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摩擦暖风渐强 科技战冷风劲吹

中美贸易摩擦暖风渐强 科技战冷风劲吹
2019年01月22日 18:41 《财经》杂志

  中美贸易战暖风渐强,科技战冷风劲吹|金焱看美国

  原创: 金焱 

  1月20日,特朗普执政满二年。此时的华盛顿政府停摆、风雪交加,让本来就很少熙来攘往的华盛顿街头更为冷清。华盛顿的政治博弈在严寒中则进行得热火朝天:国会和白宫死磕,穆勒的“通俄门”调查像一颗随时要引爆的政治炸弹,在对华政策上,白宫的内斗也从未冷却。

  《华尔街日报》1月17日一条新闻引发了人们巨大的关注,但这个以《美国探讨取消对华关税以加速达成贸易协议》为标题的报道随即被美国财政部否认,讨论也旋即降温。报道说,据熟悉内部讨论的人士透露,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一系列战略会议上提议取消部分或全部关税。他们称,此举旨在推进贸易谈判,取得中国对更长期改革的支持。不过,上述知情人士称,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反对姆努钦的提议,担心任何让步都可能被视为示弱的表现。

  在华盛顿的精英圈子中,很多人告诉我这并非空穴来风。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爱德华·奥尔登(Edward Alden)就对我说,“特朗普政府正在寻找摆脱与中国贸易战的方式方法。这是特朗普政府非常希望和中国达成协议的一个信号。”

  当天更多的新闻有关华为。在微信圈上,华为任正非的万字访谈刷屏,同时,华为流年不利的新闻在全球不同地方的登出:英国牛津大学1月18日表示,已停止接受中国华为公司的捐助。在大西洋的这边,西雅图的联邦检察官则正在对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窃取知识产权的指控进行调查;与此同时,美国国会议员警告称,华为在美销售太阳能设备威胁到了整个美国电网,美国对华为的施压甚至封杀不停加码。

  1月22日媒体报道说,美国将向加拿大正式提出引渡孟晚舟。

  奥尔登认为,美国不会放弃抵制华为的一系列行动,特朗普政府将此视为国家安全问题,而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但显然它希望把人们对华为问题的担忧,与更广泛的贸易问题分开。

  中美之间贸易回暖的迹象在不断增加。1月18日,彭博社报道说,北京已提出为期六年的大规模采购美国商品计划,总计采购金额超过一万亿美元,预计在2024年以前将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降为零,在六年内消弭对美贸易顺差。路透社1月18日报道,美中贸易谈判的消息人士透露,美国要求定期评估中国履行贸易改革承诺的情况,以此作为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的条件。美国的要求是,假如美方认定中国违反协议,美国可以再次采取关税措施。但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表示,“在中美两国之间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谈判中,我们正在取得进展,我们谈到了所有问题。”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包道格(Douglas Paal)此时正好在北京。他告诉我,中美面对的将是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的汇流,在贸易议题上,从关税到购买美国商品,甚至可能在知识产权保护、投资负面清单和非关税壁垒方面可能会看到进展,当然有附加条件以防万一。但美国将寻求新的技术转让冷战,从中国学生赴美学习,人工智能和5G相关产品的出口管制,以及中国对美高科技公司的投资,这些方面的挑战会加剧。

(联邦政府部分关门,大雪临门的华盛顿。民主党掌握了众议院后,特朗普面临的情势日益严峻。图:金焱)(联邦政府部分关门,大雪临门的华盛顿。民主党掌握了众议院后,特朗普面临的情势日益严峻。图:金焱)

  特朗普的天下,昨是今非

  特朗普的天下,已经今非昔比了。一个普通的美国老人去逝的讣告露出了这样的端倪。

  87岁的老太太Frances Irene Finley Williams去年11月21日过世,家人按传统和惯例在当地报纸The Louisville Courier Journal上付费刊登讣告。花了1684美元后报纸却拒绝刊出。讣告描述了老太太的一生,包括爱打桥牌,爱跳舞,也描述了她的死:对特朗普政府她一直感到沮丧,这加速了她的过世。

  最后这句话最终成为报纸拒绝刊登讣告的原因,几周后,报纸进行道歉,该报总编说,讣告本应按家人的要求呈现出来并发布,党派关系本来不应在讣告中起任何作用,但在现在的政治气候下,事得其反。

  这可以解读为政治环境前后细微变化的结果。

  今年开年,新国会开始走上舞台,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成为特朗普的劲敌,特朗普强硬,佩洛西更强硬,特朗普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努力要在边境竖起一面墙,现在这个墙到底是什么,到底竖不竖都变得越来越模糊,惟一清晰的是,美国政府关门创下历史最长纪录,民怨开始沸腾,在特朗普与民主党僵持之际,甚至年度国情咨文都可能受到影响——特朗普可能无法正常宣读国情咨文;“通俄门”事件纵深推进,各种不利于特朗普的新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特朗普经济学的瑰丽色彩也褪色了。穆迪首席经济学家Mark Zandi告诉我,去年夏天美国经济经历了当前扩张期的最强劲增长。到了2019年的年初,美国经济变得不稳定起来。桥水基金创始人、华尔街顶级基金管理人瑞·达利欧(Ray Dalio)则从大周期的角度向我解释了其必然性:如果看一看大周期,过去数年,美国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提供各种各样的流动性,从减免税、到央行购买资产、到降低利率,以各种形式进行大手笔地刺激经济,现在可以说所有能用的手段都已达到顶峰了。

  税收刺激力度减弱、贸易紧张和全球经济疲软加剧,这些为2019年美国经济定调为两个字:放缓。

(图:金焱)(图:金焱)

  再看特朗普的支持率。政府不断刷新关门时长纪录,美国国内积怨日多。在政府关门的一个月内特朗普的不支持率上升了5%,达到57%的历史最高点。

  对特朗普最为忠诚的美国农民也开始有怨言了。有数据显示,2018年9月至12月期间,美国大豆产量同比下降40%。爱荷华州生猪生产者每头猪损失约18美元,异常天气影响了美国农民的收成和收入,贸易战的打击让美国农民腹背受敌。这个时候政府停摆,让农民们无法申请补贴,无法贷款,无法预测农产品走势,雪上加霜。

  美国全国农民联合会主席罗杰·约翰逊(Roger Johnson)说,农产品已持续5年利润下滑。农产品净收入只有五年前的一半。对许多农民来说,经济条件不容乐观,他们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随着市场价格的持续走低,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又加剧了这种情况。而现在,政府又关门了。

  美国前贸易副代表助理、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资深研究员Glen S. Fukushima对我分析了一下特朗普的处境:在中美90天谈判期限内,想要解决中美各方面问题的可能性很低。中期选举压力已过,众议院中的民主党多数派不断地以传票、听证会和调查对特朗普轮翻施压,这使得特朗普没有多大精力让中国进行结构性改革。

  最让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大跌眼镜的是,在贸易战大打了9个多月后,特朗普耿耿于怀的贸易逆差不减反增。中美贸易数据显示,2018年中美双边贸易进出口总值为6335.2亿美元,同比增长8.5%。其中,出口4784.2亿美元,增长11.3%;进口1551亿美元,增长0.7%;贸易顺差3233.2亿美元,同比扩大17.2%。2018年中美两国货物贸易额超过了6300亿美元,两国双向投资累计超过2400亿美元。而在2017年,这个数据分别是5800亿美元和2300亿美元。均呈增长。

  这样的结果对经济学家来说没有什么可奇怪的,贸易逆差对他们来说是正常的贸易现象,关税也解决不了贸易逆差。但对坚持用关税来说事的人,比如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

  《大西洋月刊》最近有一篇人物报道,讲的就是莱特希泽。报道说,作为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自己的目标很简单,只是实现起来有点复杂——他希望压低中国在全球经济方面的领跑位置。他这一使命的热情直接来自于他代表美国钢铁公司工作的岁月。

  按纽柯钢铁公司(Nucor Corporation)前首席执行官兼特朗普总统贸易顾问Dan DiMicco的说法,美国钢铁业岗位的流失是中国对美国工人静悄悄发动战争中的第一批伤亡者。

  美国媒体认为,美国官员讨论取消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希望藉此安抚市场,同时鼓励北京方面做出更大让步。美国贸易官员正试图找到迫使中国让步的最佳方式。

  翰宇国际律师事务所(Squire Patton Boggs LLP)国际贸易联席主席弗兰克·塞莫利兹(Frank Samolis)和我分析说,这是姆努钦的策略,特朗普可能要把舞台交给姆努钦,特朗普重视“达成协议”,无论最终的价值或者谈判的意义有多大。在特朗普看来,安抚他的选民之基和市场,才是政治的权宜之计。

  高科技威慑开始纪元

  (来自中国的全球首款消费级可折叠柔性屏手机FlexPai柔派,在CES上人气很旺,华为展位则相对冷清。图:金焱)

  在1月11日刚落下帷幕的全球最大的消费类电子展CES,是全球科技重要的风向标,也是观察中美科技风向的平台。

  CES开展的第一天,我不停地听到的一句话是,“华为来了”。这个话的背景是,中兴自2011年以来首次没有参展,华为则正处在风口浪尖。回想2018年,华为在CES上闪烁最耀眼的光芒,今年则异常低调,与华展位并肩的是高通,高通和展位在不远处的英特尔则高调展示下一代无线技术5G。这个信息很清晰,CES希望全面展望5G的未来,这个未来的重要参与者华为却不得不低调行事。

  华为不得不低调。近来越来越多国家开始表达对华为的关切,他们已决定或正在考虑禁止华为参与下一代或5G网络项目。前不久,美国国会跨党派议员推出一项议案,禁止向华为或违反美国制裁和出口管制法的公司出售美国的芯片或其他技术。

  技术仍将是2019年的年度核心词。技术也将是2019年确定美中关系的核心主题,所谓的技术指那些在战略上,人们趋向于把其看作是潜在危胁的技术。

(图:金焱)(图:金焱)

  澳大利亚前总理、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主席陆克文这样总结说,那些寻求在美中关系未来中有所作为的人会发现,现实是即使是全方位地研究中美关系,也要应对中美间新兴起的高科技竞争。管理中美间新的技术层面的战略竞争,将是未来的基础,而不仅是引人注目的一个特征。华盛顿和北京政策制定者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他们是否允许新技术制高点的战略竞争从根本上破坏整体关系的稳定。

  在CES上,今年中国展位大量缩小的说法被主办方消费技术协会(CTA)亚洲的负责人否定了,该负责人指出,从指标来看中国的展位在增长,“其实中美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严重”。

  确实如此。

  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煜全连续三年组织“前哨·创新现场”CES游学团到拉斯维加斯。他们2018年组织的另一场考察美国的活动中,很多中国人未能拿到签证,但这次活动组织来了108个团员。中美关系在CES上得以展示的是,有更多的力量支持中美贸易,毕竟大量的中美合作是在消费类电子产品领域展开的。

  王煜全对我说,科技全球化趋势不可阻挡,未来中国企业必将更主动参与科技全球化的进程。

  清华同方威视人工智能中心创新实验室负责人毕文元也是参加活动的团员之一。他对我说,美国不准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在美国或后院出售新产品,充其量算是正常的地方保护主义和对于国家安全的顾虑。商品流通销售这是市场行为,如果商品品质足够优质又没有安全隐患,任何国家包括美国也都不会设置政策门槛。华为的通讯和我们威视的安全,这属于触碰了国家安全的高技术,已经不适用于全球化市场化的规则了,美国有动机通过提高准入门槛来限制这类产品在美国本土的使用。

  反观中国,对美国高新产品的各种抵制也比比皆是。谷歌等美国互联网公司涉及到国家的信用安全和舆论安全,中国的封杀是毫不手软的。进口车的高额税负,根本也是地方保护主义措施。地方保护和安全焦虑,都是导致世界全球化进程受阻碍的重要因素,人与人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国与国之间需要有办法建立良好互信,全球化才可能顺利推进,新科技才能突破国别知识产权的束缚,成为自由流通的知识,服务全人类。

  这种客观冷静的态度在这一百多个来自中国的企业家和投资者中并不少见,后来我和包道格说起来,他很奇怪,他问我,他们是看到各种暗潮来袭依然乐观,还是盲目乐观?

  这也是我在拉斯维加斯的疑问。我找到了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中国人给我答案,他是银星集团副总裁眭灵慧。银星与美国iRobot自2013年来一直在进行着专利方面的诉讼,之前是欧洲,后来是美国。在来拉斯维加斯前,这场马拉松式的诉讼终于有了结果,iRobot在该起调查中全面落败。本次涉诉的其他企业,均以巨大的商业代价与iRobot达成和解,只有银星智能选择了一条艰难但又极具远见的道路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谈起这场令行业色变的337调查,眭灵慧对我说,其实本质就是银星做强了起来,威胁到了iRobot的市场份额和商业利益。他说,“欧洲诉讼我们成功和解,美国诉讼我们胜利,都是因为银星自己强了不后退,银星有自己的专利防护武器。在中美贸易战这种国际大环境下,中国高科技企业想独善其身恐不现实,但也没有必要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一方面自己要自强,积极开展自己的核心技术研发和知识产权的保护工作,同时要尊重对手的知识产权、尊重市场规则和法律法规,这样才能不任人欺凌;另一方面要转变竞争思维,变对抗为合作,毕竟无论在技术方面还是中国庞大的市场面前,中美企业都还是有很大合作空间的。

责任编辑:鲍一凡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2-19 西安银行 600928 4.68
  • 02-13 七彩化学 300758 22.09
  • 01-30 立华股份 300761 --
  • 01-29 福莱特 601865 --
  • 01-23 恒铭达 002947 18.72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