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司机们变成员工,Uber们花1.84亿捍卫“零工经济”

拒绝司机们变成员工,Uber们花1.84亿捍卫“零工经济”
2020年10月17日 08:42 PingWest品玩

原标题:拒绝司机们变成员工,Uber们花1.84亿捍卫“零工经济”

小米之前是 Uber 的重度用户。

家在旧金山,公司也在旧金山,每天上班和同事拼 Uber,出去旅行也会使用 Uber。即使是新冠疫情期间,她都还用 Uber 出过几次门。

最近,她常常收到 Uber 发的邮件和短信,希望在 11 月的美国大选投票里对 Prop 22 法案投 “Yes”。这项法案的主要内容,是让司机能够继续保持“独立”的合同工身份,而不是成为公司的“正式员工”。

不仅是 Uber,小米还收到过 Lyft、Uber Eat、DoorDash 的邮件和短信轰炸,内容一致,对 Prop 22 投 “yes”,保护司机和外卖员“自由工作”的权利。

到今天,Prop 22 已经创造了一个历史,它已经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一张“选票”,包括 Uber、Lyft 和 DoorDash 在内的各大科技公司已经投入 1.84 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反对者在这项法案上的投入。这么大的声势连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Bernie Sanders 也站出来对科技公司的做法表示震惊。

Prop 22 让 Uber、Lyft、DoorDash 这样的科技公司联合起来,抛弃过往的竞争和对抗,一起动用所有的力量,试图赢下 Prop 22 的胜利。

对于 Uber 们来说:这是一场保卫商业模式的战争

Prop 22 是什么呢?简单来说,它是由Uber、Lyft、DoorDash等等雇佣大量零工的科技公司联合发起的民间选票提案,想要让这些公司豁免加州2019年通过的第5号劳工法案(AB-5),从而不用将平台上的司机外卖员等当作公司的正式员工对待。

促使它诞生的导火索,是此前加州通过的第5号劳工法案(AB-5)。AB-5 定义了什么是“独立的合同工”:可以自己决定收入标准、并且直接面对用户

如果用 AB-5 的标准,Uber、DoorDash 上的司机、外卖员们将不能再被定义为“独立的合同工”,而要被视作这些公司的“正式雇员”。这些公司们必须为他们提供带薪病假、医疗保险,退休养老等一系列正式员工福利。

这无疑是所有主打“零工经济”(gig economy)公司们的噩梦。所以这些公司们就发起了 Prop 22 法案,希望自己能够从AB-5中豁免,让司机外卖员们仍然保持“自由合同工”的身份,而不用被当成雇员。

San Francisco Bussiness Times 特地帮这些科技公司算了一笔账。如果 Pro 22 没有通过(即他们要遵从 AB-5 的规定),这些公司需要在人力成本上至少额外支出 30% 的花费。这对于本来就挣扎在盈利线上的公司来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消息。

根据 Uber 和 Lyft 内部的估算,如果他们将加州境内的“独立的合同工”变成“雇员”,他们需要为每个司机额外支付 3625 美元,Uber 在整个加州大概有 14 万的司机,Lyft 大概有 8 万,那么这意味着 Uber 每年需要额外支付 5 亿美元的费用,而 Lyft 则是 2.9 亿美元。

部分额外的费用支出分析表

而且 2020 年受到疫情影响,出行的订单量大量减少,Uber、Lyft 已经大规模地缩减已有的业务线,裁员以维持公司的运作,一旦 Prop 22 不被通过,那么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将会面对更加严峻的财务危机。

“如果把这些司机变成员工,这和传统的出租车公司有什么区别?” 每次大选投票前,Alice 都会花一点时间认真地研究每个法案。这一次,她在选票上对 Prop 22 投了“Yes”,虽然她并不是很喜欢这些大公司,绝大多数的时候她都会自发地选择站在工会这边。

让她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价格,而这背后其实是这些硅谷赖以生存的“创新模式”:Uber、DoorDash 们在供给端上让更多的个人司机走上平台,提供了更加个性化的服务,而用户并不需要支付额外的费用,甚至是更少的费用。

像 Alice 一样,很多消费者都在担心一旦 Prop 22 在这次大选投票的时候没有通过,“公司一定会提高费用,最后这笔钱肯定会从消费者身上出。”

在湾区生活 20 多年了,Alice 回忆到“从 Fremont 的地铁站到我家,如果打出租车,要 20 多刀,而用 Uber Pool,只要 3.6 美元”。她并不想要回到过去,尤其在硅谷这样的地区,公共交通非常的不方便,Uber、Lyft 的出现为当地人提供了很大方便。疫情期间,她也经常使用 DoorDash、Instacart 购买生鲜产品。

虽然绝大多数的人都表示如果价格差不多的话,还是会选择科技公司,“毕竟只要在手机上点一下,还是很方便。” 但华尔街的分析师也表示,一些价格敏感的用户可能就不再使用了,尤其是疫情结束之后,对于外卖公司可能是一个更大的打击。

这也是这些“零工经济”公司最大的担忧。

而且一旦 Prop 22 不通过,那么 AB-5 有可能被美国更多的州效仿,那么他们原先引以为豪的创新模式就不再有效,用户离开,估值大幅度缩水。

对司机们来说:这是一场反对剥削的战争

相较于之前,科技公司正在面临着更多的政府监管,Prop 22 只是这几年科技公司面临的许多“调整”之一。国会不断地举行听证会,要求各大科技公司在相关问题上做出解释,并且对于科技公司的收购和投资做出更加严格的规定。

不仅如此,民众、媒体也对于科技公司从早期的“蜜月”状态,到现在更多的是不满和怀疑。

小米非常清楚地能够感受到司机们对于 Uber 的态度变化时间线。最早的时候,司机们热衷向乘客推广 Uber,而现在更多的是抱怨,“今天,你不可能见过一个没有对 Uber 抱怨的司机。”

2017 年,Uber 的创始人 Travis Kalanick 还曾因为对一位抱怨的司机发怒而道歉,而最近的两三年,越来越多的人质疑这种“零工经济”的本质上是创造了一种新的“剥削”。

黄先生是一名兼职的 Uber 司机,他有自己的工作,他每天只开早上 5-8 点的高峰期,然后就去公司上班,每周一般能额外赚一个 150-200 美元,好的时候可以赚 250 美元。

过去几年期间,Uber 不断调低每公里司机可以赚取的收费,同时调整许多里程上的奖金。黄先生也听到过一些 Uber 司机说过,生意冷清的时候,只能坐在车上干等着,虽然开 Uber 5-6 个小时,最后平均下来每个小时的工资甚至没办法达到最低工资。但他很快地又补充到:“大家都为了钱,也没办法。”

这些司机的论坛里,你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司机们的艰难处境,例如有些乘客莫名其妙地给一星、路上出了一点事故,几单下来的钱还不够修车等等。

待遇越来越差,收入无法保证,让越来越多的司机们向科技公司们吹起“反抗”的号角。不仅仅是加州,在美国其他的地区也有相应的诉述,要求承认其“正式员工”的身份,提供相应的医疗保险等等福利;英国媒体也曾报道过这些司机们自发地组织起来,要求政府规范这一类的公司的行为。

所以很多司机们给 Pro 22 投了“No”,希望打破 Uber、Lyft 们的如意算盘,能给自己争取更多的基本保障和福利。

但同时,也有一部分司机担心这样的“反抗”行为会触怒公司,会让他们彻底在加州地区关闭业务,导致失业。

现在确实有一些科技公司们已经开始闻风而动了,尤其是那些可以提供线上服务的公司。在线英语外教平台的模式同样是招聘大量“零工”老师们远程上课,由于 AB-5 法案,从去年开始,他们停止招募在加州地区的老师,一些公司会要求老师在填写地区的时候,说自己在美国的其他地方。

没有人想要让“共享经济”消失

正如一位组织的司机所说的那样,“我投NO的原因并不是对于 Prop 22 不满,我只是希望这些科技公司们听见我们的声音,不能够随意调整基础薪水。”

由 Uber、Lyft 们所创造“共享经济”模式给了人们在工作上更多的自由选择,也给每个人创造了方便的生活和出行,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在他们打败出租车、主导市场之后,他们就开始不断侵蚀司机们的利益,来让自己的盈利最大化。

没有人想要让“共享经济”消失,或许与之前所有其他科技公司所要走的路一样,他们需要探索出一个新的“平衡”。

目前的 Prop 22 就是这些公司所提出的一种“平衡”:他们不希望为司机们提供全职员工的福利,但是也列出了一些改进措施,比如向一部分的司机提供工伤保护、提供最低薪酬保证、限制工作时长等(详情可以参见文末资料)

但司机们会满意这个平衡吗?这中间还有太多的细节需要推敲,这张 2020 年 11 月最“贵”的选票并不是终点。

参考资料:

California Proposition 22, App-Based Drivers as Contractors and Labor Policies Initiative (2020)

UberLyft外卖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创事记

科学探索

科学大家

苹果汇

众测

专题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