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少年张一鸣,他的未来在哪里?

追风少年张一鸣,他的未来在哪里?
2021年10月15日 23:15 AI财经社

  复盘字节跳动所有成功的产品,其成功背后的原因都与算法分发密不可分。皮皮虾、懂车帝等产品的成功也是同一个道理。利用算法分发,它可以让你在自己喜欢的领域里无穷无尽地投入和沉迷下去。而反过来看,社交、游戏等失败的业务,都是不能单纯依靠算法分发改造的行业。在这些赛道,字节失去了手中的魔力。

  撰文/薛永玮

  编辑 / 董雨晴

  2010年,北京,第五届中国互联网站长年会的现场群星荟萃。周鸿祎、蔡文胜、李开复,这些当时的大咖都在现场做了主题演讲。

  一个身穿格子衬衫,脖子上挎着参会嘉宾证件的年轻人,笑起来十分腼腆,在现场并不引人注目。和百名创业者一起接受媒体采访时,他简单地进行了一下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张一鸣,是九九房搜索的创始人。”

  这一年,张一鸣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草根站长。

  这场年会的前一年,也就是王兴开始用饭否的2009年,随着城镇化进程,国内商品房需求大增,房价成倍上涨。在投资人的建议下,张一鸣创立了房产信息搜索网站九九房,由他本人负责研发工作。

  半年之中,九九房推出了掌上租房、掌上买房等5款移动应用,在上百个城市有了150万用户,是当时房产类应用的第一名。

  那时的张一鸣大概率不会想到,他后来创办的字节跳动,会成长为如腾讯阿里一样的互联网巨头,估值高达4000亿美元,在200多个城市拥有10万多名员工。旗下王牌产品抖音,有着超过6亿的日活用户数量。

  时间来到十年后,张一鸣在房地产领域的热忱没有冷却。

  2019年8月,字节跳动全资控股幸福里的运营公司,正式开启了房地产版图的布局。2021年10月8日,它通过幸福里收购麦田房产旗下经纪公司。

  业内观点指出,这意味着字节跳动拿到了房地产中介代理的通行证。三天之内,字节跳动还接连成立了两家房地产经纪公司,分别位于福州和兰州。

  纵观字节跳动的发展路径,张一鸣这些年来追逐的风口,还不光是房地产这一个。在电商、游戏、教育、企业服务等一个又一个风口,几乎都能见到张一鸣的身影。接下来,它又在企业服务和音乐等方面,摩拳擦掌。

  它在与一家新造车和货运自动驾驶公司洽谈“智驾云”的项目合作,还在内测音乐代理分发平台“银河方舟”,并针对厂牌与音乐人开放入驻入口,主打上传歌曲和视频。今年9月18日,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正在开发一款独立音乐播放器,只推单曲,不推歌单、专辑。

  和房地产领域一样,在线音乐仍是一个有前景的存量市场。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数字音乐用户规模预计在2021年用户规模可达7.8亿人,比上一年扩充0.1亿人,市场规模增长则可超400亿元……

  可以说,张一鸣这十年来,几乎是中国风头最劲的一个“追风少年”。人们不由得好奇三个问题。

  1,商海强手如林,他为什么能成为独一无二的追风少年?

  2,哪些风被他追上抓住,哪些又残酷地把他甩开,原因何在?

  3,追风的尽头是哪里,追风少年的结局又会如何?

  他的扩张和做事,都不设边界

  张一鸣是一个好学的人。

  他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自己对学习的渴望,就连今年年中宣布“退休”时,他给出的理由都是想要“去学习”。

  初中时,他一周就要读二三十份报纸,从本地报纸到《人民日报》,只要带字的地方都不放过,连报纸中缝都会仔细看完。创业后的他,对自己每天的阅读量都有具体的统计——“最忙的时候也有10万字”。

  这份好学的精神张一鸣一直保持着,在他为数不多的社交动态里,经常是分享一些新学的生僻的英语单词。

  2017年,字节跳动收购移动短视频公司Flipagram,没有留学经历的张一鸣,在春节期间飞往洛杉矶,硬着头皮做了次英文演讲,被当地媒体笑称是halting English(“蹩脚”的英语)。第二年5月,字节跳动就推出了一个在线英语学习平台:gogokid。

  他还喜欢看关于方法论的书籍,比如为了更好完成“阅读”这个动作,他就看了《如何阅读一本书》。他的书单里,还有《活法》《少有人走的路》《高效人士的七个习惯》等,都对他影响深远。当然,还有一些较为鸡汤的书籍,比如《世界应你而动》《你从来没有努力过》。

  当然,好学不一定是张一鸣成为追风少年的全部原因,我们或许还可以从他的个人性格中,窥见一斑。

  2016年,当时正风头无两的张一鸣,在“2016今日头条Bootcamp”上,对应届毕业生发表了一番演讲,有两个观点今日看来格外值得注意。

  11年前刚从南开大学毕业时,他只是一个普通工程师,但第二年就管了四五十个人的团队。为什么?要知道,他既不是技术最好的也不是最有经验的。

  第一个原因是:“我工作时,不分哪些是我该做的、哪些不是我该做的。我做完自己的工作后,对于大部分同事的问题,只要我能帮助解决,我都去做。”

  工作前两年,张一鸣基本上每天都是半夜十二点、一点回家,回家以后也编程到挺晚。“确实是因为有兴趣,而不是公司有要求。”

  第二个原因是:做事不设边界。

  “当时我负责技术,但遇到产品上有问题,也会积极地参与讨论、想产品的方案。很多人说这个不是我该做的事情。但我想说:你的责任心,你希望把事情做好的动力,会驱动你做更多事情,让你得到很大的锻炼。”

  这种性格,或许一直延续到许多年后。当抖音成为短视频产品第一阵容后,张一鸣依旧在思考,用户可不可以在抖音内“实现更多需求的满足”。

  言外之意,他希望抖音不要对自己的边界设限,因而要去尝试更多新业务,电商、本地生活,甚至是社交都包含其中。这些年来字节的迅猛扩张,大概跟他当年的“做事不设边界”、不计付出,有着某些内在的关系。

  除了张一鸣个人性格层面的原因,时代的发展与变化也是其中不可忽略的因素。

  2011年,由乔布斯引领的移动互联网大潮来袭。当年度,中国智能手机保有量达到了3.6亿,增速高达80%。

  绝大部分都是相对低端的安卓手机。

  然而,在这之后,2012年“今日头条”App就诞生了,也就是字节跳动的前身。其主打的正是基于个性化推荐引擎技术,根据用户的兴趣和位置等多个维度进行个性化的推荐,做到了千人千面。是移动互联网一下子把原先几千万的PC端用户,扩大到了几亿用手机的人群,给了他最肥沃的创业沃土。

  一位投资人回忆2012年大年初七,张一鸣约他见面的场景:

  “此前三个月,一鸣告诉我,他想在九九房之外再做点别的有意思的事情,抓住当时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但做什么,又没完全想好。”

  “那天很冷,咖啡厅因为人少,连灯都没开。我现在还记得,当时一鸣是用咖啡馆的一张餐巾纸,在纸上画线框图,跟我讲解他构想中的产品原型。这张餐巾纸后来去哪了,我不记得了,一鸣也忘记了。反正,大体上,就是现在今日头条的样子。”

  一张餐巾纸,奠定了今天字节跳动4000亿美元估值的基础。

  跟马云的中国黄页、马化腾的OICQ一样,张一鸣自己制造了一个风口,证明自己是有能力引领下一个时代的人。

  你说,除了他,还有更适合的追风少年吗?

制图:AI财经社 王舰 整理:薛永玮制图:AI财经社 王舰 整理:薛永玮

  App工厂的成功与不成功,原因何在?

  在中国,字节跳动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封号:“App工厂”。

  尽管张一鸣公开否认这个封号。但无法否认,它的确像一家流水线工厂一样,不断地制造出体量庞大的应用程序,效率让人难以置信。

  魔性的抖音,今年第一季度平均日活就高达6亿;TikTok(抖音国际版)在全球攻城略地,10亿操着不同语言、有着不同肤色的年轻人为之疯狂。

  就连第一款王牌产品今日头条,如今的月活人数也超过2.8亿。不仅如此,它还倒逼所有的门户网站都不得不“头条化”,学习它搞起各种各样的“xx号”,搞算法分发。可怜有些早被看做传统媒体的门户网站,当年压根没有保留用户的阅读数据,不得不从头再来。

  体量较小但是也很成功的还有一连串名字: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皮皮虾、懂车帝……

  遗憾的是,在以上产品风头无两的同时,字节另外一些高举高打进入的领域,多数以失败告终。

  最为典型的当属社交这一赛道。2019年的羊年春晚上,互联网的硝烟无声蔓延。零点的钟声如期而至,头条系短视频社交App多闪开始了“发随拍分1亿”的现金红包奖励活动,在欢歌笑语中向微信正式宣战。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做社交?公司内部也有反馈,别跟某公司竞争,压力很大的。”张一鸣在字节跳动七周年庆典上说,今日头条App内收到20万的用户反馈,多是关于不能通过微信分享头条链接。

  “为什么不能给妈妈发抖音视频,为什么不能给同学发西瓜链接?”张一鸣发出一连串疑问,呼吁维护用户分享的权利。那年春节之前,和多闪一起上线的还有主打图片社交的产品 “心图”。4个月后,字节跳动还推出了飞聊,一款即时通讯类产品,用户互发信息不用加好友。

  当时,社交一度被看做字节跳动可以构建的另一个壁垒,在内容生态建立的流量帝国之外,打造更加坚固的社交关系链,并由此延伸出新的商业价值链。

  飞聊还没上线的时候,就得到了旁人的赞许。比如欢聚时代CEO李学凌,专门发了个朋友圈——当然如今已被证明是打脸:“我赌张一鸣的飞聊能够成功。因为我看到了太多成功的因素在里面,我觉得机会真的可能来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飞聊上线仅一个月后,排名就开始持续走低,逐步进入了疲软状态。这一承载了张一鸣社交梦的产品在不温不火了两年后,终于以关停告终。如今,飞聊已在绝大部分应用商店内正式下架,且官网也无法提供下载。

  即便今日头条和抖音都对飞聊有过流量帮扶,甚至将人们在今日头条创作的内容直接同步至飞聊,以此将作者和粉丝的关系链转移至飞聊,以期提升飞聊的活跃度,但仍旧没有将飞聊这款产品带起来。

  属于社交产品的窗口期已经过了。过大的迁徙成本,让微信被挑战显得不可能。强大如字节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对微信实施降维打击。

  打败康师傅的是饿了么,而不是另一款方便面。

  复盘字节跳动所有成功的产品,其成功背后的原因都与算法分发密不可分。皮皮虾、懂车帝等产品的成功也是同一个道理。利用算法分发,它可以让你在自己喜欢的领域里无穷无尽地投入和沉迷下去。

  而反过来看,社交、游戏等失败的业务,都是不能单纯依靠算法分发改造的行业。在这些赛道,字节失去了手中的魔力。

  跟阿里惨败社交和内容、腾讯的视频和电商怎么都做不好一样,字节跳动成功于自己的独门法宝——算法分发,也受累于它。

  甚至有的行业,其基因跟算法分发正好相反。比如同样把失败赤裸裸暴露在世界面前的另一款APP:悟空问答。

  字节跳动曾经对其寄以厚望,想要挑战知乎作为问答社区的老大地位,甚至不惜引入今日头条的APP为它导流。然而,在流量远大于知乎的同时,悟空问答却显得那么无声无息,哪怕砸钱也请不来多少有影响力的大V,更无法把几百万喜欢参与讨论的知乎核心用户搬过来。最后含恨遁入了历史。

  究其原因,一位接近字节的人士有自己的分析:

  “做社区,不管什么社区都必须要培养个人IP,培养大V。而这跟字节的基因——分发,是相悖的。字节靠着分发,让每个大V和草根享有的机会都相等,只要你的内容够吸引人,就有可能获得高流量。但是你总这样分发,每天都拉平起跑线,谁也成不了大V,永远是刀头舔血的草根,那谁还会留在这里呢?”

  当然,还有一些挫败,是张一鸣和字节跳动始料未及的。或许,可以用命运,或者“气数”来形容。

  2020年3月,字节跳动八周年的CEO公开信里,张一鸣本人正式宣布:教育业务成为了字节跳动接下来一年的战略重点。

  “我把所有事情都推掉,all in(全力以赴)到教育里面来,这是我的决心”,2020年7月,曾任今日头条CEO的张一鸣的得力干将陈林表了决心。他告诉教育业务的全体人员,在资金投入上,未来三年的每一年都将是巨额的投入,甚至到第三年都没有盈利预期。

  三个月后,2020年10月,字节跳动宣布启用全新品牌大力教育,陈林正式上任大力教育CEO。这个名字,显然是来自一句口号,“大力出奇迹”。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字节跳动通过内部孵化、收购、投资等手段,教育业务完整覆盖了低幼、K12、成人、to B等多领域,还发布了一款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799元,被陈林称为“蛮有突破的亮点”。

  意外却来得更突然。2021年5月,教培行业遇冷,“双减”政策到来。

  又是三个月,大力教育旗下的瓜瓜龙和清北网校裁员近千人,GOGOKID、你拍一等产品全部停止运行。有知情人士表示,此时字节跳动在教育板块的累计投入已经高达近百亿。

  更不用说复杂的国际局势,非人力所能测了。上一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位时,Tik tok成了中美之间的靶子,险些被彻底封杀、强迫出售。在黑云压城的严峻形势下,Tik tok好不容易从迪士尼挖来的首席执行官,外号“巴斯光年”的凯文·梅耶尔也选择辞职不干。

  要不是特朗普只干一届就下台,现在的张一鸣、字节跳动的命运会如何,都很难说。

  前几年,面对外界何时上市的猜测,字节跳动一直保持低调的沉默,也可见其野心。但这几年,局势风云变幻。看一看这两年上市的中概股,有的已经跌去八成,只能默念长期主义了。

  一家中国企业还能不能成功赴美上市,上市后股价会如何表现,实在是天知道。

  追风的尽头是哪里?

  有人说,在字节跳动,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他们早就习惯于字节跳动各种流动的业务。

  张一鸣,带着旗下10万员工,变成了追风少年。

  在今日头条和抖音大获成功、社交、游戏和问答等赛道黯然折戟的字节跳动,想必背后有成功,有失败,有喜悦,也有不甘。无数人的命运和野心在不停碰撞,日夜轮转。

  如今它新进入的房产、音乐、企业服务,这些故事看上去很美,却也依旧有很多仗要打。

  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字节跳动还会继续追逐下去吗?没有人知道。

  另外,人们不免好奇另一个问题:追风少年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追风的尽头是哪里?

  如果一家公司在所有的风口上都想做弄潮儿,而且具有充分的实力和自信,它会发展成一家通吃一切的巨无霸吗?

  一个可以参考的例子是,一度是美国市值最高的通用电气公司(GE)。

  发明了电灯、留声机、有声电影的爱迪生,1878年创立了爱迪生电灯公司。经过一系列合并后,金融家J.P.摩根把它打造成了后来名震一方的通用电气。

  到创立一百周年的时候,通用已成长为一个庞大的跨国公司。它的涉足领域,从飞机发动机、燃气轮机、家电、媒体、金融、医疗设备、能源服务、轨道交通设备、水处理甚至核武器制造;进入本世纪,通用电气的价值一度接近6000亿美元,共有雇员33万人,在34个国家运营176家工厂,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巨无霸公司。

  然而,2019年,通用电气变成了美国500强亏损榜单的榜首,年亏损223.55亿美元。多元化业务曾让这家公司迅速壮大,但后来也让这家公司尾大不掉。最先受到冲击的是遭遇了2008年全球危机的金融业务,后来因波音737Max出了几次事故被停飞,通用电气的飞机引擎生产不得不推迟,仅此一项就带来了14亿美元的亏损。

  硅谷的企业家兼作家埃里克·莱斯在《精益创业》中提出了一个概念,用来解释通用公司的庞大和失败:“成功剧场”。“在工作中演戏、报喜不报忧、看破不说破、博印象分,是一种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成功,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的行动和投入。”

  比尔盖茨指出:多年来,投资人都青睐通用电气的股票,因为它的管理团队总是能“说到做到”,让每股的收益符合或超出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测。但也是这种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规模的企业文化,催生了粉饰业绩的“成功剧场”,和对收益的盲目追求。

  现在,通用电气已经宣布重新回归“制造为主业”的公司定位,并剥离了一批自己不擅长、在市场中居于下风的多元业务。

  字节跳动能走出一条自己的、可持续的追风之路吗?人们只能拭目以待。

  “我还有很多很多想法想做,希望三四十岁有更多条件去实现。”二十多岁时的张一鸣如是说道。

  今年3月,也就是张一鸣辞任前的倒数第二个月。年近四旬的他,在“字节跳动九周年庆”上向全体员工说:

  “很多人做业务会说要all-in,一下子结束战斗。我自己觉得,随便说all-in的团队有很大问题。all-in有时候是一种偷懒,如果你想得很清楚了,战略应该如此,那没有问题。但我的感受是,在很多时候,只是‘我不想再想了,就这样吧,行就行,赌一把吧’。”

张一鸣字节跳动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