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新浪财经

小自行车亭化解城市宿疾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03日 15:54 中国科技财富

  中国素有自行车王国之称,却也有骑车容易存车难的宿疾。但在不久的将来,各大城市将出现既漂亮又美观的生态自行车亭,真正解决“骑车方便存车难”的问题。而这一问题的解决,需要诸多因素的配合,资本、技术、社会需求这一切都汇聚在一座小小的自行车亭上。

  自行车在复兴

  汽车的普及曾经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象征之一。但随着油价的飞涨,世界气候环境的恶化,环保节能之风刮遍全球。同时人类也对健康问题日益重视。这一切都带动了自行车在世界范围内的再度复兴。

  2007年开始,欧盟委员会在欧盟境内实施“环保出行”计划。

  在巴黎,每年3月25日被定为“自行车日”,并向市民免费提供自行车。

  在澳大利亚,热衷自行车的人数空前增多,自行车的销售数量连续六年超过汽车。

  在伦敦,政府也制定了“自行车行动计划” 。

  在德国,自行车人口约6500万,平均每年共骑280亿公里以上。

  而韩国则计划到2010年使自行车承担的运送量由1998年的1.8%提高到10-20%。

  在中国,自行车的使用更不仅仅是节能以及健康的问题。由于公共交通发展的滞后,国民经济水平依然偏低等种种因素,直到今天自行车依然是中国人的主流交通工具。浩浩荡荡的自行车大军一直是中国独特的一道风景。

  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中国自行车总量约为5.4亿辆,全国平均每2.5人拥有一辆自行车,许多大中城市几乎每人拥有一辆自行车。而在

能源价格飞涨的今天,自行车出行的方式还将进一步受到政府以及各界的扶持和发展。

  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在首届中国城市发展与规划年会上表示:为了城市的交通秩序和城市的生活质量,我们理当大力倡导和鼓励自行车的发展;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矛也曾明确表态: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化进程,积极创造条件吸引国内外投资商和运营商进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市场,在吸引资金的同时引进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理念,努力建立科学完善的基础设施投融资运行管理机制和监督管理体系,有效提高基础设施以及公共服务的效率、效果和质量。

  相应的,各地政府在解决交通拥堵问题上,无一例外的选择了自行车。按部分主要城市的交通规划数据,到2020年,自行车出行占出行总量:沈阳 20%、武汉30%、上海20%、广州20%、北京25%、西安25%。

  据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提倡步行及自行车交通方式,实行

步行者优先,为包括交通弱势群体在内的步行者及自行车使用者创造安全、便捷和舒适的交通环境;

  据山东省城市交通建设规划:积极改善自行车交通条件,分区域建设自行车专用道系统;在公交枢纽站等交通集散点,增设自行车停车换乘设施,引导长距离自行车出行向公共交通的转移;推行自行车租赁,完善自行车停车设施,避免因自行车停放而占用道路资源;

  据广州市城市交通发展纲要:未来广州将发展“慢行交通”,鼓励“自行车+公交车”的出行模式,构建以轨道交通为骨干,常规公交为主体,多模式、多层次、高效率的公共交通体系。

  苏州市将2007年9月16日至22日设立为首个城市公共交通周,同时将9月22日设立为首个无车日,在无车日将限制小汽车进入古城区,鼓励人们在出行时乘坐公交车或步行、骑自行车。

  民生问题无小事

  中国是自行车王国,但这自行车王国长期形成的问题一直以来让政府头痛无比。乱停乱放,影响市容,以及衍生的车辆失窃,从来没有一个办法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媒体也曾大声疾呼,自行车乱停放问题的根源在于城市规划和管理的不到位,以及政府公共服务职能的缺失。现在,政府和城管部门如果不强化自己的公共服务能力,反而沿袭运动式、整治式执法和主观随意行政的陈旧思维,以拖车、扣车来应对,只能见一时之效,如此治本不治标方式将无益于问题的根本解决。

  自行车存放问题,几十年虽然各地政府也广乏重视,但一直以来没有确实有效的可行办法。存放自行车难,乱停乱放影响城市市容环境,占道停放影响交通,乱停乱放浪费了大量的城市公共土地面积等问题越来越严重,已成为各城市发展中的“拦路虎”“大顽疾”。特别是自行车被盗问题,百姓怨声载道,既无助又无奈,人大政协,以及各种媒体等呼声越来越高,严重影响了政府一些相关部门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此民生问题直接涉及到城市发展、社会和谐的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

  在自行车存车的问题如此混乱情况下,一种高档自行车管理设备“智能立体生态自行车亭”横空出世,在中国不久的将来,各大城市将出现既漂亮又美观的生态自行车亭。真正解决“骑车方便存车难”。而生态自行车亭的出现无疑为这一问题的解决开辟出一条新的可行思路。

  如果真能解决这个城市存取自行难的“顽疾”,将是科技走进民生,科技促进和谐,科技转换生产力最有力的印证。

  何为生态自行车亭?

  在珠海,展现在记者面前的是外观造型极其现代化的生态自行车亭:高4-4.6米,宽1.5米,长10-14米,占地宽0.3米。存放每辆自行车占地约0.14m2,每组可存20-40辆自行车和

电动自行车(传统占地停放方式占地面宽度约3米,停放每辆占地面积约2.5m2)。

  工程师现场演示存取车方式,用非接触式IC卡,读一下,存车架自动降下,自行车推入既可,取也一样,取完后,空载车架在几秒钟内自动升空入位。整个自存取一次只需1-2分电费,十几秒即可完成存取车,使用非常简单方便。

  现场解说的冯工程师说:“我们还可严格按现代化城市建筑风格设计,集存车、防盗、候车、户外广告等多种功能为一体、达到既美观又实用的效果,是属于一种综合利用城市立体空间非常人性化的市政公共设施,填补了国内外高档存放自行车设施领域的一项空白。”

  在一个大车间里,记者问生态自行车亭的发明者宋有洲:“为什么叫生态自行车亭,它有什么特点?”

  宋先生说:首先是杜绝市容环境的视觉污染。由于采用的是空中自动封闭式存放自行车,使新旧不齐的自行车被封闭式存放在空中广告箱体内,杜绝了对周围市容环境的影响。

  其次大大缓解道路交通压力。因为采用的是空中存车方式,除具有上述功能外,会大大减少地面自行车占据人行道现象,还路于行人,使行人还路于机动车,减少机动车的道路拥堵。

  还有,它是一个具有高效防盗和防盗报警功能的存放自行车装置。使用时自行车存放架会自动将自行车升至空中,然后自动封闭,自动上锁。再者,生态自行车亭的防盗设施采用的是高级射频电子防盗装置,非法取车将会自动报警,如本设施遇到破坏性盗车时也会自动报警等等

  节约城市大量公共土地面积资源,更是一目了然的。如:北京市有700万辆自行车,如果采用本“立体生态自行车亭”方式存放(每辆可节省2m2土地面积),700万辆×2m2/辆=1400万m2,也就是说无形中又可为北京市节省出几十个天安门广场一样大小的面积。

  宋先生说:“由于许多大中城市的市民出行距离超过6-8公里以上都以乘坐公共交通车、地铁、轻轨等为主,但每个城市的公共交通线路不可能通到每个角落和每个居住小区,有很多一部分人需要另骑自行车换乘公共交通车,但由于公交车站点存放自行车设施少,使市民的自行车无处存放,造成了乱停乱放,影响了公交车站亭的使用,影响了周围环境,并造成大量自行车丢失问题。生态自行亭正好是既防盗又美观且还可做候车亭使用。”

  当记者问起发明生态自行车亭的初衷时,从没在哪个科技院所任职过,被称为民间科技工作者的宋有洲先生说:“存车难,存车乱,被城市管理者强行拖走的城管威慑,可能淹没着众多民生“冤屈”。但在北京以及其它城市的很多街区地段,并没有适宜便捷的自行车集中停放区,那些恰好因急、因事停驻的自行车一族,会不会阴差阳错“不幸”沦为违规者呢?自行车族所代表的权利身份是弱势的,他们的物质随时可能被雷霆而至的管理之手拖走,可是,那些永远环绕老百姓的民生之需、民生之急能够被一一拖离吗?由此我深感疑惑:现代化大都市的市容真的与民生和谐之需无法共存共容吗?在二者之间,真的没有一种可以双赢的选择吗?”

  也就是说,生态自行亭发明缘于对存车难的问题质疑开始,然后就想着应该怎么解决它,而展开研发,并非为了发明而发明。经过两年的时间,作废掉二十几吨钢铁,投进将近80多万人民币的研发费用,才得以成功研制出今天展现在记者面前的生态自行车亭。

  三赢的市场运作模式

  在大力提倡与人自然和谐共存的今天,回归环保节能的自行车出行方式,将长期存在。生态自行车亭的出现,也有望解决困扰中国多年的自行车存放问题,从而使中国的交通状况产生巨大变革。但真正能够推广运用,还面临着最现实的资本投入问题。

  仅以北京为例,北京市自行车数量大约在700万至800万辆之间,每天游走在大街小巷的自行车不少于500万辆。而解决所有这些车辆的存放问题至少需要100余万个自行车亭。这还没有考虑到城市面积、车流分布、城市发展等一系列问题。

  据介绍,这样的生态自行车亭的单个价格在9万元左右,那么仅北京市要全面更换投入就不会低于100亿元。再加上其他城市,其需要的资金规模将是一个庞大到难以想象的数字。因此,稳步、分批、渐进的扩张模式不可避免。

  即使如此,所需的资金也是巨大的。对政府而言,将此完全作为公益性投入是有困难的,这笔投入也不能全部转嫁到使用者也就是百姓身上,否则,有可能会出现无人愿意使用的情况,那就有违本意了。因此,谁来投入,赢利点何在,就成为问题的核心。

  对此,记者采访了生态自行车亭的投资商泰和国际投资公司董事长李珩.

  “生态自行车亭将怎样投放到各个城市中去呢?”泰和国际投资公司的董事长李珩,回答记者这个问题时说:“这是唯一我自己全额投资的项目,我们将分批免费向市政府赠送智能立体生态自行车亭设备,并负责工程实施运营后期的维护。为充分满足自行车的存车需求,首批将在一年之内,我们国家一、二级城市的主要商业繁华街道、公共场所和交通枢纽等自行车存车压力较大的地点,投放生态自行车亭。一个城市需投资金至少1亿元人民币以上,但我们不需要政府花一分钱,且政府还可从中分取广告利润,这就是我们采用的SFC、BOT特许经营模式。”

  而这并不意味着将增加城市户外广告点的数量。李珩的计划的本意是,通过推出综合性设计的公共设施,来减少单一功能公共设施品种的数量,达到增大城市有效空间的立体效果。在第一次投放得到一定的效果后,建议政府用超前的意识,创新思维,经营管理现代化城市,在保证不影响城市整体规划和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将城市现有的单一功能占用本市大量空间的户外广告牌全部陆续与 “立体生态自行车亭”结合起来。既解决了多年来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的市民存车难问题、丢车问题、乱停乱放影响交通问题、影响市容的视觉污染问题等,又没有另行增加本市户外广告的总体数量,真正达到为城市节省出大量公共土地面积和空间的立体效果。让此现代化、人性化的公共设施,与城市建筑环境空间融为一体,共同营造出真正和谐的具有现代化的新都市。

  “那百姓用得起这种生态自行亭吗?”当李珩听到这个疑问,很惊诧地看着记者说:“什么用得起吗?我们的运作模式带来的是三赢:投资者、政府、百姓。既然政府有收益,投资者和发明者我们都倡议无偿让百姓使用,当然最终决定权在当地政府。”

  应该说,这一计划对各方面的利益都考虑的极为周到。相应的,目前已有30个城市对此表现出极大兴趣。

  为何李珩对投资这个项目这么有信心呢?李珩说:“因为这个项目不仅仅是赚钱赢利的问题,当然这个项目肯定赚钱,目前很多大型的户外媒体公司,已等在我们后面了。最关键的是这个项目关系到社会民生问题,自行车虽不起眼,但在中国却受众良多,受众很多的事解决了,相信对造就和谐社会绝对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民生问题是国家领导人考虑的问题,虽然我不是国家领导人,但作为炎黄子孙,能为中国的和谐发展尽力也是很荣幸的事。”

  “这个项目是不是需要各地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和积极配合?”记者问。

  “那当然!”李珩先生由衷地说,希望政府能用创新思维,全新的理念经营管理现代化城市。

  此建议如能得以实施,政府无需投资既解决了城市中非机动车的停车问题,又可带动地方相关产业的发展,财政收入,人员就业等问题,使其真正成为了政府德政工程和城市形象的新标志。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