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保罗·吉尔莫斯&迪伦·豪斯索尔:沉睡之溪

对话|保罗·吉尔莫斯&迪伦·豪斯索尔:沉睡之溪
2021年06月14日 19:27 澎湃新闻

原标题:对话|保罗·吉尔莫斯&迪伦·豪斯索尔:沉睡之溪

原创 周仰 不爱游荡的摄影师不是好翻译 收录于话题#关于摄影书12个

为《生活》杂志三月刊采访了近期很喜欢的一本摄影书《沉睡之溪》(Sleep Creek)的两位艺术家,我在网上一看到他们的作品就有买书的冲动,并且也特别想进行一次采访——他们的许多照片我捉摸不透,作为一个摄影师,必然想要知道它们如何被拍摄出来。然而当机会真的来临,我开始着手问题时,突然意识到若是去问这样的技术问题,恐怕就落入了某种“圈套”,就像甘道夫对萨茹曼的告诫,“倘若借由破坏事物来发掘其本质,那就已经背离了智慧之道”(He that breaks a thing to find out what it is has left the path of wisdom)。不过无论如何,我采访了他们,但我相信我没有破坏这一作品的灵韵,至少对我来说没有……
沉睡之溪

摄影:保罗·吉尔莫斯(Paul Guilmoth)&迪伦·豪斯索尔(Dylan Hausthor)

采访/撰文:周仰

首发于《生活》杂志2021年3月刊

“神话故事的国度宽广、深邃而又高远,其中充满了许多事物:这儿有各种飞禽走兽;无垠的海和无以计数的星辰;这儿的美如同魔咒,还有无处不在的危险;欢乐和悲伤都锋利如剑。”——托尔金(J. R. R. Tolkien),《论神话故事》(On Fairy-Stories)

墨绿色封面上烫金的版画山羊图案,如果不翻开,你很难立刻意识到这是一本摄影书——这是美国摄影师保罗·吉尔莫斯(Paul Guilmoth)和迪伦·豪斯索尔(Dylan Hausthor)合作的《沉睡之溪》(Sleep Creek),我最初在网络上看到这系列作品:背对观看者的年轻女子,对自己发丝上燃烧的火苗无动于衷;一头白色的鹿;两棵枝叶碰触到一起的紫衫,并未像欧洲花园中那样经过修剪,却似乎形成了天然的门洞……看到这些照片时,2019年由希腊独立出版社Void发行的《沉睡之溪》第一版已经售罄,经过三个月的等待,我买到了第二次印刷的书。这不是一本复杂的书,没有花哨的设计,甚至没有文字,只是一页接着一页的黑白照片,讲述难以捉摸的神秘故事。与那几张零星的照片中透露的梦幻美感不同,吉尔莫斯和豪斯索尔在《沉睡之溪》中创造的神话世界并不像我们理想中的仙境那样只有鲜花和欢歌,在翻阅中,时不时会出现让我倒吸凉气的照片。从白色的被子中伸出的一只脚,脚趾上的皮肤似乎早已被剥掉,在影像中呈现出黑色;一头被屠宰的鹿倒挂着,肌肉如同大理石的花纹一般裸露在外。想要移开视线,却无法控制地凝视。正如用文字创造了一整个神话世界的托尔金教授在近一个世纪前论述的,“仙境即为险境”,这里的美和危险都超越了日常的经验。
From the book “Sleep Creek” © Dylan Hausthor & Paul Guilmoth
吉尔莫斯和豪斯索尔用影像构建的神话世界并非仅仅来源于想象,两人都在美国东北角沿海的新英格兰地区长大,这个地区一直是恐怖片导演们喜爱的故事发生地,比如温子仁的《招魂》(The Conjuring)和罗伯特·艾格斯(Robert Eggers)的《女巫:新英格兰的传说》(The VVitch: A New-England Folktale),这些故事从曾经发生在此的黑暗历史中挖掘恐惧。从早期殖民者对当地原住民的迫害,到17世纪末的塞勒姆女巫审判案(Salem witch trials),历史中真实的黑暗篇章为民间传说提供了土壤,而传说中聚集的幽灵、女巫和鬼怪又为新英格兰本土艺术家创造新的神话提供了养料。对于观看者来说,即便只是对这些黑暗历史略有耳闻,也能在翻阅《沉睡之溪》时增加一层理解的维度。当然,《沉睡之溪》两位年轻作者并非刻意将历史的伤口重新刺破,实际上,他们在拍摄中没有设定任何具体的故事,正如保罗·吉尔莫斯自己所言,这些照片“有种遗忘症的感觉,就好像它们忘记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它们是许多不同故事的碎片”,我们在朦胧中看到照片背后那些故事微微展开,却又立刻被云雾遮掩,消失不见。
From the book “Sleep Creek” © Dylan Hausthor & Paul Guilmoth
保罗·吉尔莫斯和迪伦·豪斯索尔在缅因州的艺术学校学习时相识,立刻成了创作伙伴,毕业之后,他们在缅因州卡斯科湾(Casco Bay)的山峰岛(Peaks Island)租了房子,《沉睡之溪》中的照片都拍摄于这个小岛上,但故事并不局限于山峰岛,甚至不局限于新英格兰,在两位创作者看来,“作品的地域性只是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而发生的事情,人类于自然和土地的关系则更为普遍”,他们有意在照片中排除了明显的时间、地点标志,使得只要拿起这本书,每个观看者都可以编织自己的神话故事。听起来,用摄影构建神话似乎是一件矛盾的事——作为一种自诞生以来就与现实主义联系在一起的媒介,摄影长期被当作人物、地点或事情存在过的证据,而神话在许多人心中则是一种虚构。正如吉尔莫斯曾经提到,“如果你是一个摄影师,你早已习惯了去利用现实主义以及摄影的根源,无论你拍摄怎样的作品,你所受的训练都告诉你照片是某种记录,它是一种证据,但你如何在向这类经验致敬的同时构建一些新的东西?”
From the book “Sleep Creek” © Dylan Hausthor & Paul Guilmoth

实际上,《沉睡之溪》中许多照片看起来就是对周遭环境的直白记录:树丛,被闪光灯照亮的蜘蛛网,蝙蝠划过夜空,但画面的黑暗之中,却好像潜伏着什么,或者某些事情即将发生,我们提心吊胆,如同观看恐怖片时,音乐已经幽幽响起;另一些照片则更为复杂,让人难辨“真假”,即是说,我们难以判断眼前神秘的画面是否为艺术家按照自己的意图而执导拍成——按照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她最后一本摄影论著中所写,“我们要求摄影师是爱与死的偷窥者,要求被拍摄者未意识到相机的存在”,某种程度上,即便导演式拍摄早已成为艺术摄影的主流创作方式,我们的内心依然认可抓拍到的照片为“真照片”,或者说,这样定义下的“真照片”仍能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满足感。同样地,我们常忍不住去探究神话传说是真是假,但心中总是留存着尚未被科学理性占据的角落,能从哪怕是暂时无法被证伪的神迹中获得安慰。或许正因为如此,迪伦·豪斯索尔从未去区分他是“创造”还是“捕捉”影像,可以说真实与虚构边界的模糊是《沉睡之溪》的魅力来源之一,如他曾经所说,“《沉睡之溪》中所有的照片都是真的,但又没有一张是真实的”,吉尔莫斯则写过,他“希望人们翻阅这本书,然后自己来决定哪些是真的。”

当我们身处文字或者摄影构建的神话世界中,问太多问题是危险的,因为神奇的大门可能会因此关闭,钥匙也丢失无踪。因此,即便自己作为创作者,我对于吉尔莫斯和豪斯索尔的拍摄方法有着许多好奇,然而真的与他们联系上并且可以提问之时,我还是忍住了那些具体的问题。或许这些闲谈似的对话没有提供什么答案,但凝视《沉睡之溪》中的照片,魔法依旧。

对话:Z=周仰,P=保罗·吉尔莫斯,D=迪伦·豪斯索尔

Z:新英格兰地区有许多民间传说和关于巫术的故事,当你们在拍摄《沉睡之溪》中的照片时,你们脑海中是否有什么具体的故事,或者只是追寻某种笼统的、鬼魅的气氛?

P:我心里没有具体的故事,虽然我也很喜欢从一些具体的故事或者地点去寻找灵感,但我的作品中没有直接的指涉和参考。我在《沉睡之溪》中的照片有种遗忘症的感觉,就好像它们忘记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它们是许多不同故事的碎片,但都放错了地方。

D:虽然在拍摄这些照片时,我脑海中并不像传统意味上那样有具体的故事,但对我来说,重要的是照片给人感觉好像它们是某个更宏大故事中狂乱的碎片——这样一个故事没有线性的叙事,但都属于一本大书的不同章节,而这本书早已散落在泥塘中。
From the book “Sleep Creek” © Dylan Hausthor & Paul Guilmoth

Z:你们都在新英格兰地区长大,在你们的印象中有没有什么特别“阴魂不散”的故事?

P:总有些故事阴魂不散,但最能与我发生共鸣的故事却不太一样。我小的时候,有一个人住在我们后院外的森林边缘,人们都叫他“阴暗的汤姆”(Shady-Tom)。我父母会送给他罐头食品,有时候还会送新鲜面包。他对我和我姐姐都很友好。他为了寻求安宁而从城里搬到乡下来,通常我们从窗口看出去,就会看到他呆在自己的防水布下面。他有一台卡带式的录音机,在住处还有一大堆磁带。我常常看到他认真地凑在录音机前面,有时候用小树枝敲打它,或者让松针掉落在上面。有一天早上,我看到他背对着我们屋子站在我们后院里,举着录音机,对天空大喊“此刻!”,一遍又一遍地喊。我真希望能找到那些卡带。

D:你认识“阴暗的汤姆”啊,我都没听你说过这个故事,我只听说过他,但从没见过。我在佛蒙特州长大,那时候夏天回去农场帮忙。仲夏时节,我们会收割第二波稻草,我会开干草拖拉机。记得大人总是跟我们说不要去田地边缘的一处老橡树林,因为有一个叫“阴暗的汤姆”的人在那儿扎营居住。我从来没见过他,但有时候能在拖拉机轰鸣的间歇之中听到他唱歌。说不定他也是在那儿录音呢。
From the book “Sleep Creek” © Dylan Hausthor & Paul Guilmoth

Z:我听说你们书中那些肖像拍的都是朋友和岛上的邻居,这些人在书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你们为他们设想了什么故事?

P:他们是一些象征,也可以说鬼魂。

D:我的朋友艺术家埃尔·佩雷斯(Elle Pérez)说,一张好的肖像照片需要有爱。我们书中的肖像都是带着爱意去拍的——而他们的角色则由观看者自己来决定。

Z:《沉睡之溪》中有些影像显得神秘而美丽,但也有些颇为恐怖、黑暗,你们如何结合这两种不同的感觉?

P:这就像所有事物都有其“对立面”:日与夜,生与死,寒冷与炎热……
From the book “Sleep Creek” © Dylan Hausthor & Paul Guilmoth

Z:传统的童话故事或者仙境奇谭总是有奇迹般的结局,让读者感觉到安慰,但如今,许多艺术家都更愿意编织黑暗童话,常常以灾难和死亡为结局。你们认为这类作品能给观看者带来什么?

P:我认为对黑暗的理解可以有不同的方式,我作品中的那种黑暗并不是由邪恶或者灾难而来。当然,邪恶之类的事物常常确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我绝不会创造只是为了让人难受的作品。

D:我同意保罗说的,“邪恶”这个词听起来太像基督教或者殖民主义的概念。我不知道其他创作者对于结尾有什么看法,但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沉睡之溪》可以撩拨观看者的情绪,可以暗示一些东西——但绝对不要说教。或许这是我们的书与传统童话故事不同的地方,《沉睡之溪》不会让你学到什么道理,但可以给你很多感受。不过,另一点也很重要,就是我们认为书的结尾一定要用关于新生命的图像,我们总是保持希望的。
From the book “Sleep Creek” © Dylan Hausthor & Paul Guilmoth

Z:现实中山峰岛并不像你们书中呈现得那样原始而与世隔绝,它有市中心,有九百多常住居民,夏天还有游客。你们是刻意排除了那些现代事物的视觉影响吗?为什么?

D:这是个好问题,我正好可以谈谈《沉睡之溪》神话的创造。下了轮渡抵达山峰岛之后,你需要步行几分钟穿过郊区,然后才能到更荒野的地方——穿过被遗忘的圣诞节灯饰、烟头、修葺整齐的树篱、塑料墙面、高尔夫小车、尖桩栅栏、啤酒罐子和夏天路边散落的各种游客的垃圾。夏季,每天有成百上千的游客来岛上,隔着海面几英里远的地方,就能看到缅因州最大城市的摩天楼。

我觉得正是在这种对比中,有意思的故事自己浮现出来。这个岛不是让人能够轻松逃离“日常生活”的地方,在这种无法躲藏的特质中,人类更深沉的美才显露出来。一旦你离开遍布小岛西岸的水泥路,就很容易进入自己的想象之中——你会漫步在“日出联盟”(Wabanaki Confederacy,美国的原住民民族)的阿本拿基族先民们走过的树林之中,给自己编各种故事。这正是我们想要在《沉睡之溪》中捕捉的东西——他人讲述的故事以及我们给自己讲述的故事之中那些反差和美感。

P:没错,山峰岛不是什么与世隔绝的地方,我也不想住在没有社区的地方。在这里,你不需要为生存去与大自然斗争。如今,冬季我还是可以走遍整个岛而只遇见几辆车。有些长期居住在岛上的人对游客抱有敌意,我不太赞同那种敌意,但我确实更喜欢岛上的冬天。另一方面,虽然夏天游客激增,但当你走到岛中央,还是能找到完全独处的情境。人们都聚集在岛的边缘,沿海的地方,但你可以逃去岛中央的地区。当然,这是暂时逃离,而不是那种隐居。
From the book “Sleep Creek” © Dylan Hausthor & Paul Guilmoth

Z:在山峰岛上生活是怎样的体验呢?

D:在岛上的时候,我住在一个1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没有壁炉,也没有暖气,冬天我就窝在一个小小的取暖器边上,用冻僵的手指扫描底片。有暴风雪的时候,我晚上要起来好几次去铲雪,不然早上就会出不去门了。夏天,有时候醒来之后走几步就站在水里了。这是一个物质匮乏但又十分神奇的地方,一个有着蜘蛛和野鹿的地方。

P:这是个奇妙的地方,我的大多数朋友都50岁以上了,你会对遇见的每个人挥手、微笑。这就是那种典型的小镇的感觉,只是稍稍有些其他,节奏也更慢一些。反正在岛上也走不远,为什么要匆匆忙忙呢。
From the book “Sleep Creek” © Dylan Hausthor & Paul Guilmoth

Z:你们一般用胶片还是数码创作呢,对于黑白的选择是怎样的考量?在拍摄中,你们更倾向于创造一个场景,还是去捕捉图像?

P:我依然用胶片,选择黑白是因为这种形式比较简洁。现在我拍摄时会比较谨慎地使用相机,因此可以说更倾向于创造场景吧。

D:我用大画幅黑白胶片拍摄,有时候为了速度也会用中画幅,我使用黑白和闪光灯都是同一个理由——我对于太接近肉眼所见的图像不太感兴趣。我其实不太清楚创造图像和捕捉图像有什么区别。
From the book “Sleep Creek” © Dylan Hausthor & Paul Guilmoth

Z:你们分别有自己的网站,拍摄时也是各自进行的,《沉睡之溪》是否只是在编辑阶段进行了合作?能不能聊聊你们合作的工作方式?

P: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合作确实只在编辑阶段发生,但今年春天我们会有些变化,我们在拍摄新作品时会在更早的阶段开始合作。之后我也希望更多是这样的方式。

D:当然,我觉得在创作中我很需要合作,无论是身处某个想象中的社区,还是与一个人共同创作,还是编辑的时候进行合作。如果我的作品只是面向自己,我就会立刻感到无趣。这方面保罗绝对是我创作上的灵魂伙伴。

Z:迪伦,你也拍摄了短片,它似乎与照片一样碎片化,在你的经验中用静态图像和动态影像去表达有什么区别?短片中的一些场景也出现在书里,这两种形式的关系是什么?

D:我对于创造图像时那种“殖民式”的力量感到恐惧,无论是摄影还是短片,这种恐惧也让它们更有趣,也更具威胁性。视频给人们更多信息,对我来说,将某种原本是现场记录的东西变成文化意义上的艺术作品,就需要意图更加明确,且更为谨慎。另外,我也对声音很感兴趣,想要探索声音或者噪音如何在情绪上加强或者破坏一幅图像带来的情感体验。视频有可能(比照片)更加碎片化——写作、做书、绘画以及音乐都是我尝试的表达方式,我希望能够抓住那像鱼一样滑溜溜的“有意义的情感体验”。最近我又开始弹吉他了,我最喜欢的是B小调。
From the book “Sleep Creek” © Dylan Hausthor & Paul Guilmoth

Z:此前在其他访谈中读到,你们最近搬离了小岛,那么目前你们住在哪里呢?在创作怎样的新作品呢?

P:其实我还住在山峰岛上,也一直在做新的作品,但还不清楚这些作品的目的。

D:我们都反复地搬离又回到这个岛——它的磁力很大,保罗和我都没法摆脱它的吸引力。我目前在距离山峰岛西南方向几小时路程的地方读研究生,但以后肯定还是会再搬回去。关于新作品——我总是在创作,但现在还不想展示出来。我希望探索图像到底怎样在这个世界发生作用,我想在给世界讲更多故事之前,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