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外资、民企股东三足鼎立 “德隆系弃子”紫金信托何去何从

国资、外资、民企股东三足鼎立 “德隆系弃子”紫金信托何去何从
2021年04月07日 09:15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原创 曾树佳 进深News 

  乐居财经 曾树佳 发自南京

  三年前,当1980年出生的刘燕松,履职紫金信托的时候,外界惊叹于他成为了中国信托行业最年轻的正职高管。

  只是,在表面的光鲜之下,他要挑起一个信托公司运营统筹的担子,压力并不小。

  刘燕松曾将信托业的关键词定为“取舍”,即聚焦所选择的细分领域,同时要有所舍弃。换言之,若是什么领域都涉足,那么信托就像金融行业的“游牧民族”,居无定所。

  由此,他与董事长陈峥一起,为紫金信托画出了产业金融、不动产、普惠金融等几条业务线,追求“小而美好”。

  这种防止“大而全”的定调,使得紫金信托避免了激进与泛滥,在眼下信托产品遍地暴雷的背景下,它几无违约的现象出现。不过,近年来,该信托公司的发展规模也并不大,只处于行业的中游水平。

  一边是佛系地匍匐前行,另一边却遭受抛售、套现与冻结,紫金信托抬眼望去,尽是股东们的“冰火两重天”。它像极了“游牧民”,面临着股东的进进出出,来回更替。

  至暗与重生

  紫金信托的发展,历经曲折,包含了至暗与重生。

  它的前身为南京市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于1992年。后历经多次股权变更,于十年后,被曾经创造资本神话的“德隆系”入主,开始了一段滞涩的历程。

  德隆系进入之后,意将公司更名为大江国际信托。但人民银行对德隆系进入金融机构保持警惕,一直拒绝批准它的收购行为和易名要求,而不属于央行认可的信托公司,不能开展信托业务。

  不过,彼时德隆系仍然开展起了新业务。但由于经营模式混乱、违规经营屡禁不止等因素,该信托公司负债累累,资不抵债;从2004年开始,它就一直处于停业状态。

  六年后,控股股东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紫金投资集团”),引入了境外信托金融机构日本三井住友信托,以及多家国内企业作为其战略投资者,紫金信托这才得以“拨云见日”。

  目前,在紫金信托的股东结构中,呈现国资、外资、民企三足鼎立的持股态势。

  拥有国资背景的紫金投资集团、南京新工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新工投资集团”)、南京江北新区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各持有紫金信托60%、7.34%、5%股权。

  除此之外,三井住友信托持有紫金信托19.99%股权;现专注于大健康板块的三胞集团,以及A股上市公司金智科技(SZ:002090),则持有其5.11%、2.55%股权。

  紫金信托引进外资,并非个例。

  其他的诸如东亚银行持有国通信托19.99%股份、蒙特利尔银行持有中粮信托16.24%股份、摩根大通持有百瑞信托19.99%股份、威益投资持有北京国际信托15.30%股份等,也都是外资入局信托的情况。

  一般而言,外资金融机构参股信托公司,其所持比例均在10%至20%之间,以便在充当财务投资角色中,获得高额的投资回报。

  三井住友信托一直对紫金信托,保持着较为稳定的持股比例,或许也是出于这个目的。

  与同期重组成功的四川信托引入“宏达系”一样,紫金信托的股东结构中,也有民企参与,即金智科技与三胞集团。只是,囿于自身的发展境况,它们有着减持或质押的举动。

  金智科技自2010年入股紫金信托之后,又于2013年9月、2016年7月,跟随紫金信托的增资扩股节奏而购入股本,保持1.23亿元的出资额、5%的持有股份比例。

  不过,2019年4月,它为了集中资源发展主业、回流资金、填补利润,将持有的紫金信托6000万元出资、2.45%股份转让给新工投资集团,对价为1.24亿元。以此计算,金智科技赚了超过一倍的浮盈。

  而在金智科技抛售紫金信托股份的半年前,陷入流动性危机、游离于倒闭边缘的三胞集团,也有出售记录。

  时局维艰,三胞集团出手的比例更大,它将所持的紫金信托4.89%股权转让给新工投资集团。

  三胞集团的掌舵者袁亚非,已经告别了“用5000块做500万生意”的得意过往,被迫押注大健康,引战求援。目前,紫金信托总共涉及13项股权冻结,也都与三胞集团有关,其中的金额少则7000万元,多则达2.45亿元。

  一边是国资的稳固加持,另一边却遭受套现与冻结,紫金信托抬眼望去,尽是股东们的“冰火两重天”。

  地产“朋友圈”

  紫金投资集团的主营业务,包含金融服务,以及与金融城项目相关联的房地产板块。因此,其旗下的紫金信托,自然也有了地产投资的“方向”。

  尽管紫金信托曾多次表示,对外投资不以地产为主,但它与多家房企均有交集。在这其中,既有发迹于长三角的弘阳、银城、朗诗、绿地,也有如远洋、海伦堡、万达、协信等来自全国各地的开发商。

  与其他信托不同的是,紫金信托并不满足于单项目的分散投资,它还多次与房企、金融机构等,一同成立资金平台,借此更系统地为地产项目输血。

  宁波九信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九信投资”)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2017年,紫金信托曾与渤海国际信托、中信信托、协信投资等,各出资10亿元成立九信投资,持股比例均为25%左右。

  其中,协信投资由自然人股东吴家辉间接持有53%股权、吴蔷直接持有35%股权、吴骏直接持有12%股权。2019年12月,协信控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吴旭,退任该公司法人,由耿涛接任。

  隐现“吴氏”家族身影的九信投资,显然想凭借信托之力,投资于与之相关的地产、物业等资产。由此,九信投资的投资触角,才会伸向协信远创的子公司“重庆置尚实业”。

  此后,在九信投资成立三年期满之时,紫金信托携渤海国际信托退出其股东行列,看起来像是完成了自身的投资使命。

  与九信投资类似的平台,还有上海茁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它由紫金信托持股96%,由绿地永续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绿地财富”)持股1.17%。其中,绿地财富由绿地控股间接全资拥有。

  除此之外,紫金信托也曾与四大AMC之一的东方资产管理,共同成立嘉兴瑞庭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于项目公司“南京颐乐置业有限公司”。

  而紫金信托总裁刘燕松,曾在公开场合表示,紫金信托的侧重点是“逐步从做增量市场往存量市场转”,比如城市更新、REITs等。因此,在该公司的对外投资列表中,也可以清晰看到“江苏苏银城投棚户区改造基金(有限合伙)”这类平台的存在。

  紫金信托清晰的地产投资布局,呈现在人们眼前。但实际上,它的主要投资方向,却是工商企业、金融机构类,两者分别占比40.81%和27.92%;而房地产产业领域占比较低,仅为6.08%。

  总体来看,因为它起步较晚,且向来强调所谓的“小而美”,所以其规模并不突出。

  截至2019年底,紫金信托的管理信托资产为1430亿元;而据中国货币网数据显示,去年它实现净利润为5.8亿元,低于58家信托公司6.12亿元的利润中位数,与中信信托、华能信托、平安信托动辄30亿以上的净利润相比,也相差甚远。

  眼下,在行业分化加剧,强者恒强的信托行业中,紫金信托面临着一定的竞争压力。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唐婧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4-08 德业股份 605117 32.74
  • 04-08 尤安设计 300983 120.8
  • 04-07 龙高股份 605086 12.86
  • 04-07 上声电子 688533 7.72
  • 04-07 深圳瑞捷 300977 89.66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