中世纪堡垒却是勃艮第最珍贵的历史财富。狭窄的街道蜿蜒曲折,旁边是漂亮的广场、小礼拜堂和陈列着各种新鲜食品的食品店。城市里的84家餐厅和38座酒窑(向公众开放)更激发了人们享受美食的欲望。这些酒窑里的佳酿为当地2.3万居民和每年100万游客提供了最佳的品尝机会。

  勃艮第地区最古老、最传统的葡萄酒庆祝活动也每年在此举行。自1859年开始,每年11月的第三个星期天还举行拍卖会。

  多年以来,数百万法国和欧洲当地的葡萄酒商向拍卖活动捐赠了许葡萄酒,甚至是葡萄园。

  一天行程结束的时候,博讷区刮起了大风。导游告诉我们,这片葡萄园是19世纪的修道士最早建立的。因为他们相信,可以在勃艮第石灰石的山坡上种植葡萄。“这让你想到是自然创造了这一切——它面向太阳升起的东方,创造了各种气候条件。修道士们最早发现了这种珍贵的财富”。(03271)

  链接

  法国人的心灵驿站

  勃艮第地区位于法国中部,其范围包括科多尔、索恩·卢瓦尔、涅夫勒和博讷四省,西北部有巴黎盆地延入,南部为中央高原,首府第戎。面积31582平方公里,占法国国土面积的5.7%;人口161万(1990年),占全国总人口的2.8%。

  在勃艮第大部分的历史中,它都是一个强势的独立地区,并以强烈的地区特色而著称。过去光荣的历史令人怀念:这里有高卢最后一位代表性人物——韦辛格托里克斯(Vercingetorix)的传奇故事。入侵的罗马人在此建立了不少城市,并留下许多遗迹,像欧坦(Autun)就有许多罗马时期的古迹。

  勃艮第是法国最富庶的地区之一,许多历史古城和都市,已经在这里写下好几百年的文明史了。勃艮第因为出产世界级的好酒而知名。到科尔多(Cote-d‘Or)或酒城博讷(Beaune)走一趟,任何爱酒人士都可以好好品尝一番。

  从修道院到雄伟的罗马式教堂,可以验证在中古时代,天主教的重要性。维热雷的本笃修道院是古代通往西班牙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朝圣之路的起点。有两种修道院势力在勃艮第达到权利的极点:公元10到12世纪,是本笃教派在克吕尼(Cluny)势力最强大的时期。因为不满日益奢华的风气和松弛的纲纪,圣伯纳(St.Bernard)于12世纪创立了另一个教派,也就是西笃会。从风特内修道院的简朴,可看出西多会修士清苦严肃的生活写照。在勃艮第,可以明显地了解建筑史的发展过程。这里有圆筒状的罗马式拱顶建筑,也有像在桑斯(Sens)和欧克塞尔(Auxerre)的哥特式中殿教堂。

  13到14世纪时,勃艮第公爵的势力开始兴起。在第戎,这期间兴建了许多雄伟华丽的宫殿、贵族豪邸和博物馆等建筑。乡村景色间不时会点缀着这些华美的城堡,诉说着历代勃艮第统治者和贵族的傲人财富。

  除了城镇和都市风情,勃艮第的乡村景色相当优美,例如像莫尔旺(Morvan)地方自然公园,以及布希欧纳(Brionnais)的牧场风光。东边宁静的汝拉山区,有许多深纵谷和瀑布。

  勃艮第也是个分水岭。索恩河往南流向地中海;容纳河(Yonne)向北注入塞纳河。除此之外,各城镇之间也有运河连结。坐船游勃艮第,在水流之中游览历史古迹,是非常愉快的旅程。


《财经时报》,中国人首选的经济周报!
全年定价:98元
电话订阅:010—87762866转8011、8017
网址订阅:www.chinabusinesspost.net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谈股论金】【收藏此页】【股票时时看】【 】【多种方式看新闻】【打印】【关闭


新浪网财经纵横网友意见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174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