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2020年投资规模翻番 金立群称五年内实现气候融资占比过半

亚投行2020年投资规模翻番 金立群称五年内实现气候融资占比过半
2021年01月14日 00:35 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亚投行2020年投资规模翻番 金立群称五年内实现气候融资占比过半

1月13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在新闻发布会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后,亚投行去年的放贷额增长较快,而今年的放贷规模预计也将达到去年的水平。

“我可以这么简单地讲,去年,我们的贷款规模增长得比较快,主要是因为通过新冠危机恢复基金发放了70.7亿美元,剩下的一部分是常规的基础设施项目。”金立群说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亚投行获悉,亚投行在2020年批准的投资额达到99.8亿美元,比2019年45.4亿美元的两倍还要多。截至去年年底,亚投行累计提供了220.2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

“从我们现在的贷款规模来看,我估计2021年的数字(放贷额)可能会差不多。”金立群指出,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之前累积下来的传统基础设施项目,有些还在照常进行;二是亚投行可能会在危机恢复基金下继续增加投入。

去年4月,亚投行宣布推出50亿美元危机恢复基金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以在未来至少18个月内为成员申请的合格项目提供资金,后又将基金规模扩大至130亿美元。

亚投行由中国倡建,总部位于北京,2016年1月16日正式开业。目前,亚投行成员已由开业时的57个增至103个,代表了全球约79%的人口和65%的GDP。金立群于去年获得连任,第二任期从2021年1月16日开始,为时五年。

在亚投行成立五周年之际,金立群认为,基础设施发展格局将发生重要变化。一方面,基础设施产业需先应对疫情和全球经济危机的短期挑战;另一方面,还将基于中长期的驱动因素如人口变化、气候变化和数字化带来的变革作出适当调整。

站在新的起点,金立群给亚投行提出了更高的目标,包括:到2025年,实现气候融资在批准融资中的占比过半;到2030年,占半数的项目将由私营部门主导;跨境互联互通项目占所有项目的比例达到25%至30%。

为了满足后疫情时代巨大的基础设施融资需求,金立群表示,多边开发银行的当务之急是继续与私营部门合作,以动员急需的投资,刺激复苏和减低公共债务。他指出,亚投行的目标是,到2030年,让私营部门融资在批准融资中的占比从当前的25%提高到50%。

此外,金立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为了满足成员的需求,亚投行虽然以美元为主要货币(来发放贷款),但也在努力提升本币融资能力。举例来说,去年,亚投行向中国政府提供主权担保贷款24.85亿元, 以加强北京和重庆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而这笔资金就是通过亚投行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30亿元首笔熊猫债支付的。

展望未来,金立群表示,美元依然将是亚投行放贷使用的一个主要币种,但也将根据成员需求,通过发行当地货币的债券来给它们提供本币融资。据本报记者从亚投行了解,目前,该行的放贷货币主要有美元、人民币和欧元。

五年内实现气候融资占比过半

在努力抗击疫情之际,推动绿色经济复苏正在成为新的全球共识。金立群表示,在后疫情时代,亚投行将优先考虑绿色基础设施,并支持成员实现其环境和相关的发展目标,为改善当地环境的项目提供融资,并对气候行动进行投资。

“虽然近期绿色基础设施的投资趋势不错,但实际投资额仍远低于理想目标。”金立群指出,“亚投行的目标是,到2025年,实现气候融资在批准融资的占比达到或超过50%。”

在全球抗击气候变化的关键时刻,金立群指出,新冠疫情令全球加速探讨病毒和其他疾病与未来生态灾难的关联性,“要让全球经济重启,将要求我们不再孤立地应对挑战,而是加强横向研究。我们需要探索一种环境智慧型、生态智慧型的新发展模式。”

哪些清洁能源项目将受到亚投行的青睐?金立群在回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问时指出,“在发展新能源方面,我们注重的是安全的新能源,比如太阳能、风能、水电,还要提高能源利用的效率。我们并不考虑参与核电项目的建设。”近日,金立群还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亚投行将不会对煤电项目或涉煤项目提供融资。

过去五年,亚投行已经陆续支持了多个清洁能源项目,以帮助成员国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在亚投行的支持下,哈萨克斯坦札纳塔斯100MW风电项目于2020年9月实现首批风机并网发电,标志着中亚地区最大容量的风电项目正式开始对外输出绿色能源。项目运营后预计每年可实现发电量3.5亿千瓦时,为哈萨克斯坦能源体系实现“去碳化”发挥示范作用。

推进跨境互联互通基础设施项目

“近年来,亚洲区域合作一直非常强劲,这非常令人感到振奋。”金立群向本报记者强调,去年底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对亚投行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能进一步促进亚洲国家的互联互通,从而加强它们的贸易和投资往来,“也会带来一些很好的基础设施项目,可能将会提交给我们来考虑”。

此外,金立群还提到了去年底宣布完成谈判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称该协定让中欧合作“迈上了一个新台阶”,“因为几乎所有的欧洲国家都是我们的成员,所以这是往前走的非常重要的一步”。他指出,中国加强同欧洲的合作将为亚洲和其他地区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在基础设施及生产性领域创造更多投资机会。

“我想强调的是,亚洲国家并不是仅仅向内看,而是一直致力于加强与其他地区的联系。”金立群说,“在当前这个关键时刻,对亚洲来说,进一步改善同拉美、非洲、欧洲等其他地区的联系至关重要。我们也看到了这方面良好的趋势。”

据本报记者从亚投行获悉,在过去五年,在域内地区,亚投行累计向南亚、东南亚、西亚、中亚和东亚分别提供87.1亿美元、35.3亿美元、34.8亿美元、18.7亿美元和12.3亿美元投资;而在域外地区,向东欧、北非、大洋洲、南美洲提供8亿美元、6.6亿美元、0.7亿美元和0.5亿美元投资。

扩大医疗卫生及教育投资

“显然,对许多遭受疫情冲击的经济体而言,复苏可能非常缓慢,前进的道路将是艰巨而波折的。直到安全有效的疫苗问世并被普遍接种,这场疫情的拐点才会出现。”金立群指出,近期,很多国家陆续宣布有关疫苗研发的好消息,这也证明了国际合作的重要性。

金立群指出,今年,全球对疫苗将有巨大的需求。中国、美国和欧洲的疫苗生产能力将会很快提高,“可能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就能满足本国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将有足够多的疫苗来支持不能生产疫苗的低收入国家,亚投行将准备一部分资金来支持这些国家。

除了亚投行之外,其他国际开发机构也宣布支持中低收入国家的疫苗计划。亚洲开发银行启动了一项价值90亿美元的疫苗计划——“亚太疫苗获取机制(APVAX)”。世界银行则批准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20亿美元资金,用于资助其购买和分发新冠疫苗、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和治疗等。

同时,金立群认为,新冠疫情暴露出众多不同收入水平的经济体对社会基础设施的长期投入不足。根据全球基础设施中心(GIH)的估计,2019年社会基础设施的投资额从190亿美元下降至不到30亿美元。

“如果危机能够带来任何好处的话,我认为,就是让人们普遍意识到,迫切需要以一种平衡的方法推动一种新的发展模式,从而提高对社会基础设施的重视,特别是对医疗卫生的关注。”金立群表示,亚投行将逐渐扩大在社会基础设施方面的能力和作用。

2020年全球基础设施指数显示,全球48%的受访国家倾向于加大对社会基础设施的投资,而倾向于投资传统经济基础设施的占32%。鉴于社会基础设施领域的公共支出有限,加上新冠疫情后经济复苏面临的挑战,吸引私人资本流向公共投资是非常必要的。

除了医疗卫生,金立群指出,社会基础设施还包括教育。“虽然我们现在并没有做任何教育方面的项目,但其实我们也在考虑教育在新时代的重要性。”金立群说,“如果我们将来要投资教育的话,不是普通的教育,而是能让下一代具备新技能来适应新时代的教育,比如职业培训。”

(作者:郑青亭 编辑:陈庆梅)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