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的阿喀琉斯之踵:花季女孩之死暴露平台服务短板

货拉拉的阿喀琉斯之踵:花季女孩之死暴露平台服务短板
2021年02月23日 07:43 斑马消费

投资研报

【碳中和投资日报】国务院发布绿色经济指导意见 燃料电池公司股价均创历史新高

【新能源车投资日报】从资源价格和春节开工率再看新年后产业景气度

【白酒投资日报】郎酒上市进程或再延后 五粮液元旦以来销售增30%

【半导体投资日报】车用半导体缺货或缓解!制造一家新的汽车芯片工厂要多少钱?40亿美金起步!

  正当货拉拉为完成F轮15亿美元融资、公司估值过百亿美元举杯欢庆时,湖南女孩莎莎从车身印有货拉拉字样的面包车副驾跳窗身亡,让这只独角兽蒙上阴影。

  2013年创立,从华南起步,货拉拉一路攻城略地,成为覆盖中国大陆352座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的“同城货运一哥”。

  靠货车司机和用户获得成长,但货拉拉的平台服务始终是个短板,导致投诉不断,成自身发展中的阿喀琉斯之踵。

  花季女孩之死

  2月6日,春节前一周。在长沙上班的23岁湖南女孩莎莎,想着搬到一个新的住处,然后回家过年。

  过去的一年,莎莎的收入应该还不错,她告诉弟弟,过年回家,要给家里的每个人都包一个大红包。

  对于未来,这个花季女孩更有美好的期待。她已经有了在长沙买房的计划,甚至和弟弟约好了,在自己的婚礼上,弟弟一定要唱一首祝福的歌。

  然而,一切的美好都在这个晚上化为泡影。

  当晚8点,莎莎通过货拉拉APP叫了一辆面包车,半个小时之后,司机周某某驾车来到约定地点。大约九点十几分,行李全部装上了这辆面包车,莎莎随车坐上了副驾,前往10公里之外她租住的新家。

  即将入主新家,莎莎当时的心情应该不错,9点24分,她还在公司微信群里和同事分享趣事。

  谁知,6分钟过后,在长沙岳麓区曲苑路上,她从副驾的车窗跳下,头部着地。

  医院连续几日抢救,她还是在除夕前一天离开了人世。

  她为什么会跳车?至今仍是个谜。在这趟行程中,司机没有按照系统推荐的路线行驶,期间3次偏航。司机自行选择的路线,多个路段甚至没有路灯,夜间伸手不见五指。

  在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辆车身上印着“货拉拉”LOGO的货车,车上没有任何录音、录像等监控设备。一切,都需等待警方的调查。

  更让死者家属寒心的是,事发之后直至女孩去世,作为平台方的货拉拉无一人到医院来看望和了解情况。

  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2月21日晚10点多,货拉拉终于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个公文式的说明。

  服务是显著短板

  货拉拉是一个对接货运需求和货车司机的网约车平台,平台应该预想过很多风险因素,但随车的货主,显然是被忽视的一环。

  当滴滴出行发生了多起非正常死亡事件,将安全升级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时,同为网约车平台的货拉拉,仍未足够重视平台的安全性。

  在此之前,货拉拉就曾出现多起司机和客户之间的极端矛盾事件,但货拉拉始终未能从根本上解决服务的漏洞。

  2018年,货拉拉司机骚扰女客户登上热搜。司机绕过平台“跳单”,加了女客户微信后,不断骚扰、威胁,导致客户不敢回家居住。

  事件发生20多天,作为平台方,货拉拉在投诉处理上拖拉、推诿,直到媒体曝光之后,才以道歉了结。

  2020年5月,北京网友投诉,通过货拉拉运货,不到两公里的路程,被收取5400元天价“搬家费”。对于外界的质疑,货拉拉客服没有本着调查核实、解决问题的原则,而是信口开河称用户的曝光行为是炒作。此事,亦是在媒体广泛介入报道后,才以补偿用户的方式解决。

  作为国内最大的同城货运网约车平台,入驻的货车司机是平台最大的资源。但是,货拉拉的种种做法,也时常引发司机们的不满。

  不同于滴滴的派单、抢单模式,货拉拉的司机需要花钱购买平台会员,花的钱越多、会员的级别越高,才能接到更多的订单。这导致的结果是,不买会员订单少,买了会员很难赚到钱。

  2019年7月,为与同行业展开抢单大战,货拉拉单方面调低运费价格,直接损害了司机的利益,引发货车司机大面积的不满和抗议。

  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货拉拉的投诉高达4000多件,涉及货物损坏、丢失、乱收费、司机服务态度恶劣、对司机的霸王条款、车身广告违规等诸多方面。

  市场大战一触即发

  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拥有超高的智商,是香港新界史上第一个十优状元,他也曾凭借自己的智商,做了7年德州扑克职业选手。

  2013年,他看到了同城货运市场的空间,堵上全部身家,在香港创立货拉拉,并转战内地。2015年左右,随着共享经济的兴盛,货拉拉迅速做大。

  行业报告显示,近年来,国内同城货运市场体量不断增长,市场规模已突破万亿元,但极度分散,行业前十的企业市场占有率仅为3.5%。

  一个足够大的行业,从来不会缺乏资本和玩家。过去几年,同城货运市场只有几个头部玩家割据,但最近一年,资本和巨头疯狂涌入。据了解,仅半年的时间,行业融资规模超过了过去五年总额。

  2020年6月,滴滴入局货运市场,很快启动4亿美元融资,与货拉拉展开正面竞争。

  2020年11月,原专注于长途货运的满帮集团完成17亿美元融资,将通过旗下“全满满”平台,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这一年,哈啰出行上线了“哈啰快送”、顺丰亦拿下了网络货运牌照。

  在新玩家涌入之前,快狗打车、云鸟司机等原有玩家,已借助各自优势,取得了一定市场份额。

  可以预见是,随着更多玩家和资本的加入,同城货运市场的战争将一触即发。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2-26 金盘科技 688676 --
  • 02-26 四方新材 605122 --
  • 02-25 深科达 688328 --
  • 02-24 永茂泰 605208 13.4
  • 02-23 顺控发展 003039 5.86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