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聘戴科彬:不考虑私有化,2021年会更加激进

猎聘戴科彬:不考虑私有化,2021年会更加激进
2021年01月04日 09:39 AI财经社

  文|AI财经社 仉泽翔

  编辑|周路平

  猎聘创始人戴科彬有些后悔,他原本应该在特殊困难的年份更加激进,不管是市场投放还是投资并购,都不应该缓下来,而是要加大投入。

  疫情初期,戴科彬和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聊天,江南春告诉他,头部公司现在非常高兴,疫情来了,它们有足够的资金和能量,正好是碾压市场的好时候。

  这是他之前所忽略的地方,当整个社会的黑天鹅事件爆发时,他的潜意识是去避险,而没有看到危局中暗藏的机遇。“收购的时候我应该多搞几家,那个时候价格很低,现在完全不一样了。”戴科彬说。

  “只做中高端招聘无法价值最大化”

  Q:疫情的突如其来,减缓或者放大了许多行业的需求,对招聘行业产生了哪些影响?

  戴科彬:招聘严格上来说是有影响的,但对我们的负面影响不大。招聘在企业内部属于对未来信心的一种前期投资。如果企业对未来没信心,是不会招人的,所以在一季度的时候,你会看到很多企业处于观望状态。这个情况下,整个上半年国内企业的招聘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猎聘的优势在于,我们关注的企业属于抗风险能力更高的公司。中高端的人才招聘和低端的招聘招人方式不一样,低端招聘流动性很高,决策很快。但对于中高层级别的人群,他需要更多时间做决策。所以我们在整个上半年还是有影响,经营数据上没有我们预期得好,原来预期是上半年要有30%-40%的增长的,现在只有百分之十几。

  Q:最近这两年猎聘做了很多投资并购,但本身的自己的主业来看,好像增长还是没有那么的迅速,或者说还没有挤入到第一梯队里面去了。您对这两年的主业发展是怎样评价的?

  戴科彬:猎聘在整个中高端招聘,它已经属于头部,不过要在整个大的招聘市场里面超过前程无忧或者智联招聘,可能还需要做一些延伸。这两年正好是遇到经济下行和疫情的影响,短期之内,迅速取代他们,这不太现实。

  我们之前做了很多的这种布局,为什么呢?这跟我们的使命有关,我们的使命是帮助更多人职场能成功。想完成这个使命光靠招聘这还不够,所以我们会延伸到在线的职业教育、灵活用工,这些都是我们要去做的一些事情。

  这些项目我们自己内部也会做,外部也有投资,这是存在互补的。比如说灵活用工市场,原来猎聘并没有做,因为它涉及到比较低端的劳动力资源市场,我们需要投资并购。

  猎聘如果持续只做一件事情,只做中高端招聘,它可能会带来几个问题,第一个就在中高端招聘领域,单一领域,对于一家公司,它不具备更大的抗风险性。第二对于客户的需求单一服务模式也满足不了。对客户来说,他除了中高端招聘,还有基础招聘,还有其他人力资源服务。如果业务单一,你开发出的客户需求是不能够完全地去承接的,你获得的客户价值也无法最大化。

  Q:这种产业协同性,在猎聘的现有业务中体现的大吗?

  戴科彬:体现的还不错,我们在2019年定的核心主题是做多元化的协同。现在很多客户不仅仅是高端招聘、中高端招聘给到我们,基础的外包、员工的培训、测评和校园招聘都可以给到我们。一个客户他可以带来的价值就会多很多。

  现在很多行业被互联网改造得蛮好,但人力资源的行业在科技推动下的变革,还没有特别大的进展。这就是我们这两年在做的事情,通过科技帮企业匹配到更合适的人才,通过科技加强对人的判断。

  招聘最重要的是匹配,这也是招聘行业的科技高地。要做好这个事情,就需要你对这个人有更多维度的认知,有些信息是他可以告诉你的。但是还有一些,比如说他这个人情况怎么样,这需要去测评。就是你这个人的品质、行为习惯、思路、性格等等,这需要做一些测评的模式,去获得多维数据,再去进行岗位的匹配。

  Q:总体而言,招聘还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科技在里面起到的作用到底有多大?

  戴科彬:其实还是非常大的。坦白讲,如果没有科技产品的话,我们的销售是没办法把产品卖给企业的。

  以前中国招聘大部分是通过人自己主观去判断去搜索,你可以理解为以前的百度,你想谁你要搜,但是前提是你得知道你是谁,现在大部分都改变成推荐模式。

  我们从2016年就开始做推荐,开始研究怎么样去推荐,但因为人与人的匹配推荐,难度还是比较高的。首先得收集B端的需求,然后是收集C端的需求,再把B端的需求跟C端的需求匹配过来,而且我还要不停学习中间的匹配如何达成,要看这个人在这家企业的停留时间,企业跟他沟通的时间,这些都是目前重点攻关的领域。

  Q:现在整个技术团队有多大?

  戴科彬:有一个技术副总裁专门带领整个标签和匹配体系的团队,技术骨干有几十个人,加上数据标注,就上百人了。这个事情成本非常昂贵,而且也不会立即见效。你不做又不行,但是你做了之后,随着时间推移你的推荐会越来越准。

  Q:做这个事情你们有一个具体的时间节点吗?

  戴科彬:这个事情严格来说是从2016年开始,我们升级迭代是从2019年底开始。2020年我们又做了第三代的迭代,把数据标签进行了多维度的修改和更新。这些更新我们现在每半年就得做一次。以前我们是一年做一次,后来发现不行,这个社会变化太快。

  Q:你们会通过其他的渠道获取用户数据吗?

  戴科彬:不会,那是不合法的。我们不能这么干。我们大部分通过引导用户填写,引导用户参与,通过我们的猎头和个人用户打电话的方式,将获得的信息进行标签化。

  Q:为什么更早的时候没有做数据挖掘的事情,是没有意识到,还是说具体的业务确实遇到瓶颈?

  戴科彬:2014年我们做完C轮融资后,就已经知道作为新一代招聘网站,你要有所突破,就必须这方面下狠功夫。当时我们从硅谷引入了一个技术人员,开始做这个事情,一直在做。

  说实话这个领域探索,在我们自己公司和从中国招聘行业的实践来看,也需要时间。系统不运行一段时间,不去矫正和迭代,你无法知道它好还是不好,还得跟实际情况进行匹配。

  要给资本市场耐心

  Q:很多招聘企业已经从资本市场私有化了,猎聘考虑过吗?

  戴科彬:没有。

  Q:但是资本市场也没给猎聘很高的估值。

  戴科彬:你要有点耐心,我都不急,你着急啥?一家公司它要获得资本市场认可,它要么在一个明摆着的大赛道做到头部,要不你就得持续证明你的成长性,所以这个事情需要点时间。

  我觉得股价最终要被公司基本面所反映,而不要是因为风口或者是资本趋势所反映。以猎聘今天的情况,你说我私有化有什么意义吗?我还是看长期价值,我就看谁活得长。

  Q:招聘企业貌似都活得很长,像智联招聘已经活了二十几年。

  戴科彬:说实话,这个市场现金流真的好,招聘是预付费买我做好的产品,买回家慢慢用就好了。

  不光现金流非常好,招聘的市场又非常大。未来一定不会出现一个品牌垄断的局面,一定是多品牌竞争。中国有3000多万的经济实体,有9亿的劳动人口,1点多亿的城市白领,相当于很多国家一个国家的人口。这么一群人,他怎么不能够支撑起一个上市公司呢?

  Q:即使大家的业务同质化也能支撑?

  戴科彬:我觉得可以,我现在看到它已经支撑了。你看58同城、智联招聘、前程无忧都在,没有一家说它就不行了,人家都还能挣钱。你知道吗,中国还有大大小小的地方性招聘网站上千个,人家也活得很好。

  你一定会问我说,有没有可能赢者通吃的局面出现?那就只能靠资本的力量整合。但这里面又出现问题,你团队怎么整合?谁要当那个头?

  Q:复盘2020年,如果有一个决策可以重做的话,你会做哪个?

  戴科彬:我觉得我可以再激进一些。猎聘现金储备还是很充足,而且我们有盈利,上半年还有增长。所以,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在获取市场和拓宽业务线的时候,可以再激进一点。

  疫情刚开始时,我和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聊了一次。我说,老江,疫情来了,广告肯定打不了了。他说你不知道,现在头部公司高兴得很,疫情来了,它有足够的能量,不担心资金,也不担心它的影响力,这反而是头部公司去碾压市场的好时候。

  我听了之后觉得很有道理,就决定增加投放。2020年年初的时候我们还加大了投放,一点都没有手软。但我今天想起来我应该更激进一点,把声势再搞大一点。收购的时候我应该多搞几家,那个时候价格很低,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这个是认知问题,只能说明我的脑洞还不够大。美国股市一天可以熔断三次,一生难得一见的壮观景象。那个时候投资人的期望值已经掉到谷底。你少挣点钱,你少增长点,谁会在乎你?我只是觉得当时我有些地方没有判断对,或者是说我判断的时候胆子不够大。

  尽管外人看来,我们还动作频频,但有几个并购的案子我们都稍微缓了一下,其实也不应该缓,就应该把它干到底。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