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银行
跳转到正文内容

Jolla复活MeeGo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06日 10:58  《第一财经周刊》微博

  MeeGo的开发者们创办了新的手机公司Jolla,计划推出新的手机,从中国开始。

  文|CBN记者 周昶帆

  “我能经得住多大诋毁,就能担得起多少赞美”,这是2011年6月,诺基亚(微博)在中国为基于MeeGo系统的智能手机N9所发布的广告语,说这句话的是中国女影星范冰冰。而短短几个月之后,MeeGo的系统也就面对了这样残酷的境遇对比。虽然市场对N9的用户体验、工业设计以及软硬件的结合有了不错的评价,可这并未让诺基亚CEO斯蒂芬·埃洛普改变放弃MeeGo系统、依靠微软(微博)Windows Phone(微博)的战略。MeeGo系统原是由诺基亚与英特尔(微博)合作开发,双方于2010年2月宣布`将其开源。在诺基亚放弃MeeGo之后,2011年9月,英特尔也选择放弃MeeGo。

  N9成为了MeeGo手机在诺基亚的绝唱,当人们以为一切结束的时候,Jolla出现了。面对这一让人失望的情况,MeeGo项目组的成员陆续离开了诺基亚,他们选择创业,建立起自己的公司Jolla,在诺基亚体外复活MeeGo系统,推出自己的品牌手机。

  Jolla这家公司成立于2011年10月,在芬兰语里它的意思是“快艇”。Jolla 的CEO Jussi Hurmola称,“从去年2月之后,我们目睹了发生的一切,诺基亚开始了新的战略。我们看看周围这一切,聪明的队友和技术,已经准备好的生态系统和产品,我们有继续这一事业的各种要素,这里面也存在着商业机会。”

  创业对他们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对于这款操作系统的信心,更多的则是不想就这样草草结束一个研发团队的历史。

  Jussi Hurmola曾于1997年加入诺基亚,参与过多个重要项目,涉及塞班系统、S60系统、诺基亚N系列手机以及MeeGo系统的开发,他自身也有过三年的创业经历。

  Jolla的团队目前有50余人,近半数人员来自诺基亚,比如它的首席运营官马克·迪龙(Marc Dillon)就曾是诺基亚MeeGo项目的首席工程师。诺基亚的前员工还担任了首席技术官、销售与商务高级副总裁和首席工程师。而另外一半则来自MeeGo开发者社区。他们的共同点是:几乎所有人都拥有MeeGo的开发经验。

  MeeGo系统当初被诺基亚寄予了厚望,在苹果和Android系统智能手机几乎垄断市场的情况下,诺基亚曾希望MeeGo系统能有所作为。然而诺基亚这一期望最终成为了泡影。如今在市场上的手机操作系统,苹果的iOS系统封闭,Android系统手机硬件同质化和系统版本分裂问题凸显。手机销售商和运营商都希望在智能手机市场上能有更多的选择,比如像Windows Phone这样的后来者。Jolla认为这其中存在着一块相对小众的市场。

  虽然诺基亚不会再持续投入后续的系统升级,但N9的市场反馈给了Jolla一定的信心。产品本身的表现也得到了证明。而MeeGo的开源也给了Jolla在诺基亚体外重新复活它的条件。Jolla将重新打造自己的手机产品。Jussi Hurmola表示,Jolla将会重新开发自己的UI,而不是沿用诺基亚N9上的Swipe UI,Jolla也并没有获得诺基亚的任何知识产权授权。

  没有了大公司内部丰富的资源支持,一切都要从头开始。Jolla面临的问题除了继续吸纳各类人才组建团队以外,还需要找到整条手机产业链上的合作伙伴以及这复活事业所需要的资金。

  Jussi Hurmola认为Jolla接下来需要做的事可以划分为四部分:设计出手机产品、进行市场推广、大批量生产、生态系统建设。而对于资金的需求,即使是第一阶段,设计出手机终端产品和量产就需要1000万欧元。Jolla已向芬兰政府和境内外的私募投资者寻求资金支持。有趣的是,诺基亚公司自身有一个“桥梁”计划,这是一个创业孵化基金,会提供给那些从诺基亚离职去创业的人一笔小额种子资金。Jolla就获得了诺基亚的小额投资,不过这笔种子投资并不能满足其庞大的资金需求。Jolla一边寻找合作伙伴一边寻找投资,推进自己的计划。

  销售渠道、代工工厂、数量巨大的消费者,这都是Jolla所缺少的,而这些中国都有。Jussi Hurmola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Jolla希望在中国寻找各种合作伙伴,我们将中国看作是下一个可能引发重大变化的市场,除了零售和渠道商之外,我们也希望寻找多家公司合作,从应用开发商、ODM厂商到运营商、网络服务提供商等。”为此,Jolla每个月都会有员工来到中国。

  随后,Jolla在中国找到了迪信通(微博)。一开始Jolla希望迪信通能向其投资,但经过谈判之后,双方达成了合作意向,Jolla与迪信通签订了零售与渠道合作协议。迪信通总裁办公室项目经理雷涛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从迪信通自己的N9销售数据、市场反馈以及Jolla的MeeGo系统原型机来看,迪信通对Jolla有信心。”迪信通对MeeGo系统产品的判断是它不至于没有竞争力,至少能抗衡Windows Phone系统产品。

  寻找到中国本土合作伙伴对Jolla有很大帮助。以迪信通为例,现实地看,Jolla尚未推出产品,运营商目前对其并不会认可。而争取到迪信通这样的零售渠道商合作,能够更加贴近一线市场,与最终消费者直接接触上。迪信通能将一线的销售数据、消费者的消费趋势和习惯反馈给他们。“最先要得到消费者的认可。”雷涛说。此外,除了了解中国市场和消费者,迪信通还将实际地帮助这些芬兰创业者们牵线搭桥,Jolla正是通过迪信通才与联发科(微博)搭上了线。

  当然Jolla在中国市场要面对的不仅仅是跨国公司,对于小米和魅族这样的中国本土公司的竞争,Jussi Hurmola表示:“小米和魅族在中国市场以及全球市场成为了新的玩家,创建了受欢迎的新品牌。Jolla也把它们的成功视作是一个我们在中国市场寻求机会的积极的信号。但它们都选用了Android系统,很多厂商都在基于Android系统开发自己的UI,那是一个追随者的游戏,小米也是基于价格优势。而Jolla不想复制它们。”

  软硬件设计和批量生产都需要资金,而在钱之外,还有一个长远的挑战。智能手机时代的玩法已经改变,除了强调硬件设计、软件系统的用户体验之外,更有挑战性的是需要建立一个生态系统。让开发者参与进来,为系统平台开发第三方应用,从而吸引消费者。因此,怎样打开缺口,建立属于自己的生态,也是Jolla需要面对的问题。

  Jolla的策略是在产品面对大众消费者的同时也会提供一个“开发者模式”,让那些极客开发者们对手机系统有更多的权限。此外,MeeGo系统和Android系统都是基于Linux系统开发,“就像一棵树上的果子”,对开发者来说,Android应用迁移到MeeGo相对比较容易。而Jolla也在考虑把模拟器软件装进手机,这样将能直接安装Android应用。

  Jolla预计在2012年年内推出新的产品,而此前这个原本低调的公司被曝光出来。在“隐藏”半年多之后,从7月开始这家公司的高层管理者开始频繁接受媒体访问,宣布他们的计划以及对于MeeGo未来的美好期待。这与诺基亚的动作和产品有一定关系。

  Jussi Hurmola称,诺基亚在时隔半年后于本月初为N9推出了PR1.3版本的系统更新,业界广泛预测这将是MeeGo故事的结局,而他就是想要在这个时机告诉大家:MeeGo不会死。也许今年内我们就能看到这家公司的产品。

  MeeGo正在复活。于是,Jolla就该浮出水面了。

分享到:
【 手机看新闻 】 【 新浪财经吧 】
  • 新闻中方:美涉南海问题声明发出严重错误信号
  • 体育奥运-林丹2-1李宗伟卫冕 博尔特百米卫冕
  • 娱乐《黑客帝国》导演拉里变性 吓晕影迷(图)
  • 财经西安拟推汽车限购措施 或成全国趋势
  • 科技专题:迄今最大火星车今着陆火星
  • 博客单士兵:17岁少年杀人事件的恋爱暴力
  • 读书盘点:解放军历史上九大“倒霉”部队
  • 教育名校地域歧视致不同省份录取率相差惊人
  • 育儿一卫生院注射用水当儿童疫苗 微博关注
  • 健康经期如何运动 超八成儿童家具甲醛超标
  • 女性最阔绰出手 中国人狂扫奢侈品震惊英伦
  • 尚品奥运冠军饮食秘诀 男星示范薄西服穿法
  • 星座周刊下周欲求不满 测试婚姻幸福吗
  • 收藏京剧脸谱币冲高回落 熊猫币一夜涨4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