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科学家推销致幻剂的女人

向科学家推销致幻剂的女人
2021年06月16日 11:00 新浪科技综合

  来源:神经现实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相信,迷幻蘑菇中一种导致强烈致幻效果的成分裸头草碱*,可以用来治疗从抑郁症到饮食失调等多种心理疾病

  如果科学家想通过必要的实验来证明该观点正确,他们首先要得到这种药物。但是,裸头草碱几乎在所有国家都是非法药物,这给研究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这就是名为黑文生活(Havn Life)的加拿大初创公司想要改变的现状。首席执行官苏珊·舍佩尔(Susan Chapelle)曾是一名医学科研人员和大麻制品企业家,她希望自己的公司能为临床研究人员提供一站式服务,供他们探索裸头草碱的医学与治疗应用。换句话说,她想把致幻剂药物卖给科学家

  - Dani Durán-

  “这种合成药物针对的疾病数量非常之多。”舍佩尔告诉未来主义(Futurism)网站。“如果在有生之年,我能够推动建立让人们能够获得安全、标准化药物的市场,那将是我极大的荣耀。”

  舍佩尔说,黑文团队翻阅了大量现有关于裸头草碱的研究,注意到很多论文的方法论部分没有阐明药物的来源。她认为,一个提供合规裸头草碱提取物和迷幻蘑菇的渠道,将消除挥之不去的来源合法化问题,并确保科学家使用的是高质量的药物。

  在深入研究这个问题时,黑文加入了越发拥挤的试图将非法药物在制药领域商业化的大军。在加拿大,努米纳斯健康(Numinus Wellness)公司也有类似的目标,即从蘑菇中提取裸头草碱,由另一家名为普西根(Psygen)的公司在实验室中合成。在英国,一家名为指南针路径(Compass Pathways)的制药公司正在通过合成裸头草碱来治疗抑郁症,美国的乌桑纳(Usona)基金会也是如此。

  - Alexander Vinnik-

  但在这些公司中,很多还要经历与法律和监管的恶战才能够将产品推向市场

  “合成药物很难弄到。”舍佩尔告诉未来主义。“加拿大几乎没有供应链。”

  科学家们也认为,合法采购供研究使用的精神活性药物是个难题。加拿大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临床心理学博士生、加拿大致幻剂科学中心主任罗特姆·彼得兰克(Rotem Petranker)表示,他试图启动一项微剂量实验,但还在想办法获得实验所需的裸头草碱。

  “这一直是最大的绊脚石。”彼得兰克告诉未来主义。“我找不到有执照的经销商。”

  - Mariam Epitashvili-

  但对于企业家从大麻进军到裸头草碱领域,彼得兰克与加州和英国的研究人员都不约而同地表达了疑虑。

  “大麻与裸头草碱是截然不同的世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致幻研究中心主任罗宾·卡哈特·哈里斯(Robin Carhart-Harris)说。“从表象看,大麻领域一直受到资本主义利润的追捧。这是一种不同的文化,裸头草碱非常特殊,为保护这个领域免受资本主义最恶劣的影响,这里存在很多伦理考量。

  “我是医生,我用这类药物治疗病人或开展研究已经很久了。”凯斯·海因泽林(Keith Heinzerling)说。他是加州太平洋脑健康中心的内科医生和成瘾治疗专家,并负责致幻剂辅助心理治疗的临床研究。不管怎样,海因泽林从乌索纳基金会得到了他需要的裸头草碱。

  “我们进入这个领域是为了长期发展而不是赚快钱,”海因泽林补充道。“很多创业者蜂拥而至,这是挺好的一件事,但危险是,当中很多人只想赚快钱。我希望那些急功近利、拔苗助长的人,不会破坏研究的整体进程。”

  - ILLO-

  舍佩尔反而认为,自己在大麻行业的经验是一种优势。她说,包括她的团队在内,目前没有人知晓规模种植迷幻蘑菇的诀窍。舍佩尔认为她们能够胜任这项任务,她援引了过去与加拿大各地大麻种植者合作的经验:最初,这些种植者不得不躲躲藏藏地种植大麻,而在大麻合法化后,又不得不想办法扩大规模来满足需求。

  舍佩尔说,“我们在农业科技的最前沿,因为种植大麻(曾)要求我们长期躲藏,我们需要在室内种植大量作物而不被发现。”

  另一个潜在的棘手问题是,舍佩尔想从蘑菇中提取裸头草碱而不是在实验室中合成。两种方式的药物在化学和功能上完全一致,但专家透露给未来主义,他们更喜欢合成而不是提取的裸头草碱,因为合成的制造环节更可控。

  提取裸头草碱或使用整个蘑菇,为研究所谓的随从效应(entourage effect)提供了机会——这种看法认为,直接食用包含各种成分的迷幻蘑菇与仅服用裸头草碱的效果也许不同。这个看法过去从未被研究过,舍佩尔想验证其是否正确。部分科学家们告诉未来主义,他们也很好奇随从效应是否存在——他们将随从效应定性为一个有趣的概念,但并不特别相信这种效应是真实的,或者非常值得探索。

  - Brett Stebbins-

  话虽如此,彼得兰克、海因泽林和卡哈特·哈里斯说,裸头草碱的供应链是个严峻的问题。比如,每个人对于如何获得研究用的药物都有不同的答案。虽说即使在加拿大,黑文也不是第一家尝试解决这个问题的公司,但这仍然是一个亟待应对的重要挑战。

  卡哈特·哈里斯得知这家公司的信息后告诉未来主义,“听起来这能够帮助到很多人”。

  他随后补充道:“这个领域需要大量资金进入,并改变药物的获取方式,由此将带来巨大的积极改变。”但他重申了自己对大麻行业为裸头草碱企业提供投资以获取快钱的疑虑。

  - Kateryna Mozheiko-

  讽刺的是,虽然彼得兰克承认科学家要花费多年才能搞到裸头草碱,但他并不认为黑文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我被这个问题搞得焦头烂额,但等到他们搞懂供应链,这个问题已经变得多余。因为其他人也已经搞清楚了。”他说。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创业公司还处于早期阶段。该公司发言人告诉未来主义,他们租用了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的实验室,设施尚在筹备过程中,黑文还没有客户。UBC的一位发言人告诉未来主义,该大学中没有一位科学家与黑文合作。双方除了实验室租赁关系,没有其他方面的合作。UBC的致幻剂研究负责人埃文·伍德拒绝对黑文发表评论,因为他认为这与他和努米纳斯公司的合作可能存在利益冲突。

  - Boyana Vasileva-

  但有一点彼得兰克和舍佩尔都认同,这个领域亟需更加透明和公开。两人告诉未来主义,以保护知识产权的名义隐瞒裸头草碱的研究如何开展,只会阻碍医学致幻剂的发展。

  “我们处在一个可以塑造致幻剂研究走向的节点上。我们正在建立学科基础——这是一个新兴领域。”彼得兰克告诉未来主义。“保持开放科学,是我们实现全面共赢的一种方式。”

  舍佩尔与批评她某些做法的科学家还有其他惊人的一致性:他们对医学致幻剂作为一种治疗实践的文化渊源抱有尊重

  “致幻剂已成为针对健康及身心问题更全面的办法。”卡哈特·哈里斯说。“植物性致幻剂尤其令人惊叹。它与智慧的教导、灵性和价值观紧密相连。我认为这是致幻剂群体与文化很奇妙的地方。你可以批判它,发现各种各样的漏洞。批判所有一切。但总体来说,这都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 Oliver Swinburne-

  海因泽林有相似的看法。他说,在工作中,他努力去尊重那些最早将致幻剂用作治疗药物的本土文化,并对过度商业化持保留态度。 

  海因泽林说:“我们在圣莫尼卡(Santa Monica)的做法与其他文化所采取的做法基本一致,尽力确保我们的做法尊重传统。”“这很重要,比我们谈论的某些在礼来公司(Eli Lilly)实验室合成的化学物质更重要。我认为,承认这种做法与实验室合成的差异非常重要。”

  不过,撇开哲学层面不谈,舍佩尔的目标很简单:种植迷幻蘑菇,然后卖给科学家们。

  “有太多公司想方设法地寻求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与致幻剂相关的新药。”舍佩尔说。“对于黑文生活来说,我们的路径非常清晰,就是为研究人员提供合成药物,供他们进行必要的研究来让这些合成药物合法化。”

  作者:Dan Robitzski | 封面:Dani Congdon

  译者:Zoe 校对:山鸡 | 排版:文英

  原文:

  https://futurism.com/neoscope/woman-sell-psychedelic-drugs-scientists

加拿大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