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服饰“抄袭惯犯”对簿公堂:江南布衣诉森马开庭,同病相怜为何出手?

两大服饰“抄袭惯犯”对簿公堂:江南布衣诉森马开庭,同病相怜为何出手?
2022年11月23日 08:07 新浪科技

  昨日,江南布衣服饰与浙江森马服饰的案件开庭了。双方就著作权权属、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对簿公堂。

  这两家国内知名服装品牌,可谓“同病相怜”:同是浙江企业、同是诉讼常客、也同样面临着经营瓶颈。它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服装行业是各类侵权纠纷的“重灾区”?

  两个诉讼常客,“迷恋”知识产权官司

  对于江南布衣和森马来说,打官司都是“久经沙场”。眼下森马就还有一场官司即将再次开庭。这里面森马不是被告,是原告。

  11月23日,森马服饰诉范兰秀、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一案,将在福建省南平市第二次开庭。

  之前森马也曾被诉侵权,比如,2020年8月森马服饰推出少林功夫系列联名产品。之后,少林寺官方机构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森马未经授权将“少林功夫”用于服装标签及商品名称,已经构成对少林寺知识产权的侵犯。

  江南布衣也曾被多次质疑侵权。比如,2018年,独立设计师陈鹏在微博上发文指责,江南布衣旗下品牌JNBY出品的某款羽绒服涉嫌抄袭,与他的作品高度相似。此外,速写CROQUIS男装与艺术家徐震的合作系列中,一款包袋因涉嫌抄袭圣马丁新锐设计师River Renjie Wang原创作品,最终被下架。

  部分厂商懒于自己设计,抄袭其他厂商,推出所谓“同款”,在服装行业屡见不鲜。快时尚品牌FOREVER 21、URBAN REVIVO与ZARA,国潮品牌太平鸟、美特斯邦威等都曾被曝涉嫌抄袭,大部分纠纷最后都不了了之。

  专业人士认为,服装设计图、服装设计效果图、服装样板在认定是否属于著作权法中的作品时,法院多持肯定态度,能够被认定为图形作品或者美术作品,当出现直接复制这些作品的行为时,多能被认定为侵权;而对服装成衣是否构成作品的认定,则困难得多,即使被认定为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但在认定侵权时,又存在诸多难点。

  上述人士表示,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对服装成衣实用性功能和艺术性分离的判断(无论是在判断服装成衣本身是否构成作品时,还是在判断是否构成“从平面到立体”的复制时)。

  “总而言之,对服装款式的保护,若单独寻求著作权法保护,在现行法律法规下,存在很多不足,可能导致‘明明衣服被山寨,却无法得到法院保护’的局面。”上述人士建议,服装企业应尝试寻求多种路径的保护,“比如,从外观设计专利权、商标权、反不正当竞争等路径保护,”企业可以根据自身经营发展的阶段、规模和需求,选择更合适、更经济的保护路径。

  营收净利均下滑,两家日子都难过

  服饰市场需求受宏观经济波动和居民消费水平的影响较大。如果终端消费需求增速放缓,对服饰市场影响很大。而休闲服饰细分市场经过需求推动为特征的快速发展阶段后,市场也呈现出消费快速变化、零售渠道变迁、互联网消费崛起、全球化竞争加剧等特征,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江南布衣和森马都是国内知名服装企业,他们的日子过得到底怎么样?

  江南布衣创立于1994年,2016年在港交所上市,总部位于杭州。主要业务是设计、推广及销售时尚服装、鞋类、配饰和家居产品,品牌组合包括JNBY女装、速写男装、jnby by JNBY童装、LESS女装、蓬马童装、JNBYHOME家居、A PERSONAL NOTE 73男装。

  从江南布衣港股2021/2022年度报告获悉,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江南布衣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40.9亿元及人民币5.6亿元,较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年度,分别下降1%和13.6%。至2022年6月30日,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以及初始期限三个月及以上的定期存款合计扣除银行贷款后的金额,约为人民币8.3亿元。

  森马的主要产品为休闲服饰和儿童服饰,旗下有针对成年人的休闲服装品牌“森马”和针对儿童人群的服装品牌“巴拉巴拉”。森马品牌定位以休闲服饰为主的大众日常生活方式品牌,为以18-35岁为核心的大众消费者提供服饰及生活所需的产品和服务。巴拉巴拉品牌面向 0-14 岁儿童消费群体,产品定位在中等收入小康之家。

  森马服饰1996年于温州成立,1997年7月第一家品牌专卖店开业,森马品牌系列休闲服正式进入市场。2002年,森马自创童装品牌——巴拉巴拉。2011年3月11日,浙江森马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在深交所中小企业板上市,成为国内资本市场盈利水平最高的服装上市公司。

  森马还涉足了一些其他领域。2020年8月,森马集团旗下首家新型智慧菜市场森活之家开业。2016年5月开幕的“温州万象城”,就是由森马集团与华润共同打造的。

  从森马服饰2022年半年报的数据看,其经营状况并不乐观。

  从营业收入看,森马2022年上半年的营收比去年同期减少13.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减少84.3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减少95.92%,总资产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也同比下降。其主要会计数据和财务指标全部呈现出同比下降的态势。

  从近年财报表现看,疫情均对江南布衣与森马服饰业绩造成冲击。

  2020—2022财年,江南布衣营收分别为31.03亿元、41.28亿元与40.86亿元,同比增幅为-7.65%、32.98%与-1.02%;净利润同比增幅为-28.48%、86.67%与-13.65%。

  2019—2021年,森马服饰的营收分别为193.37亿元、152.05亿元与154.2亿元,同比增幅为23.01%、-21.37%与1.41%;净利润同比增幅为-8.78%、-48.21%与86.88%。( 作者/ 刘丽丽)

森马江南布衣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