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天才”被30万悬赏 “睿康系”大厦将倾?

“哈佛天才”被30万悬赏 “睿康系”大厦将倾?
2019年10月23日 17:02 无冕财经

  从亿万富豪到法院悬赏对象,不过5年,夏建统的高楼眼看要塌了。

  10月18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一条悬赏公告,对被执行人夏建统及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康投资)实施30万元悬赏执行。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悬赏令。图片源自新浪微博@北京三中院。

  夏建统何许人也?

  19岁同时收到哈佛、剑桥、耶鲁等6所大学研究生院录取通知书,25岁成为哈佛大学史上最年轻设计学博士;33岁入选首批国家“千人计划”,为信息工程领域创新创业的5名领军人物之一——网传最广泛的“夏建统传奇人生”,精彩程度甚至远超十年前的“哈佛女孩刘亦婷”。

  “天才少年”、“哈佛最年轻教授”,头顶诸多光环的夏建统一度引来“打假斗士”方舟子的注意。

  据方舟子了解,夏建统通过地方公安的关系,将出生年份改为1976年;所谓“24岁拿下哈佛博士学位”,是自24岁开始攻读哈佛博士学位;所谓“哈佛大学最年轻教授”,是欧美高校常见的学生助教。

  对此,夏建统表示“清者自清”,希望能安安静静做自己的事情,“走自己的路”。这一“安静”,便是十年。等到夏建统重回大众视野,已是“资本玩家”,3年拿下3家上市公司。

  但随后无数股民套牢其中,夏建统则全身退之,留下深情喊话:“三年多,为莲花付出的努力,很多时候得到的是误解、嘲讽还有各种忿忿之情。”

  对此,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夏建统资本运作的能力不容小觑,但他在莲花健康的系列作为却没有让莲花味精脱胎换骨,更多的是靠该平台进行新的一轮又一轮的资本运作。”

  说到底,还是个只讲资本图利益的商人。

  “神秘的资本玩家”

  资料显示,2014年4月、2015年8月及2016年5月及2015年8月,夏建统分别注册成立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杭州惠谷投资有限公司和睿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其之后进行资本运作的“睿康系”企业。

  许是为了尽快在资本市场打响名声,夏建统最早瞄准的标的便是家喻户晓的莲花味精(600186.SH)。

  彼时,莲花味精正由曾经的小城支柱产业,跌落至连年亏损的生死边缘。

  2014年11月,莲花味精发布公告称,睿康投资将以3.74亿元受让其第二大股东项城市天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安科技”)持有上市公司11.26%股份中的10.36%。

  受让完成后,夏建统将成为莲花味精第二大股东,仅次于国资大股东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公司(以下简称“河南农开”),后者占股比例为11.9%。

  ▲夏建统,天夏(中国)集团创始人之一。图片源自网络。

  为规避触发借壳上市问题的同时尽快取得莲花味精实控权,夏建统火速联合睿康投资、天安科技及上海景曦投资有限公司于12月28日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以0.02%的股权优势略胜于河南农开。后者也“豁达”让位,表示不再拥有上市公司控制权,也无意进一步增持莲花味精股份取得控股地位。

  这其中,作为实施一致行动人认定的代价,夏建统将以每股调增0.29元受让天安科技占总股本10.36%的股权,总计价格增至4.06亿元。

  而就在股权完成过户的第二天,睿康投资便向深圳前海中植创源产业投资基金质押了所持有的全部1.1亿股,迅速套现。有分析认为,睿康投资以质押的方式实现股权转让,夏建统相当于变相实现卖壳。

  无论如何,夏建统一战成名,资本市场首战告捷后,其野心也愈发膨胀。

  2015年4月,享有“A股重组王”的索芙特(000662.SZ)发布公告称,将以41.4亿元估值收购夏建统实际控制的杭州天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夏科技”)100%股权,而后者净资产仅为2.6亿元,资产增值率高达1467.03%。

  尽管有分析认为,天夏科技存在故意采取激进营销策略实现收入迅速增长,形成账面利润以高溢价收购的隐患,收购方案最终落地。

  2016年5月,索芙特以主营业务发生重大变化为由,将公司名称变更为“天夏智慧(维权)城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天夏智慧(000622.SH)”——夏建统和他的天夏科技以获得41亿元的方式,完成了一次事实上的借壳上市。

  同年6月,天夏科技原董事会逐步由智慧城市相关从业经历人替代,夏建统出任公司董事长,实现从公司主导人向实控人的转变。

  ▲夏建统所控上市公司股权概况。图片源自新财富。

  数十亿金额在手里还没捂热,夏建统便通过名下联合睿康集团以大约6000万英镑(约6亿元)收购刚从英超降级的阿斯顿维拉俱乐部,试图通过这块“敲门砖”布局更大的资本局,“为将来健康领域、文化产业、影视等其他领域并购,提供良好基础”;

  再而采取二级市场举牌及股权受让等一系列操作,使得旗下睿康体育在2016年成为远程电缆控股股东,补齐资本建“系”的最后一员大将。

  这中间涉及的种种资本腾挪之术,夏建统总共用了不到3年时间悉数完成,成为前几年资本系“速成”的典型。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夏建统是中国资本市场特殊时期造就的资本玩家之一,但没有实业经验,仅凭资本运作进行牟利。”

  睿康系陷泥潭

  但,夏建统真的牟到利了吗?

  2019年5月,温布利球场看台上,夏建统兴奋地从红色座椅上跳起来,举起双臂、攥紧拳头,奋力欢呼着。时隔三年,阿斯顿维拉队以2:1击败德比郡队,重返英超。

  然而这份跟随着曾经拥有过的球队取得胜利的喜悦,在此时的夏建统身上,还带着些许苦涩。

  2016年5月,夏建统豪掷近6亿元买下阿斯顿维拉球队时承诺,若球队能够在三个赛季内重返英超,并且三年内不降级,睿康集团将追加3000万英镑投资。可如今,因未能如期支付这3000万英镑“尾款”,夏建统不仅不能获得俱乐部重返英超的1.7亿英镑奖金,还不得不将手中股份拱手出让。

  据BBC透露,夏建统在阿斯顿维拉俱乐部花费巨大,但回报很低,两年间一共亏损5000万英镑。

  可遥想当年入驻英超球会,夏建统面对英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己的身价不止10亿美元,如今却被区区3000万英镑难倒,这或许能从其掌握的三家A股上市公司寻得一些蛛丝马迹。

  首先是密集收购带来的巨额资金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这些资金基本来源于资产出售和高比例质押股权。如莲花味精及远程电缆股权早已悉数质押,同时远程电缆与天夏智慧还分别涉嫌2.2亿元及6亿元违规担保危机。

  其次是花式资本运作下的经营不善。

  如莲花味精自睿康投资入驻时已连年亏损,并处于依靠地方政府资助等“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持续保壳的境地。此后两年,夏建统不断通过出售部分子公司股权,及尝试定增以解决公司债务问题,然定增方案一改再改,却在临门一脚之时,因保荐机构涉嫌证券违法违规而被迫中止。

  远程电缆则一直被夏建统寄予收购影视传媒业相关资产进行跨界转型的厚望,后也因当时政府限制开展如房地产、酒店、影城、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境外投资而作罢。

  如今,睿康系所持上市公司全部股权已被申请轮候冻结,夏建统也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人员名单。旗下远程电缆已被实施“ST”,莲花味精(后改名莲花健康)也因债务问题,被法院裁定进入重整程序,游走在退市边缘。

  仅天夏智慧仍活跃在资本市场,但其股价却早自夏建统入驻后便由最高点21.07元/股直线闪崩,迄今徘徊在5元左右。

  夏建统的资本局似乎已行至末路。

  不过,10月18日悬赏令发布当晚,夏建统分别在微博及推特发表回应称,所谓的悬赏当中的声明内容均为假消息,是竞争对手故意捏造陷害,将采取法律行动。

  ▲夏建统对于悬赏令的回应。图片源自网络。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3月,一家名叫“鲸明理财”的互金平台悄然成立。同年11月,平台迅速将注册资本从50万元变更至5000万元,法人和股东双双变更,同日,鲸明理财网站通过审核。

  2018年4月,鲸明理财平台正式上线,自称“上市公司背景,亿元级股东入股”。据企查查显示,平台实控人正是夏建统,持股比例为64.87%。

  ▲鲸明理财运营公司股权结构。图片源自企查查。

  更巧合的是,2018年4月,夏建统旗下睿康控股发布公告称,已将ST远程控股股东睿康体育股份100%转让,作价14.47亿元,其中包括5.27亿元现金与9.2亿债务;

  及2018年5月8日,以夏建统两位助手夏建军、袁启发辞去莲花健康董事职务为标志的高层动荡,预示着夏建统正一步步从曾经拥有的上市公司中全身而退。

  如今,鲸明理财运营公司杭州楚腾科技有限公司显示2019年8月6日因决议解散已注销,但根据悬赏令中提及的众融财富,及夏建统公开声称的“被竞争对手所困住”,想必指的正是其在运作鲸明理财时所发生的股权纠葛。

  对于夏建统本人的回应,北京市三中院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法院是按照生效的判决文书执行悬赏,夏建统本人亦有权利采取法律行动,但“目前没有接到相关线索,案件仍在执行当中。我们掌握不到夏建统行踪,才发布的悬赏公告。”

责任编辑:王帅

股权 天夏智慧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0-24 华熙生物 688363 47.79
  • 10-24 长阳科技 688299 13.71
  • 10-24 久日新材 688199 66.68
  • 10-24 力合科技 300800 50.64
  • 10-23 宝兰德 688058 79.3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