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总经理王东:政府要为民营银行创造公平环境

2014年02月12日 16:11  新浪财经 微博
图为: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总经理王东。(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骆霄 摄) 图为: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总经理王东。(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骆霄 摄)

  新浪财经讯 “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四届年会”于2月11日-14日举行。在“迎接金融大时代——民营资本的力量”分论坛上,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总经理王东出席了会议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东:谢谢陈董事长,其实刚才均豪总裁和汪董事长提的这些东西,我们都是非常的赞同,结合各自在自己业务规划上的一些想法和未来金融业发展一些判断和看法,实际上中金公司,提到电信改革的时候,正好是中金公司成立的时候,我们有幸从电信做到石油,做到银行,做到保险,把整个国有体制改革的过程都经历了,我本人还有幸参与了电信和银行的改革,这个过程中其实对整个机制的调整,有一些切身的体会。金融改革其实从一开始,它就是整个中国市场改革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从国有银行改革到后来的利率逐渐的市场化,其实我们在这方面取得整个的进展还是很多的。包括目前绝大部分的银行资产都实现了,做建行的重组要做五年,做农行的重组要做四年,做了很多艰苦的国有企业向市场化机制转化的过程,包括网点的减少,利率的市场化也是推进有进展的,贷款利率的上限已经打开了,监管上是打开了。

  国家政府也说在监管上,未来一段时间把利率市场化打开,金融改革其实一直在推。包括民营资本,对现有国内的银行业的参与,这个参与程度是不低的。大家看一下数据的话,民营资本对国有银行,对国内银行业的参与,在过去几年的进展还是很大的。你看一下2012年的数据,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占比是在50%左右,村镇和民生银行达到70%以上,这个比例是在那儿的,这个参与是一直有的,但是民营资本虽然有这么大的股本的参与,但是参与决策的能力一直受到限制。这是一个机制上的问题。所以这个过程中,也体现了很多的问题。民营资本在金融领域未来要能够怎么样参与呢?其实我觉得首先还是要看一下整个未来金融改革有哪些重要的工作和方向。

  刚才汪总提到了很多,我们的看法是基本上一致的,每次到亚布力来,整个论坛谈的基本上都是两个主题,一个是市场,一个是改革,基本上离不开。今年刚好在去年年末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所以大家基本上是基于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的这么一个大的背景来谈的。那么我们认为未来金融改革,其实基本上围绕着十八届三中全会提的一些金融领域重要工作展开的,金融改革是一个基础工作,它是一个联系到各行各业方方面面的一个基础工作。金融改革不是目标,金融改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和基础工作,哪几个方面很重要的工作呢?第一,还是稳增长和抗风险,这方面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个我们维持整个经济体系运行和保持改革成果的一个前提。

  二,就是调结构,创新,实现产业升级,这是第二个重要的工作。第三,就是人民币国际化。这三方面的工作,其实相互之间是非常密切联系在一起的。而金融改革又是和他们要密切联系在一起的,而且要为这三方面服务的。你要理解这三方面的工作和金融改革的关系,才能对金融改革有一个更深入的理解。你要实现稳增长,抗风险,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金融改革不能有任何的改革举措触发系统性金融风险,这是一个基本的前提。至少在近期内保持基准利率的稳定和社会总融资成本无大幅度的变化,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你又不能控制这个利率成本,你必须使这个利率能够实现市场化差异化的分配。从这个角度去促进调结构,创新,实现产业升级。所有的改革措施首先要解决这个金融资源有效分配的问题,它要实现市场化的分配。第二,解决矛盾,激烈的矛盾冲突,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资金分配上的不公,这种分配的矛盾,日益激化,必须解决它,还有如何引导资金,向新的城镇化,消费升级,技术革新,新的增长领域去发展,另外要引导它向去产能,通过去产能和创新实现产业升级。这也是金融改革的目标。

  另外要求所有的金融改革措施,能够提升国内银行和金融业务的竞争能力。因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最后目标就是说中国整个金融市场的开放,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目标。金融市场开放以后,如果国内金融业没有具备这种竞争能力,没有这种风险管控的能力,无法应对跨国资本流动和套利资金引发的系统性冲击,所以这是很重要的。

  围绕这三方面的工作,未来我们判断,就是说可能金融改革的工作,在四个方面会推开,推开这里面可能有些机会,民营资本参与的多一点,有些民营资本参与的程度可能会不同。第一,还是要做大市场。我们市场化融资的规模太小了,基本上还是信贷融资,就是说间接融资。你必须做大市场,才能够满足未来金融改革的广度和深度。那么我们认为你除了放开股本融资市场,当然现在还没有放开,其实最后也没有放开。就是说放开股本融资市场以外,在控制信贷规模增长的情况下,加快做大证券市场,证券市场一定要做大,证券市场是金融市场未来我们能够实现现代化一个很重要的基础。为什么证券市场要做大呢?债券市场,只有债券市场做大了以后,大型的国有商业银行才能够把资产业务,从现在的信贷业务上转到市场化投资渠道上去,我们现在一百二三十亿的商业银行资产,债券市场只有二三十万亿,实体经济在债券市场当中的作用很小。所以这个一定是要做大的。

  第二,它只有债券市场做大了以后,这个市场才能够倒过来刺激这个商业银行,去为中小企业的信贷业务服务。把这个信贷资金的重点能够转化过来。大型的国有银行会把资产业务转过去,它的信贷业务腾出来的空间,才能够给中小银行和民营银行提供一个新的业务发展的外界空间。不然我们发展的空间都没有了。所以债券业务扩大非常重要。从制度建设上来讲,监管方面来讲还应该做很多的工作,第一,债券业务审批,审批一定要放开,我们现在仍然是审批的,无论是发改委,证监会,人民银行,在债券业务的发行量,审批仍然是没有放开,欧美发行债券是不需要审批的,他们发一个市场的债券是不需要审批的,最多是披露,我们是要审批的,企业没有办法有效把握这个变化。所以债券业务审批要放开。第二,要深化广度和深度,要逐步的适当允许国际金融机构参与国内债券市场,就是他们的参与能够提高我们整个债券市场的容量,这是我们觉得从债券这一块,一个未来肯定是需要做的一些工作。

  那么除了债券做大市场规模以外,第二点,是要深化利率市场化的改革,利率市场化是大家吵了很多年的一个问题,贷款利率的上限在监管上放开,这是好不容易取得的一个成果,下一步就是存款利率上限放开,但是利率市场化的改革,其实不光是你要有一个政策,有一个制度,因为制度和政策能不能有效的运用是关键问题,除了有制度和政策以外,其实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是加速国有银行体制的改革。就是国有银行在股权结构和治理结构上一定要改,如果不改的话,它的激励机制就不可能使它产生业务创新和承担风险的能力和这个意愿。但是利率市场化是一个非常系统的工程,国企不改,国有企业政企不分的问题不彻底解决,那么国有银行,即使将来国有银行民营化了,我们不去改掉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国家保底的这种观念,利率的市场化的改革,涉及到的改革深度比我们想的还要深。

  第三,改革方向,要给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参与金融业的自由度,要给他们创造条件,第一,中小银行网点不够,我觉得在满足监管条件下,应该加快网点的审批,目前中小银行的发展跨区经营,网点审批仍然是一个约束,约束存款业务发展一个重要的一点。民营资本应该积极参与银行业,这个目前看有了很多的制度,但是这些制度里面,比如说民营资本参与的程度,有的时候农村银行要求成立的时候,股东要有一个商业银行,很多的限制,实际上也限制了民营资本在这个当中发挥作用。除了这个以外,第三,就是对于金融领域的新兴事物要有一个包容的态度,包括互联网金融,最近大家都在看互联网金融,包括余额宝,理财通这些产品,其实也激起了一些人的,当然不一定是国有银行领域,但是也激起了一些人负面的声音,我觉得要有一个包容态度,这些东西都是在新技术条件下,新的经济条件下产生的新生事物,只要是合法合规的要给它一个发展的空间。我们不知道在新技术条件下会创造出什么新的东西,这些东西很多时候是非常好的惊喜。像余额宝和财富通是负责正面的,负责有益的惊喜。

  最后一点,就是金融改革的方向,还是要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就是说存款保险制度和企业破产程序的落实,是喊了很多年的,我们觉得除了这个以外,政府还是要发挥作用的,要打击地下金融业务,因为不把它有效的合法合规的银行业务的发展,不可能有一个保障,也不可能有一个有效的合理的竞争环境。当然这个不能够单做这个,不做那个,所有的改革措施是一个系统化的事情。

  在这么几个大的改革方向上,民营资本如何参与,我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因为这是个人的专业所限,像均豪总,汪总,他们在民营经济的领域,经历是非常丰富的。但是我提几点,第一,就是要看到挑战和风险,我其实比较认同汪总刚才提到的,商业银行在西方它是一个不是说行就行,已经是一个恐龙级的行业了,尤其是传统,传统银行的利差业务是一个恐龙级的业务,就是说你怎么能够去投到这个业务里面,你一定要有一个好的风险判断,这个风险我觉得可以归纳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在中国的监管工作,因为都是从很小的时候做起来的,机制,人员,包括网络的竞争能力其实都是不足的,始终面临监管的压力。去年资本金,前两年资本金监管严了以后,资本金就面临了问题,那么网点扩张就成了问题,这是在监管上怎么做的。另外中国的特色是什么,银行是永远要监管的,不管到哪里,过去也好,现在也好,中国也好,国外也好,银行是永远要监管的,政府看得见的手就永远在那儿。那么中国有一个特色是什么呢?

  就是说政府监管,国有资本占银行业主体,永远在那儿。那么能不能在这个里面为民营银行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呢?一段时间以内是需要一个解决的问题。那么这是一个监管的风险。第二,就是业务风险,业务上的挑战。我刚才讲,民营资本,其实目前参与的并不是说太少,有些银行也做的很好,但是民营银行,主要是中小银行为主,从设立的时候,它的机制是很灵活的,因为它要跟大行竞争,竞争的机制是非常灵活的,而且一般是区域化的运营,本土的优势很明显,地方政府又支持。地方政府往往能够帮助他找一些业务,很多银行发展很快。目前应该说城商行和农商行是在15万到18万左右。整个的占比是比较重要的部分。股份制银行大概是不到20万亿,占比已经是很大的一部分了。

  但是发展了以后,一段时间以后就出现了问题,就是管控体制治理和运行的流程管理明显的是跟不上网点扩张和规模扩张的。这是很多民营银行面临的问题,这样的情况下,你怎么能够去抵抗金融市场的风险。另外,产品的同质化程度太高了,就是大家都去挤着做这个利差业务。也就是说中小企业融资不光是大银行不喜欢,小银行也不喜欢。这就是一个同质化的问题,所以你将来要做这个银行业务,那么你就必须要做出特色来,你不能够走大银行综合性经营的这么一个战略,这个老路,你必须要做出特色来,你必须突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是一个方向。

  其实股份制银行在过去的改革,股份制银行本身的改革,招行从成立的时候也很小,网点也很少,招行是最早做互联网的银行,它通过互联网银行把它的业务特色做出来的,而中信银行是做个人外汇的业务,民生、光大是做中小企业融资为主,所以你要做出特色来。这是从银行角度。另外确实是,昨天俞敏洪[微博]提的很有意思,就是说往往是在国家不管的地方行发展的很快,像诺亚的资产管理业务,理财业务,PE业务最早是不管的,PE业务欣欣向荣,在国家资本参与不多的地方,往往会出现未来市场的一个新的方向,一个新的惊喜,包括金融互联网,互联网金融,所以新业务这一块的研发推动,是民营资本参与金融改革,要重点考虑的,尤其是从个体的民营经济体去考虑自己未来金融战略的话,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向。

  陈琦伟:均豪想回应一下。

  王均豪:我补充一点,刚才讲到的是给我启发最多的,如果我这个能够批下来,你给我讲的启发是最多的。我思考一个问题,就是监管的问题,我们的警察永远考虑是抓坏蛋,我们能不能自己不做坏蛋就不怕警察了呢?这个我想,如果说我来做民营银行,我可能会考虑,我自己都要为自己的健康负责,我干嘛非要去考虑让坏人来监管呢?我自己做一个好孩子不行吗?我的意思我们自己按照这个标准来符合去达到它,不用猫抓老鼠,自己就是考及格,这也是一种思路。

  王东:稍微补充几句,大家对这个办银行的热情非常高,我不是一个银行专家,从我的理解回应一下,第一,在现有的传统银行业务领域,你是一个新进入者,所以你进入的时候,那么已有的竞争者,他对你肯定会有一个阻碍,而且你是在他的占有市场主导地位的情况下进入的。所以你的进入成本很高。第二,即使你满足监管条件,也意味着你的运营成本和竞争力是受到很大的影响。

 

分享到: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新闻美媒:中国领导人提出重组解放军要求
  • 体育詹皇37+9热火胜 阿杜36+10雷霆灭开拓者
  • 娱乐好莱坞知名女星秀兰邓波儿去世 享年85岁
  • 财经投行中国找人潜规则:先问父母做什么
  • 科技魅族黄章独家开通新浪微博
  • 博客唐师曾:80年代末“扫黄”行动(图)
  • 读书优劣悬殊:抗美援朝敌我装备差距有多大
  • 教育硕士民工市场求职自降身价只求月薪3000
  • 石麒麟:巴菲特神密投资公式找到了吗
  • 彬哥看盘:四连阳后防调整
  • 向小田:回乡见闻系列总结
  • 朱大鸣:地价暴涨会不会刺激房价奔腾
  • 张庭宾:美元债是中国企业的金绞索?
  • 陈绍霞:土地增值税乱象探因及对策
  • 叶檀:东莞的迷茫
  • 慕白:朱长虹冒险背后的政治冒进
  • 罗毅:影子银行众生相
  • 张炎夏:部长生气了 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