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股股东偿还了全部占款 *ST藏格董事长:最难的时刻已过去

控股股东偿还了全部占款 *ST藏格董事长:最难的时刻已过去
2020年06月30日 20:10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汤辉    

  控股股东占用资金、被证监会点名造假、去年年报被出具“非标”……*ST藏格(维权)经历了多事之秋。

  随着控股股东陆续归还占用资金,*ST藏格的一个个麻烦正在解决。在6月29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ST藏格董事长曹邦俊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公司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眼下要紧的事就是练好内功,加强内控以及维持经营稳定。

  新董事长着手解决内控事宜

  6月29日,76岁的曹邦俊第一次以*ST藏格董事长身份参加公司的年度股东大会。在股东大会会议室,曹邦俊最后一个落座。落座前,一位和曹邦俊隔了几个座位的小股东向他打了一声招呼,后者以微笑示意。从这一细节可以看出曹邦俊现在的心情不错。

  按照*ST藏格一名独立董事的说法:“(年度股东大会)是这两个月以来真正放轻松的一次会。”

*ST藏格股东大会现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ST藏格股东大会现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控股股东西藏藏格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藏格投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业绩造假被罚、2019年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ST藏格麻烦事一大堆。

  根据*ST藏格6月初的《关于公司自查控股股东资金占用事项的进展情况及解决措施》的公告披露,藏格投资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等情况为:直接非经营性占用资金3.3亿元,比如控股股东通过向上市公司钾肥客户拆借资金冲抵货款,形成占用。另外一块是间接非经营性占用,占用金额达6.39亿元,主要是因为藏格投资和*ST藏格客户有历史借贷关系,公司客户减缓向公司支付货款,造成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后确认为资金占用。最后一块是控股股东未完成业绩承诺应支付的补偿款。

  因为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ST藏格审计机构也对公司2019年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去年12月初,*ST藏格收到了《市场禁入决定书》及《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违法事项包括虚増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未按规定披露藏格投资的资金占用。

  而在今年6月,*ST藏格的事情迎来转机,藏格投资陆续归还占用的资金。6月8日,公司收到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归还的部分占用资金5亿元;截至6月24日,公司陆续收回间接资金占用客户直接支付给公司的货款合计1544.02万元;6月24日,公司收到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归还的6.32亿元。

  在年度股东大会之前,*ST藏格公告称,藏格投资及其关联方已归还目前公司自查发现的全部占用资金及资金占用费。

  “最困难的时候都过去了,我当时上任就觉得压力很大。”曹邦俊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从去年*ST藏格换届上任到现在,曹邦俊的主要精力就是解决控股股东占用资金问题以及建立健全公司内控机制,“前段时间就让董事会学习证券法律法规、企业管理这些内容。”

  曹邦俊坦言,*ST藏格过去对公章管理得不好,现在公司全部按照相应的管理制度运行,“今后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了”。

  控股股东卖铜矿股权归还占用资金

  今年76岁的曹邦俊是*ST藏格的老将,按照他的话说,不是出了这么多事,也不会在这个年龄“站出来”。

  参会的一名小股东投资*ST藏格达四年之久,他对曹邦俊的印象颇深。他和曹邦俊的沟通中强调最多的是,“你处理(控股股东占用资金)的事,我们小股东就放心了。”

  不过,*ST藏格能解决资金占用的关键还是在实际控制人肖永明,这位前青海首富曾以265亿元财富进入胡润百富榜。不过在豪赌中国最大铜矿——巨龙铜业以后,肖永明深陷资金危局。为了解决*ST藏格资金占用问题,肖永明唯有忍痛割肉——出售巨龙铜业股权偿还占款。

  “铜矿是他的心头肉,他到现在没有办法,只有去卖铜矿。”曹邦俊说,虽然现在铜价不好,铜矿山毕竟是稀缺资源。

  因为所处海拔高、地势复杂,巨龙铜业也被称之为最难开采的矿山之一。正因如此,肖永明在巨龙铜业上耗尽了财力。但面对*ST藏格目前的处境,肖永明只有在卖矿和保上市公司之间二选一。

  紫金矿业6月8日发布收购资产公告,拟以38.83亿元现金收购巨龙铜业50.1%股权。经紫金矿业对驱龙矿区(含荣木错拉)采选工程尽职调查核实,该项目一期建设总投资146亿元,已投资74亿元,后续建设仍需投资约72亿元。

  尽管巨龙铜业找到了财力雄厚的紫金矿业,但肖永明仍然需要解决相关担保问题。

  截至2019年12月31日,*ST藏格对巨龙铜业的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为25.6亿元。但根据审计报告,巨龙铜业存在逾期负债、对关联方承担30亿元担保余额,且未计提逾期信用损失等。巨龙铜业的担保事项也是*ST藏格2019年年报被出具“非标”的另一原因。

  眼下,曹邦俊迫切希望为*ST藏格“摘帽”,但“摘帽”条件是审计机构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资金占用得到解决后,巨龙铜业担保的解除就成为*ST藏格“摘帽”的另一关键。

  紫金矿业在公告中也表示:“尽管藏格集团及其关联人、借款方已向公司和巨龙铜业提供解除有关担保责任的方案,并在交易过程做出了相应安排,以尽快解除巨龙铜业相关担保责任,且肖永明方将提供相应的抵押物和质押物,但仍存在无法按期解除担保的可能,导致目标公司面临大额或有负债风险。”

  董事长:上市公司不是皮包公司

  除开解决资金占用问题,曹邦俊还砍掉了*ST藏格的贸易公司。2017年7月至2018年12月期间,*ST藏格通过开展虚假贸易业务的方式,虚增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

  “我们贸易公司都注销了。现在我们把货直接发给客户,就不在中间转一道了。”曹邦俊说。

  “这一次,他(肖永明)深刻意识到教训,他(卖矿)这步棋既保住了自己,也保住了上市公司。”曹邦俊反复强调,*ST藏格的基本面是好的,钾肥资源和盐湖提锂的碳酸锂资源都是稀缺资源,“我们不是皮包公司,有那多东西摆在那儿的。目前,公司的内部管理是健全的,符合上市公司要求的标准。”

  系列问题解决后,曹邦俊认为,现在的*ST藏格是轻装上阵,有了正常发展的条件。

  同其他ST股不同的是,*ST藏格去年的营收尚有20.64亿元,净利润为3.6亿元,氯化钾的毛利率尚保持在55%以上。去年,氯化钾的价格尚处于历史低谷。6月30日,全国氯化钾均价1850元/吨,远远不及巅峰时的超3000元/吨。要知道在2018年,*ST藏格氯化钾的毛利率更是接近70%。

  碳酸锂方面,曹邦俊透露,“碳酸锂项目的产能在年底要达到1万吨,但产量不会有这么高。”今年碳酸锂的价格尚在底部,仍未看见上升苗头。售价低迷时期,增加的碳酸锂产量也意味着增加成本。

  曹邦俊对目前的*ST藏格的发展保持谨慎态度,“我个人觉得,经过大家的努力,现在只能说迈出了一个可喜的步伐。但现在只能加强修炼‘内功’。”

  曹邦俊表示,*ST藏格因为受到证监会处罚,再融资等方面受到了限制,“现在你有天大的想法都做不了。”现在的*ST藏格要保持经营稳定,做氯化钾和碳酸锂的主业,“第一个是保证产量的稳定;第二,受那么大的冲击,员工队伍要稳定。加强练内功,公司还是有希望的。”

  不过曹邦俊说,*ST藏格目前还需解决实际控制人高比例股权质押问题,肖永明直接持股的质押比例达到100%,“具体平仓线是多少就不知道,但现在监管要求(质押比例)降到50%以下。”

  从*ST藏格目前股价来看,今年5月13日触及3.55元/股的底部后,公司股价一路上涨,目前涨至6.39元/股。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逯文云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03 埃夫特 688165 --
  • 07-03 恒誉环保 688309 --
  • 07-02 君实生物 688180 --
  • 07-02 新强联 300850 --
  • 07-01 云涌科技 688060 44.4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