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记:印度的“京东到家”是怎样炼成的

创业记:印度的“京东到家”是怎样炼成的
2020年07月05日 14:38 澎湃新闻

安装新浪财经客户端第一时间接收最全面的市场资讯→【下载地址

  原标题:疫情下的印度|创业记:印度的“京东到家”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澎湃新闻

  【写在前面】

  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开来,全球化的产业链格局因此改变。刚在去年,印度超过英法跻身全球第五大经济体,不过,据IMF预测,印度经济或在今年萎缩4.5%。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推出“疫情下的印度”系列,探究印度如何应对此次疫情的冲击,以及在后疫情时代,印度在全球供应链中有何潜力与前景。

  6月末逆全球化的浪潮波及中印互联网行业。

  6月29日,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宣布,将禁止包括TikTok、微信、UC浏览器、美图、快手等在内的59款中国应用,给出的理由是涉及“国家安全”“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等问题。

  然而,这还不是今年的第一道“禁令”。

  最初改变中国投资者预期的是印度政府出台的FDI(外商直接投资)新政。4月17日,印度商工部突然修改了FDI政策中的第3.3.1条款,以防止疫情期间资产被投机性抄底收购为由,将所有直接或间接来自印度陆地邻国的投资从之前大部分行业适用的“自动审批路径”改为“政府审批路径”。

  两道突如其来的“禁令”让中印互联网创投圈的蜜月期戛然而止。

  智库Gateway House数据显示,中国科技投资者至今向印度的初创企业投入了约40亿美元。截至今年3月,印度30家独角兽企业中,有18家具有中国企业资金背景。这当中最大的玩家是腾讯和阿里两大巨头。

  印度的互联网行业这些年经历了什么?有着怎样的故事?澎湃新闻采访了拿到软银投资的印度主要在线生鲜杂货平台Grofers创始人兼CEO阿尔宾德·辛德萨(Albinder Dhindsa)。

  印度现在的互联网生态像是

  2000年左右的中国

  在中国互联网的故事里,新零售已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互联网巨头、实体商超们纷纷试水,如阿里布局的盒马鲜生、京东旗下的京东到家、永辉的超级物种等等。

  在印度市场上新零售的竞争也日益激烈。印度日杂市场中的玩家有全球电商巨头阿里巴巴亚马逊沃尔玛,有零售集团未来集团、塔塔,还有印度本土创业公司Grofers(软银持股)和BigBasket(阿里巴巴持股)。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在印度不断发展,电商业务无疑能从中获益。由于印度实行严格的封锁政策,Grofers的订单量短时间内猛增。

  辛德萨(右)和过去的同事共同创立Grofers

  2013年,辛德萨和过去的同事库玛(Saurabh Kumar)共同创立

  Grofers,起初经营B2B运送服务。公司一年后在汲取融资资金之后,转而开始经营顾客向的快递服务,因承诺90分钟送达,一度被称为印度的“京东到家”。如今

  Grofers成长为印度数一数二的生鲜杂货电商。

  辛德萨告诉澎湃新闻,在印度每个创业公司的历程都不太一样,但大多数成功的印度企业遵循1至2个方向:国际上成功的产品或服务(中国或美国)的印度版本,或者是当地市场中成长起来的独特产品。

  不过辛德萨也提到,过去一些年里将国际上的模式直接照搬到印度并不太成功。如今印度的互联网企业更专注于开发印度特有的产品,解决印度市场上特有的问题。

  “像印度这样如此多元又人口众多的国度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再加上繁复的政府监管、宗教信仰与政治信仰。所有这些元素使得印度的企业家精神看上去更像是2000年左右的中国,很多国际模式需要迅速适应当地市场。”辛德萨说。

  印度社会的多元化从他们的语言中一窥究竟。

  印度一共有28个邦,每个邦都有自己的语言,邦与邦之间语言不通是常事。据统计,仅印度官方承认的语言共有22种,使用人数超过百万的有33种。尽管官方语言是英语,但会说英语的只占到印度人口的6%-10%。

  即便对于Grofers这样的本土企业,如何在印度这片土地上进一步“本土化”仍是一大课题。2016年Grofers曾一度遭遇危机而不得不裁员。

  “当发现我们用户忠诚度最高的群体是有存款的中低阶层和中产阶层家庭后,我们开始对商业模式做出调整,开始更多地依赖本地商店和企业。”

  Grofers在进行了更为深入的用户分析后,在2017年将商业模式转型成库存模式。辛德萨指出,这一转型是进一步适应印度市场的需求,

  也是增强企业自身供应链能力、保持增长的重要决定。目前来看,Grofers的库存模式在全球来看都是独一无二的。

  此次转型最终证明非常成功。现在Grofers在印度27个城市有45个仓库,在过去两年的年交易额增速达到800%至7亿美元,成功实现了盈利。

  辛德萨是中国的“常客”,他飞往中国的次数至少有15次,他的中国朋友遍布各大互联网企业——美团、京东、滴滴、达达、阿里巴巴。这当中,他与美团交流最多,与美团CEO王兴相熟。

  两年前王兴还去了印度Grofers的总部,与辛德萨交流如何做杂货的配送,以及如何管理杂货商铺端。后来辛德萨去年到美团的北京总部时发现,美团很快就将学到的印度经验付诸了实践。美团的行事果断、迅速给辛德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中印互联网行业这样的民间交流很频繁。

  辛德萨坦言,与中国相比印度的电商还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尤其是对用户和消费者的基础和收入的渗透上。

  “我很喜欢到中国,看中国的新科技企业是怎么做的。”辛德萨说,他的做法在印度并不是个例。很多印度创业者到中国来学习中国的科技生态,向中国这样的市场学习是对印度企业有利的,让他们可以更高效地帮助企业成长。

  抢滩印度的中国资本还没有很成功的

  2015年Grofers获得C轮1.2亿美元融资,领投方为日本软银,跟投方包括老虎环球、红杉资本和俄罗斯首富Yuri Milner旗下基金Apoletto Managers。

  Grofers曾于2015年2月获得红杉资本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B轮融资未公布详情。

  对于日本软银来说,这是它在印度的第五次投资。

  辛德萨介绍说,自从2015年软银投资以来一直与Grofers风雨同舟。除了融资外,软银还帮助Grofers进行了商业模式转型,在留有Grofers独立性的同时也为之提供国际经验,让Grofers走上了快速增长的轨道。

  2018年,在Grofers估值较低时获得E轮2.3亿融资,软银以6200万美元领投,跟投方包括老虎环球Apoletto Managers。

  如今Grofers转型为一家100%自有品牌在线食品杂货商,

  包括杂货、水果、蔬菜、化妆品、电子设备、烘焙食品和鲜花等,

  同时也销售家庭护理用品、服装等大约12万余种商品。它的商户端通过移动APP将消费者与各大实体店相连。

  在孙正义的时光机理论里,由于不同国家的行业阶段不同,可以拿发达国家的现状来赌发展中国家的未来,要充分利用不同国家和行业之间发展的不平衡。

  但也正是这种“时代差”,让从未踏上过印度土地的中国投资者对这个市场有了更多期待,希望当年在中国市场爆发的互联网红利能在印度重新上演。

  13亿仅次于中国的人口规模、7%以上的GDP增长率,在宏观层面,印度就像是4G时代来临前的中国。

  “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更是在全球互联网趋势年度报告中指出,印度占据全球总用户量的12%,体量仅次于中国,排名第二。今年6月,米克尔担任合伙人的美国风投基金Bond领投班加罗尔的教育科技公司Byju’s,本次融资后,Byju’s的估值约达到105亿美元,成为印度估值第二高的初创企业。

  经过几年耕耘后,出海印度的中国投资人才刚刚尝到甜头。

  根据印度《经济时报》统计,2019年中国企业对印度初创企业的投资总额达到39亿美元,较2018年增加了将近一倍。

  辛德萨表示,拿电商行业来说,中国的电商与世界其他地方相比是很独特的。中国的投资者理解电商的演变与其他国家存在细微的差别,并能够理解行业发展的基本原则是什么。而且中国投资者更讲究策略,比如像阿里巴巴这样的投资者自身也是操盘手。尽管确实看到中国的投资者在学习和适应印度市场的独特性,但目前他们在印度市场上还没有特别成功。

  经过几年的探索后,中国投资者也愈发“领悟”印度的奇特之处:整体结构和发展形态看上去像中国,又比中国复杂很多。

  2018年,Grofers最大的竞争对手BigBasket获得D轮3亿美元融资,阿里巴巴领投并以1.46亿美元投资总额成为BigBasket“头号”股东。去年BigBasket又完成了由韩国创投基金Mirae Asset-Naver Asia Growth Fund、英国发展金融机构CDC Group以及阿里巴巴等联合投资的1.5 亿美元融资。融资完成后,BigBasket估值达到了12亿美元。

  今年4月印度《经济时报》报道,BigBasket再度获得阿里巴巴5000万美元的投资。不过,BigBasket并未对该消息表示确认。

  这条消息发生在“FDI新政”颁布之前。往后,阿里巴巴与印度电商的这段“姻缘”是否仍能进展顺利,恐怕得打一个问号。

  印度“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

  辛德萨有很多中国朋友。他的经历与他的中国朋友都很相似。印度名校毕业,再到美国名校深造,在美国大型互联网企业开始职业生涯,最后还是选择回国创业。

  辛德萨毕业的印度理工学院,是著名的印度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中主角们就读高校的原型,在印度当地更是有“考不上印度理工选麻省理工”的说法。

  辛德萨在哥伦比亚大学MBA学位后决定回国创业。他并非出身于富裕家庭,甚至连中产都不是。辛德萨来自印度北方的农村,他的父亲是个农民。

  为什么要选择回印度创业?

  “我认识很多中国的企业家,他们也是刚开始时在美国工作,后来回到中国。跟他们的原因是类似的。因为回国有更多的机会。”辛德萨说。

  辛德萨告诉澎湃新闻,他的故事在印度并不稀奇,可以说是很常见的。像他这样在上世纪80年代出生于农民家庭的学子,能拿到奖学金去到很好的大学,就能找到很好的工作。

  1991年是特殊的一年。

  在时任财政部长、后来成为印度总理的辛格主导下,印度政府开始全力推行举世瞩目的以“自由化、市场化、全球化和私有化”为特色的、被称之为“四化”的经济自由化政策。

  “1990年印度开始开放经济,很多私人部门发展起来了,印度人有了更多机会,我出生于1982年,是从‘改革红利’中获得机遇的第一代人。”

  现任总理莫迪2014年上任,印度因此而变得不一样了吗?

  辛德萨承认说,印度仍然有很多贫困人口。莫迪想要在经济领域作出更多改革,想要改善贫困人口的生活,在方向上莫迪跟辛格是一样的。

  印度的未来——下一个中国?

  但印度真的会成为下一个中国吗?

  让辛德萨感受最深的是,中国的整个科技生态对互联网企业很友好,可以用支付宝、微信支付。这能让中国的企业做很多事情,并以很快的节奏推进。印度当地最常见的支付方式是现金,只有极少数人有信用卡,持有储蓄卡的人不到10%。

  虽然在这方面印度还远远不如中国,但辛德萨的信心来自于印度年轻的人口结构和迅速推进的城镇化进程。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有超过13亿人口,而且主要是年轻人口。在过去20年中印度与全球经济的融合将印度打造成了一个全球化的“选手”。因此,辛德萨的眼中,印度是完全有潜力

  在下一个十年成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和第三大消费市场。

  与此同时,印度的城镇化正在迅速发展。

  辛德萨认为,2019年至2034年印度的城镇人口有望从4亿人增长至6.5亿人。城镇化将创造很多就业,流动人口将在物流行业找到工作。物流行业的成本也将因为基建和科技的发展变得更低。印度还会由于二线、三线和四线城市的城镇化进程推进,

  不断产生新的供应链,

  并与一线城市的市场的供应链结合到一起。这些都将进一步加快电商行业的增长速度。

  辛德萨说,一个印度人可能什么都没有,但却有一部智能手机。互联网人口红利日渐释放,开始逐渐推动印度供应链、物流、支付、消费等方面的发展。

  当前因为疫情导致全国更多的人在网上购物,辛德萨相信,这也会在长期内能增加印度在线购物的数量。Grofers已经看到更多的新的用户加入了在线购物的行列,并因此将Grofers的上市的计划提前了。

  “过去两年里我们完全实现了盈利,现在的目标是在未来24个月内实现上市。”辛德萨乐观地说。

  在“锁国”86天后,印度终于解封。辛德萨告诉澎湃新闻,他迫不及待要再飞中国。因为不像他的中国朋友们大多喜欢喝红酒,辛德萨独爱茅台。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玄逸

印度 疫情 京东 新冠肺炎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07 艾迪药业 688488 --
  • 07-06 交大思诺 300851 28.69
  • 07-06 山大地纬 688579 8.12
  • 07-06 同庆楼 605108 16.7
  • 07-06 孚能科技 688567 15.9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