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展尽白的妙用

中国艺术展尽白的妙用
2022年05月22日 01:06 新快报

■朱良志(著名美学家)

中国艺术可以说展尽白的妙用。艺术创造是从无到有的功夫,一张白纸,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前人说“以一管之笔,拟太虚之体”(刘宋王微语),真是说得好。我们用笔,或用斫木的斧头、砌墙的刀具等等,在茫茫虚空之中,划出痕迹,划出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划出自己的生命精神,从而流出一段生命的悠长。所谓“笔迹者界也,流美者人也”(书法家钟繇语)、“出笔混沌开,入拙聪明死”(石涛语)。

我们的创造依托虚空而出现,我们的生命因有这大白而有追求至美的可能。就像我们打太极拳,身体在太空中划出一条闪烁不已的痕,这条颤动的线若断若续、若有若无,在虚空之中绵延着。我们的身体和虚空世界共同创造一个有意义的世界。

当我们开了混沌,凿了虚空,出了太白,那个无的世界是不是就和我们无关了呢?“用笔者天也,流美者地也”,这句话包含了很深的道理。中国人有天圆地方的说法,圆而神者谓之天,方以智者谓之地,天乃无形,地乃有形。下笔乃有痕迹,所谓地也,而此迹线乃依托于天而存,即是说,艺术有形之迹线是为表现无形之生命而存。一句话,为那个空空世界而存。

下笔自有凹凸之形。董其昌说,这句话意味幽永,值得终生受用。清华琳《南宗抉秘》道:“轮廓一笔,即见凹凸。”即申述此理。下笔即有线的跌宕、形的顿挫,有墨的氤氲、色的蹉跎,下“笔”即从这虚空的世界“凸”了出来,昂然的生命在沉默的渊海中飞扬,在寂寞的世界中奔腾。“下”笔即“下”了我们精神的定单,为我们的生命找安顿,悠远的情愫、丰盈的感受、深邃的哲思,在笔的凹凸中展露。混沌开,并不等于智慧死,当我们不以知识的眼打开这个世界,而以生命契合这个世界时,藏舟于舟,藏山于山,藏天下于天下,我们便随着这虚空的世界流动,虽划出了创造的线,却没有创造的痕。一条颤动不已的线在虚空里绵延,一泓生命的清流在太白中流淌,我们化虚空为实有,转实有为虚空,虚空与实有相与滋育。于是,虚室生了光明。(部分内容据《中国美学十五讲》,内文有删减,题目为编辑后拟)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