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欣系减持闻泰科技背后 姜照柏新瓶装旧酒

鹏欣系减持闻泰科技背后 姜照柏新瓶装旧酒
2020年11月03日 18:53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抄底机会在哪里? 立即开户,领取福利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三季报利好刺激之下,闻泰科技终于结束自8月以来漫长的回调周期。但在11月2日晚间,根据闻泰科技披露的公告,公司“鹏欣系”股东将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2%的股份,相较原来24.68元的购进价,最高浮盈超过三倍。梳理鹏欣系过往的投资脉络,其入主大康农业之后大举并购海外资产,借此在一二级市场融资甚巨,但公司主业经营并不出彩,并且鹏欣系控股的其他公司主业亦差强人意。因而此次减持,很有可能是鹏欣系掌门人姜照柏的故技重施。

  11月2日晚间,闻泰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西藏风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西藏富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鹏欣智澎投资中心作为一致行动人,计划采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不超过2489.8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

  企查查数据显示,西藏风格和西藏富恒均为上海鹏欣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姜照柏个人持有10%股权,在通过上海鹏欣集团持有剩下90%交叉持有;鹏欣智澎为西藏富恒与上海鹏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合伙设立,亦受鹏欣集团控制。

  而在10月30日,闻泰科技刚刚披露三季报。财报显示,2020 年 1-9 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386.24 亿元,同比增长 76.58%,实现归母净利润 22.59 亿元,同比增长325.83%。在“爆炸式”业绩的刺激下,公司股价也结束了两个月来的回调周期,11月2日和3日盘中一度大涨,但这并不足以佐证鹏欣系股东为何在此时大举减持。

  高点减持获利,鹏欣系上演“传统艺能”  

  从过往公告来看,鹏欣系旗下三家公司在2019年11月2日,通过收购闻泰股份旗下合肥中闻金泰的股权成为股东,增资完成后,西藏风格、西藏富恒、鹏欣智澎分别持有合肥中闻金泰12.14%、12.14%和10.93%的股权。且自该股份发行上市之日起12个月内不得转让。也就是说,此次减持是在股份刚好解禁之后进行。且从减持公告来看,是因为“自身经营需求”。

  但鹏欣系入股的这一年,正是闻泰业绩的爆发期。自2019年收购安世半导体之后,通讯和半导体就成为了闻泰科技两大主力业务板块,且因为并表,使闻泰科技的净利润暴涨19倍,直至12.5亿元。此外,今年前三季度,闻泰科技的营收净利双双实现增长,业绩同样不俗。在公司前景一片光明之时,鹏欣系的套现离场,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若就股价而言,去年收购之时,闻泰对其发行股份价格为24.68元/股。以11月2日收盘价102.56元/股计算,鹏欣系所持股份浮盈已经超过3倍。在此时按收盘价减持,鹏欣系股东套现将超过25亿元。从财务投资角度来看,鹏欣系在闻泰的投资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此外,choice数据显示,西藏富恒、西藏风格、鹏欣智澎所持的闻泰科技股份分别有2068万股、2068万股、1276万股已质押,分别占其所持有股份的73%、73%、和50%。因而在减持之后,亦有相当部分将用于解除质押。

  虽然从价值投资的一般逻辑来说,在公司业绩向好之际,适时加仓或许更为合适。但从鹏欣系过往的一贯表现来看,将公司股价通过一系列运作炒上高点,再大额减持离场,似乎已经是其掌门人姜照柏及旗下资本的“传统艺能”。

  “长袖善舞”鹏欣系  

  关于鹏欣系的掌门人姜照柏,公开信息显示,他生于1963年,建筑设计专业出身,在1990年涉足房地产,赚到人生第一桶金,此后专注上海地产开发,以BT方式投资的上海长途汽车客运总站和南汇体育中心便是其得意之作。以房地产为起点,姜照柏的鹏欣帝国开始逐步延展其投资脉络,此后业务涉及矿产实业、现代农业和股权投资。2020年2月26日,姜照柏以23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第816位。

  在资本投资方面,农民出身的姜照柏可谓是大开大合。2008年12月,鹏欣集团董事会通过决议,收购中科合臣(现为鹏欣资源)控股股东合臣化学70%股权,间接控制中科合臣34.24%股份。2012年8月,鹏欣集团以2.41亿港元认购国中水务间接控股股东国中控股的配售股7.09亿股。2013年7月,鹏欣集团收购国中控股16.99%股权。同年7月,大康牧业公告拟向鹏欣集团在内的股东定增50亿元用于牛羊鸡奶粉业务。

  仅仅五年时间,姜照柏就通过并购和定增等一系列资本运作,将鹏欣系由单一的地产开发商变为一个初具规模的资本集团,其资本投资的水平可见一斑。天眼查数据显示,姜照柏目前拥有56家企业,通过南通盈新投资控股上海鹏欣集团及其旗下五十多家子公司。

  将目光放到鹏欣系上市公司,表现却相当惨淡——鹏欣系旗下的润中国际控股,2018年亏损6.21亿元,2020年中报亏损5.29亿港元,已经亏无可亏,面值仅为0.183港元;国中水务三季报扣非归母净利润亏损0.31亿元,相比2017年的0.04亿业绩下跌过半。也就是说,上市公司的经营层面,鹏欣系远不如资本市场表现积极。

  以大康农业为例,自2014年进入鹏欣旗下之后,截至2020年,每年几乎都在定增,公司定增和除权有关的公告接近60个;此外,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权质押也从未停止,六年来质押次数接近50次。

  根据最新数据,截至10月13日,上海鹏欣集团累计质押数量占其持股比例31.41%;截至7月14日,上海鹏欣农业投资质押数量占持股比例79.96%、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厚康实业有限公司质押数量占其持股比例为100%。三者均为鹏欣系旗下公司,占大康农业股权接近50%。通过二级市场,大康农业通过增发、质押、融资等手段共计圈钱106亿元,其中直接融资59亿,间接融资46亿元。

  而支撑这些资本运作的,是鹏欣系主导的一系列并购案2016年7月29日,大康农业通过鹏欣巴西以自有资金2亿美元完成对Fiagril Ltda的收购,但Fiagril Ltda集团的有息负债高达14.47亿元,且2014年、2015年分别净亏损2.44亿元和8052.72万元,至今还在亏损当中;2017年,大康农业故伎重施,其2.53亿美元收购Belagricola 53.99%股权以及LandCo 49%的股权,同样盈利不佳。

  如果收购之后“消化不良”成为常态,那么姜照柏为什么一直没有停下收购的脚步?据熟悉鹏欣系的私募人士分析,从入主鹏欣资源开始,姜照柏便将矿产资源注入到公司之中,并在稀缺性资源行业进行率先布局,利用海外市场的资源储备扩大对应上市公司的估值。

  由此观之,“鹏欣系”旗下几家上市公司通过收购获得市场关注,进而反复增发、除权、再增发、再除权,令上市公司股价在业绩增长表现平淡的情况下也能获得迅速飙涨的空间,鹏欣系再“光明正大”地减持套利,将经营的亏损通过资本市场上的获利弥补,即便收购一些垃圾资产也在所不惜。

  也就是说,鹏欣系收购资产的标准,更趋向于资本市场的热炒题材,在热度尚未到来之时低价吃进未来的明星标的,等到市场热度上升再“趁热”增发除权,在一二级市场上攫取利益。而闻泰科技的业绩纵然再好,也不过是鹏欣系资本市场上无数个“提款机”之一罢了。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

闻泰科技 上海 西藏 房地产

APP专享直播

1/10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1-09 康平科技 300907 --
  • 11-09 汇创达 300909 --
  • 11-04 会通股份 688219 8.29
  • 11-03 宸展光电 003019 23.58
  • 11-03 狄耐克 300884 24.8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