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编写贩卖游戏外挂非法获利 28 万,背后主谋居然是三个 00 后?

在网上编写贩卖游戏外挂非法获利 28 万,背后主谋居然是三个 00 后?
2020年12月16日 17:35 雷锋网

原标题:在网上编写贩卖游戏外挂非法获利 28 万,背后主谋居然是三个 00 后?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哦不,还有外挂。

工作了一天的你,拖着疲惫身躯回到家,和好哥们儿约好了一起开黑。前期打的还算顺利,本以为能顺利赢得游戏胜利。

万万没想到,糟心的事情来了。

就在大家准备大战一场的时候,你和你的队友却莫名其妙的“阵亡”了。

什么情况?

没错,你遇到了外挂。

外挂,是指通过欺骗或修改游戏以提高成绩的作弊程序,早在单机时代就曾风靡一时,随着网络游戏、手游的发展,涉及的利益也越来越大,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几乎每一个热门游戏背后都隐藏着外挂的身影。

越想越气的你和队友吐槽道:难道外挂不犯法吗,为什么平台不制止呢,真是太影响游戏体验了!

答案是:外挂当然犯法,只是惩处力度不大。

近日,据湖南高院报道,12 月 11 日,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编写、贩卖 “游戏外挂”程序系列案件,共有 5 人被判犯侵犯著作权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 9 个月至 6 个月不等适用缓刑,并处罚金 1 万元至 5000 元不等。

截止案发,这些外挂累计出售 22 万余人次,涉案金额 28 万,而背后的主谋居然是三位 00 后。

00 后已经开始制作外挂赚钱了

事情还要追溯到 2019 年。

雷锋网先给平时不太关注游戏的童鞋介绍一下这款游戏。

《和平精英》是由腾讯光子工作室群研发打造的军事竞赛体验手游,于 2019 年 5 月 8 日正式公测。

这款游戏的玩法也特别有意思:

一大堆玩家被空降到一个岛上,然后大家利用岛上找到的武器来互相伤害,直到剩下最后一个人(或者一支小队)。

游戏过程也是非常刺激,由此也深受各位游戏玩家喜爱。

但各位游戏玩家们应该都清楚,有游戏的地方就离不开外挂。

警方发现这个外挂团伙也是因为一位游戏玩家的“正义举报”。

2019 年 5 月,《和平精英》刚上线不久,游戏玩家小赵就体验了一把被外挂支配的无奈。

经常无故被淘汰。

所以,他怀疑对方可能使用了外挂。

于是,小赵在网上搜索发现有网站公开售卖《和平精英》的外挂,遂购买了一款具有“除草”功能的外挂测试其效果。使用该外挂后,他可以清晰的看清藏在草丛中的其他玩家,明白了自己在草丛中经常被别人发现的原因。

气不过的小赵决定找警察蜀黎帮忙。

经过警方的调查,这伙外挂团伙终于浮出水面,万万没想到,这个外挂团伙已经形成了从制作到销售的一条龙服务。

据警方介绍,这三款游戏外挂名称分别为“SK2”“毒蛇”“马日地”。

外挂开发者(持有者)将外挂程序存在网盘,程序被下载后要通过卡密才能激活使用。开发者将外挂卡密交一级代理商对外销售,一级代理商然后发展下线销售,各级下线通过聊天工具或者卡盟进行销售。

其中,有的外挂有高达六七级代理商,卡密的费用每个层级加价 5 毛钱左右,最高使用费用 15 元/天。

自该游戏推出以来,“SK2”外挂程序出售 8 万余人次,“毒蛇”外挂程序出售 10 万余人次,“马日地”外挂程序出售 4 万余人次,涉案金额高达 300 余万元。

7月初,警方展开收网行动,分别奔赴黑龙江、湖南、广东、河北、浙江等地将涉案作者、一级代理、卡盟负责人、二级代理共 9 名犯罪嫌疑人一举抓获归案。

据警方介绍,湖南男子陈某是该游戏的忠实玩家。2019 年 4 月,他自己编译了一款能在“和平精英”游戏中实现自动瞄准、无后坐力、透视的外挂程序,取名“SK2”。

4 月中旬,陈某找到有销售外挂经验的游戏好友“九哥”魏某商量,由陈某自己负责外挂程序开发和更新,“九哥”作为一级代理商对外销售。

陈某以每张卡密 1 元(1天使用费用)的价格批发给九哥,“九哥”以每张卡密获利 0.5 元至 0.7 元批发给下线。

陈某开发的外挂程序功能齐全,而且每四五天更新一次,程序运行非常稳定,深受一些玩家青睐,最高峰时一天有七八千人在线使用,卡密价格高达 15 元/日。

除了“SK2”,陈某还开发了一款该游戏的外挂程序“炸弹”,已发布到网上供游戏玩家免费试用,还未来得及收费。

而第二款外挂程序“毒蛇”的作者王某是个学生,编写程序后由一级代理何某负责销售。

何某再将外挂发包给下线施某等人利用其卡盟网站销售。

此外,魏某还从别处购买《和平精英》网络游戏的 “马日地”外挂程序卡密销售给其他人。

截止到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时,何某、王某违法所得数额分别为73281.90元、41831.10元;

被告人魏某销售“SK2”、“马日地”外挂程序非法获利共计70946.88元;

被告人施某先后在何某、魏某等人处批量购买“SK2”、“毒蛇”和“马日地”等三款和平精英游戏外挂程序后出售,非法获利共计 7 3440.60 元。

2019 年以来,被告人罗某先后以 1-2 元不等的价格从何某、魏某、施某等人处购买《和平精英》游戏外挂程序“SK2”、“毒蛇”、“马日地”等卡密后出售他人,非法获利总计 28077.40 元。

总计获利 28 万元。

看完这一系列操作,你能相信这是几个 00 后合谋吗?

网友:这就是破坏“和平”的下场

经鉴定,“SK2”、“毒蛇”、“马日地”外挂程序绕过游戏安全保护措施,对游戏实施未授权的增加、修改操作,实现了 “动态上色”、“自动瞄准”、“人物高跳”、“除草除树”、“清理数据”等功能,干扰游戏的正常操作流程和运行方式,属于破坏性程序。

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许可,非法复制修改《和平精英》游戏客户端内存数据,编写网络游戏外挂程序并销售,损害了网络游戏著作权人权益,破坏了网络游戏市场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侵犯著作权罪。

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当庭认罪、悔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在本案审查起诉阶段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王某、何某、魏某、施某、罗某犯侵犯著作权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9 个月至 6 个月不等适用缓刑,并处罚金 1 万元至 5000 元不等。

网友也吐槽道:

这就是破坏“和平”的下场(手动狗头)!

也有人“如梦初醒”:原来卖外挂是会被抓的啊?

反游戏外挂,是一场无限战争

正如前文中所述,游戏外挂已经成为了一个产业,外挂开发者、销售经理,甚至有的外挂公司还有自己的经销商,他们组成了一个严密的产业体系,每个人都在其中努力地赚钱,而且玩家开挂作弊的成本并不高。

雷锋网编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外挂软件的价格,发现价格也并不贵。一天的使用价格普通外挂 10 元~20 元,比较稳定和功能较多的外挂价格为 30 元~50 元/天。对于一个能通过劳动获取收益的成年人来说,偶尔开开外挂,花费并不算特别高。

较低的花费降低了开挂的门槛,玩家们一传十、十传百,外挂程序的经销商网络就这样建设了起来,开挂玩家也因此越来越多,这使得外挂行业极为繁荣地运行着。

而游戏公司面对这种情况只能加强反外挂开发与对玩家的游戏行为进行检查等。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